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争锋吃醋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我是跟着大叔来的,我想跟你一起,不想一个人……唔……”她还顺带打个酒嗝,还没能很清醒呢。

容析元不放开她的手,握得更紧了。浑厚的声音盘旋在她头顶:“走了,下次再来吧。”

这一笔单已经是尤歌上班一个多星期以来最大的了,硬是将那个干瞪眼的詹琦给刺激得脸都绿了。

尤歌的僵硬,容析元当然感觉到了,所以他越发紧贴着,想要将她身上的刺都拔下来……

尤歌语塞,找不到任何安慰的话来说给他听。人心不古,现实的残酷远比人们想象的更深刻。谁能想到容析元在容家会是被全部人嫉恨的对象?恐怕数不出哪个人盼着他好吧?谁又会用真心对他?他是不是从没体验过什么是亲情?

陆晓东在给云珊打眼色,示意她别太过份,而苏慕冉早就料到云珊会说什么,她反倒很镇定。

容析元悠然起身,懒懒地舒缓了一下肩膀,俊脸浮现出淡淡的狠色:“我再说一次,我不会做没用的事,我的目的是什么,我想利用唐副市长做什么,不久之后你自然会知道,现在……你还是回香港宅子里休养休养,少操点心。”

怎么可能呢,他哪里会心痛,他是个残忍冷酷的人,不是么?当年对她的欺骗,已经印刻在她灵魂,造成的伤害那么深,不知道今生今世还可能淡去吗?这样一个男人,他怎么会心痛?

“对,支持副董!”

...新娘来了,可是,新郎在哪里?大多数婚礼都是新郎先出现迎接新娘,但今天却是相反的,新娘先出现了。

欢呼声此起彼伏,伴随着掌声,大家都在赞叹,新郎果然是不拘一格,且看他接下来会怎么做。

“只要是嫂子做的饭菜就行。”佟槿笑得很开心,像个大孩子。

“香蕉……”尤歌看到这盘沙拉里有香蕉,还沾着沙拉酱,顿时脸色微微一变,不由得想到了昨晚,想到了关于那个异常的“香蕉牛奶”的故事。

“红酒牛扒。”

“冉冉,你是不是多带了一份饭菜的?就给许炎吃吧。”

许大朝慢悠悠地喝口水,翘着二郎腿,悠闲地点上一支烟……刚点上,许炎就好心地提醒:“老爹,你不是在戒烟吗?”

“我说的是真的。”许炎难得的正经。

“量你也没我了解得多,告诉你吧,尤歌旁边坐的那个男人,是香港博凯实业集团的首席执行官——容析元。他最近到了大陆发展,才进驻两个月就已经收购了三家公司,资本扩张的速度极为惊人。知道为什么他姓容?据说是这容家曾在京城中位高权重,后来去了香港扎根,但家族势力影响很大,使得容家在商界风生水起,那些顶级富豪都得给容家三分薄面,听说历届最高领导都会接见容家的人,这是多少富豪都羡慕不来的荣誉。而最难得的是,容析元从不接受专访,至今媒体对他的了解都很少,他太神秘了,我严重怀疑他的来历,他就像是容家突然冒出来的一颗星,三年前,谁都没听说过他,而三年后,他已经是炙手可热的首席执行官……”这位记者滔滔不绝,眼睛都在发亮。

同时一惊,她们眼前已经出现了尤歌的身影。

警方在全力搜捕歹徒,容析元在医院守着尤歌,他今晚是不会出现在展销会了。

“好吧,那我也不得不承认,今晚确实不适合动手了。”佟槿无奈地叹息。

容析元正眼都没瞧她,慵懒的声音随意答道:“没胃口,不想吃。”

“现在她不让位,将来公司还会有更大的损失!”

容析元拔掉了手背上的管子,刚一下地就瘫倒了,摔在chuang上,眼冒金星。

这么简单的动作,对现在的容析元来说却是那么困难,仿佛这胳膊和腿都有千斤重……

刚一开门,眼前人影晃动,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叫,来人这手里的东西都吓得掉在了地上。

“少爷……你醒了?”一个年约五十的大婶惊悚的眼神盯着容析元。

容析元被唐虞梅戳中了最痛的伤口……他当然知道尤歌和许炎住在加州的房子里,可这又怎样?既然尤歌能在他成为植物人时还留在身边照顾他,他为什么不可以原谅过去所有的一切,让彼此重新开始?

“你……还不去上班。”尤歌的声音含着异样,她在隐忍着身体里被他勾起的燥热。

容析元或许也是很疲倦,没有吵醒尤歌,洗澡之后就安静地躺下来休息。

“混蛋,每次你都用强!”

“行……”霍骏琰心想,是该去医院看看了,还有事要跟龙晓晓说。

...尤歌和许炎之间又陷入了沉默,他没回答,而她也在观察着他的表情,只是这夜晚光线不明,她看不真切。

这种场合,光是服装还不够,必须有适当的搭配,有必不可少的饰物。

毫无预警的,尤歌感到胸口一紧,心底某个角落莫名地疼了疼,像是被什么东西蛰了一口。

这酒席上,能让容析元主动喝酒的人不多,但卢老先生的大寿,他与容析元是忘年交,所以少不得容析元要多喝几杯。

许炎和苏慕冉在这件事上,都有同样的心思,见父亲那么开心,不忍心泼冷水。

容析元还将尤歌怀孕时期各个阶段的变化都记录下来,将照片统一收纳在影集里,便于以后孩子长大了看看,那时会很有意思吧。

说起这抑郁,没人会信容老爷子会跟这词儿沾边,但事实就是这样,容老爷子郁郁寡欢,无论子女们怎样讨好,他都难以展露笑颜,不知道心结是什么,但多半跟公司继承权有关。

是的,她害怕,怕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会抢走她的孩子!

两个曾经恩爱的夫妻,就这样面对面,不到两米的距离,却好像隔着千山万水,真的回不去那些美好的时光吗是不是就算有一百分的爱意和诚意也不能?

但容析元此刻好像完全没听到黄经理说话,甚至无视这个人的存在,他的视线直勾勾落在那个女子身上,揣在裤袋里那只手,攥得好紧……

“喂,你是不是真的很难受,感冒又加重了吗?这口罩……”男人有点纳闷,他先前都没看到她戴口罩,怎么上个洗手间回来她就把口罩戴上了?

砰——!一记闷拳打在衣柜门上,容析元狠厉的眼神太骇人了。

翎姐的手很冷,不知是身体原因还是其他,尤歌看着眼前这个女人,却感觉不到温暖,好像隔着一层膜……

混血男士一听,眼中闪过一抹赞赏的神色……这个年轻女子很理智,不像某些脑残式拜金女那样看到他这种级别的高富帅就头晕,她算是很特别的一个了。

尤歌愤愤不平,秀美蹙着隐含担忧,生怕宝瑞今天就这么黯然收场了,她会难过的。

检查报告很快出来了,结果良好,让尤歌和许炎都大大地松口气,这说明尤歌的脑伤痊愈的情况更加巩固了。

“什么?你想说什么就直接一点。”

如今的尤歌比起四年前,那智商简直是天渊之别,略一思索,她明白了几分。

果然事情很顺利,香香和它的孩子们,成为了尤歌最大的弱点,被容析元抓住,其实已经没什么悬念了,肯定是他得逞啊!

老爷子显然在压抑着激动的心情,因为这是容析元第一次叫“爷爷”。

好不容易叫了爷爷,人家容析元大叔也是会害羞的!虽然只是偶尔……

唐虞梅,是容析元内心深处除了他父亲之外,最大的隐痛吧。

尤歌仰着小脸,轻轻地在他下巴亲了一下,小声地低喃:“大叔……我和孩子都很爱你,还有爷爷……我们都会在你身边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