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深文大义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二公子,侍书奉谢世子之命来给您回话。说要当面见您,奴才就给人带来了。”喜顺在门口停住脚步,讶异王爷和王妃竟然一起在二公子这里用膳,这可是稀罕事儿。王妃就不说了,时常跑落梅居,关键是王爷,这么多年,他不曾给二公子好脸色,二公子也不曾给他好脸色,今日儿竟然在落梅居用膳,而且还没听到争吵声,不是稀奇是什么。

谢芳华点点头,“那好吧”

“我是谁,你听不出来?你在无名山待了多年,本座的声音你听不出?”冷木的声音嘲笑,“持奉那个笨蛋说你心狠手辣,极有本事,如今在我看来,是他没本事吧?本座看你好拿得狠。”

“不杀?”谢芳华看着他。

“郾城刺杀,若是没有人暗中相助,崔二公子觉得你能平安归京吗?”谢芳华询问。

谢芳华笑着点头,“这没什么不好。听言就被你曾经保护的太好了。”

她左等右等,没等到事情成了四皇子被杀死的消息,却等回来了李猛带走的那两千人。

英亲王妃伸手点了一下春兰额头,“看你往日跟你家的喜顺一样迷糊,可原来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心里到都清楚着呢”

“吴权!”皇帝摇摇头,对身后喊了一声。

孙太医收回视线,对皇帝请罪,“皇上恕罪,老臣医术浅薄,实在看不出芳华小姐是何病症。”

孙太医垂下头,“芳华小姐的身体很是奇怪,像是有心悸之症,但又不像,像是有哮症,但也不像,像是有毒症,但还是不像。老臣实在说不出病情。”

“铮儿,不能胡闹!”英亲王轻喝了一声。

谢墨含点点头。

谢墨含见她不愿意多说,便也不再逼问她,只拍拍她肩膀,温声道,“谢氏米粮的老夫人病了多年,能挺到如今已经不易,你不要太伤心。”

南秦江山多少人对之寄予厚望?家族至亲多少人对之担之重之?他们的性命何等的重值?

谢芳华失笑,“我也不说出去。”

初迟脸色不快,“凭什么给他们马?”

谢芳华笑了一声,“迎接出七十里,这兄长做得可真是够格。”

谢芳华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的确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她道,“孙太医看来是先来了一步,在这里等着咱们了,你上前知会一声,一起走吧。”

玉灼闻声看去,说道,“是京兆尹衙门来人了。”

“我已经传信,着人查了。”侍画低声说。

他自小离开双亲,可曾想家?

谢芳华点点头。

秦铮的手指似乎缩了缩,不过又很快僵直。

“原来喝个苦药汤子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难,是不是某些事情我若是想做,也不会太难?”秦铮忽然放开她,又坐回了火炉旁的矮凳上,再不见难受的神色。

谢芳华对他指指门口,意思是他该回去睡觉了。真不知道喝醉了酒的人本来已经困成靠着椅子就睡着的样子了,这么一会儿怎么就不睡了?看起来还很精神。

秦浩彬彬有礼,面带笑容,待人和气,说话谈吐不俗,左相夫人虽然不满意他的身份,但是见此,也对他喜欢了一半,至少是个心里有主见的,没有因为是庶子而自卑,而且如今在户部任职,听说快要晋升,有英亲王在后面扶持着,左相再帮衬一把,难说将来前途能走多远?若是他有了前途,庶出又算得了什么?就算秦铮那个嫡子继承了英亲王的爵位,若是个混不吝没能耐没才学的主,也一样能被他踩在脚底下。

&n

秦浩见英亲王没有见他的意思,便点头应声,往自己的院子走去,走了一段路,忽然觉得不对,猛地转回头。英亲王书房的灯依然亮着,虽然刚刚短短几句话,但长久待在他身边,他还是分辨出几分与往日的不同。

秦浩点点头,“我娘睡了吗?”

“他?”刘侧妃一怔,脱口问,“她连左相府的嫡出小姐都看不上,他能喜欢谁?”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春兰欷歔,她从来没听王妃发这么大的火骂人,几乎把大公子骂的狗血淋头,立即大声道,“王妃,小王妃来了。”

秦浩这回没敢再争执,转身走了出去。

刘侧妃点点头,立即追问,“孩子还能保住吗?”

谢芳华点头,“能!”话落,补充道,“不能耽搁,必须立刻马上救!”

谢芳华道,“她们是被砸死的没错,没有什么不对劲。”

大约走出十里地后,便追上了前面的一队百人的官兵。

谢芳华拿过琴谱,轻轻翻看,半响后,指了一首清平调。

...回到御书房,见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从今日起,李沐清监国,郑孝扬掌管兵部粮草,英亲王、左相、永康侯共同辅政,朕要去漠北。 不准抗旨。”

“快点儿吧,别磨蹭了,是大事儿。”小泉子连忙催促。

秦钰摇头。

郑孝扬也点了点头。

李沐清微笑着看了郑孝扬一眼,郑孝扬眨眨眼睛,二人一起走了进去。

秦钰听罢,眉头紧紧地皱起。

小泉子回头看英亲王妃。

秦铮点点头,往里面走。

谢云澜点点头,站起身,吩咐小童付账。

谢云澜失笑,“若是让你多在平阳城住些日子,我手里的银子怕是会被你吃光?”

谢芳华见他说得认真,纳闷道,“为什么吗?谢氏米粮也叫天下米粮。连谢氏米粮都缺钱了。那这个天下岂不是都很穷?”

“我又不住你房间!”谢芳华嘟起嘴。

二人对看一眼,一时没说话。

赵柯听罢后惊异不已,“你说公子竟然由得她靠得如此亲近?”

礼拜一了,又一个礼拜一晃而过啊!我已经存稿到昏天暗地的地步了。也是醉了!

“爷正饿着呢,这还差不错。”秦铮面色稍霁。

秦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谢氏长房敏夫人给女儿选亲事儿,遍京城不找,却选了荥阳郑氏的郑孝纯,我们就该察觉这中间有问题,只是谢氏长房处处踩着忠勇侯府,视线都被移到了谢氏长房夺权和忠勇侯府与皇室的纠葛上,便忽略了这里面趁势而起的荥阳郑氏。”

“看情况!”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谁呀”门房里有人从里面探出头。

“刚刚你吐了血,如今这么虚弱,真的没大事儿吗”英亲王妃看着她,“还是将铮儿招回来吧,你这个样子,我又不懂医术,又不请太医,我也不知晓你身体情况,不放心你。”话落,她就要站起身。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歇了一日,才算是真正地歇回了几分气色,不再理会外面闹得沸沸扬扬的整顿之事,懒洋洋地抱着被子拿了一个本子,提笔谋划着对于谢氏暗卫重新整顿洗牌的方案。

秦铮微微颔首,对那掌柜的道,“将那只簪子拿过来看看。”

“你说多少价钱,爷都付给你,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包起来就是了。”秦铮摆摆手。

“我今日可是沾了你的光了!”金燕扭过头,悄悄对谢芳华附耳道,“铮表哥除了对大舅母大方外,可从来不对别人大方,连假以辞色都不干。别说让我放开手买了,往常跟我说句话都难得,我可从来没收到他的礼物。”

挑罢后,金燕看着一堆东西感叹,“我今日可是赚了,不花自己的银子,却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掌柜的笑呵呵地将东西包好,将账单子递给秦铮。

    谢芳华闻言像是放心了,点点头,低低道,“那我出去等你。”话落,她向外走去。

    外面太阳依然挂在西方天际,从西面射过来的阳光明媚,院落里有梨花在开,空气清新。

秦铮直到天黑后才回来,挑开门帘便见到她坐在椅子上,那姿势似乎坐了许久,他挑眉,“没再睡?”

谢芳华收了衣物和方盒,翠荷告辞出了落梅居。

今日上墙者:qquser7806241,lv2,童生[2014—12—29]“阿情,觉得咱们女主滴名字好有爱滴说!如”春甸摇芳华,长林縈幽壑。“还有”人情自厌芳华歇,一叶随风落御沟。“又或”歌颂东风遍海涯。春永在,亿载鬭芳华。“还有倾尽芳华,梦落芳华,芳华旧梦。谢芳华,芳华未谢。好有爱~”

谢芳华转眼间便将厉害关系在脑中梳理了一遍,对侍画问,“如今荥阳郑氏的二公子被右相夫人拿下去了哪里”

“侍画查了。”谢芳华将明夫人传来的消息与英亲王妃说了一遍。

小泉子应了一声,立即吩咐了下去。

两名太医似乎束手无策的样子。

她正想着,李如碧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右相夫人一听急了,“容貌好坏对女人来说,有着天大的干系,你若是不好好诊治,这一辈子就毁了。”话落,她一改早先的怒气,求谢芳华,“小王妃,别听她的,快帮她诊治,若是能恢复她容貌,你的大恩右相府永远铭记。”

金燕没走,留在了屋中。

英亲王妃摇头。

谢芳华也站起身,出手拦她,“这个事情需要仔细斟酌商量,你且不可冲动。”

谢芳华沉默。

他身为南秦的天子,一朝帝王,九五之尊,可是将宝座真正地抓在手里坐上这个位置,才比坐四皇子太子时更明白其中的无奈艰辛。

“我知道了”谢芳华转身进了荣福堂。

忠勇侯看向谢云澜。

谢林溪也叹了口气。

“是啊,我亲自来接她入宫,能处处照应些,皇宫诸事烦乱,我怕她不适,有什么不妥。”秦钰微笑。

谢芳华撇开头,想着秦铮此言此举怕是会成为一颗重磅惊雷,劈死人不偿命!

...

直到回到别院,打开门扉之前,秦铮再没说话。

李沐清见那二人进屋,帘幕随着他们进入飘飘荡荡,他笑了笑,不再说话。

“大约是累了,应该在榻上躺着呢。”谢墨含道。

二人没起床,落梅居内的众人即便有的醒了,有的起了,但都忍着,小心翼翼地不敢闹出丝毫的动静,恐防惊醒二人。

秦铮摇头,“还没到午时,时间还早,娘说等着我们一起吃午饭。你若是醒了,我们现在就起,去正院也不是太晚。”

秦铮不语,按住她的手不动。

谢芳华眉目动了动,又问,“休沐之后,还是要去西山大营?”

秦铮立即又伸手拽住她胳膊,拍拍她后背。

秦铮不说话,只目光沉沉涌动地看着她。

秦铮拿起木梳,轻轻地拢着她的三尺青丝。

谢芳华一动不动,感觉他落笔很轻,轻轻地那么一扫两扫,便抬起了笔,看了一眼,然后将笔放在了梳妆台上。回头又端详了她片刻,低声问,“还要我帮你上妆吗?”

侍画点点头,退远了些,去忙别的了。

谢芳华又在门口站了片刻,转身回了房,侍墨跟进屋侍候她梳洗。

“嗯?”谢芳华执着地想要他回答。

秦铮手指攥了攥,看着她,面色又奇异地变幻了一会儿,才有不敢相信地问,“真是喜脉?”

谢芳华抬眼看他,“怎么了?”

秦铮没言语,眼睛盯着自己按在谢芳华手腕上的手。

秦铮迈入喜堂后,一眼便看到了秦钰,脚步顿住,对他挑了挑眉。

赞礼官点点头,提着气,再度高喊,“夫妻对拜”

紧接着,满堂宾客陆续地被几人的赞扬声感染,纷纷应景地赞扬道贺。

“喂,我不就说两句话吗?你要打我?”秦怜吓了一跳,立即后退了好几步。

一切不解释……

秦铮更是气笑,又重新地拽过她的手,让她看着他,恼怒克制地道,“你可真是有气死我的本事,那三箭看来不是我落下了心结,而是你落下了心结,致使你从此后半点儿也不信任我了。”

谢芳华恼怒,“你让我如何信任你你处处心机,步步筹谋,每一步都是一个局,不止是将我,将我身边的所有人,都引入你的局里……”

“我是可以安慰自己,说明这样你心里只在乎我吗”秦铮看着她,口气软了下来,一字一句地道,“我前世没有娶李如碧,除了你,我谁也没娶,至于为何你一口咬定是我娶了李如碧,我如今也不能去查证什么原因,毕竟,师傅已为此事而死,我不可能再请他动用一次逆天改命之事了。”

秦铮叹了口气,上前一步,伸手顺势将她拉进怀里,抱住她纤细的身子,软了声音道,“上一世,一步错,步步错,我以为,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而南秦江山只需要几年,却不成想,最后,我不但没有挽回南秦江山败势,还弄丢了你。所以,我悔了,师傅逆天改命,我对他说,只要能换回你,要我做什么都在所不惜,哪怕南秦江山倾覆。师傅最终用抹平你对我的记忆和他的性命,逆天改命,重写了你的命盘。”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