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佯风诈冒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顾千城不笨,秦寂言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她还有什么不懂,轻轻点头,“我明白了。”

顾千城轻轻点头,表示理解这些人复杂的心思了,对能将北齐人的心思摸透,并且以身犯险的秦殿下致以崇高的敬意。

结果,武氏后人拿了太子遗物,却没有将东西交出来,一直私下保管着。这件事顾家二小姐顾千雪与顾家大老爷都可以作证,顾家大老爷曾亲口说过,武芸手上有太子遗物,现在此物就在武芸之女顾千城手上。

这世道对女人是不公的,老太爷这话也没有约束顾千城的意思,只是给彼此一个机会。

下了三天三夜的大雪,在顾千城和秦寂言动身前停了,只是脚下的路全部被积雪覆盖,根本不知哪一处安全,哪一处有危险,而这还不是让最让人头痛的,最让人头痛的是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根本无法分辨出方向,而对着一个地方看久了,脑袋还会发花。

难不成是为了国库的银两的事?

“啪……”景炎挑起一张网,砸向老怪物。

他认识顾千城时,顾千城就做着仵作的活,顾千城非常有主见,不是他不喜欢就会放弃的人。

顾千城连连点头,“这里就算没有上千也有好几百座雪峰,我们要一一去找人,根本不现实。与其寻找,不如让他们主动现身。”

“殿下请稍候。”那人行了个礼,抱着卷宗往里走,顾千城知晓刑部这样的地方,案卷千千万万,要从这里面找一份卷宗,不是一般的难。

“让开。”顾千城跑过来,挤开人群……

他们就不信了,他们七个人,还拿不下这个瘦小的小兵。

“皇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不是真的要立后了?。”唐万斤见秦寂言不回答,焦急的催问了一句。

大秦上下说不定都当他是死人了。

除了顾家与顾贵妃外,老皇帝最近也表现出,想让五皇子接触朝政的意思。老皇帝年纪大了,秦寂言下生死不明,对他打击极大,他最近总感觉处理政务有些力不从心,便想让五皇子代处理一些不重要的折子。

摘星楼绝对有问题,要是没有问题,那个叫摘星的女人,不会对她敌意那么深。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动手。”领头的暗卫手持炸药包,朝官差休息的地方掷去,同时地隐在另一侧的北齐人道。

蜘蛛女在前面引路,“圣女,这里我曾经到过,原本两座山都有阵法保护,没有人带着,外面的人进不来,我倒是知道原来的路,只是现在山塌了,也不知原来的路还能不能走。”

顾承欢虽然也吓到了,却比承志要好许多,至少他没有见到什么七孔流血的女尸,他还能保持冷静,靠在老夫人怀里卖乖,陪老夫人说话,借此转移刚刚受到的惊吓。

秦寂言打开车门,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和马车相比,秦寂言更喜欢两人共乘一骑。

大管家满肚子疑问,可却不敢问出口,就怕提起先太子,惹秦寂言伤心。

喧闹一声学子跳塔案终于告一段落,只待主犯吴六郎归案,就可以结案。不过,结了学子跳塔案,并不表示神女塔的案子就结了。

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饶是顾千城再不识货,也知道这不是普通匕首,不过主人不怎么爱惜,磨得上面全是划痕,而且刀刃也有些卷了。

“有道理,我让人查一查最近这半年被报了死亡的人。”秦寂言抬手,招来小太监,让人去户部传话。

“许是打不了了。”承欢一张俊脸绷得紧紧的,握刀的手动了动,却没有后退一步。

想要唐万斤的命,赵王真得天真了……有了盼头,便有了希望,有了希望这让人窒息的舱底也就不那么难受的,至少对顾千城来说是这样的。

要说辛苦,子车才是最辛苦的,每到晚上子车都不敢合眼,就怕舱底出事,顾千城会遇到危险。

把空碗递给子车,顾千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去掉嘴里的味道,可不想水还未喝下去,顾千城又开始狂吐。

子车看了一眼,立刻往里面倒了一碗水,“姑娘,我去倒了。”

真是太可怜了。

“一年,万一本王不到一年就登基了呢?你要让本王登基的时候没有皇后?”秦寂言一脸别扭的说出这话,顾千城当即愣住了,傻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殿,殿下,你这是在求婚吗?”她居然在古代,听到一个男人跟她求婚,真得好感动。

刘正卿迟疑片刻,见身为首辅的焦大人应了,只得叹气的吩和,“请圣上放心,臣以性命保证,绝不负皇上所托。”

而此时,顾千城已经逼近顾国公,面对吓得双腿打抖的顾国公,顾千城勾唇冷笑,将手中沾身的刀子,在顾国公的衣服上慢慢擦拭,好半天才停下来,将刀子抵在顾国公心尖:

“再帮你一次?”秦寂言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道:“凭什么?本王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你是本王的谁?本王有帮你的义务吗?”

“好,我这就给你把绳子解下来。”那大汉一脸激动,手脚麻利的上前,顾千城一脸沉静地站在那里,可心里却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话说出口,秦殿下不可能后悔也不会后悔,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北齐太后,完全无视北齐太后气得冒火双眼,甚至火上添油的加了一句:“只有凤座没有龙椅,贵国皇帝要坐哪?莫不是要坐在本王下首?”

她想要一个温柔的怀抱,像哥哥那样,在她伤心时抱着她、安慰她。

前前后后加起来将近两个月,他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抱着顾千城,会有反应真得再正常不过了。

水里,加了忠心蛊。一旦服下,就只能忠于长生门,任长生门驱使,此生都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显然,被关在小黑屋三个月,明面上看着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实则影响深远,她整个人都开始扭曲了,已失去正常人该有的冷静与理智。

“所以平西郡王妃才不想他离开。西北那地民风彪悍,又靠近西胡,时不时就有战斗,而且这两年西胡也是蠢蠢欲动,指不定就会打起来。文官还好,至少在城内,可言倾就不同,他去西北绝对是一件危险的事。”景炎说这话时,一直看着顾千城,见她脸色微变,便知顾千城肯定是知道了言倾的心意。

“是。”只有声音,并没有人影,轻风浮动,殿内又是一片安静。

片刻后,一灰衣身影出现在大殿,“回圣后的话,秦皇正在船上品茗下棋,姿态悠闲,从容不迫。”总之,就是没有一点大战即将到来的紧迫与不安。

“夫人,入口就在前方,你跟紧我们。”长生门的人也比顾千城好不到哪里去,一个个热得直吐舌头,哪怕拼命喝水也没有用。

五皇子于月前,被皇上的人带走,现在下落不明,生死也不知。顾贵妃不知何事冲撞了皇上,虽然妃位保住了,可同样被皇上禁足,不许外出,也不许见外人。

“我,我怎么知道,谁知那个孽女在想什么。她一向目中无人,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根本没有把我们看在眼里,我哪知她又是什么意思。”顾家大老爷色厉内荏的说道。

一干土匪发现没有人跟上来,更加嚣张了,“哈哈哈……皇帝老儿的人可真是蠢,居然让我们跑了。”

“原来,他们是冲着伊国的金珠来的。”向导年纪不轻,又是附近的人,知晓伊国再正常不过。

“就这么走出来了?”直到走出宫殿,顾千城都不太敢相信,他们居然轻易走了出来,从头到尾秦寂言就是踢了一脚而已,这也太简单了!

“人呢?”宫中跟出来的探子忙追上前,却不见秦寂言和顾千城身影,当下面面相觑,一脸不安。

“千城,今晚带你看好戏。”鹿死谁手,要到最后才能知晓。

“我呢?是不是也要和承欢一样,成为杀敌勇猛的人中最懂兵法的;懂兵法的人中杀敌勇猛的那个?”言倾极少与顾千城说自己,可这个时候却忍不住问了一句。

明明都说了没有什么太子遗物,他居然散下数千两黄金,买绿林匪徒去抢什么太子遗物,简直是无耻。

“三叔,我们走吧。”顾千城换了一件轻便的衣服,头发上的珠钗也被拆了下来。

“多谢。”

“除了你,还有谁不简单?”秦寂言可不觉得顾家第三代有什么出息,要不是有顾千城,顾承欢和顾承意算什么?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本宫很生气。”秦寂言没有因顾千城的认错而软化,而是傲娇的别过脸。

景炎皱眉,目光不自觉地往下移,可顾千城此时坐着用膳,他什么也看不到。

单增这个时候实在没有心情陪呼延千霆打,可呼延千霆有那么好说话?

越打越窝火,越打越憋气,要不是呼延千霆紧追不舍,单增都想直接甩刀不干了。

秦殿下不敢多说,乖乖认错,同时奉上温水一杯,“来,喝口水润润嗓子。”

而这些把柄,还不是他这个帝王不信任臣子,派人查出来,而是他们的政敌在大殿上直接抖露出来。

众臣一听,脑袋嘭嘭嘭的磕个不停,“圣上息怒,臣罪该万死。”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孙妈妈还没听完,就哭得一脸是泪,比顾千城还要伤心:“小姐,你受委屈了,老爷和夫人简直就不是人,他们怎么能,怎么能这样对你,你可是老爷的亲生女儿呀,是顾国公府名正言顺的嫡长女呀。”

再加上封似锦反应快,在一切还没有发生前,就将事情捂住,并没有任由事情扩散,秦寂言要私下处理也不是什么难事,左右隔着这么远,皇上就是想要查,也查不到什么。

扰民?

“真以为,我就带几个官差出门?你且放心好了,人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你真以为封首辅会什么都不管?我告诉你,不会的!封首辅一直在关注我们的动向,他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皇上进城,就会有禁军过来保护。”

暗卫又脱了一件外衣,在衣服上淋了一点火油,点燃,将白卵踢到火堆。

“用火真的行?”顾千城见那颗白卵,被火烤得越来越小,不由得笑了。

“凭什么?你又没有给我好处,我为什么要让朝廷少收你的银子?”顾千城说得直白,君亦安气得更狠了,“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耻。”她给的中风药不是好处吗?

赵王太忙,忙到完全没空管秦云楚,让秦云楚得已在赵王的眼皮底下,一点一点积蓄力量。

“再这么下去,我们早晚会被他们耗死。”顾千城抹了一把汗,将手中的馒头递到秦寂言面前。

“要么一劳永逸的解决他们,要么我们消失,让他们永远找不到我们。”顾千城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饭,胃口极差。

秦寂言笑了一声,并没有拆穿,“时辰不早,言将军让你手底下的人早点休息,别耽误明天的事。”

他没有秦寂言那么幸运,他没有落在小舟上,而是扑通一声落水了。

如果是以前,秦寂言还不会这么担心顾千城,可顾千城怀孕后,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有武力,秦寂言真得无法不担心。

他不是善于想像的人,可此刻脑子里却不断浮现出顾千城受苦的样子,而只要一想,他的心就忍不住揪痛。

为了确保一定能拿到火焰果,圣后准备了好几套方案,除了在顾千城进入活火山后派人接应,还安排了药王谷的人。

“很好,这件事办好了,你们药王谷就能重新建起来,长生门会给你帮助,让你的成就不亚于你的父亲。”长生门需要药王谷这么一个地方,替他们收集名贵药材,替他们赚钱、收揽势力。

这世间会注意到他高不高兴,会花心思哄他高兴的女人,恐怕只有顾千城一人了。

“我们家惯常用的太医今天进宫当值,小的正在找别的太医。”大管家抹了一把汗,小心地看了顾千城一眼,生怕顾千城发脾气。

他是要灭了长生门不错,可他得先确保顾千城平安无事。

取了墨迹后,顾千城用火折子小心地烤了一下,将其烤成一个点便松手。

没有,众捕快一点反应也没有,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顾千城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秦殿下的到来。

案发现场被保护得很好,死者躺在床上,就像睡着一样,屋内没有一丝打斗的痕迹,只有椅子被撞乱,那是小二进去时带倒的……

“死者死在床上,有一床蓝布粗被,一方石枕,一把匕首,随携带兰花银袋一个,内有银票一百两,碎银十六两,铜板若干。”仵作一边检查,一边将死者的东西,一一装封好。

秦寂言的声音并不小,底下的学子听到了,有几个自以为傲骨铮铮的学子,听到这话愤怒的叫喊:“凭什么,秦王殿下,我们没有杀人,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虽说最近他们日夜相处,可除了睡觉以外,真正相处的时间少得可怜,秦寂言想想都是郁闷。

“嗯。”秦寂言应了一下,没有再继续往下说,怕顾千城又不肯休息。

上午出城时,言倾告诉过守城的小兵,如果再看到秦寂言的马车直接放行,不得上前检查。

这并表示离了秦寂言朝廷就会瘫痪。这世界离了谁,都是一样的转,哪怕皇上也不例外。

许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顾贵妃这一次做得毫无破绽,高烧不止不说,胸处的伤更是红肿溃烂,看上去很吓人。

……

火山里面的火浆不知何时,全部不见了,当然那一排排绿树也不见了,这里面只是一个普通的荒地,要不是温度比其他地方高,这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荒地,完全没有价值。

没有办法,这里面实在太热了,多呆一刻都是煎熬,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求快点找到顾千城,要找不到顾千城找到火城也行。总之,无论如何都让他找到一样,不然他不会死心……苏合香丸什么的,秦寂言怎么可能知道,不过没有关系,他有万能的侍卫……

半夜三更,他能从哪里弄药丸呀!

“死亡时间……”顾千城顿了一下,不是她弄不清,而是需要把小时换成时辰:“超过八个时辰,应是寅时到卯时之间(凌辰三点到七点)。手臂处有尸斑,尸体僵硬,眼球翻白,唇开齿露,牙齿咬紧,嘴巴两边角、鼻孔中有涎沫流出,手脚拳曲。初步推断为脑出血死亡……”

刀子切在皮肉上,吱吱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顾千城却完全无感,刀子有点钝,她用得力气也比较大,下手也就更加小心,就怕自己手歪,把内脏给切碎了……

蛇皮太厚,它那两颗小嫩牙根本咬不动,反倒把牙咬疼了。。

“去,大声告诉他们,我……”

百姓有期待,百姓还信任他,他就有把握维护好现场的秩序。

真要平等,那么皇家和达官贵人去进香,就不会要求封路,封山,不许普通百姓上山。

自从顾千城走进来到现在,他才上的眉目连一页都没有翻过,天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在看书。

“我怎么没有诚心了?民女愚顿,还请圣上示下。”顾千城走上前,从背后环住秦寂言,见秦寂言仍旧是一副我很生气,我不想说话的样子,顾千城轻声哄道:“我的好陛下,你这是怎么了吗?怪我没有进宫看你吗?你知道的,不是我不进宫看你,实在是我这太忙了……”

“亲爱的夫君……有赏吗?”顾千城毫无压力的叫了出来。

顾老太爷这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同时也是告诫顾千城,他可以给顾千城庇护,但也不会为了顾千城,闹得后宅不宁,插手儿子儿媳之间的事。

须臾间,顾老太爷心中的郁郁消散不少,见到下人进来,顾老太爷大手一手,让下人把顾千城扶起来:“还愣着干什么,没看到大小姐跪在地上嘛,快把大小姐扶起来。”

赵王在殿上,被皇上斥责教子无方,世子秦云楚被罚在家思过三个月;顾贵妃因一件小事,引得皇上不满,皇上罚了她三个月俸禄。

武毅暗暗吸了口气,不卑不亢的看着顾千城,沉稳的道:“顾姐姐,我说了,我来找你并不是为了武家旧部,我只是想和你谈个条件。”

和凤家军相反,江南驻军可谓是养尊处优,江南这一带近十来年十分和平,他们已经近十年没有参与过大战,虽说近两年景炎有加强训练,可他们和凤家军一比,还是差了许多。

“我怎么觉得,我好像被少主给坑了呢?”

秦寂言原本以为顾千城要说什么,结果听了半天就这么一句话,当即就愣住了,随即轻轻捏了捏顾千城的脸,一本正经的道,“嗯,没事。我大度的不和你记较。”

秦寂言不由得笑了出来,为了让顾千城安心,秦寂言没有再隐瞒。

眼见着殿下和顾姑娘两人完全忘我,侍卫没法,只得硬着头皮咳了一声,“咳咳……”

“别动,药还没有上。”秦寂言半点不尴尬,反手拍了拍顾千城,无声安抚她。

气,太可气了!

看着跪在下方,颤颤抖抖的汇报事情经过的户部尚书,秦寂言面上没有半丝怒气,眼神淡漠的就像是在看死人。

可五皇子不同,他年纪小本身又得宠,心里哪能平衡,强压下心中的嫉妒,五皇子上前,亲昵的依在老皇帝脚边。

顾千城忐忑不安地看了秦寂言一眼,可惜秦寂言面无表情,完全看不出东西,顾千城无奈,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不安,继续说道:

凑近,凑近,再凑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