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吹大法螺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蓝弦点了点头,在心中暗暗赞道,这个男人是天生的皇族,将北君默身上的王者之气与冷汉柔情拿捏的恰到好处,难道那些国宝级的演员评价:墨云天是最优秀的演员,融柳是最有灵性的演员……

暗岩与小七,重现暗岩发誓忠于小七的画面,那单膝一跪,很多记者都在调戏到,这不是宣誓忠诚,这是暗岩在求婚,只可惜小七不懂……

“然后呢?”蓝弦轻轻的说着,语调就如同当年的融柳,每次莫放在她面前不停的说话时,她总是鼓励的说上一句,然后呢?后面呢?接下来呢?

而蓝弦相信,隔着电脑,她要劝说莫放更容易。

融柳给莫放准备了足够多的财产和房产,这些可以保证莫放不受任何、任何形式的经济牵制……

第二天一大早,蓝弦特意打了个电话让白雪不要来接她,她自己会去公司。

嗷……某些人真相了,原来颜总监也有被人潜的时候。

什么?刚刚蓝弦站在那里淋了一分钟的是冰水?

“痒吗?痒吗?痒死你……”

莫庭不是她,不会明白被人污辱的滋味。她喜欢演戏,但也即止于喜欢罢了,她没必要为了这份喜欢而毁了自己的一切……

“请问你们的恋情会维持多久?”

但要说莫庭薄情寡义又不对,因为他对每一段感情都很用心,只是没有女人能留得住他的心……

莫庭的秘书站在办公桌前,一边等待莫庭下达封杀的指仅,一边扶了扶鼻梁上的金框眼镜,无比虔诚的为蓝弦祈祷着。

蓝弦飞往美国,莫庭在机场高速飙车,邵阳与颜末立马联系国内媒体,大肆报导蓝弦与瑞的合作……

“我很遗憾。”颜未继续保持哀痛的样子。

紫心与红颜一脸的怒气,明显的不满这群记者的态度,蓝弦嘲讽的看了一眼紫心与红颜,随即与颜末一样,摆出一副哀伤的神色,红红眼眶和怀念的眼神似乎在想着融柳……

karl和莫庭所在的位置处在盛世皇庭二楼,这个位置不仅视野好,而且还能隐秘,一楼大厅的人根本看不到他们的存在。

莫庭坐在蓝弦的身后,看着蓝弦愁眉的样子,心里就明白昨天的话,在蓝弦心中留下了不一样的痕迹。

剧组上下的人看着这情况,一个个心里又是羡慕又是嫉妒呀,蓝弦,你生来让人嫉妒的吧,拍戏那么好,找男人也找这么好的……

两个男人,互相瞪视,这样的气氛蓝弦表示很有压力,与坐在这里被战火波及,还不如早早的退场。

蓝弦一干人刚刚入座,就有记者开始寻问了起来:“蓝弦小姐?请问拿到了绽放的合约你有何感想?”

蓝弦颇有几分不好意思的说着:“我不是爱斯基摩人啦,也不像任大哥所说那样了,我拍那一条时候就想着lisa的想法,一时间就忘了那水好冷了,拍完了我也冰的直发抖。”

蓝弦被拉的踉跄上前,看着莫庭一意孤行,突然有一种秀才遇上兵,有理也说不清的感觉,蓝弦尽力调整自己的情绪,用平静的声音道:

整个舞台都失色了,彻底的沦为那一抹绿的配色,不知是谁大喊一句:“夏绿,太beautiful了,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拥有一件夏绿。”

karl曾说过,能穿出夏绿的女子肯定是一个纯粹的女子,而这世间没有了纯粹的女子,所以没有人可以诠释夏绿的美。

主持人笑的更加亲切与随和了……不管蓝弦愿意与否,夏绿都穿在蓝弦的身上,不管karl的脸有多么的难看,莫庭在宣布定制会开始时就将蓝弦带走充当他的女伴,游走在舞会中,莫庭的身边总是围满了人,各行各样的人争前恐后的上来打招呼。

记者咄咄逼人,不停的质问着。

……

蓝弦眼中的迷惑,莫庭隐隐能猜到三分,毕竟蓝弦的那个秘密,虽然他没有去查,可……

“蓝弦在换衣服,马上就出来了。”被称为吴导的人很客气道,提到蓝弦,眼里隐隐有着赞赏。

上车前,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蓝弦平坦的小腹,莫庭感觉很有压力,为什么都三个月了,蓝弦却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嗓音让人有一种酥麻的感觉。

蓝弦看了几篇新贴子,其中有几篇都在猜测她被封杀的事情,在说着要不要来找星娱谈判,蓝弦的嘴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

蓝弦一惯不喜欢用歌曲做铃声,这种简单直白的铃声向来是她的爱。

“什么事?”蓝弦颇有几分不解,想了想自己最近所做的事情。

“wolf,别把公司二字忘了,应该是公司的怀抱永远为我而开,而你…身边从来不缺美人,你的怀抱是为天下美人而开的..”lisa毫不客气拆穿wolf的话,当了wolf的秘书两年多,她清楚的了解面前这个男人多么的花心。

她的出身是改变不了的,她能做的就是这么多了……

蓝弦在美国一连拍了两部电影,这段时间,莫庭就如同空中飞人,在美国和中国飞来习去,看蓝弦陪莫放。

可是她这话一出,其他几位一起来试镜的女星脸色立马变了,就是和蓝弦同一个公司的林宗儿亦同样。

“既然如此,我去先回去了。”蓝弦后退一步,剩下的戏都与她无关了。

导演脸色一黑,心里气的想骂人。

“咦?”导演吓了一跳,不是墨天王的直升机,那又是谁来了?

“我要和蓝弦亲自谈,最近我手上有一个数亿投资的大片,片子和投资都到手了,就差一个女主角。”某导演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蓝弦,眼中透露出来的意思很明确。

蓝弦不错,这两天身上的衣服,足够引出一股中国风了……

国色天香牡丹花,可不仅仅只出现这么一刹那间……

另外还有一家报社,直接就用:蓝弦步步生牡丹,尽显国花之芳华……

想看本姑娘换衣服是吧?好,本姑娘就当在这是走秀的后台,你丫的就是一颗萝卜。

以上无可能,那么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蓝弦和他拗上了。

迷茫、疑惑、不解,种种情绪一瞬间暴发了出来,可却又不让人觉得突兀,很一个情绪都相当的有层次感,一点一点的推进,让观众有一种心痒的想要知道接下来情节的想法……

“蓝弦?blue?”美国佬自以为聪明的叫着。

“白大经纪人……”星娱的一哥一脸笑意。

众人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王亦诗的身上,王亦诗有心辩解却是无力,事实摆在了面前。

“他怎么了?”

于是乎,有几个人很有默契的移了移位置,离王亦诗远远的,这排挤的意思很明显。

“她叫蓝弦,你是她的经纪人?”墨云天皱了皱眉,名叫白雪怎么长得和劳改犯一样,这里像经纪人呀,比较像混黑社会的。

哦,no……

不过走之前,瑞让颜末转告蓝弦,希望下次有合作的机会,下次他会带着最适合蓝弦的剧本而来……

“哈哈哈,好你个颜末呀,你是想祝蓝弦大红吧。”人逢喜事精神爽,他相信《神之子》的票房,无人能敌,毕竟这是墨云天……

看着手中的请柬,一些曾打压蓝弦的人深感不妙,尤其是x导演,他更是颇为担心呀。

“蓝弦,你怎么挂我电话,对方手中有一部大片呢,正想找你出演女主角呢。”白雪连忙去抢蓝弦手中的手机,同时责怪的看了蓝弦一眼。

震惊的何止墨云天与简大,蓝弦自己也震惊了个半死:“莫庭,你怎么会在家?你怎么进来?”

相处一年多,白雪自认了解蓝弦。蓝弦除了在剧组勤快外,其他时候就是一个懒女人。

另一个则是与职场相关的偶像剧,依旧是能力普通、长像平凡的贫民女用自身的魅力引得公司年轻总裁爱慕的戏码,不过这一次给她的角色终于不是女主好友了,而是总裁的秘书。

这家法国餐厅是本市最地道的,用餐礼仪严格按照法国贵族的用餐礼仪,而蓝弦从一进来就表现的很自然,用餐时更是一点纰漏都没有。

蓝弦情不自禁的赞叹着,这应该是她第二次吃这家餐的白松露了,上一次吃是和顾子寒。

蓝弦,或者说此时的小七躺在地上任百虫缠身,一动也不能动,只能用悲伤与无助的情绪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我没事。”蓝弦的答的飞快,看不出一丝的异常。

蓝弦看了一眼便摇了摇头,潜规则无处不在,但是蓝弦很确定天皇娱乐那几个女艺人,勾搭的那几个外国人绝对没有说话的份量,身份气质一看是精英,但这也说明他们就只是一个打工的罢了……

“不,现在不是找联合国的事情,我们得先把蓝弦小组安全的送回国。”

话说,莫庭还真在军队里混过,不过不是为了参军,而是为了锻炼,毕竟依莫庭的身份总是会遭到一些不明人士的伤害。

“总裁?”风子秘书小心意意的确定到,总裁没事吧?

而《无可救药爱上你》诚如第一天在网络上所看到的,凡是有lisa的身影就有收视率。

可是太完美的女人却不是记者们爱的,光鲜的一面人人爱看,而龌龊的一面更多人爱看。

车子很快就驶入了车流,朝莫放所住的疗养院走去,这次来,蓝弦给莫放带了一些小礼物……

给读者的话:

没有意外,《神之子》夺了好几个奖项,其中最佳配乐奖、最佳导演奖,都被《神之子》拿到了,不过很可惜最佳特效奖被星娱的一部科幻电影给夺走了……

莫家原本指望着莫放从政,可莫放现在那样子肯定是不行的,即使从政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出息。

看样子,他这个当爷爷的要出马了……

于是,就有今天这会面。

面对莫老爷子的夸奖,蓝弦不知道说什么,原本以为会遇上刁难或者警告,却不想老爷子除了最初的下马威外,挺和善的。

那人敢害蓝弦失了最佳女配角,那么他莫庭就要把那什么金鸡千花奖给搞臭来,让他完全失了公信力,让那狗屁的奖项评出来的奖,完全没有一丝可信度……

哪知莫庭突然伸出右手在蓝弦面前晃了晃:“没关系,我带了……”

所谓的庆功宴其实就是借着这个名号打广告罢了,邵阳代表公司报出了《无可救药爱上你》取得的成绩,还有对蓝弦的一些夸奖。

“boss,老板娘马上就要拍好了,再五分钟。”

因为莫庭的到来就宣布今天的工作结束。

因着和莫庭那些似而非而的绯闻,剧组中上至导演下至场务都对蓝弦相当的客气,就是那几个嫉妒蓝弦境遇的女配角,表面上也都客客气气的。

只可惜她们的多情无人欣赏,莫庭在看到模特们不专业的样子,眉头微皱。

蓝弦是侧着站的,微侧过脸才能看到墨云天,墨云天却只能看到蓝弦侧面,而沐菲的样子墨云天刚好能看得清楚。

“莫,莫,莫总。”白雪睡意全消,立马从床上翻了下来,站的笔直……

再加上,这段时间莫放的情况好了许多,即使蓝弦什么也没说,老爷子也明白,蓝弦在背后做了什么。

莫庭再次表明自己的立场。

沐菲的心思不坏,只是过大小姐脾气太大了,这个圈子里,除非你拥有墨云天那样的家势、外表与实力,否则你没有资格耍大小姐脾气……

语气很客气,但双眼却透着高高在上,不容亵渎的高贵。

“影,这个是千年雪莲,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快吃吧。”不由分说,便从玉盒里取了出来,整朵塞给他,千年万年才这么一株的雪莲花,居然被她当成豆腐一样,塞给他吃了。

虽不解为什么要他等,但还是点了点头,她从未要求过他做什么,这种小事,不过份,他可以做到。

“死丫头,爷爷不传消息给你,你就不知道来看爷爷了。”看着孙女儿心情好,幽老也高兴,这个孙女可是他的宝贝呀,她能幸福比什么都好。

看到轩辕晗的眼神,闻人靖暄挑衅的道。“真没用,你的狐狸样做的也太不精了,居然能让人看穿。”

“是,是,是,我这就去。”

“来,知儿,上来暖暖,免得着凉了”要知道现在秦知心可不能生病呀,她一病可就影响了他的治疗了。

“我的知儿想到什么了,说给本王听听?”看着眼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秦知心,轩辕晗心情很好的说着,他现在当然心情好了,知道自己的腿能站起来,他看什么都觉得高兴。

“继续盯着,随时汇报动向。”

“是”

三皇兄,你要干吗?才沉寂了三年,你就受不了吗?可是你再受不了又能如何,以你的身体,你以为你还有争的资本吗?你争到了又能如何?你以为轩辕王朝能接受你当皇帝吗?

炎烈与黑言舒也是一脸的不赞同,虽然他不是轩辕晗,可他也是他们要护着的人,被他护已经够丢脸了,现在还让他们休息,他们不干。

平静的陈述,不带轻视,让人只能认同,无法生气,三人默默的低下头,这三天,他们体力用到了极点。

富丽堂皇的宫殿里,高贵的女人脸上满是焦急,在精致的地毯上走来走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