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朗目疏眉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听说,内阁正在商讨在大漠,设置漠南、漠北、漠西、漠东四大行省。朝廷要委都司和布政使司。”

人家听说留在大漠,处变不惊,没叫什么委屈,也不喊苦,只一句臣遵旨,看看你萧敬吧,你这狗东,就因为留在大漠,便哭成这个样子……

这一点……方继藩也很无奈。

或许是因为方才的药劲还没有过去。

哪怕是还有一线拼命的机会,他们在‘皇帝’面前,也丝毫没有想要争取的念头,个个磕头如捣蒜:“万死,不敢!”

“你再后退十步,细细看看。”

方继藩:“……”

可他说自己昏了,这个时候,你能怎么办?

他心里有点狐疑。

方继藩道:“你以为我方继藩不知?我也是被害者,到了这一步,大家要死,就一起死,我死了,你萧敬也别想活。”

“大漠和辽东诸部,而今已经不足为患了,未来大明之患,在大食,在佛朗机,受天可汗之号,会盟诸部,是先安内,使我大明北境无忧,方可对付这些心腹大患。”

王守仁:“……”

官宦们戴着,也极好,宦海沉浮的人,最怕的就是被人看穿自己的底细,可眼睛却是心灵的窗口,戴着墨镜,顿时有了威仪,别人看不清你。

“干啥。”

方继藩道:“吃了吗?用梵语,怎么说。”

朱厚照顺口叽里呱啦一句。

一抬头,他有点懵逼,皇上呢,皇上呢?

邓健敲着铜锣,哐当一声:“王老爷大驾光临交易中心啦……”

士绅们诗书传家,四乡八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王老爷,威武!弘治皇帝开始向诸翰林和科学院士们求学。

弘治皇帝憋红了脸。

王不仕见状,很是惭愧,忙不迭的拜倒,结果眼镜掉下来,吓得他连忙捡眼镜,这可是一百五十两银子呢,见眼镜完好无损,忙又松口气,道:“陛下,臣……万死。”

弘治皇帝端详了王不仕老半天,才确定,这是自己的翰林侍讲学士王不仕,听他说万死,弘治皇帝沉默了很久,才道:“嗯,卿本无罪,何故请罪?”

是啊,太祖高皇帝,虽然啥都给子孙们想到了,将子孙后代的事,安排的妥妥帖帖,可是万万也没想到,会有丧尽天良的狗东西发明墨镜和大金链子,所以,依律而言,王不仕这一身装扮,实在太合理不过了。

一两……

说着,带着一个箱子,先从箱子里取出一个眼镜来,这眼镜,有些不同。

不管怎么说,也得将太子弄出去啊,留在这里,准还要挨揍。

邓健打了个寒颤,这么有意义的事,自己好像被剁了喂狗的可能性比较高啊。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弘治皇帝轻轻的敲击着案牍,是不是为了江山社稷,他心如明镜。

无数巨石堆砌的一座古城,竟是展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却在此时,他的眼睛,一下子一动不动了。

这……还真是祥瑞,再祥瑞不过了。

勇气……不是什么人都具备的。

虽然绝大多数人,家境还算殷实,可这单单买房一项,就几乎把大家的家底清空了。更不必说,还有那该死的房贷了,压得大家,透不过气来。

皇上和方家鼓励人买宅邸,他买了,大赚。

王学士……买了。

“对。”朱厚照豪气干云道:“赏,怎么不赏?赏个什么好呢。”

刘瑾忙是摇头:“不敢,不敢,孙儿不敢的。”

“你对此,以为如何?”

朱厚照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背着手:“哼,走,跟本宫去做一个实验。”

刘瑾:“……”

方继藩道:“我还有几句话,想和谨儿说。”

这眼睛一睁,看着下头的云层,一下子,刘瑾打了个激灵。

“刘伴伴不会死了吧?”朱厚照不禁道:“可是明明,我看他面相,不像是短寿的样子呀,天庭饱满,油光满面。”

“筹款?”弘治皇帝对此,倒是谨慎起来。

弘治皇帝道:“朕倒是颇有担心,听说单单这几条铁路,联通起来,欧阳志的奏疏里,已有明言,说是需筹银千五百万两,这涉及到了铁路、蒸汽车辆购买,后期维修保养的开支,这个数目,太大了,朕不敢朱批………”

弘治皇帝道:“朕会考虑的,只是眼下,当务之急,并非区区营造一事,我大明积弊重重,实在令朕心忧啊,朕在想……罢了,朕自和内阁议定商榷,你们退下吧。”

葡萄牙人,在这里已经盘踞了十数年,巨大的港湾,使这里成为天然的良港。

这是一个西班牙人,因为他的衣衫上,绣着阿拉贡家族的纹章。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公爵的血液,又开始凝结了。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却在此时,一封奏报,送了来。

弘治皇帝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刘家人……这是自己找死啊。

可以说,这曾祖母的性命,完全就是梁如莹保下来的。

刘文华正要脱口而出,指责梁如莹不守妇道。

还有……到了医学院,要先学解剖。

有人摘下了自己的口罩,几乎要夺门而出,觉得自己的胃部翻滚的厉害。

西山医学院之所以厉害,其本质,就在于有足够的银子,可以供学生们折腾。

她和其他苏月之类的人不同,似乎慢慢的,她也开始对于救治病人,有了兴趣,再不将她当做被强迫的事。

方继藩倒是显得极有耐心,这是为了天下万万个的妇人啊,为了证明巾帼不让须眉,我方继藩辛苦一些,又算得了什么?成大事者,就难免要有所牺牲,比如说色相。

人死了,大家能哀悼一下,这人又活过来……还要故作愁态,这实在是考验到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了。

还是老规矩,先商量着怎么办吧。

这是先确定一下基调,基调就是这不是坏事,是好事。有了这个共识之后,才是君臣们继续讨论下去的基础了。

可问题在于,祖宗之制,又和大明的体制,发生了巨大的冲突。

倘若这一次,皇帝将敕封收回,然后来一句,朕逗你玩的,那么……往后,谁还相信圣旨呢?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这个……这个……”

“可现在,新津郡王死而复生,这……不是好事吗?这是列祖列宗们,体恤陛下的辛劳,不舍得将陛下的左膀右臂召去啊,新津郡王活着,陛下还有什么忧虑呢,这一切,都是上天的美意啊,是以,奴婢以为,此事,既是列祖列宗和上天之意,那么……有什么不符合祖宗之法的呢?”

他与刘健等人对视一眼。

她神情焦灼,显然……自己也不确信,是否有用。

梁如莹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她纤手微微搭着太皇太后的脉搏,见太皇太后已是张开了眸子,茫然的看着这一切,她长长的松了口气之后,便喜悦的开口说道。

说到此,太皇太后的眼里,闪动着泪花,轻轻抿了抿嘴角,才又继续激动的道。

这女子,得了方继藩的传授,现在……竟也要获得恩宠了。

......

刘家在岭南,算是地方豪族,可到了京里,却声名不显,现在好了,而今,子弟之中,若有人真能出人头地,足以光耀门楣。

刘文华从容镇定,面带微笑,远远看到,两个穿着蟒服的年轻人,说笑着什么,那是……太子殿下和传说中的齐国公吗?

…………

弘治皇帝疾步入殿,随即,上金銮,升座。

…………

“草民不才,名列第三。”

方继藩便笑道:“好了,你也不必放在心上,我只是随口胡言,你就当我是在搬弄是非吧,这些胡话,不要相信,咱们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这宫中的事,少牵扯进去才是。”

是陛下当面,对方继藩说的吧?

朱秀荣便缳首,似是松了口气,连母后都不在意,想来,事情没有想象中严重。

击鼓骂曹……

真是匪夷所思啊。

而后,他又开始谋划着阵型……

“呀……撕了呀,没找人……找人……”

在她看来,要将一个知识点记牢,单靠背诵是不成的,需动笔去写,如此,才可记忆深刻。

方继藩告辞,要转身走的时候,见萧敬抬头看着房梁出神,痴痴呆呆的样子,不知在想什么。

方继藩则翻身上马。

“啥?”方继藩要跳起来:“啥意思?”

虽是气势如虹,可方继藩却还是深深皱起眉。

好吧,既入我方继藩的门下,我方继藩……负责到底。

方继藩道:“有什么话,赶紧说,少来啰嗦。”

“住口,哪里这么多屁话。”方继藩骂骂咧咧。

这大发钢铁作坊子弟队,在各个少年球队之中,名不见经传,只是最普通的球队,连这样的球队都打不过……也好意思,认为这是黑马?

在新城,一座规模极大的体育场,早已建起,几乎每日,都有比赛。

萧敬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他对任何运动都不感兴趣。

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时代,真正意义的现代医学,也才刚刚起步,理论确实也贫乏的很。

在学习的差不多之后,便要开始进行实习了,当然,实习和理论学习,需集合着来,因而,往往是上午学习,下午前往西山医学院里,进行观摩。

方继藩心里咯噔一下。

我们都老了。

“方才见齐国公恸哭哀嚎,现在细细想来,齐国公丧父之痛,其痛悲绝,这孩子,还是有孝心的。”

“脑疾之事,真是玄妙,连医学院,尚且一知半解,我等……岂知?”

“哎,看看刘公,刘公也是悲痛欲绝,方才差点昏厥了。”

现在大家在说的,乃是方景隆死而复生,你提李陵这茬做什么?

刘健道:“陛下,陛下……”

这是老实话。

弘治皇帝道:“你父亲还活着。”

弘治皇帝面上时喜,接着,又是无语。

又是沉默。

弘治皇帝抚案:“这蒸汽船,乃是朕的儿子所制,可归根到底,还是离不开继藩的鼎力支持。满朝文武,听到要造蒸汽船,听到这千万两纹银,个个面如土色,却不知,这花了银子,办的乃是大事,诸卿啊,你们的眼睛,看的太近了。”

方景隆颔首点头,可他还是皱眉,这里距离京师太远了,谁料京里是什么局面呢,自己的儿子,做事太鲁莽,若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人在陛下面前,说了什么坏话,这可就说不准了。

这一次的仪式,需先去享殿,弘治皇帝亲自焚烧祭文,祭文之中,书写的是关于佛朗机西班牙人对大明的狼子野心,而大明如何予以反击,请祖宗们保佑,四海归心,天下太平。

萧敬便怒了,呵斥道:“好大的胆,你配叫王不仕吗?今天子亲巡,率百官于怒海与佛朗机人争锋,此王不仕,乃皇帝宝舰,受大明列祖列宗恩荫,得陛下之龙威,纵横四海,蛮夷战兢,莫敢匹敌,你也敢叫王不仕?”

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不但快,且还转动自如,这才是真正可怕到极点的事。

顷刻之间,三艘舰船,灰飞烟灭。

“发射!”

可惜……方继藩懒得理会他们。

当然,最重要的是……四艘佛朗机舰,尽数歼灭,如此,实是大大的提振了军心民气。

佛朗机人擅长舟楫,这是人所共知的事,人家的舰船,可以穿越万里,来这大明海域,宁波水师,都追之不及,可见他们对舰船的认知,是何等的强大。

事实上,几乎所有的大臣,都没见过这样的阵仗。

“所谓……”

想来,是那瞭望台上,用望远镜的水手观望到的。

方继藩按剑而立,厉声喝道:“到了这个份上,我方继藩尚有随时以身许国的勇气,陛下自当会以国家社稷为重,岂会退缩。”

弘治皇帝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犹如沙丁鱼罐头一般,密密麻麻的水兵,已是全副武装,手持火铳、刀剑紧张的在昏暗的舱室之中,屏息而待。

“……”

可惜,这些方继藩是不曾听到的。

本来……一切都是按照计划行事的。

随着大明在黄金洲的威胁越来越大,为了保障东方以及黄金洲的利益,西班牙王国,必须遏制大明的扩张。

唯一……让他觉得匪夷所思的却是……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然后……

“射击!”

轰隆隆……

弘治皇帝看着萧敬。

朱厚照立即大吼:“传令,不许下锚,全速航行,至澎湖方向!”

只是……弘治皇帝却突然觉得,似乎……偶尔激情一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方继藩……齐国公,你疯啦……你是不是疯啦,你为何不让陛下和我们下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