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断纸余墨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萧敬道:“想不到,咱会落到这个下场。伯安,来,陪咱喝酒吧,咱和你讲一些为人处世的道理,你做事太刚直了,迟早要吃大亏,咱数十年大起大落,浮浮沉沉,人生经验多的去了。”

好家伙。

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今日你已不知说了多少圣明了,能不能换个词?”

方继藩上前作势要踹他:“狗东西,来的这样慢。”

却又叹息:“好好好,不说,老夫已到了这个地步,也只好认命了,这些年的投资,都是靠着你家亲少爷,才得来的。银子这东西,老夫不看重,这银子是什么,不就是废铜烂铁吗?既然你家少爷有需要,那老夫就带这个头,挪腾出两百五十万两银子出来,就当陪着你家少爷豪赌一场吧,只是……”

他现在明白,自己现在说啥都是错的。

天知道方继藩怎么调教出这么多人才的。

弘治皇帝微笑道:“方才,你当着谢迁诸卿家的面,说起西进之策,朕觉得,继藩还有什么话,没有说。”

朱厚照等人纷纷道:“是啊,真是奇怪啊。”

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你倒是打的好算盘,这功劳,朕倒是想赏赐,可是朕来问你,以什么名义进行赏赐呢?”

“呃……杀了我吧。”突兀泪如雨下,整个人已成了废人,他疼的眼泪滂沱而下,这一刻,他竟开始哭诉。

他毕竟是假皇帝,在此,能不下任何决定,最好。

萧敬身子又晃了晃,显然有些撑不住了:“我萧敬,活了大半辈子,会上你方继藩的当?给你方继藩背黑锅?若上你的当,那么……咱早就在宫里,被人玩死了。可惜啊可惜,咱这就要晕过去了,所以……从现在起,你们做了啥,都和咱没关。”

朱厚照笑嘻嘻的打量着他,忍不住拍手:“好,好的很。”

王守仁看出了方继藩的心事:“恩师,莫非是怕有人对陛下不利。”

“是啊。”方继藩在王守仁面前,总还算规矩的,至少不会随时爆出他的三字经,王圣人嘛,总要给点面子,不然挨揍了怎么办,这个家伙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啊。

他们议论纷纷:“据说他是一位财神爷,你看……看看,看看他的气派,他戴的是什么呀,还有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只怕有数斤重吧,不说工本,单说这金子,也能换来,几千两白银呢。还有他腰间的那个翡翠,呀……”

萧敬打起精神:“奴婢遵旨。”

弘治皇帝抚案,可还是觉得……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还有那脖子上的链子,金灿灿,眼睛要晃瞎了。”

王不仕照旧去当值,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这……敢情自己是后娘养的。

弘治皇帝憋了一口气,良久,叹道:“也罢,你去办吧,试一试。”

方继藩叹口气:“不是不要你,是有一件天大的事,要你去办,办成了,就是利国利民,是拯救苍生,办不成,少爷就将你剁了喂狗。”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方继藩听说宫里闹的鸡飞狗跳,吓的忙是入宫。

等他磨磨蹭蹭的到了奉天殿,果然,父子之间摩擦出来的火花已渐渐冷却下来。

奴……仆……

作坊开始出现雏形,资本的萌芽也已开始在京畿和江南出现,大量的流民出现,随着蒸汽机已经铁路的出现,生产力,已经得到了提高。

这铁路有什么差错,弘治皇帝可要跟你拼命的。

这是对付土人的最好方法,无论是探险队还是土人,都不知对方的深浅,也不知对方,是否有恶意,双方,又无法进行交流,在这种情况之下,为了自保,最好的办法,就是展现自己的实力,使这些土人们,对自己生出敬畏之心,不敢贸然袭击。

这东西,你可以不相信,可是每一个人,都会被如此的寓意所迷惑。

王不仕冒着腰,上了其中一辆马车,这五辆马车真正厉害之处,还不只如此,五匹马,几乎一模一样,同样的体型,同样的毛发,五辆车,也几乎没有任何的分别……这……得花多少银子啊。

见到了方继藩,他含笑着从容行礼:“拜见齐国公。”

方继藩左右张望,上下看了看,礼呢,没有呀。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王先生,王先生……”

王不仕回了翰林院。

许多人陷入了沉默。

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

现在发行的,乃是一千万股,一股一两银子。

王不仕颔首点头:“回陛下,臣听说过。”

刘瑾:“……”

这样的人,人家肯跟你来跳伞?

一艘商船抵达了这个群岛的港口城市。

这一次,口子极大,以至皮肉直接外翻,那本是渐渐凝结了血液的旧伤口,一下子,又如河水泛滥一般,新鲜的血液,翻腾而出。

公爵的脸上,在蒙上裹尸布的那一刻,那血如白纸一般的惨然。他张大着自己碧蓝的眼睛,可惜,那眼睛已经失去了任何的血色。

刘瑾来此,是被朱厚照召回来的。

谷大用那些人,成日在太子殿下面前,搬弄是非,说刘瑾在外头的风光。

“筹资?”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方继藩凝眉,不让人见识一下,铁路带来的巨大效益,怎么能将这铁路推广出去呢?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他不但没了乌纱帽,连退休的福利都没了。

因而,他稍有犹豫。

却有人大笑:“哈哈哈哈………”

至少不会害人,还是能让人学到真本事。

弘治皇帝举目四望,脸色才徐徐缓和了一些,而后,他淡淡道:“既然梁女医没有夫家,那么,这恩旨,自是落在梁卿家身上了,梁卿家,你生了一个好女儿啊。”

梁储忙是拜倒:“老臣惭愧的很。”

“有什么惭愧呢,这是大功劳,朕皆赖卿女,否则,实不知如何是好,太皇太后,年事已高,朕往后,还要仰仗令爱,侍奉太皇太后,卿家放心,到时,朕自会寻一个好人家,给她一个好归宿。”

他没吭声。

他知道,女人们,想要真正顶上半边天,还有无数的困难险阻。

可今日,陛下格外的开恩,这是何其大的恩赐啊。

方继藩忍不住埋怨朱厚照:“太子殿下,说话不要这么直接嘛。”

他脸憋得通红,泪水在眼眶里团团的打转。

梁如莹还极好学。

他逐字逐句的和梁如莹讲解,有的论文,显然是有纰漏的,在这个时代,或许已是进步,可在后世,这些理论,早就被颠覆了,一般情况之下,方继藩不会指摘出这些理论上的错误。这就好像地心说和日心说一样,在地心说盛行的时候,有人提出了日心说,认为太阳才是宇宙的中心,这虽然在后世人眼里,依旧是可笑,因为太阳在宇宙之中,也不过是一粒尘埃,可在这个时代,相比于地心说,日心说便已是划时代的进步,为天象学的进步,提供了基础。

新津郡王劳苦功高,九死一生,命悬一线,为朝廷立下了赫赫功劳,这个时候,却是借着一个由头,来虢夺他的王位,这是做的事吗?如此,不但天下人寒心,也是对不住方景隆,这等亏心的事,朝廷也不便做出来。

朱厚照还想说什么,诸臣却是忙不迭的道:“臣等告退。”

她本想叫方公子,可随即,却道:“小女子受师祖指点,实在见笑。”

张皇后不禁感叹道:“是当如此,人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岭南刘氏,能娶了你,这也是他们的福气。这岭南刘氏的子弟,真是福气啊。”

萧敬心里感慨,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啊。

这是一种失而复得的心情。

许多人面面相觑。

能在乡试之中,名列前茅,虽然这无法和庙堂之中,某些考霸相比,却也算的上是才子。

御医急得要跳脚。

虽然这些征辟来的名医,大多数医术都还算高明。自然也难免会有自视甚高的毛病,怎么会将一个小女子放在眼里?

御医们也一个个拜倒。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