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推诚接物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娇弱无比的裴淼心早就哭湿了一张泪颜。

她还记得几天前收到的一张名片,也是那夜场里来来去去的众多男人当中的一员。

她心下一暖,眉眼却还是忽闪个不停,“可是裴家的事情……你要跟她离婚,你家里的人一定不会答应……”

“是。”曲耀阳闷声回答道。

裴淼心狠一咬牙,怎么办公室斗争走到哪里都没个消停?当初她还做着总公司总监的时候,分公司的所有人都跟在后面点头哈腰的,一切以她的设计理念为先,谁都不敢有任何意见。可是现在,她不过是暂时申请调到a市分公司来半年,直到找到臣羽以及处理完与曲耀阳争夺芽芽抚养权的事情结束之前,她都会留在分公司。

她一方面着急要得到孩子的抚养权,另外一方面却又不得不受牵制,带着芽芽暂时在a市定居下来。

所以他现在应该又得意又欢欣,因为他曲耀阳就是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把一些本来早就穷途末路的事情换一种方式,变得顺理成章起来。

“好,再过两个月吧!”

他看她一副非要跟自己死磕的模样也来气,抬手“啪”的一声打在她的手上,“要钱没有!大半夜的瞎折腾啥?赶紧该睡的睡,我困得很!”

焦急伸手去护自己前胸,可他用的也是蛮力,狠狠一压,抱着她就旋身,用自个儿光裸的上身狠狠贴挤着她的上身,吻着她的双唇将她压进床铺里。

他想以着洛佳的脾气,离职这么久都没再回来,一定是在外边单干了。而听同行业的其他人聊天,他也大概猜到洛佳是去帮裴淼心了。

先行到来的“宏科”工作人员应声回头,几人赶忙上前到曲耀阳跟前,毕恭毕敬唤了声:“曲总。”

她还没来得及向众人解释疑问——其实从她普一走进这里,几乎在场所有的人都震惊地望着她,露出满脸的讶然时,曲耀阳突然直奔工作主题。

裴淼心捏了捏自己的手腕,那里先前被他拽过,因为太过用力,好像有些微疼。

“即使我现在一点都不爱你,以后也不会对你有任何感觉,你还是要嫁给我为妻?”

她弯唇笑笑,回身开门出去的时候,正好在走廊上遇见抱着军军上楼来的司机阿成。

裴淼心从病房里出来,背靠在一侧的墙边,深呼吸着告诉自己没事,她爱了他这么多年,他也伤害了她这么多年,就算是到了今天,他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他们之间的一切也只算是彻底抵平了,以后谁都不再欠谁,也谁都不用再记挂着谁。

……

她恨得差点没咬破自己的下唇,挣扎了半天才道:“是你答应过我,把聂皖瑜弄回北京,不要再让她缠着我哥哥的!也是你说,只有你才能收拾得了她,制得住聂家的人!”

“上次皖瑜从扶梯上摔下来的事我们家都搞清楚了,其实是她小姑娘家家不懂事,也没怎么站稳,才会发生那样的事的,不怪老二媳妇,你也别怪了,好吗?”

也就是这瞬间,她的腰被他从身后提起,翻转之间与他面对面坐在一起。

不知道怎么的,她就笑出了声音。

“等我!裴淼心你回a市就乖乖在家里等我,明白吗?”

他看着她,吸了一口手中的烟,又弹了弹其上的烟灰。

心底好像有什么悬着的东西落了地上,也是“砰”的一声,她酸涩着眉眼鼻尖翻身,逼自己再睡一会。

“曲耀阳你觉得自己现在还有资格问这样的话吗?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口口声声说臣羽是你最亲最疼的弟弟!”

曲臣羽果然在那边沉默了一会,“你跟我哥之间的事情是不是真的没有办法挽回……”

“曲耀阳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芷柔她从来都不是二奶,她是我的女人!难道你的小姐妹儿没有告诉过你,我们就要离婚了么?我离婚之后芷柔就会进门,到时候她才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我妥协?耀阳,你难道就不要脸面了吗?你是堂堂a市市长家的大公子,你是‘宏科’的总裁,你有大好的前程、美好的人生,你赶紧清醒清醒,不要自己把自己给害了行不行?”

“那你妈妈知道这些事吗?”

聂皖瑜狼狈的哭声将裴淼心唤醒,她赶忙在曲耀阳彻底发火以前一把将他拉住。

“其实……家里的空房间还有很多……”

可是现下他与聂皖瑜到是刚好,这聂皖瑜不论身家还是背景,似乎样样配他都极为妥帖。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她又来了,曲耀阳怒目以对,“裴淼心,我不管你在外面怎么疯和玩都好,但是女儿也有我一份,我对她也有爱和责任!如果你不想要她,就打算丢她一个人在这不管,那么,没关系,我保证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你有机会见到芽芽!”

她红着眼睛回身,哪怕仰起头来,眼泪还是不可遏制地滑过脸颊,他这样,到底算是什么东西?

可是爱上了又能怎样?

蜷缩在床上的小女人紧紧将自己抱作一团,制止自己再去回想那些不堪的事情。可那该死的像是疯了一样的男人,他的气息无孔不入,不论她想怎样将他驱逐出她的脑海,他就是死死霸占着他的位置不让,甚至因为莫名的回忆和想念,害她整个身子都跟着剧烈燃烧起来。

“……”

两人一齐回头,曲臣羽到是开口:“谁在那边?”

京城自是不必说了,就算这几年她人在国外,也时有听从国内过来的朋友提起过“宏科”,楼盘推一个火一个,很多人还就认准了这个品牌,好像不买到“宏科”的楼盘就过不上啥有品质的生活。

裴淼心点头,“现在不是工作时间,你叫我什么都行。”

小家伙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这时候她们的身后又传来一个人的声音:“你不就是想说是我教的么!”

曲耀阳点了点头,迈步往屋子里走。

曲耀阳没提自己刚才在家中又喝了杯伏特加的事情,伸手去接酒杯,“不碍事,待会我找代驾就行了。”

他的眼睛最近开始好转,能依稀看得清楚一些东西。医生也跟他说过,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他的视力就能恢复正常,还像从前一样看得清澈无比。

可是有时候他又觉得,人的眼睛是否能够看得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心够不够明朗。

旁边的曲耀阳微斜了下眼睛看她,侧头的时候轻声问了她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司机阿成抬眼看了一下后视镜里,“先生!”

周末曲婉婉是约了朋友骑马的。

雨后的草地稀疏响起蟋蟀的叫声,轻轻吟吟的,安静得似乎都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

一行人接了裴母便赶忙往家里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裴母才是一怔,“怎么……会是这里?”

“哎呀哎呀,裴淼心,你这还没嫁呢,就开始心疼你老公的钱了?再说了,你把咱们这群弱质女流当成什么了,咱们不过想刮他一层皮罢了,伤不了他的,你这就心疼到恨不得马上冲出去嫁了?”

他说赡养费?

“怎么?”陆离眨巴了几下看似无辜的大眼,“那药让你这一夜不畅快了?不能啊!那药可是哥们儿我呕心沥血好几个月,用了十几种珍贵的药材提炼而成,就算不能让你一夜金枪不倒,也不能让你一点不畅快是吧?”

裴淼心听到这里,已是震惊不已,“你是说……你是说子恒还参与了贩毒!”

“报道到是不用了,如果你真的有心感激,我到是希望你帮我做件事情。”

他一看着就惊了,从前刚认识她的时候对她了解不深,只当是经常在一起玩闹的朋友偶然间介绍给他认识的一漂亮妞。

他在她开门出去以前用力将她扑在墙上,撕裂了衣服,笑闹着,站着也把她占为己有。

她的身体一下绷直僵硬,就连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的曲臣羽也明显察觉出她的不对。

曲臣羽激动起来,一边用力吻着她双唇,一边在暗夜里睁大了眼睛看着她所有的反应。

他永远都是那么小心翼翼。

“你的脸颊都肿了,必须用药油揉一揉。”

早就闻讯赶来的医院院长领着院里的几个主任医生专程过来看过了,又一一与各位领导打过招呼后,才转身离开。

“你怎么样?”条件反射一般,他第一个冲到了她的跟前。

吴曦媛回头,“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知道。我知道他能够做到,可是‘玉奇’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知道他想要我把公司做好,只是可惜我现在的能力有限,我没有办法仅凭借自己的能力将它发扬光大,甚至完成那么大间跨国公司的基本运营我都成问题,我只有把它交出去。可是,‘玉奇’是我的责任,不是曲耀阳的。”

吴曦媛一怔,这人的思维怎么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前一刻两个人还在商讨怎么处理“心工作室”的为题,下一秒,她就跳到了什么钢笔。

“婉婉!”裴淼心赶忙将曲婉婉的话截住。

见裴淼心点头答应了,曲耀阳这才沉了沉声道:“那今天,女儿我先带回去。”

不明白他为什么心情不好,不明白他怎么就吃了火药,她偷偷打量了他几回,那黑沉的脸,就跟扔进臭水沟里洗过一回似的。

“你跟郭秘书是怎么回事?”

他有些梗,“所以你就在我公司投资承建的医院里头随便让男人进来,随便跟别的男人吃饭?!”

“麻麻!”小家伙芽芽突然从卡通熊的背后跳了出来,适时制止了正准备将他们拦下来的服务员。

两母女会心地向对方使了个眼色,正要动手捉弄,已经听见曲耀阳在这身厚重衣服下的惨叫声,甚至伸出双手护住自己的头套在里面惨叫。

“害我伤心难过?你如果真的觉得我会伤心难过,当时你要同耀阳离婚的时候就不会拿出这件事来要挟老曲,可见在你眼里,从来就没把我们放在眼里过。”

一桌一桌地敬了酒,差不多绕完一圈的时候,姗姗来迟的曲耀阳这时候才到主桌落座,一一道歉,说是临时处理了些公事,所以脱到现在才赶了过来。

想到这个字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以前的她活泼开朗,总用着她青春似乎又无敌到了极点的快乐感染着他每一个细胞。她的快乐和她的没心没肺一直都是他最害怕沾染的东西,那像毒一样可以穿透人四肢百骸令人上瘾的东西,也一直都是他敬而远之的东西。

“嗯?”

裴淼心被曲市长的话骇得睁大了眼睛,“爸,如果您是想谈工作上的事情,那明天……”

聂皖瑜歪了头,“可是我还是想说,这些都是我花了大价钱,好不容易从别人手上买来的消息,是连我爸妈都找不到的内部消息,你说我多厉害啊!”

夏芷柔的眼眸明明都在颤抖,可仰高了的小下巴也是一副倔强到极致的样子。

夏芷柔的眼泪顺着眼角不停地滑,强忍的委屈几乎快咬破自己的下唇,这才带着些颤音同苏晓对峙:“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我知道你们都不喜欢我!可是那又怎么样?是我跟耀阳认识在先,是我跟他相爱相恋才走过这么多年!他不喜欢你的姐妹儿我有什么办法?!他就是不喜欢她!”

“裴淼心,你现在就杀了我吧!你最后现在就杀了我!”

“曲先生,编瞎话得有个度,你知道吗?更何况是现下这样的情形……”

“不管你是在诓我还是诓你自己,我们已经不再是朋友,你……只是我丈夫的哥哥而已。”

四年未见,这个不告而别的小女人,他总以为这四年来故意克制着自己不去想不去提,就能忘掉那个突然找不见她,好像丢了全世界一样无辜彷徨的夜。

所以私生子的名份,在他头上一扣就是七八年。等到曲市长好不容易坚决同原配离了婚后与母亲再婚,才有了曲子恒跟曲婉婉。他虽然疼爱弟弟妹妹,可他们谁也不会懂得那许多年来他在“私生子”这顶高帽下所过的日子。

原想是生活也就不过如此了,努力学习与成为着这周围所有人想要他成为的样子,做曲家令人骄傲的儿子,做弟弟妹妹们的好榜样还要照顾好他们。直到后来遇见夏芷柔,他才意识到,生活也许还有别的可能。

这世上似乎再没有什么,被自己的小女人以及被亲弟弟背叛来得更让人寒心彻骨。那被唤作燕青的年轻女子嫣然一笑,伸手向裴淼心的时候不露痕迹地道:“曲太太,你好,上回你同二少结婚,在本城大宴宾客的时候,我正好陪家夫去了趟南非。这次回来一直听母亲说起你,说你人美心善还是独当一面的女强人,今天有幸在这里见上一面实是我的荣幸。”

曲母恰在这时候打岔:“听说忠宁近来的生意做得极大,上回海关的廖家平还在同我们家老曲说,这忠宁的进出口贸易是越做越大了,现在a市市面上好多流通的好货都是从他那里进来的,若不提早预订,很多东西都还拿不到,实在紧俏。”

几个人正在亭前说着话,曲市长不知正招呼着什么要客,过来招呼了一声,就将曲母给叫走了。

那狂猛袭来的两片薄软带着不顾一切的力度狠狠压在她娇嫩的唇瓣上面,等她惊觉房门在自己身后“砰”的一声关上时,后脑已经被这蛮横的一推,撞在身后的门板上,顿时就头晕目眩了。

他柔嫩多汁的双唇紧紧贴着她的,霸道的舌头也拼命往她的口里去。

……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