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清天白日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什么规矩我不管,总之……今天谁敢放她出去,就是跟我们陶家过不去,这个女人要执行死刑才可以平复我心里的怨气。”陶诗敏没想到,唐心若出手这么狠毒,差点要了古尧的命,她现在想想都还觉得后怕。

可龙晓晓也在告诫自己别发花痴,他不可能对她有那种意思,顶多也就是出于一个警察的好心吧。

这家伙故意的吧?

发,难道是有什么喜事?”店长美女察言观色,笑容满面。

喝了酒之后的尤歌不再抗拒他了,完全是顺着自己的本意,既然这个火炉抱着这么舒服,那就继续享受着。

尤歌醉得不轻,哪里还会伪装和赌气,只有问什么说什么了。她始终不如容析元那么狡猾啊,就这样被问了个彻底。

“哟,这么热闹啊?刚才是谁说要给我的女人找来十个八个男人的?”熟悉的男声,带着一股冷冷的威仪,人已出现在苏慕冉身边,顺势将呆滞的她,拥入怀中。

白色细软的沙滩上,不远处有几个年轻的身影,是外国人,三个男士四个女士,其中一个金发碧眼的美妞正看向这边,视线停留在佟槿身上,还注意到了他怀里的小狗狗。

“许叔叔好……”苏慕冉先是礼貌地冲许爸爸打招呼。

“你……谁要你想什么花样了,你怎么这么无耻!”尤歌羞愤,可心里却有点酸胀感……他这是算什么呢?欺负她还不够吗?为什么要摆出一副对她很有兴趣的样子,她可不会认为两人真的可以坐恩爱夫妻。

容析元一边喝着沈兆递来的咖啡,一边平静地说:“婚约已经解除,我正好要通知你,后天我会跟尤歌去民政局。”

容炳雄在一片恭维声中,脸上依旧是那副笑容可掬的表情,环顾一下众位股东,略提高声音说:“今天主要是想向大家询问一件事情,关于前几年收购的宝瑞公司,我听到一点不利的传闻,据说是有人不满容总对宝瑞的管理,认为近几年宝瑞没有得到预期的发展,再这样下去,恐怕要被同行业的竞争对手给挤下去,错失国内第一奢侈品牌的地位。虽然本人是主管香港总部,但实际上对博凯在内地的公司,本人也从未忽视,因此,在座的各位可以说说你们的看法和意见。”

“什么?解除婚约?”

而这些都是尤歌带来的,假如尤歌不在容析元身边,那么,他又会不会变回那个可怕的冷酷总裁?

尤歌清冷的目光带着一丝冷意,却也有坚定:“那总裁认为要怎么处置我们呢?”

&nb

龙晓晓不禁连连摇头,鄙夷地说:“许大医生,有你这么跟女孩子说话的吗?人家好歹也是欣赏你的脸,才会多看你两眼,你一句话就把人吓跑了,没看人家脸多红多尴尬?你这样……每年你都让多少女孩子伤心,你有统计过吗?”

“许炎你也在!”苏慕冉红通通的脸蛋染上一丝羞涩的喜悦。

许炎见尤歌这个样子,他又何尝好过呢,除了心疼她,还有几分酸酸的感觉,可他还是温柔地看着尤歌,然后指指她的右后方……

许炎走了,这一次,他不知道又需要多久的时间来治疗情殇。他对尤歌,始终提不起恨。她会成为他胸口那一颗带血的朱砂,无法磨灭,毕生难忘。

许炎立刻给黑虎打了电话,吩咐他明天立刻去澳门。

许炎能查到的线索,容析元当然也能查到,巧的是这时间还都很相近。就在这晚半夜,容析元收到消息,没有丝毫耽搁,马上派人前往澳门。

如此众目睽睽,鉴定结果的真实度就透明化了,自然得到信任。

对方挂电话了,容析元将手机交给眼前这个目瞪口呆的男人,还不忘“好心”地叮嘱一句:“回去告诉你老板,下次想玩花样,最好是用用脑子。”

沈兆说完,再也不看尤歌一眼,甚至不去看那两个孩子,他太痛心了,沉浸在满满的恐惧和伤痛,无法自拔。

香香带着孩子们在草坪上打滚,看着这一团团雪白的小东西集体卖萌,尤歌的心情想郁闷都郁闷不起来,时不时就传出她的笑声,这群狗狗还都有着搞笑的天份。

“翎姐,尤歌说的是真的吗?你怎么会怀上的……我跟你,我们……”容析元也懵了,完全不知道怎么有这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你们刚才说尤歌是傻子?可你们也不照照镜子,就这副恶心的丑陋样,你们也配当尤歌的朋友?”容析元淡淡的口吻,高贵倨傲的神情让那两个女生感觉自己仿佛是蝼蚁面对着一座巍峨的大山!

苏慕冉从小学习散打,高中的时候还参加过比赛,得过奖,别说是自保了,就是寻常三两个男人想要动她,那都是会被反收拾的。而她的脾气也是在学习散打的过程中养成,不怒则已,一怒就变身成女金刚了。

总结就是,凡是主动招惹苏慕冉的男生,都没好下场,因为,她不喜欢。

说起这个事,许炎可是郁闷了好些天呢,今天总算是跟她碰面了,他当然要把钱给她,不然这自尊心怎么受得了。

尤歌只觉得头痛欲裂,好像被劈开了一条口子,藏在记忆里的东西终于破土而出了,带给她无与伦比的惊恐!

快到中午了,容析元还没起来,昨晚失眠,直到天亮才睡去。

何碧翎这一次返回隆青市,与之前那个瘦弱的她,相比起来简直判若两人,加上还戴了假发,难怪佣人都没认出来了。

也就是说,尤歌原来计划的租许家的游艇出海,这事儿就成定局了。

容析元能感觉到自己胸口的位置在抽搐着,这是在为一个从鬼门关回来的生命而心痛。

何碧翎觉得这一定是容析元对尤歌太失望了,谁让那傻女人真的离婚呢,活该,现在,这个男人终于可以属于她了!

唐虞梅果真是个疯子!

这么一说,女人的情绪也并没有见好转,反而是又多了几分担忧:“手术……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医生说只有五成的希望,假如手术没能……”

尤歌无话可说了,这俩保镖一看就是不好惹的,就她这小身板儿怎么斗得过,只能任由他们送回家吧。

这么萌得小宝贝求抱抱,谁能招架得住?

“我做的那些,不是为了你。我是为尤歌和两个孩子。既然你现在平安归来,我只想跟你说……上天不会每次都赐你好运,假如你今后伤害到尤歌或是孩子,那么,我一定不会介意成为孩子的继父。”霍骏琰坚定的眼神和语气,话也够直接的,就像一股火浪冲向对面的容析元。

又过去两个月,店长被调走,专柜原本该有新的店长调来,可是公司却没派人,而是安排了一个代理店长的工作。这个位置,由尤歌坐上去,这在公司里还引起了一阵不小的流言蜚语。

“哎呀米团……”尤歌对这只小奶狗完全没抵抗力,心疼得紧。

卢老先生忽地眼睛一亮,像是献宝似的说:“丫头,你觉得我家许炎怎么样?这小子虽然是我的干儿子,可比我亲生儿子争气多了。”

郑皓月苍白的脸颊变得潮红,酒精的作用让她内心的堡垒又松动了一点,一些清醒时不会说的话,此刻冒了出来。

容析元从现在开始已经准备要动手做婴儿chuang了。

看来老爷子今晚又勾起了对儿子的想念,要看看影集才睡。近段时间老爷子经常翻出那本老旧的影集看,并且人也越来越沉默,就好像有点抑郁似的。

秋去冬来,几个月一晃而过,转眼就到了春节,但这次不是容析元回香港容家去,而是容老爷子亲自来隆青市,来容析元家中过年。

“尤歌,别以为你当了董事长就了不起,宝瑞这潭水很深,你什么都不懂,凭什么以为你以后就没有需要求我的时候?现在对我客气点,将来等你有求于我,大家也免得尴尬。”郑皓月倨傲的笑容里含着她惯有的优越感,这女人也不知道脑子是怎么长的。

淡淡的失落萦绕在心头,容析元嘴角的苦笑只维持了几秒就恢复正常,他轻轻地唤了声:“翎姐。”

尤歌依旧是一脸狐疑地瞅着他,不放心。毕竟是陌生人,她若是轻易相信,那会是什么后果?谨慎为妙。

“我……”尤歌想起了老人慈祥的面容,是有点不忍心,可这裙子太值钱太贵了,她怎么能收这样的东西?这会让她不安的。

这花园……墙角的腊梅还在,桂树还在,蔷薇花正含苞待放,水池里的睡莲绿叶青葱,叶子下边多了几条锦鲤。

“混蛋……大白天的,你又欺负我!”尤歌使劲掐他,捶打他,脱口而出。

澳门。

容析元见状,毫不犹豫地伸出双臂,将这个气呼呼的女人抱着,捏捏她粉红的脸蛋:“你看看,现在的你,不就是个大孩子吗?外加两个小宝宝,都是孩子,我都在乎,行不行?如果非要分个主次,当然是你更重要了,没有你,哪来的孩子?所以啊,你才是家里的老大。”

但主角呢?不仅是尤歌想不通,其实在场的宾客也同样的很意外,为什么这么突然就传来容析元与郑皓月订婚的消息?之前可是一点风声都没有,他们看到的只是容析元和宝瑞前任董事长尤歌的绯闻,但怎么现在订婚的却是郑皓月?

除了容析元自己,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人们看到的是一个事业成功名利双收的男人与一个美貌精明的女人在订婚,看到的是容家老爷子笑得合不拢的嘴,谁能看到这层喜庆之下的暗流汹涌?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并且显然是早就部署好的,里应外合,完成绑架!

“东子,你迟到了!”冯奎在招呼刚到的接头人。

惨绝人寰的一幕,连老天爷都在悲鸣,密密绵绵的雨飘落,大地蒙上了阴霾与寒冷,是在哀叹这世间种种的阴暗吗?

“嫂子,这别墅的监控系统有点棘手,今晚没指望了,明天我带着电脑出来,把监控器的问题解决了,沈兆和保镖就伺机进去……”

“好,就这么干!”沈兆第一个赞成。

但即使被隐瞒了一些,可已经足够震撼到尤歌了,让她对容析元这个人再一次有了新的认识,总算知道为什么他做事会那么狠辣,也理解了为什么容析元和容家其他人无法相处。

许炎倏地皱眉,唇角勾着审视的弧度:“你很会说话嘛。”

苏慕冉拉着许炎去买饮料,这货闻到空气里满满的爆米花香味,看到苏慕冉买了两杯饮料加一大包爆米花儿,他那两条眉毛皱得好紧,能夹死苍蝇了。

跑出安检口,果然看到许炎的身影,他在人群里是那么耀眼。

“哼,我臭美?好啊,

霍律师吩咐佣人倒水来,但端来的却是一杯红糖水。霍律师若有所悟地看向儿子,似乎明白这是儿子特意吩咐的。

“你叫龙晓晓吧?那我就叫你晓晓了?这么晚了,外边又冷,你来我们家……”霍律师亲切和蔼,慈祥的笑容让龙晓晓减少了些紧张的情绪。

太小的孩子就不允许去烧烤,只负责吃就好,大一点的孩子,十多岁的,可以在大人的带领吓体验烧烤。

许炎淡淡地应了一声:“嗯。”

苏慕冉笑得更深了,仿佛是男人看见超级美女时的表情:“七楼是健身房,里边有个拳击馆,我们可以去练练手。听说你从小就接受严格的训练,你一定可以成为我满意的陪练。”

“¥%…………%*%¥!%……”许炎差点爆粗了,这还是女生吗?约会不在正常的地点却要去拳击馆练手?天啊,他到底遇到一个怎样奇葩的对手!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有人探进半个身子,清脆的女声问:“我可以进来吗?”

许炎当然知道她来挂号是什么意图,就是想趁机接近他,跟他说话,套近乎……这个女孩已经连续来这挂号三天了,但她没病。

欲动。

尤歌在浴室里洗东西,嘴里还悠闲地哼着歌,冷不丁忽地被人从后边抱住……

龙晓晓怎么会跟高利贷扯上关系的?这个问题,霍骏琰暂时不方便询问,但只要看到案件资料就明白了,所以他急着赶去,也不顾自己是劳累了整天,反正加班就是家常便饭。

尤歌出了病房,走到电梯口,刚好门开了,走进去,还没按下楼层键,忽然冲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尤歌本来想转身离开的,但此刻却僵住了,呆若木鸡站在那里,粉润的脸颊上,血色瞬间褪去只余下一抹惨白。

愤怒的责备,立刻惹来众人一片哗然,有人在议论纷纷,觉得宝瑞集团的人有点矫情了,既然都能出席开业典礼,为什么回答两个问题都不行?那本是很普通的问题,有什么不对的?

容析元眼底泛起一丝紧张,走过去一把将她娇小的身子搂在怀里,状似漫不经心地问:“刚才你在客厅的窗户外边?”

容析元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俊脸绽放出尤歌熟悉的温暖笑意:“别管其他人,只要我没有对你凶就行了,那些不相干的人,不必理会。”

严谨,一丝不苟,精准到令人惊叹。正是有这样的精神与魄力,亲力亲为的决心和行动,才能造就出宝瑞超凡的品质,才是整个公司赖以生存的根本之道。

“我……”尤歌一看这大鸡腿,有种被人疼爱的感觉,她想了想,将自己盒饭里的叉烧夹给了容析元。

己对尤歌越来越有兴趣了,她是一座宝藏,开发的过程,他只想享有独家权益。(这章6千字,还在码字哦有加更,求点月票支持!)

尤歌现在可不是那么好忽悠的了,她也一直在观察沈兆的表情,被她发现他的眼睛有过一秒的异常收缩,神色分明不是最坦诚的状态。

夜深人静,尤歌透过窗户望望前方的卧室阳台,看到亮灯了,她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他回来了,他没有在外边过夜。

下一秒,许炎已经缩着身子蹲在地上,手捂着肚子,一脸愤懑地盯着苏慕冉,想发火可是又似乎没有理由。

kk是这群设计师里最年轻的一位,才不过三十出头,脾气也很温顺,私下里同事们都管他叫“妇女之友”,他说话细声细气温温柔柔的,见到美女更是客气,对尤歌这么水灵灵的人儿,kk就像是对待公主似的伺候得周到,每次都是他殷勤地为尤歌端茶递水,还细心地询问尤歌热不热冷不冷。

kk这家伙热情得很,马上将茶杯拿出去倒掉,再倒了一杯白开水进来。

人都是逼出来的,如今容桓有了危机感,做事就会更加卖力了,巴不得将容析元往死里整,就跟他老爸当年对容析元父亲那种心态是一样的。

容析元也不知为何黑了脸,表情像黑炭,冷冷地说:“戒

前边开车的沈兆那才叫一个憋啊,想笑不敢笑,只能在心里偷偷叹息……少爷,这回您就别再嘴硬了吧!

但龙晓晓听到霍骏琰这么喊,不但没停下反而走得更快了,生怕被逮到似的。

龙晓晓还在呆愣,对方已经惊喜地喊出了她的名字。

接下来,卓毅要了龙晓晓的电话,还加了微信,说改天会请几个校友小聚,希望龙晓晓到时候能去。

唐虞梅嘲弄地笑着:“沉默就等于默认,你心里很清楚我说的话有道理,只不过你丢不下这个面子,所以没勇气承认你也对尤歌失望了。呵呵……没关系,我是你母亲,你用不着在我面前还顾着面子。”

容析元嘴角轻勾着一丝笑意,只是这笑意不达眼底,带着几分冷狠。

郑皓月好不容易拉回心神,勉强稳住,颤颤地说:“你凭什么这么以为?凭什么这么自信?”

尤歌身后那个年轻女子就没引起别人的注意,因为太普通,戴个眼镜就像书呆子。而尤歌即使不用刻意打扮,她都已经自带光环,那些人眼中难掩的妒嫉,她能感觉到,却装作什么都看不见。

要知道,两位面试官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种问题,而往往很多招聘者为了博得面试官的好感,会故意将自己曾就职过得公司进行贬低,有的甚至表现出极度厌恶,大放厥词,以为贬低以前的公司就可以向面试官表忠心,这恰恰是得到了反面的效果。

尤歌心里不由得咯噔一下,美目里泛起一丝波澜,暗暗皱眉……对方出大招了,还是狠招!

容析元微微眯起的眸子里迸出两道寒芒……她拿项链出来,是为了向他示威吗?他送的东西,她现在不要了,这跟打脸有什么区别?

“谢谢容先生。”她客气的口吻,带着明显的生疏和距离感。

拍卖的环节圆满结束,高出预期的善款,让卢老先生笑得合不拢嘴,大赞容析元出手阔卓,他可以用这笔钱帮助到更多的社会弱势群体,他好像真不知道容析元与尤歌的纠葛,只是在安排酒席的座位时,却故意将这些人安排在了一桌。

计划是很好的,但就是应了那句话——人算不如天算。

容析元却上前一步靠近了,低头看着她腰上的围裙,不置可否地说:“带子都没系,你忘记了。”

着他的肌肉线条流进浴巾里,引人遐想联翩。

这消息简直可以说是震得尤歌里焦外嫩,她听容析元说过,唐虞梅曾派人害过翎姐,想不到这个女人居然会跟她父母的案子有关。

尤歌倒在客厅的沙发,已经睡着了。胖乎乎的圆脸,娇憨的小模样,让人无法不去为之疼惜。

同样是女人,同样是当母亲的人,尤歌却难以理解那女人的心思,怎么都猜不透。

女人一声冷笑,像是听到了可笑的话,不屑地说:“你大老远的跑来质问我,不觉得多此一举?那是我的儿子,我将他接到身边,有什么不对?”

唐虞梅神秘地一笑:“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了,何家有何家的秘密,又不止我这一件,只要我肯容得下,我就可以用自己的秘密去交换别人的秘密,用我想要留下的人来交换何家一直想接回来却又没能如愿的人……”

容析元身上散发着酒气,一边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顺手拿起一盒……

“宝贝快出来……不然我生气咯……快点到我这里来,香香……”尤歌进了花园,终于是看到了香香那雪白的小身影。

容析元的感情,很难有人理解,他的很多行为都会让人产生质疑,他真的爱尤歌吗?

佟槿被这话给震到,好像被雷劈的表情,难以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可能,翎姐怀孕?看着架势,怀的居然是元哥的孩子吗?这太不真实了,这是搞错了吧?

翎姐被容析元的沉默伤到,可她知道他实际上不是个狠心的人,她始终相信自己的真情是可以打动他的。

车子一路开往会展中心,后边是一辆类似银行运钞那种级别的车子,是宝瑞送往展销会的货品,前后都有警车护驾,确保安全送达。

可这种时候,只有安全到达了才能放下心中的大石头。

霍律师瞄了一眼落地窗外花园里的身影,扭头对尤歌说:“我们去书房,一会儿骏琰会上来。”

赌王当然知道容析元和许炎的背景了,也正是因为知道,才会同意会客,否则,一般人怎么可能见到赌王。

“是没吃,只是醋坛子打翻了嘛,不过你吃醋的样子很好看。”他的笑意更甚,被吃醋的感觉太好了。

“你喜欢啥样的?”

这年头啊,不能一味地跟风,不能随波逐流。宝瑞的经营者深谙此道,因此才会在筹备期间就决定要在展销会上推出最新款“梅兰菊竹”造型图案的手表,标新立异,与国际大牌的时尚潮流高科技元素相碰撞,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宝瑞又胜出了。

女记者眼睛一亮,对于容析元的言论,她显然是很赞成的。

“呵呵……我就说国内的奢侈品不可信吧,瞧瞧,这都什么事啊。”

“嘿嘿,李哥,我的意思是,另辟蹊径。我们去弄两套白大褂穿着,上去伺机行动,不然总是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啊,您觉得怎么样?”

那蜷缩着的小人儿蓦地惊醒,见到他,就像是看到亲人似的,两条手臂伸过来顺势圈住了他的腰,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呢喃:“大叔,我们这是去哪里?我好困……唔……”

尤歌现在还不是很清醒,刚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的。

第二天郑皓月就送尤歌去了医院,检查很顺利,在医生的追问下,尤歌才说出了一件事……原来她已经有几天都没吃药了。

尤歌心底窜上来的湿意在眼中打转,终于还是忍不住哽咽地说:“我不知道当年我父亲和你父亲之间到底是怎样,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我只能代替我父亲说一声,对不起。我和你,裂痕太深,回不去从前了,彼此都放手吧,分开,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再也不是相看两不厌吧,心里那道坎儿,怕是过不去了。

“嗯嗯,一起去,听说海洋公园也很好啊……”龙晓晓露出向往的神色。

“……”

能当面这样跟许炎说话的人不多,苏慕冉率直的个性,就算喜欢许炎,她也不会唯唯诺诺的,有话直说,这也是她一大优点。

这个周末不愉快,容析元白跑了一趟澳门,空手而归,这种挫败的滋味,很久没尝到过了,这也给了他警钟。

尤歌一走进来就看见有两个穿枣红色套裙的店员在擦柜子,旁边一个穿西装的女人在指指点点的,看她胸前的牌子,她就是店长。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