第2章:爨桂炊玉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但众所周知的是,最早跟随雷法的人,便是海格力斯。

不,更准确的说,是面对着约书亚后面跟着的那个全身都笼罩在一袭白袍的男子所在的位置!

但这里有多少人

穿过摇曳的曼珠沙华,最后两个小人儿站在一个一身血红的纱衣的女子面前……

暗暗深吸了口气,夏以沫转头看着苏沐风,“阿风,谢谢你……我回去了。”

沈麟瞪了下眼睛,急忙放下了车中间的格挡板。

冷冽看着和他近在咫尺的脸,鼻间全然是莫忻然身上的气息。微微蹙眉,手抬起用了劲一把推开莫忻然,冷冷的说道:“你真是……”

暖暖入梦:……

龙尧宸冷漠的将夏以沫塞进车内,随即绕过车头就上了车,启动车就离开了医院……

苏沐风暗暗翻了眼睛,十分讨厌sophie那高高在上的样子,“我女朋友!”

“国府的人还是不消停。”龙潇澈的声音就仿佛三九寒天的冰溜子,冻得人血液仿佛都没有流转,“就是些小鸡肚肠的人,心思都用到了国内了。”

**

龙尧宸一脸阴霾,鹰眸犀利的看着龙天霖,这小子是存心的吧?再看看夏以沫,她脸上的担忧的神色,一下子让龙尧宸有股想要将龙天霖踹出病房的冲动,他为了她中了一枪也没有见到她这样的担忧,天霖一脸轻松的说没事,她倒好,关心的不得了……

颜若晞的声音喏喏的,她想要收回被擒住的手腕,可是,挣扎了下,却发现龙尧宸禁锢的紧了些,她慌乱的想要躲避,就听到龙尧宸沉声说道:“去拿医药箱过来。”

“这么一说到是真的……你们注意后面那些人的评论没有?”

“宸少,我……”苏浩想说什么,最后忍下,只是应了声。

龙尧宸粗粝的指腹轻抚着夏以沫额前凌乱的发丝,他俯身在她的额前轻轻落下一吻,沉痛的说道:“沫沫,说句话……沫沫,求你……”

龙尧宸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他这个人,对有能力的人很喜欢,当然,是要听话的:“开车,去医院。”

感情,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她不知道哪个环节错了,只是在孩子被暴走的半年后,她终于托了同监被释放的那个人去找了莫少恒,终于……在关进监狱里一年多后,她能得以见到他!

秘书为难极了,莫忻然不管和总裁如何,可是,两年来,总裁的绯闻女友就只有她,想来也是特别重要的……可是,此刻的会议……一想到如果打扰了冷冽开口,她会是什么下场,秘书就不仅暗暗咧嘴,心里埋怨着为什么沈麟不在。

思忖间,乔治从一旁的人群里跳了出来,他抱着琴箱,一脸的抱怨:“跟着你后面,我真是最少活十年!”

龙尧宸只是在夏以沫进来的时候轻倪了眼,然后就将视线拉回到书上,只是淡淡的说道:“过来陪我看书!”

病房的门被推开,龙天霖回头看了眼:“哥!”

龙尧宸轻笑了下,转头看着前方,缓缓说道:“因为她向我告白过……她喜欢的人是我!”

善良而勇敢的女孩儿……你还好吗?

自嘲的哀戚敷上有些苍白的脸颊,夏以沫比划了下,上楼去换了衣服,随即和刑越出了门。

她的温顺突然让龙尧宸反而不快,看着夏以沫嘴角那诡异的笑意,他大掌猛然擒住了她的脖颈,冷冷说道:“在想什么……嗯?”

“哐当!”声滑过,玻璃碎渣子洒落一地的时候,一左一右两个身影同时窜了进了,顿时,“砰砰砰”的声音不绝于耳,顷刻间,已经有五名劫匪应声倒地,到死,他们还没有搞明白突发的状况。

说着,他一把将夏以沫抱了起来,看着她忍着疼紧紧皱着的眉头,他恨不得一枪毙了这个女人,这样,一了百了!

刑越又猛然攥了攥手,“嘎嘎”的骨节错位的声音被闪光灯的声音淹没,他咬牙看着坐在中心,那依旧一派淡漠的龙尧宸,忍了忍,终究撇过头,不忍去看……

市议府,顾浩然眸光深远的盯着电视,此刻,记者还在询问着什么,可是,他已经一句话都没有听进去,只是,眸光阴戾的可怕。

她的反问成功的引起屋子里所有人的注意,尤其是夏以沫,在听到“乐乐出事”的时候,瞬间心脏就拧了起来。

病房内的气氛显得凝重,龙尧宸眸光轻轻落在夏以沫的身上,此刻,他知道她在想什么,也知道她的内疚,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

“与龙帝国合作开发案已经签订了协议……”

a市今年的雪来的特别的晚,前段时间,整天阴阴沉沉的天气,仿佛随时都会下雪,可是,偏偏它没有下来……

是啊,终于可以离开了……本来应该开心的,可是,为什么,心里却失落的不得了?

翻出了手套给夏以沫带上,龙尧宸脸色极沉的拉着夏以沫就出了门,在出门的空挡,他顺手摁了一个开关,顿时,原本只有夜灯的院子里,变的一片明亮,到处闪烁的小灯将雪夜映照的格外迷人。

龙尧宸看到她如此,沉冷的说道:“活该!”

“不用了,药箱在哪儿,我随便擦点消肿的药就好了。”莫忻然一脸的无所谓。

“妈的!吃屎!”

车到了庄园后,付兰芝扔下钱就下了车,她大步的往庄园里面奔去……守门的人和佣人看到她,纷纷行礼,可是,她却没有心情理会,直到见到了冷冽。

“你什么都不要说!”莫忻然打断了冷冽欲开口的话,只是眸光犀利的看着跪坐在地上,哭楞在那里的付兰芝问道,“小姨,你……你,”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因为生病,脸上有着不健康的色彩在迫切却又抗拒的情况下变的难看,“你,你刚刚……”她努力的想要平复自己的心情说出话来,却声音颤抖的不像话,“刚刚,刚刚你……你说什么?什么……什么叫你,你的女儿?”

一般来说,她不会给他们电话,而他们打电话过来,都直接显示的名字,从头到尾,她根本没有去看过他们的电话号码具体是什么!

可是,当龙尧宸看到公园修葺的公告牌时,那张如刀削的菱角分明的俊颜上已经沉郁一片。

思忖间,相拥的两个人已经分开,龙尧宸看着夏以沫,她脸上原本的忧伤被她笨拙的掩藏了起来:“说吧,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尧宸看着夏以沫被冷风吹的有些微红的脸颊,看着她清澈的眼睛里闪烁着以往没有的坚强,心里莫名的微微酸了下。

夏以沫的手脚很快,不一会儿的功夫就做了四菜一汤,煲了米饭,她笑着朝一直看着她的龙尧宸招手,示意他可以开饭了。

夏以沫并没有对向晚叫她姐姐而觉得奇怪,只是疑惑的看着向晚为什么会知道她是来看眼睛的,但是,转念一想,这个是眼科的楼层,也就释然的淡笑应了声,“嗯,我也是来看眼睛的。”

“那就好……”向晚听了,笑了起来,“以沫姐姐,我要去看医生了,祝你每天都开心。”

“哦?”sam问道,“那她知道你是谁吗?”

明明应该不开心,明明应该抗拒的,可是,为什么……此刻的她却对眼前的一幕贪婪而奢望的希望停顿在此刻?

**

风在吹着,风衣传来“簌簌”的声响,亦扬起了他桀骜的短发,露出他幽暗犹如黑晶石一般的墨瞳。

时间到底能改变多少他不知道,但是,沫沫的一步步改变和努力他看的真切,也因为看的真切,他越发的心疼,越发的对这个女人迷恋!

“以沫,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小麦急忙下车,看着夏以沫憔悴疲惫的样子,微微皱了眉,“上车,我送你回去。”

`灌酒,被下媚药

夏以沫眸光看向龙尧宸旁边的女人,心渐渐往下沉,她目光又落在龙尧宸身上的时候,缓缓说道:“没有意外,我和天霖将会在这个月举行订婚仪式!”

“沫沫,”龙天霖卸去痞气,整个脸上全然是认真,只听他说道,“如果你不和我订婚,恐怕……我将要成为世界政坛的笑柄。”

“小少爷,怎么了?”褚旼柔声问道,她轻倪了眼桌子上的礼单,还是之前的位置,一动不动。

苏沐风双手抄在裤兜里向前走,夏以沫很安静的跟着,错开了半个身体……

“小姐。”秦枫微微躬身,态度十分的恭敬。

“夏以沫,恭喜你,你通过了……”五朵金花站在夏以沫的面前,看着脸上有着汗水和泪水的夏以沫,衷心的祝福着。

夏以沫咬了唇,乐乐很乖,因为不能开口也很安静,但是,毕竟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可是,可是,他到底是龙尧宸的儿子,父子的天性她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什么。

“沫沫……我该对你放手吗?”龙尧宸薄唇轻启,淡淡的忧伤透着话语弥漫在空间,他该学着三叔那样的放手去祝福她吗?他又该学着二叔那样,默默的站在她的身后守护她,为她解决难题吗?

夏以沫掏出手机,也不顾自己的手指在流血,快速的在上面打字道:宸少,作为一个人佣人,劳烦你关心我的伤,真是没有必要!颜小姐的事情,我很抱歉,虽然一直生活的很平民,可是,毕竟是第一次伺候人,失手不是我故意的,毕竟,我是哑巴,实在没有办法提醒颜小姐……不过你放下,没有下次!

龙尧宸虽然冷冷的说着话,墨瞳却紧紧的锁着夏以沫,他潜意识的认为夏以沫绝对不会忍心丢掉手机,前些天,她离开,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唯独带走手机,不就是因为里面那张照片?

“宸少还在忙,”顾俊青挑眉,“少夫人,你不知道结婚前一天双方最好不要见面吗?”

夏以沫甜甜的笑着,她看着莫忻然,意有所指的说道:“手链你打算什么时候拿回去?”

挂了电话后,莫忻然就回了屋子,洗漱过后睡觉……

·

“没问题!”电话里传来幽幽的声音,“拿……方才给你演戏的那个呢?”

“嗯……”轻轻的嘤咛透着鼻息传来,微微转身,身上那明显的痕迹展露无遗。

冷湛嘴角噙了淡淡的笑,他并没有回避冷冽的眸光,而是认真的对视着,缓缓说道:“如果殿下遇到我那位大哥,请代为转告,三兄弟会在三天后l&w设晚宴,请他务必到场。”

冷哼一声,冷冽跨步往停在马路中间的车而去……

小麦压着油门的脚一点儿都没有松,看着前面就要到了的废气厂,她压着油门的脚不由得又往下压了压……

适时,刑越和苏浩也到了,看到这样的情况,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spark好像还在里面……”回答问题的是小可爱,她已经被现场接踵而来的情况惊得成了本能的反应。

话落的同时,龙天霖已经一把抱起了夏以沫,胳膊很小心的避开了她大致伤口的位置,然后,转身就往楼层走去……

“疼,龙尧宸……疼!”

冷冽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冷漠的说道:“打你电话是店员接的,说你摔倒被送医院。”

冷冽脚步未停的说道:“去问问医生你的情况。”

她说话噙着几分乞求的眼神,可是,言语却强硬。她害怕精明的冷冽看出什么,只能这样,企图不被他怀疑。

车在挺稳后冷冽率先下了车,莫忻然也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开了车门跨出了腿,正要撑着座椅起身……她整个人就腾空了。

夏以沫从开始的怒视到最后的无可奈何,也就任由着乐乐在那里添油加醋的说,然后撇嘴接受着苏沐风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夏以沫暗暗翻翻眼睛,反射性的看向龙尧宸,但是,龙尧宸却从头到尾一点儿反应都没有,除了她刚刚上飞机那会儿。

飞机承载着三个人不同的心思翱翔在天际,离太阳岛越近,天空仿佛也变得蓝的一尘不染。

*

窗户没有关,细雨偶尔会被风吹了进来,落在平常,这样的天气,夏以沫会将原本打开通风的窗户关起来,可是,她现在不在了……

龙尧宸听了,猛然蹙眉,微微停滞了下思绪后应声挂断了电话,他冷寒着一张脸,转身就往a-magic大步走去。

“wing的那个弟弟?”苏沐风疑问。

齐亚是快好地界,长远利益,不管是绯夜还是龙帝国,都没有理会割让分毫,虽然,开始之初是冷冽找的他们。

眸光再次落到大屏幕上,不经意的,又扫到夏宇的画面,此刻,黑寡妇刚刚赢了一局,将一个透明的,上面写了一万的筹码扔给了夏宇,夏宇开心的又亲了那女人……

“霖少,”某集团总经理笑着举杯,“我们集团一直以来主攻化妆品,魅妆也颇有国际知名度,您看……”

顿时,桌上笑声一片,随即,大家岔开了话题。

齐亚岛的早晨就和每个海边城市一样,当朝阳划出海面,将绚丽的光芒铺洒在海面,后而映照在每个角落,铺就晨曦的光芒,绚丽的让人挪不开眼,沉醉其中……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