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鹰扬虎噬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就当是感谢墨云天送她到医院吧,请他吃一顿饭好了。

“我必须要去。”蓝弦就如同哄孩子一般,眼里有着几分无奈。

无论是光鲜亮丽的融柳,还是冷静规划的蓝弦,他她们一直都是一个人,而一个人太久了,她也会寂寞。

媒体轰炸报道好莱坞选角一事,让八位女艺人大火了一把,无论能不能选中,八个女艺人毫无疑问,成了当红炸子鸡,一时间合约、代言不断……

值得吗?莫庭不只一次问自己,可偏偏每一次自己给出的答案,都是万分肯定的。

这般做,只是让莫庭明白,和蓝弦在一起,就要接受蓝弦的生活。

听到门外的声音,蓝弦吓了一跳,立马拿过一旁的浴巾将自己包起来,水雾散去,蓝弦才清楚看到外面的人居然是莫庭?

白雪定定的看着蓝弦,这个古典温婉的女子居然有如此霸道的一面,实在是……

看到蓝弦毫不在意墨云天的样子,莫庭心中的不安突然放了下来,他可是无比担心,墨云天会趁他不在的时候,近水楼台先得月了,现在看来墨云天还没有攻下蓝弦的心,这样就好……

起身,默默的收拾地上的饭菜,默默的关着灯,默默的最后离开办公室,默默的淋着雨,站在雨下等计程车……

当然了,影评人员写的好,还要看观众买不买账,这年头多的是叫好不叫座的电影,好评一片,最后票房却是惨淡……

莫庭一直就好奇,蓝弦是怎么说服爷爷的,爷爷居然对蓝弦颇为和气,一句也没有提息影的事情……

“你今晚很美。”莫庭看身边一颦一笑都优迷人的蓝弦,忍不住在她耳边道,这亲昵的姿势让一干粉丝疯狂的大叫着……

莫庭不一样,只是站在他身边,蓝弦就感觉安心。

面对蓝弦的笑,不由自主的莫庭回了一个笑。

莫庭手中的调查资料,很清楚的写明了,不管是融柳还是蓝弦,她们都没有交友对象,在男女关系上干净的向一张白纸。

一边说一边将蓝弦的重量往自己身上放,蓝弦的脚受伤了,可不能再伤上加伤呀……

“莫总,你的恋情最高就是维持三个月,蓝弦会成为例外吗?”

“我不信……”

“等,等,等,几位差爷,你们稍等一下,我们老总马上就来了。”公关经理脸色惨白,到这一步,傻子也明白,有人在背后搞他们。

……

蓝弦和莫庭提回国的事,莫庭则和蓝弦提,让蓝弦来美国看莫放的事情。

某空姐想要上前找莫庭抛媚眼时,就看到这情景。

剧组上下人人一副我真相的样子。

说完,身子前倾将颜末压在身上,一连串的吻落下。

(-_-。(~﹃~)我还是把颜末给潜了,唉,天生的小受呀……)无论出身多么高贵,无论受的教育要求我们多么优与绅士,一旦发觉得自己的地盘被人入侵,男人潜藏的兽性都会暴发出来——莫庭

白雪看着蓝弦瘦弱的身影,有一刻在想蓝弦说出翻唱很伤心吧。

这样的风险太大了,一个不好蓝弦就永远的栽了。

蓝弦被拉的踉跄上前,看着莫庭一意孤行,突然有一种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说不清的感觉,蓝弦尽力调整自己的情绪,用平静的声音道:

而在想这个问题时,蓝弦脸上的表情更加的悲伤了。

“东方美”

……

该死的,蓝弦,面前这个人是莫庭,花花公子莫庭,别忘了他的弟弟莫放还是杀融柳的凶手,更别忘了就是因为莫庭的插手,融柳才白白死去,连个公道都没有,死后更是凄凉的,连提都不让人提……

如果可以,我希望那一天我没有去夜游,没有听到你的话,没有想要认识你的想法……

这里面的黑暗,蓝弦是明白的,莫庭与邵阳都出了很大力,可终结果还是如此,那就说明这事后,有更强硬的人插手。

白天各自工作,晚上莫庭尽量推掉应酬,而蓝弦同样能不上的通告就不上,能不晚上拍的戏,尽量安排在白天拍……

明明自己将蓝弦的避孕药都换了,没道理还不怀上的呀,难道他不够卖力?要不今天晚上努力一下好了。

手机里传来对方严厉的质问,一句一句相当的刺人,这样是以前的蓝弦听到这话肯定得委屈的哭了,可拥有融柳强大灵魂的蓝弦一点也不将这种水平的谩骂放在心上。

蓝弦看了几篇新贴子,其中有几篇都在猜测她被封杀的事情,在说着要不要来找星娱谈判,蓝弦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看着这些支持者们如此理智的行动,蓝弦是感激的,这个时候她可不想再添上丑闻。

“蓝,蓝弦,你,你来了。”白雪依旧在笑,整张脸都通红了,下额看样子笑的虚脱了,怎么也合不拢。

“导演你看这一条。”副导指了一条长评,上面的内容是:

白雪不可思议的看着蓝弦,天呀,地呀,她到底是不是个艺人呀,听到这个话都不激动吗?

蓝弦,这就是你在书上注解说相信来世今生的原因吗?这世间真的有这么奇妙的事情吗?

蓝弦,你到底是谁?

莫庭很想问,可却又不敢问出口。

这又是什么跟什么呀?

而他没有看到,蓝弦一踏入房间,就被一个男人拉入了环抱,而蓝弦却没有半分的反抗,反道是顺势关上房门……

“好好好,明天,就明天……”蓝弦笑的眼睛里全是泪花。

呜呜呜……蓝弦原本的经纪合约是三十年的,可不知为何他们手上最新签的那份却只有三年。

似乎认为蓝弦一点机会也不会有了。

墨云天飞快的后退,不让蓝弦发现的他的存在。

灰暗的天气、稀稀拉拉的小雨,让融柳的葬礼看上去多了一份萧条与悲伤。

“你,你要的底稿,还有给你调整了一个。”白雪趴在门板上大口,将手中的底稿递给蓝弦。

同时心里默默的哀痛着,82年的总统之爱呀,好舍不得……

他和蓝弦即是经纪人和艺人的关系,也是朋友的关系,他绝对不能将蓝弦推入火坑。别说蓝弦不是那种人,就算是他也不会让蓝弦落在这个人渣手里,这个人渣导演手里玩坏的女艺人不知多少……

哪知蓝弦正从服务生手上拿过一杯红酒,妖娆上前:“x导,你误会了,白雪不是那个意思,他呀只是太敬业了,时刻不忘工作。”

蓝弦的笑,带着一股纯真的妩媚,清澈的眸子,自然的举止,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会有的。

“……我很喜欢她代言时拍的那几组照片,简真是完美……”

不知谁提出了,蓝弦在法国所拍的那组照片,而很快众人就忽略了莫庭的存在,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蓝弦,恨不得现在就上前采访一番。

古有步步生莲,今蓝弦有步步生牡丹,把国花的雍容华贵展现的恰当好处,如果能拿到那个奖就好了。

戏约、代言和通告,蓝弦的工作已经排到了明年,而往后依旧有人预约,白雪这段时间可谓是风光无比,数钱数到手抽筋呀。

钱钱钱呀……除了片子外,还有各种代言呀。

“雪王牌……”

那么短的时间内,办出一场那么大新闻发布会,请到那么多主流媒体,那可是手眼通天呀。

“哇,王姐姐,你好厉害哦,你居然是是第三个耶,最好的位置哦,好羡慕哦……”林宗儿一席话,成功的挑起了众人对王亦诗的嫉妒。

第三,这个顺序是最好的,是最能给导演留下深刻印象的,太早了导演还没有进入状况,太晚了导演心中已有人选了……

“你可以开始了。”中间那个大胖子听到蓝弦介绍后,客气的道。

“大少他和蓝弦的交往,眼见就要到三个月了,大少还没有腻味的意思,看样子大少是认真的了,另外……”

保护这个在身上有蓝弦影子的女艺人,让她在这个圈子少走一点弯路,让圈子里的人都明白,蓝弦是他墨云天很欣赏的后辈,没事别打她主意……

呜呜呜……墨大神……

牙疼了老半天了,今天终于可以去拔,同志们,祈祷阿彩拔智齿顺利……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世间没有狗仔们挖不到的新闻,绽放与蓝弦的签约仪室虽然只邀请了几家主流媒体,但是蓝弦与莫庭的八卦第二天还是出现在各大娱乐报纸头版头条。

别看白雪如此彪悍,但是,但是他要是碎碎念起来,那是相当恐怖的,连没有人可以管得了的蓝弦也乖乖的不敢说话。

她只喝白水和冰水,只不过她现在没力气和白雪争,面前的事情、莫庭的事情都让她心烦,这是她重生以来第一次觉得累……

再怎么装她蓝弦就是蓝弦,演的好她也不是她自己,她的人生处处是演戏,但她需要一点点真来提醒自己,她是活着的……

震惊的何止墨云天与简大,蓝弦自己也震惊了个半死:“莫庭,你怎么会在家?你怎么进来?”

蓝弦,有客人来怎么没有提前我告诉我一声,我好提前准备呀。墨天王,坐呀……家里只有白开水,你们将就一下。”

有莫庭在,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而这就是她要的。

……

她表面上用心教导,实则处处陷害女主,可女主却福星高照次次化险为夷,她最后忍无可忍,居然对年轻总裁下药,用发生关系的假象逼女主离开……

“应该怕吧,哪女不怕虫子的女孩子,蓝弦很敬业。”导演解释着,他清楚的看到蓝弦开拍前眼中的恐惧,他是导演他不会看错……

蓝弦问的很自然,只是藏在衣袖的双手泄露了她的害怕和愤怒。

只能日后寻找机会了。

而蓝弦之所以匆匆的从机场离开,放过这个宣传的好机会,是因为他们刚刚落地时,就收到莫老爷子的电话,电话很简短,只有一句话:带蓝弦来见我,我在莫宅等你。

“给我们安排一间包房,送两瓶酒进去……”

这就更加的刺激二人了,不顾公司的劝诅,不分场合的说着蓝弦的坏话。

颜末这几天打电话打的舌头都起泡了,可却收效甚微,去警告红颜与紫心吗,这两人又不听劝的主,她们正被媒体捧晕了头,再加上沐菲也在唆使……

也许是太在意了,所以才会患得患失吗?蓝弦自问?

所以之前白雪才没有将蓝弦带到停车场,而是来这方便说话的游泳池,因为只要蓝弦一改变想法,他立刻就可以让蓝弦重回宴会厅。

“谢谢莫老。”蓝弦看到莫老爷子坐下后,才敢坐下去……

能把媒体玩的团团转。这人放在哪个部门都是人才呀。现在的媒体可是厉害,抓字眼,断章取义的功夫越发的高了,一定得要找一个熟悉媒体的人去和他们打交道……

终于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给她打一个,可她蓝弦蓝大小姐可好了,居然敢不接他的电话。

蓝弦,你还真是千变女郎,不过你再怎么变也逃不出我莫庭的手心……

当邵阳与颜末知道这个消息时,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所听与所看到,《神之子》送去参奖了,为什么他们不知道?

而作为获奖无数的《神之子》为何,独独没有拿到最佳新人奖?

各个报社,没有直接指出金鸡千花奖不公平,但却纷纷影射着,而报纸不敢说,网络却不同了。

“我这里只有水,莫总要喝什么。”蓝弦很主人公的寻问着,实际上莫庭没有选择。

“boss你来了……”

尤其是墨云天看蓝弦的眼神让莫庭实在不喜欢,蓝弦可是他莫庭声明了的所有物,墨云天有什么资格用那种纠结的眼神看蓝弦。

莫庭,等我,等我回来,我会解释的。

“对不起,您超速行驶,影响恶劣,请配合我们调查,出事行驶证,通行证……”交警硬着头皮上前,恭敬的像莫庭行了个礼。

蓝弦,她什么都知道……

“奇怪了,墨天王今天不是没有戏吗?”

对拍戏认真,对自己的人生认真,对自己的感情认真,哪怕是食物她也认真对待……

“最佳新人奖?哦,哦,那件事情呀,那是颜总监和邵总提的,他们两个已经私下活动了,没有问题。”白雪是聪明人,立马就想到了莫庭要问什么……

,蓝弦感觉怪怪的,一下节目就立马打开手机,想着是不是莫庭在背后说她了……

两集结束,导演站起来宣布。

他该明白的,父皇一直都是喜欢皇兄多一些的,父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宠爱他的呢?对了,他知道了,是从那场刺杀过后,从那过后,父皇就暗示他将来一定能继承大统,他将来一定能当皇上,所以他才会得意忘形。

看着不同与往激动不已的轩辕晗,闻人靖暄连忙起身,“慢着慢着,先别急,你先说清楚,什么皇宫,他们要打皇宫的主意?”

呆呆的坐着,知心,所以的伤口被再次撕裂,很痛吧,可是,不这样的话,怎么能彻底的好呢?知心,我也不知道我们阴差阳错的回京第一个到的地方就是这落霞院是好是坏,也许痛过这一次后,你才能从过去清醒,不会像在青州那样,只为活着而活;也许经此一痛,你一辈子也无法重新开始了,连青州那假装的平静都做不到了。

“慢着,本官有说是给你送礼来的吗?”似笑非笑的眼神扫向影,这个人物的重要性,大家都知道,他做了什么或者没做什么都不重要了,只要落到了官府手上,那么他什么都可以做了,而背后之人就是整个宇府。

“婉如,你……”指了指婉如的肚子,随即又想到她的大肚子,肯定会很辛苦。“先坐下再说吧。”

“爷”

如果,如果那秦知心真的没有治好他的腿,那么就别怪他心狠了,秦知心,你要是没本事让本王的腿站起来,那么本王就让你用双腿来偿,今生本王要让你死不如此。

“知儿放心,现在你二娘可不敢找娘麻烦呢?”秦夫人神秘的说着,呵呵,这个女婿真是越看越满意。

“王爷给您送礼物了?”这轩辕晗讨好我娘吗?

“老爷……”

“本宫倒是想像父皇求情,但就怕这事不是本宫求情那解决的”

“你们当然敢,但现在去做不到,不是吗?我黑族,也不是那么好欺的。”

“枫叶,你说后山有一片枫林。”听到“枫叶”二字知心有些兴趣了,前世她就一直很想去北京的香山看那“香山枫叶红满天”的情景,可惜那时的她根本没那个闲钱,现在听到小依一说枫叶,知心很是心动。

第二天,婉如的丈夫出现在众人面前,知心看着这个男子,高高壮壮的身材,方方正正的脸,说不上什么好看之类的,只能说很普通的一个人,看上去甚至有些粗鲁与野蛮,怎么看,知心都觉得这个人不像个好人,知心不是以貌取人,纯粹是觉得这个男人给人的第一印象实在不佳。

“你先下车吧。”

“秦知心,你给我抓紧了,不许松手。”

“永远不会,我轩辕晗对天发誓,你秦知心注定是我的,如果我得不到,那我就亲手毁了。知儿,别妄想逃离,你应该知道我的决心的,我决定要做的事,就一定能成功,在枫林的那次相遇,就注定了我们一生。”

皇上无法再镇定的坐着不动了,他想要直接端了郑国公府,对于窥视皇位的人,皇上是宁可错杀一百也不放过一个,但郑国公谋反的证据还不够,而且郑国公不像秦府那样是从一介平民而位极人臣的,郑国公府经几代经营的权势盘根错节,在朝庭上的力量不容小视,如果貌然的动作,那只会打草惊蛇,反而让郑国公有机可趁了,皇上唯一能做的就是暗中布局,在郑国公未发现什么之前,搜集到足够的证据,斩断郑国公府的枝枝叶叶,而能做这个的人,就只有那忠心耿耿为自己为轩辕家的江山着想的轩辕晗了。

轩辕晗理都不理这群人,挥了挥袖就往客栈里走去,众士兵面面相视,待他们起身后,发现了情况才明白,一向温和气的太子爷为什么生这么大的气。

拥抱,带着特有的温暖,让他的心一颤,这种温暖是他渴望却从未得到过的,不语,脑子里慢慢的想着这是怎么一回事,陌生的环境,陌生的妇人,陌生的感觉,陌生的身体。

说完后,便提步往断崖上走去。

知心,你快醒来呀,你再不醒不,轩辕晗那家伙就不得了了,他说过,要独宠你一个的,他说过,要后宫无妃的,这样,我才倾尽全力帮他的,可现在呢?他登上了皇位后却变了,他还未完成登基仪式,可是就先收了几个美人进后宫,我去问他,他居然要治我的罪,我实在不明白。

闻人靖暄皱眉,他真不明白,轩辕晗那人有什么好,这么多人对他死心踏地。时辰到了?当他是犯人吗?问斩吗?

“不知道”

轩辕曦与婉如起身后,就静静的站在轩辕晗的身后,即使是兄弟也是君臣有别,他是太子。

“敏之,大半年未见,你的身体真是越来越好了。”某个叫不出名号的,也不知道是哪个派系的,率先开问。

“多亏几位兄长的照顾,替敏之分担了原本该是敏之的杂务,才让敏之有足够的时间休养。”影只是不喜欢说话,并不表示他不会说,此话的意思可是让这些人一寒呀。

再看了宇则安一眼,便移开眼神,手指向那站在人群未端的一个斯男子。“你,从今日起就是“则”字辈的了,宇则渊,接手则安堂兄手上所有事务。”

“我?真的吗?真的升了“则”字辈了吗?”那被影指到的男子虽然高兴的有些语无伦次,但还是端正的走了出来。

接下来的,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话题总是若有似无的围着宇定南打转,宇定非正在生气,他没心情掺和,影,则像个局外人一般,坐在那里看着众人侃侃而谈。

二人停下,看着炎烈。

“知儿,你肯听我的解释吗?”轩辕晗的语气有些激动,知儿,她肯听吗?

“王妃,二天,你晕迷了两天了”这两天可把她和小琳担心死了,两个从天天轮流换着照料王妃。

听到闻人靖暄的话,轩辕晗火气更甚,该死,他怎么知道,要不是他们动了知心,他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么个鬼方。“知心被他们虏走了。”

听到轩辕晗的话,闻人靖暄认同的点了点头,的确如此,以黑言琪的个性,绝对不会去绑知心,就算绑了也不会把她带到黑族去。

走了近一个时辰,在知心觉得自己的腿快不是自己的了,他们终于走出了树林,看到了人烟了。“这里就是黑族的部落”一走进这里,黑言舒就不停的给知心介绍这里的情况,以及哪些地方景色很美,哪种小吃很有特色之类的。在知心眼里黑族其实就只是一个稍大的城而已,它所依凭的也不过就是进入这黑族的那些天险而已,除去那些,黑族,并不强大。

知心看到这情景,立马上前,边推开周围的人群,边挤了过去,“麻烦让一让,让一让好吗?”

追了上来的闻人靖暄与吴清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当然也听到了知心的拒绝,吴清递给了轩辕晗一个“爷,你真辛苦”的眼神,而闻人靖暄则毫不客气的大笑“哈哈哈哈。”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