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斗粟尺布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沈傲道:“既是出使,还讲个什么礼,礼不下听说过吗?契丹人在我眼里就是庶人,没这么多高贵,他们急着要谈判,重修盟约,什么时候他们绷不住,自然会来寻我,我且等他们三顾茅庐,再和他们慢慢谈,如此一来,他们的气势也就弱了,再谈,也就没了底气,这叫下马威,不如此,不足以壮声势。”

周大福连忙侧身一让,道:“大人请。”

“这等事,还是以防万一的好。”

咦,连本公子都已经忘了那名『妓』叫苏小小,春儿就打探到了?想不到她还有这般的手段,讪讪一笑,道:“你知道也没什么,不过是一场玩笑,陪那些士子们玩玩,你何必当真?还写在家书里,让蓁蓁她们着急呢!”

自成婚之后,沈傲已是越来越懒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开始还觉得有些不习惯,后来也就慢慢地享受起来,春儿在四位夫人中最是勤快的,听沈傲这般说,立即去吩咐厨子预备晚饭,又叫人抱了个冰镇的西瓜来,切成了小片递过来,先让沈傲填填肚子。

那魁梧刺客见沈傲如此合作,居然还满是关心地提点自己,愕然地道:“你到底是何人?为什么要帮我们。”

沈傲道:“沿途来回赶路就要两个月,况且也不知什么时候又要奉旨回朝,再者说了,这么多女眷出行,总是不方便。”

沈傲道:“不要点灯,我还是很害羞。”

出了门去,便有人说夫人们叫他去用餐,沈傲伸了个懒腰,抬头看了看天『色』,秋高正爽,新生活即将开始,沈傲心里渐渐欢快起来,到了餐厅,便看到四位夫人早已预备好了碗筷,桌上摆着炊饼、肉粥,唐茉儿见了沈傲有点儿羞涩,道:“夫君请用餐。”

沈傲道:“夫人,为夫有个问题要讨教。”

这番话道出来,赵佶脸『色』有点儿难看了,道:“爱卿可有理据吗?”

刘胜憨厚地扑通跪下,当真重重磕起头来;沈傲连忙去扶,道:“刘主事,你这是做什么。”

沈傲只好回去,这时又听门房道:“报喜的人来了,还有不少表少爷的同窗,都是来道喜的。”

沈傲颌首点头,吴文彩喜滋滋地恭喜了一句,想了想,又将沈傲拉到一边去,低声道:“明日就是殿试问策,你和吴笔是至交好友,我有个消息和你说。”

如此转了几圈,看过的古物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足足浪费了一个多时辰,沈傲才在一家不起眼的店铺前停下,拿起一方菱形铜镜,在手上掂了掂,问这家店的店伙道:“这铜镜多少钱?”

沈傲正『色』道:“刘主事的行事风格我不喜欢,若是真要找个主事的话,倒是可以叫刘胜来试试。”

回到国子监,便遇到吴笔等人咋咋呼呼地出来,原来是吴笔考了三甲,很是得意,被人磨着要请酒,恰好遇到了沈傲,不由分说便将他拉了去。

沈傲开诚布公,教周家措手不及,夫人和周恒都是为难,也一时难以抉择,这位周大少爷若是换了其他事,自然是无条件支持沈傲的,他与沈傲虽不是亲兄弟却胜似兄弟,这些时日二人一个在殿前司公干,一个在国子监读书,相处的少了些,可是这份兄弟之情却没有丢下。

周恒点了点头,立即去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沈傲若是再言辞闪烁,就未免有些没担当了,想了想,认真且诚恳地道:“对表妹,我其实也很喜欢的。”

再过半个月就是终试,这个终试,和期末考试并不相同,终试有点像毕业考试,而且只有过了终试,才有资格取得科举的名额。

狄桑儿愕然,随即道:“只有一种,是最平常的雕花,我爷爷生前,最好喝这种酒,所以祭祀时,只用这种酒的。”

沈傲这个故事,说得有鼻子有眼,狄桑儿和赵佶、杨戬三人俱都吃了一惊,既觉得有些荒诞,又觉得这个故事似乎能将所有的事解释通了。

沈傲与赵佶对望一眼,赵佶方才听沈傲这一问,心里便明白了因由,忍不住道:“这个窃贼,八成就是曾盼儿。”

沈傲对曾盼儿也很是怀疑,只不过在没有问清楚之前,不想太过武断,板着脸道:“狄小姐,到底是你在寻回那酒具还是我?”

刘慧敏额头上渗出冷汗,道:“是……是……”

沈傲眼见老丈人吃了鳖,又见这徐魏狂妄得很,冷哼一声,道:“徐兄不服气,是理所应当的事,说起来学生遇到的狂生也是不少,就是不知徐兄到底有没有狂妄的本钱。”

闲来无事,便想着自己好歹是个书画院侍读学士,领了薪俸也不见去报道,实在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干脆换了衣衫,戴着鱼符去书画院一趟。

沈傲无语,好好的一个教书先生,被她描绘成了个泼皮,狄桑儿太不靠谱了,指望从她口里得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还是算了吧!沈傲笑了笑,道:“你能不能带我到酒具被盗的现场去看看。”

狄桑儿白了他一眼:“臭书生不许看。”

安燕拦住他:“兄台莫怪,莫怪。”

狄桑儿一下子没词了,楚楚可怜地哭道;“我知道错了,你放开我好吗?”

眼见小辣椒掀帘进了后厨,王茗一拍桌案,道:“好男不与女斗,哼,诸位举杯,我们先敬沈兄。”

“想走?”小丫头眼睛毒得很,见沈傲要去拉门,人已如飞燕一般蹿了过来,一下子将沈傲拦住。她个子虽然不高,星眸仰视沈傲,却是充满了杀气,一副银牙都要咬碎了的样子。

沈傲板着脸道:“小丫头,快让开,你若不让开,学生可要喊了。”

“那好,我就不客气了。”

大宋朝优待士人,不管是监生还是太学生,赵佶自问自己待他们不薄,尤其是太学生,心知他们大多出身贫寒,隔三岔五,总要询问一番他们的近况。若是下了雨,便会说天气这般冷,可教人送些衣物去,莫要让一些寒生们冻着,天气太热,也会叫人采买些瓜果去降暑。赵佶万万没有想到,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的,完全不给他任何颜面的,就是这些太学生。

“江山万里,却是一片空白,这个沈傲,又不知在卖什么关子?朕要亲自问问他。”赵佶心中想定,心力又被画纸上的行书吸引,抛开画不谈,单这画名和题跋的书法倒是不错,笔法刚劲婉润,兼有隶意,让赵佶一看之下,爱不释手。

这一句话绝没有夸张的成分,单论人品来说,赵佶确实不差,可是身为皇帝,说他是昏君也不为过;只是很多时候,好人不一定是明君,坏人也不一定是昏君。

沈傲淡然一笑,道:“只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吴兄听说过以退为进吗?”

就在大雨不歇的这一日,消息如晴天霹雳般地传出,宫中旨意下来,令太师蔡京官复原职,即刻入朝,总揽政事。

赵佶看了殿下的沈傲一眼,沈傲因为今日要交割钦差,因此特意穿着绯服上殿,这一站,竟是昏昏欲睡,眼皮子正在打架,见到赵佶目光落过来,沈傲连忙打起精神,驱散了几分睡意。

沈傲冷笑道:“商个屁,放出消息去,辽人要开战,好极了,他要打,我们奉陪到底,我倒要看看,他们凭什么开战。”

身后两个武士应诺一声,随着耶律正德冲进去,门子拦不住,便扯住汪先生,道:“你……你们要做什么,这可是私宅,是祈国公府,你们是要造反吗?”

等了半柱香时间,门子来报:“上高侯来了。”

杨真冷哼一声,道:“沈钦差,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上高侯殴打了契丹国使,你为何百般维护于他?”

沈傲自然明白战争是什么,摆摆手道:“杨大人不必再说了,你的心思,我明白,不过我自有主张,我现在只能给你一个承诺,这场仗绝对打不起来。”

时间不早,沈傲也告辞走了。

耶律正德眼眸中浮现出怒『色』,咬牙切齿地道:“我何尝没有去过,到了刑部,刑部却说此事涉及到了上高侯,刑部无权审判,应当去大理寺交涉才是。结果我去了大理寺,大理寺却又说这涉及到宋辽两国的邦交,应当去礼部斡旋。这几日我跑遍了汴京城七八个衙门,却是无人出来交涉,哼,你们南人的花花肠子多得很,这莫不是故意要给我难堪?”

赵佶去净了手,与沈傲坐下说话,沈傲深知花石纲的坏处,心知一时也说服不了赵佶,于是干脆说些各地名川大山的风景,他在前世所见识的名山不少,一个个尽力描绘出来,口若悬河。

赵佶听得极为认真,忍不住感慨道:“若有机会,朕倒也想见识见识这般的美景。”

这一句话问出来,当真是怪异极了,别人去提亲,还需要问哪一家?若是教女方知道,非拒之门外不可。

可问题又来了,若是先去杨公公的府上,唐严会怎样想?须知士大夫与宦官一向是不对付的,士大夫自命清高啊,尤其是唐严这般的迂腐之人,一听,噢,你竟是先去了杨公公那里才到本大人这里来,滚滚滚,这亲不结了。

众人忍不住捧腹大笑,这个主意亏沈傲想得出,提亲居然先来个猜枚,有意思,于是纷纷道:“沈兄快掷……”

唐严不去理他们,对沈傲道:“我问你,旭日芝兰光甲第的下联是什么?”

沈傲唬了一跳,太有气势了。

沈傲道:“有一趟去杨公公府上,倒是有过一面之缘。”

其实这宴客的事前几日就已经开始筹备,反而越是到了临近的时刻一下子显得空闲下来。夫人在佛堂中喝茶,周若在旁陪着聊天,至于周恒,早已去殿前司候命了。

诸进士纷纷谢了恩,赵佶大喜,抚慰一番,便默坐不语;身侧的杨戬展开圣旨开始宣读,沈傲这才知道,这圣旨还可以这样地磨叽,足足用了一炷香时间,才算念完。

待杨戬念完了圣旨,沈傲又带着众多进士一起谢恩。

赵佶眼眸中闪过一丝欣赏之『色』,笑道:“你有这个心思,王某还有什么不许的,反正这侍读学士也就是偶尔进宫陪朕作作书画,你仍旧去国子监里读书吧。”

其实这件事确实很棘手,蓁蓁是乐户,乐户的地位很低贱,要娶她,尤其是明媒正娶,需要很大的勇气;沈傲自是不缺乏勇气,可是唐大人那边要知道自己的女儿和蓁蓁一道与沈傲成婚,只怕脸『色』不好看。还有姨母那边,祈国公府乃是名门中的名门,沈傲这样做,阻力想必也不会小。

赵佶笑道:“你为何不早说,快说出来,朕参详参详。”

沈傲颌首:“对,对,学生就是这个意思。”

唐茉儿踟蹰片刻,道:“君子不重则不威,学而不固。沈公子请破题。”她显得极为庄重,一双眼眸期盼地看着沈傲,却又很快地垂下去,不好继续直视着沈傲。

当然,这书画院的官职也要兼着,毕竟书画院本就没什么事,自己一边领些俸禄,另一边还可以继续读书,准备科举。

唐夫人这样一说,唐严明白了,脸『色』瞬时苍白,道:“这……这可如何是好?”

第一更送上,更新时间总算又正常了,以后更新会早一点,关于有书友说什么梁山人物的问题,老虎不会让他们出现。其实从一开始,就没有想到这个安排。高衙内的身份有两个版本,一个是历史里,高衙内是高俅的侄子,过继给了高俅。而另一个版本是在水浒传,说高衙内原来是高俅市井里的一个跟班,高俅发达之后,高衙内不择手段攀附,认了高俅做爹。

沈傲是周府的亲眷,与卫郡公走得很近,最近又连中四元,明日清早就要面圣;不说其他的,就说自己的顶头上司大理寺卿姜敏姜大人,和这位沈公子也是一向交好的。

家人见他随口问来,心里松了口气,道:“我家衙内,平时都喜欢养些花鸟,偶尔上街走走,若是看到乞丐、流民,还会拿出点儿钱来打发,见了大姑娘,莫说是去调戏,就是一不小心挨着,脸蛋儿都会红呢,男女授受不亲,我们高家的规矩很严的。”

“噢……”沈傲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而后慢慢靠近高进,高进吓了一跳,连忙向后缩了两步,道:“你要做什么?别过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