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贯颐奋戟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而滕青山心理年龄,怕是足够做李珺父亲了。

“越挣扎,输的越惨!”那冷漠中年人也惊叹道,“面对这枪法,或者用压倒『性』的先天真元,击溃他!或者用更快的攻击,直接破了他第一招!或者,以极快的速度脱离那枪法笼罩。”

此刻正是上午时分,秋天温和的阳光照耀在通体青绿『色』的两层石楼上,令这一座古老的石质楼阁笼罩了一层光晕,显得如梦如幻。而那石质墙壁上的青苔、纹痕都述说了这石质楼阁的古老!

“给我来一大桶水,我要洗个澡!”滕青山声音传出来。

黑『色』鳞甲整个翻了开来,直接落到地面上,『露』出了另外一面黑『色』鳞片。

一人一妖兽!

其实他之所以单独行动,是因为……他进山,并非是搜寻赤鳞兽,而是悄然练习《虎形通神术》。

金晃晃的厚厚一叠金票!

司马庆见势不妙,吓得双手同时朝下方滕青山的一腿拍击过去。

“呼!”滕青山脚下一蹬,大地龟裂开,宛如飞驰的陨石,瞬间划过十余丈距离。

“咻!”枪似游龙,直刺面门!

第三道刀光是擦着滕青山的身体,劈在那面山崖绝壁上。

唯有先天强者,才能轻易抵御这些刀气攻击。

就在六大高手,彼此厮杀时——

硬碰硬!

“走!”

“这一切,明显都在赤鳞兽控制当中。哼!看来,我上次伤害它,它还念念不忘啊。”滕青山也体会到这赤鳞兽,不下于人类的智慧,“不过对我而言,黑火灵根,比那黑火灵果更重要!”

“那王陨还真强,竟然能夺到黑火灵根!那滕青山,似乎比他弱一筹啊。”

滕青山目光落在黑『色』石头周围,那汩汩不断冒起的白『色』岩浆:“是了!那个黑『色』石头,似乎是堵在岩浆地底通道眼上!周围正不断冒出白『色』岩浆,那白『色』岩浆,温度高到不可思议地步。而这黑『色』石头,成年累月和白『色』岩浆接触,怎么会不高温?”

那些高手们都感到,今后几天要受难了。

在这个隧道里温度都达到六十度的地方,呆上三天。即使是厉害武者,许多人都热得头晕了。不少实力弱的武者,都已经离开了地底,到地表上去了。对他们而言,他们来到地底,只是看戏。

暴『乱』了!

秃顶老者脸上浮现一丝得『色』。

噗!

“这另一条通道的通道口,竟然是潭底。”冀鸿感叹道。

“最好弯刀的!”乌岱连说道,“我手上这种。”

……

呼!

一股腥气弥漫过来,精瘦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剧痛,随后就没意识了。

“嗯?”

他却不知道,那精瘦汉子已经成了赤鳞兽的腹中餐了。

当初滕青山面对碧寒潭蛟龙,也是一脚踹开,才能逃命。

其实那点冲击力,滕青山完全可以单臂硬接,可如果滕青山硬接,滕青山自己没事,那精瘦汉子估计会被活活震死。只能用这等柔和手段。

看着飞奔的精瘦汉子,滕青山手中的另外一枚石子一扔。

“裂缝?”

滕青山也发现,温度越加的热。

“岩浆!”滕青山很清楚这是什么,“岩浆层应该是在地底极深处,没想到这地底大概两三百米,就出现岩浆流。看来……这里曾经火山爆发过,是真的。”第六十二章 独占

当天下午,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带着人马进入火焰山,很快,滕青山、冀鸿、关绿他们悄然来到那峡谷所在。

魏苍龙,为铁衣门长老,如今也过百岁了。和冀鸿算是老相识了。

他们二人,一人是归元宗黑甲军统领,一人是铁衣门长老,年龄相当。这人老了,反而会有小孩心『性』,‘老小孩’‘老小孩’,这个说法并非没道理。二人谁也不服谁,论实力,二人相差无几。

……

滕青山笑着点头。

滕青山端着大碗酒喝了一口,笑道:“统领大人,我们周围那些武者们都眼馋的很呢。”冀鸿也瞥了一眼远处周围的其他武者,笑了。

酒足饭饱后,归元宗高手们有部分进入帐内开始修炼内劲,而大部分都坐在外面,三三两两谈论着。

“无血,怎么样了?”一名铁衣门老者担忧道。

“青山,这边人不算多嘛。乍一看,也就两三百人!”滕青虎环顾周围说道,滕青山也看了一眼周围,零散的分散在各处的武者:“表哥,现在是白天,许多武者现在都在火焰山里,找那头赤鳞幼兽!”

如果他击败滕青山,将踩着滕青山的肩膀,名传天下。

“赤鳞幼兽出现,就代表有黑火灵果,有黑火灵根!后天巅峰高手,一旦吃了黑火灵果,据说就能成为先天强者呢。”年轻武者说道,顿时这句话引起哗然一片,“就是那黑火灵根,吃了,都直接成为一流武者!”

“谁知道,他走的好,在这边,老子心里总是发『毛』!”

“各位,你们可知道,这黑火灵果,人吃了,有什么好处?”段侯环视周围得意道。

段侯点头连道:“对,那黑火灵根吃下肚,一个普通汉子,就能拥有万斤巨力,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不过……这黑火灵根的效果,对后天巅峰强者而言,是远远不及那黑火灵果的!”

“这黑火灵根,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肯定拥有很神奇的能量。吃了黑火灵根,这股能量融入平常人身体,就能一下子让平常人拥有万斤巨力!”滕青山是内家拳强者,他很清楚。

只是,李金福却不知道,对方怎么认识他了?他李金福,十八岁就离开了家乡,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滕青山今年才十七岁。也就是说,他李金福进入黑甲军,滕青山才四岁左右。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统领大人,我和关统领还是暂时不比的好,这刀剑无眼,如果伤了,就不好了。而且马上我们就要去争夺黑火灵果!还是养精蓄锐的好。”滕青山说道,这关绿没到三十岁,可是《雏凤榜》上并没关绿的名字。

“没问题。”滕青山点头。

立即有名店小二跑过来:“客官,有什么事?啊,客官前天晚上,就在这么客栈住的啊,还是小的招待的呢。”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滕青山从窗户一跃而下,很快来到马厩处,在马厩处足足有九名黑甲军军士在看守。黑甲军的战马,那极为贵重。在外行走,都是有专门人看守。

耳边狂风呼啸,滕青山奔跑的速度,比那战马飞奔还要快些。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说的铿锵有力,“咱们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商队,护卫近千人。一路上虽然有些波折,不过咱们的货物一点都没少,四箱子货物都带到了这。”

滕青山看过去,那靳涛正独自一人站在角落,依靠着木桩闭眼养神。

忽然——

那强壮的四蹄,宛如狮子的四蹄,只是这四蹄同样覆盖着鳞片,而那四蹄中都有着锋利的利爪。

旁边的靳涛暗恨。

呼!

“找死!”滕青山速度也是飞速冲去,一道血『色』人影和一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就冲入了荒野黑暗当中。

如果滕青山不施展《天涯行》身法,根本无法追上。

几乎眨眼功夫,孟田的身影完全模糊了起来,滕青山只是看到,那一道道刀光从周围各个方向覆盖过来,上方、侧方、前方、后方、侧下方……一瞬间,滕青山就好像被刀光牢狱所困住。

“大哥,听到了吗?一个叫孟田,一个叫滕青山。”

一道人影撞碎了客栈窗户,窜到了外面,显得有些狼狈,正是孟田。

“噗!”长枪枪头反『射』的寒光,已经到了孟田身前。

“死去吧。”孟田暴虐吼道。

顿时七八十名护卫,牵着大量战马、马车、货物,都弄到客栈的后院去了。毕竟货物、战马都是贵重东西,特别是黑甲军的战马,要看紧。

“青山兄弟,走,咱们进去先吃饭。”朱崇石笑着和滕青山说道。

滕青山眉头一皱,客栈虽然不小,可是这下面就十张桌子。对方占了五张,只剩下五张桌子。黑甲军众人每人穿着重甲,一般四人就要占一张桌子,即使挤挤,都显桌子不够。

“都统大人!”一个个看向滕青山。

那些护卫已经有几十号人倒在地上了,很多人身上都『插』着箭矢。

原本护卫们已经陷入绝对下风,幸好黑甲军军士从前面大厅赶过来,和对方的杀手们厮杀起来。对方的人马很多,竟然有近百号人。

“好身手!”一声大喝。

滕青山只感到,整个人都被这刀光给压制住了,如同陷入冰窟一般。

“等两边合拢,他们是『插』翅难飞!”大当家笑得愈加得意。

就在这时候——

“他娘地,敢退的,那都是没卵子的孬种!!!”

其实……

他几年漂流海外,所谓何?他不甘心这些货物被抢走。

无可阻挡!

滕青山冲杀起来,好像全身长着枪尖的刺猬,凡是被他撞到的,尽数身上出现窟窿抛飞开去,没人能阻挡滕青山的步伐。

滕青山猛地一抖手中长枪,长枪仿佛一个风火轮,猛地将周围两丈范围内的十余名马贼尽数砸飞。其中就包括那位大当家!那位大当家抛飞起来的时候,还不敢相信:“我,我也是后天巅峰高手啊,这,这……”他的虎口已经被震裂开来。

“住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