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一命归阴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这样的宦官,是皇帝沟通外部的桥梁,外头发生了任何事,都需这个宦官掌握,随时禀奏皇帝,皇帝有什么旨意,也是这个人,负责去对外沟通。

王守仁在恭送了圣驾之后,便带着几个扈从,带着行装,二话不说,出了大同,朝着大漠的深处而去。

尤其是自己的夫人,还成日盯着自己的情况之下。

王守仁这个家伙,胆大,可是……也是可用之才。

礼部尚书张升亦是眉飞色舞,高兴啊。

张升当时清晰的看到,那些各部的首领,皆是诚惶诚恐,一个个心悦诚服的样子,哪怕是皇帝上了圣驾,这些人依旧还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个个面如土色,丝毫不敢妄动。

萧敬歇斯底里道:“陛下,陛下呀,您是不知道,那方继藩,他……他带着王守仁还有刘瑾那该死的家伙,他们……居然……居然让王守仁,假扮了陛下,前去参加盟誓了。那王守仁,还穿去了陛下的冕服……他这是胆大包天,是无君无父哪,他们今日,敢假装自己是皇上,明日,岂不是要谋朝篡位了?”

其余首领,面上却带着羞愤之色。

这算功劳吗?

重重点头。

察阿安塔塔尔部当初乃是铁木真的手下败将。

萧公公有些慌。

独当一面,是吹牛的。

朱厚照笑嘻嘻的打量着他,忍不住拍手:“好,好的很。”

他最担心的,反而是太子。

任何一个皇帝,都有好大喜功的一面,这一点,自不必待言,自己这老丈人,当然也不能免俗,别看他啥事都风淡云轻,方继藩还能不知道他心里想着什么?

方继藩掐着指头给他算:“他是山东人,自会说山东话,还会说官话,会说……”

他对这个四洋商行,是极看好的。

刘瑾这孙子,还真是异想天开。

…………

“小人在,老爷有何吩咐。”

却在此时,方继藩乐呵呵的从袖里取出一个锦盒来:“说起这个墨镜,儿臣倒是想起来了,前几日,儿臣特意命人,打制了一副墨色的金丝眼镜,这眼镜,还根据了陛下的眼睛度数和偏光,进行打磨,陛下,这眼镜,乃是墨镜和近视眼镜二合一,为了制造这副眼镜,儿臣可是聘请了名匠,单单这成本,就花费了千两,还请陛下,笑纳……”

“不不不。”方继藩道:“王不仕那才是像瞎子,这王不仕,哪里有半分陛下的精神气,陛下乃是真龙,是天子,与这墨镜,相映生辉,陛下这非凡的气度,方能驾驭此镜啊,儿臣忍不住想要高呼,吾皇万岁,陛下圣明。”

邓健叉着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于是有人大胆的凑到王不仕的眼镜前,放肆的东看看,西看看。

看着一个个令人眼花缭乱的菜式,王不仕的眼睛直了。

第二章送到,求月票。方继藩听说宫里闹的鸡飞狗跳,吓的忙是入宫。

…………

朱厚照没有察觉:“这太祖高皇帝,真是吃饱了撑着了啊,人家一个商贾,就挣了点银子,他就惦记上了,灭人满门,抄家灭族,父皇,你说这是人干的事吗?”

弘治皇帝敲了敲案牍:“召方继藩。”

弘治皇帝微笑:“赶紧去盯着铁路的修建。”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而这铁路,则是以京师为中心,向外辐射。

甚至有传闻,铁路将会有一个站台,直接在通州运河,而在通州运河那里,将会建设一处货运码头。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勇气……不是什么人都具备的。

在交易市场里,人们不断的传颂着,关于王不仕的传说。

翰林院里,沸腾了。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王不仕一愣,一脸的茫然不解。

因为……这都是堂堂正正的银子,每一个数目,都有正当的来源。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朱厚照等正事儿谈完了,便要抬脚起来,踹刘瑾:“狗东西,听说你在保定府,过的比本宫还快活,你这忘恩负义的东西。”

战战兢兢的,跟着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到了西山飞球营。

刘瑾:“……”

方继藩抠了抠鼻子:“殿下,做实验,是不是太操之过急了。”

这是朱厚照的专长,朱厚照道:“父皇,保定府、通州,还有京师,这三条铁路,都是儿臣规划的,由通州和保定府筹款……”

向西山钱庄的借贷,那都是几百万两纹银以上。

王不仕惊慌不安的看了房间里的人,自然,也看到了这位公爵阁下。

那葡萄牙总督,心念一动,不过很快,他就恢复了冷静。

这一次,口子极大,以至皮肉直接外翻,那本是渐渐凝结了血液的旧伤口,一下子,又如河水泛滥一般,新鲜的血液,翻腾而出。

就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

坐下。

欧阳志面无表情。

“是,是……”陈列面如死灰,退了下去。

这个王文玉,当初还曾在科学院里当值。

见了方继藩回来,朱秀荣和香儿都笑了,朱秀荣给方继藩解下外衫,一面道:“今日怎么一脸愁容,这又是怎么了?”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这是臣子啊。

且还是都察院清流。

没毛病。

他禁不住感激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可以说,这曾祖母的性命,完全就是梁如莹保下来的。

前头没有奉天承运皇帝……

真是……

不说别的,刘家这几个在朝为官的,怕是将来的前程,都不可限量。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刘文华欲哭无泪,却很无奈,只能如实道出真相:“草民……草民其实……其实……已经退婚了。”

一下子,殿中哗然。

凡事都有第一次。

梁储身子颤抖,觉得自己要窒息了。

“不成,老夫得去寻姓方的狗东西。”梁储说着,抬腿就要走。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整个太庙,竟是多了几分欢快的气氛。

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宣讲他神奇的预感。

方继藩忙是道:“儿臣一直都说家父没薨啊。”

虽然这绕了一个大圈子,可至少,名正言顺了许多。

还是静观其变为好。

说到此,太皇太后的眼里,闪动着泪花,轻轻抿了抿嘴角,才又继续激动的道。

弘治皇帝扫视了御医们一眼。

梁如莹缳首:“正是,小女子受方……”

梁如莹显得不安,却还是欠身坐下。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因而许多大臣,纷纷在清早,聚于午门。

莫非是前些日子,自己参加了几场诗会,自己所写的诗词,流传了出去,连宫中竟都知道了?而且还很欣赏自己的才华?

刘文华入宫觐见的事,刘焱是知道的,为了避嫌,双方各走各的,不过刘焱也显得很激动,自己的侄儿居然获此殊荣,这是前所未有的。

刘文华是谁……

不错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