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心如金石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尤歌有点小得意,点点头,却没接着往下说。

许炎也没怠慢,冲着赌王欠了欠身子说:“何老先生老当益壮,今日一见,可比报纸上精神多了!”

多少天了,尤歌在眼巴巴的渴盼中度过,如今等到的就是这样一句不咸不淡的话。而最可悲的是,尤歌感受不到容析元的变化,她以为眼前的男人依旧是那个会疼爱她的,给予她温暖的窝心的大叔。

“行啊,有骨气,那你自己想办法吧,别怪我没提醒你,你是我的合法妻子。”

尤歌收起了刀,继续手上的活儿,却不知道许炎此刻望着她的背影,神情复杂,郁闷难消啊。

“不是啦……”尤歌连忙摇头,傻子都看得出来容析元脸色多黑。

尤歌陡然一惊,赶紧后退一步,在呆愣两秒之后拔腿就往店里的洗手间跑去!

尤歌自嘲地笑笑,眼底却是一片死气:“原来如此……那你说得没错,确实应该是他重视的人,但终究还是个女人,而我也是女人,普通女人而已,我没有超脱世俗的胸怀,平凡人该有的情绪我都会有,我做不到那么大度地忍受老公心目中将我放在翎姐之后。”

翎姐先是愣了愣,蓝眸闪烁不定,看不出是喜是忧,可她只是微微失神就恢复常态,和蔼地笑着说:“你是尤歌吧?现在才正式见面,真是抱歉,我是析元在孤儿院的朋友,你可以叫我翎姐。最近这段时间我要在这里叨扰你们了,还请多多关照。”

可这也不让人放心啊,他是植物人,每天都需要营养剂,现在人失踪了,他将会遭受什么样的待遇呢?万一他的情况出现恶化怎么办?

好直白,好个无所谓!威胁了别人却还能如此若无其事的,也只有容析元这样强势的人了,摆明就是压迫你,你又能怎样?

许炎一声冷笑,桃花眼里泛着寒芒与讽刺:“原来是顾及家族声誉,我还以为你真是紧张尤歌呢。”

许炎在刚刚想起了一件事……丽斯华凯酒店的老板是谁,而尤歌在点餐那时候就接到了某人的电话,紧接着点的菜就被告知没有了,再换其他的菜式,只要是他点的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上班还算顺利,詹琦那个狡诈的女人也没讨到便宜,因为尤歌和龙晓晓会互相帮衬,而詹琦只有一个人,兴不起多大风浪,就当是个小丑在跳吧。

为什么每次他都只能看着幸福从指缝溜走?为什么尤歌总是不能完全属于他?

霍骏琰和龙晓晓是这里的常客了,来了就跟在自家一样的随意,今天两人又碰到了一块儿,还都是给孩子买了些小礼物。

霍骏琰闻言,懒洋洋地瞄她一眼:“我上次来就听她叫过了。”

无论是在感情还是其他方面,尤歌都是个念旧的人。

“咳咳……那个……你最近还好吗?”

赫枫一接起来就忙着“数落”一顿:“我说老兄,再不来,黄花菜都凉了!”

赫枫脑子乱糟糟的,挂了电话之后,泛红的眼睛望望尤歌,蓦地爆发出一声低吼:“析元出事了,你们也别等了,都滚吧!”

尤歌看到容析元这眼神,她知道,他误会了,他以为她是故意欺负何碧翎吗?他怎么可以这么想?

很像是老天爷在考个玩笑,容析元和许炎好不容易查到这条线并且说服了何宏森同意将人交出来,可是有人抢在了他们前头,杀人灭口了。

“所以呢?”

“别说得那么难听,是你自己傻,怪得了谁?”

...满室的暧昧旖旎,她娇软的喘息和他粗重的呼吸混合在一起,美妙动听,演绎着最畅快的极致。

梦太美,梦里的温暖使尤歌的潜意识不愿醒来,可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生物钟会自动在早上某个时间启动,而可爱的香香也会在这个时候叫醒主人吃早餐。

佟槿抱着馋馋下去了,要伺候小宝贝用餐嘛。

“你……”唐虞梅碰了个钉子,强忍着没发火,可这心里头却是很酸爽……这是她的儿子啊,要怎样才能修复母子关系呢?

这别墅里,在半小时之前出现了网络故障,已经报修,现在维修人员上门,本该是唐虞梅亲自去监督的,可是尤歌在这里,而她又跟尤歌较上劲,成功地被吸引了注意力,所以,她也不管那么多了,随口就答道:“这种小事别来烦我,让他们快点修好。”

这件事,在来之前就已经跟老院长商议过,得到老院长的支持,另外,何碧翎还带来了巨款,将再一次地扩建原有的孤儿院,并且还会在本市另外的地方选址再修建一个。

...宝瑞集团通过各种渠道都没能在两天之内凑齐需要的大溪地无暇黑珍珠,这是一种耻辱,是摆明了有人在暗中捣鬼,收购了市面上甚至是私人藏品的同类珍珠,加上时间紧迫,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十余个人当中,只有尤建军保持沉默,一脸沉重地坐在椅子上,手抚嘴皮上那一撇小胡子,似是在思索什么,又像是在等着看戏。

可这时的灯光很亮,尤歌在拿起小雨伞打算撕开时,在光线折射下,发现有点不对劲,撕开后,尤歌用手一捏……果然,这小雨伞怎么关不住空气了,会漏气?

就像现在,馋馋躲在花园里,跟另外一只狗狗捉迷藏……是的,这两只狗狗最爱的游戏就是捉迷藏。

离开了别墅,尤歌和容析元坐在后座,很少说话,两人依偎着,像连体婴儿似的,好像周围的人都不存在,只剩下彼此了。

尤歌哼哼:“那你现在可知道难受了?精力过剩啊,可惜不能及时得到解决。”

尤歌确实有点紧张了,紧咬着唇,明眸一眨不眨地看着罗永昌。

女人咳嗽两声,脸色越发白了,气息很弱,走路时也很慢。

也不是乐观的,这位m国的权威医生是容析元好不容易才联系上的,却告诉他,翎姐的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但假如不手术,她就活不了。

“香香……米团……唔……真舍不得你们啊……”尤歌的脑袋已经成了浆糊,全都被眼前的肉团子们占据了。

这话,容析元说得很轻很低,不想引起现场的sao动,否则如果破坏了卢老先生的寿宴气氛,那就不太好,所以他只用了足够许炎听到的声音。

“没说时间……不错不错……哈哈哈……”许炎得意地看着容析元,像在看一个笑话。

素面朝天的苏慕冉,皮肤好得令人嫉妒,俏丽的短发用一根细细的压发条别着。干净清爽而又不失青春的甜美,站在电影院门口,吸引了不少男士的目光。

郑皓月被调走的事,很快在公司里传开,除了震惊,也有人为她感到不平,以前与她关系密切的人,现在虽然也觉得这事很蹊跷,可没人敢质问容析元,他才是决策人,连郑皓月这样的老臣子都说走就走,其他的人更不敢造次,一个个都绷紧了神经,生怕自己也会莫名其妙遭到发配。

是许炎!

何矩也干脆不再顾忌了,怒斥道:“何家的事还轮不到你还插嘴,别以为你查到一点小道消息就以为了不起,何家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黄经理一愣,想不到容析元会答非所问,顿时有点尴尬地说:“是啊,容总,您……”

她在面对容析元时,竟然能表现得那么淡然,奇迹般地骗过了他的眼睛,让他以为不是她。

容析元手里正拿着肉干喂狗,闻言,抬眸望去,微微蹙着眉头:“什么事?”

来就来吧,没什么大不了的。

会议大约过去20分钟,尤歌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在震动,开始她也没去看,但连续不断地震动,她也难免分心,拿出手机看看来电显示……竟然是廖院长?

有点心酸啊……宝瑞毕竟是不如某些大牌那样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名声不如人家的硬气,但宝瑞出品的每一件质量都是上乘,绝不比国外的品牌差啊!

“……”

“香香你太棒了,生了好多,是不是全都留在你身边,没有一只狗狗被卖掉?”尤歌的眼泪不停在流,可更多的是欢笑。

尤歌晶亮的大眼越发笑得深了:“也就是说,看运气咯?正好,我本来打算这个周末带着孩子和晓晓一起去郊外看花,可是公司还有个庆祝会我得参加,所以,干脆你开车带晓晓去吧,顺便你们都去玩玩,别成天只知道工作……嘿嘿,我相信晓晓的运气不错,你跟她一块去,不会接到紧急出警的电话,好好享受一个愉快的周末。”

想起这个,容析元还是会心酸,泛堵……一家人,留着相同的血,如果双方愿意,仇怨哪有解不开的?容析元早就不恨老爷子了,现在只希望老爷子能多活几年。

她最怕的就是容析元再也不理她,这个侍应生所说的话,精准地抓住了尤歌的心理。

果然,容析元冷凝的眼眸中翻卷起了可怕的风浪,仿佛一瞬间这屋子里的温度就骤然降到零!

一向自诩潇洒的许炎,这回也不得不服软,罢了罢了,谁让他那么在乎尤歌呢。

可就在这时,似乎是出于一种莫名的心悸,尤歌走了两步又忍不住回头望望别墅那唯一亮着灯的房间,心想……不知道哪一间才是唐虞梅住的呢?容析元他还好吗?唐虞梅有每天都将他照料好吧?

虽然今天郑皓月叫尤歌搬东西,是件小事,可容析元的做事风格就是要将一切潜伏的危险都扼杀!

容析元一边在扣着袖子上的纽扣,一边目不斜视地说:“我休息够了,现在是该继续工作的时间,你忘了展销会还没结束吗?”

男人深不见低的黑瞳,幽光闪烁,觉得喉咙象被什么灼烧着似的,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欣赏着她身体每一寸曲线,只觉得浑身难受,如困兽急于找到出口。

老爷子就这么安静地睡在chuang上,苍老的面容上还噙着一丝微笑。容析元神情复杂地望着这张日渐老去的脸,紧蹙的双眉流露出他心底那隐约的一点担忧。

好吧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若无其事,好像自己根本没吃一样。

“我……这样太冒昧了,我还是回家吧。”

尤歌和容析元自然是求之不得,这里才有他们最好的朋友在,许久未见了,正好趁春节这个机会聚一聚,在瑞麟山庄办个家庭聚会。

快到中午的时候,受到邀请的人也都来了,令人惊喜的是,许炎不是一个人来,是带着苏慕冉一起来的。

家里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庆贺新年,同时也是祝愿彼此的情义能长长久久,一直这么和谐的相处下去。大家都知道年后尤歌和容析元要返回香港,因为现在宝瑞已经有了一个总裁在坐镇,那就是容析元的恩师——彭楝。

“尤歌,能认识你,跟你做朋友,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就算以后我有了男朋友或者结婚了,我们的姐妹情谊,永远都不会变的。”龙晓晓握住尤歌的手,湿润的眼眶里含着欣慰的笑。

可这次许炎有准备,一抬胳膊稳稳抓住苏慕冉那只手,她反应迅速,猛地抬腿,但又被许炎压住了。

尤歌还没来得及说话呢,容析元已经很自觉地去拧开了水龙头,放水,然后开始除掉身上的障碍物。

龙晓晓也被尤歌感染了,眼泪差点就要落下来。

...一首摇篮曲,佟槿听着听着居然睡着了,这家伙还真是没心没肺的。

尤歌也无奈,香香平时不是这样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

相似的镜头,不同的人物,容析元心里憋着一肚子话要问沈兆,当他两脚着地时,问的第一句话就是:“尤歌呢?”

心底的呼唤,爱的悸动,让尤歌忘记了害怕和恐惧,冲着容析元,露出一个带泪的笑容:“好吧,我们就一起傻一次……”

只是,为什么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她心底会有失落?男朋友?她根本没男朋友……

“你……你还想怎样?这才中午过后,我都已经被你……两次了。”

抛开以前的身份,尤歌现在不把自己当宝瑞的董事长,她只当自己是个新来的学徒,积极地不放过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

许炎的家庭比较特殊,所以他也是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根据家训,许家的人无论男女都必须要有一定的防身能力,而男人更是要在这个基础上要求更高。

许炎这次闪得很快,但他感觉出了苏慕冉这一腿的力量和速度,心里不禁暗暗吃惊,这女人似乎比想象中更生猛?刚才他差点忍不住本能地还手,就是因为从苏慕冉身上感觉到了来自她的威胁,这说明她真的很有实力。

许炎气得肺都快炸了!

“我要是思想不纯洁,指不定你还会偷笑呢……呵呵……”

许炎忽然笑出声,只是眼底却一片冷意:“容析元,你果然是见过的脸皮最厚的人。”

容析元这番话显然触碰到了许炎的痛处,只见他脸色一变,眸光倏地变得锐利无比,带着几分狠意:“容析元,看来你知道得还不少。”

于是乎,清晨就上演了一出男追女的好戏……尤歌不慢跑了,而是狂奔,企图摆脱容析元那家伙,但是她太小看他的速度了,不是她跑几天步就能超越的。

尤歌汗流浃背,气还没顺过来,听他这么一说,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葛斌在看到尤歌时,眼里的神采闪了闪,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这样的问题是会让面试者尴尬的,可面试官却是经常会问到。

一阵静默之后,响起了潮水般的掌声,是许炎带头鼓掌的,他拍得很用力,他眼神里的激动满怀着赞许。

但即使这客厅里坐着男男女女不下二十人,可却没有一团混乱。大家所坐的位子也都是有讲究的,论辈份坐的,当以老爷子容臻翰为首。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