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翘足引领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方才在外头的事……”

却不知这人群中,谁低声道:“这不是南和伯府的公子,方继藩……方少爷……”

这词,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他倒是一下子来了兴趣,于是徐徐的将文章拿起,眼睛微微眯着,这布满血丝的眼眸所掠之处,竟见这文章里,竟分了三策‘以夷制夷’、‘推恩’、‘改土归流’。

方继藩一惊,这是怎……怎么回事?

可一想到祖宗,方景隆又觉得心口有些疼了。

“几千亩!”方继藩道:“准确的来说,是两千多亩。”

吃饭的时候,父之二人各坐长条凳上,方继藩怕方景隆打他,所以故意挪远了一些距离,至于饭菜,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旁的邓健侍立在方继藩身后,也很小心。

方继藩早就受不住这邓健了,从前嫌自己不够人渣,自己稍微正常一些他便通风报信,让人来扎针,现在本少爷恢复败家本色了,你哭个什么!

这一路,他装着心事,却是精神奕奕起来。

弘治皇帝一愣,心里实是惊讶,原来……这些还有这样的讲究。

事实证明,方继藩是对的。

朱厚照:“……”

说吧,他眼带深意的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

此后……父皇弄砸了,也在自己的预料之中。

弘治皇帝和刘健此刻面面相觑。

陈彤的脸色又青又白,终归鼓起勇气,追上去:“陛下……”

陈彤孤零零的跪在此,如遭雷击。

数不清的数目,看得弘治皇帝头晕目眩。

可是近几日,弘治皇帝渐渐感觉到不对味了。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存着一些希望的。

若是这样算,一个月也不过卖掉了十四万瓶。

弘治皇帝君臣们一个个默不作声。

而陈彤不一样,正在壮年,又精明能干,有他在,这作坊大小事务,可以令弘治皇帝高枕无忧。

吓……

果不其然,很快,陈军覆灭的消息便开始在坊间流传,一开始,许多人还只当是流言蜚语,所以并没有在意。

正因如此,整个洛阳城里,堪称是众志成城,即便是衍圣公府,在无数读书人的呼吁之下,也不得不下了学旨,抨击了楚国皇帝的行为。

可现在的争议就在于,谁都没有办法阻止楚军,毕竟,一旦河堤掘开,便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既然谁都无计可施,有人希望选择与洛阳共存亡,也有人认为,既然走投无路,倘若降了,迎楚人入城,至少,还可以保全这城中无数人的性命。

自然,还是没有人敢反对,大家畏惧皇帝的威严,便如行尸走肉一般,应命行事。

一切……彻底的改变了。

紧接着,禁卫们骤然间,如受了惊吓的夜猫,有人大吼:“预备!平乱!”

大帐之中,更是鸦雀无声了。

兵败如山倒。

他犹如恶鬼一般,已来不及发出惨叫了,在这生命中的最后几秒,疼痛已使他彻底的失去了发出声音的机会。

“梁萧?”陈凯之说话了,很简短的话,用的是疑问的口气。

现在,陈凯之要放他回去,不是因为他仁慈,而是因为,梁萧认识到,这位大陈天子十分清楚,他蹦不出陈凯之的五指山,就算现在能侥幸回到中军大营,也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分别罢了。

这些头戴着圆盔之人,在这大雨之中,一张张的面孔,已显得模糊。

于是越来越多人附和,马蹄阵阵,金铁摩擦的声音,恍如交响曲,于是长刀如林,战马奔的更急。

其他人见了,个个噤若寒蝉,无数人脸色惨然,随即有人大喝:“动工,谁敢偷懒,便是此人的下场。”

天方夜谭,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倒是有一些楚人士兵,偷偷的露出了口风。

……………………

“叫进来吧。”项正摆了摆手。

其实,对他而言,若是楚人去放水淹城,对越人,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处,只要到时,越人能割了土地壮大越国即可。

他唯一所忧虑的,无非是人心而已。

虽然陈楚联合,可项正却无一日不是忧心忡忡,可现在……显然就是一个机会。

浩浩荡荡的大军开始入关,三清关的守将以及留守的文武大臣俱都来迎。

晏先生说到这里,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目光透着复杂。

原以为,全营都会一片哀嚎,毕竟,胡人才是他们的盟友,只有击败了汉军,西凉才可免遭汉军的攻击。

他已面无血色,肱骨之间的鲜血泊泊,他已顾不得了,疯了似得道:“陛下,陛下饶命,贱奴可以为陛下效力,贱奴可以……陛下……贱奴万死,陛下只杀了贱奴吧,陛下……”

赫连大汗眯着眼,他似乎觉得何秀的话有理,他见何秀兴冲冲的样子,便道:“难道真让本汗向他服输吗?”

他虽是感觉到了万千的屈辱,可心里却在安慰自己,这不过是一时罢了,等回到了大漠,迟早有一日,要报今日之辱。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