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白蜡明经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到了。”

因为法阵缘故。

“还真是!”

“是。”袁青连应道。

片刻后,司空阳离开,宫愚简单说了几句也走了。

这个时候孕养超凡斗气就有希望突破了,不过仅仅一种万物境第三层次普通的奥妙孕养,耗费时间很长,有些到死都没能突破。而东伯雪鹰已经有水火两种有些生克的奥妙同时孕养,效率十倍增,怕是二三十年内就有望跨入圣级。

“对,他的近身战更可怕了。”

东伯雪鹰转头一看,远处的黄袍老者宫愚师傅脸色难看,而一旁的司空阳观主也冷着一张脸,没有其他表情。

“不。”

“司空观主。”宫愚微微行礼,姿态明显低一等,毕竟司空阳乃是整个人类站在最顶尖的存在了。

“师兄。”东伯雪鹰说道。

太阴之体的女子,特别是和男人初次享受鱼水之欢,太**华会滋养男人身体灵魂,比一些罕见宝物效果都好的多,让灵魂都能发生蜕变!恐怕自己喝海洋界石灵液几百年都远远赶不上这一次的蜕变,当然前提是男人的灵魂和女子相当,否则的话,像半神那一层次想要蜕变也很难。

一众超凡立即腾空而起。

走到后花园,在自己常坐的躺椅上半躺着,心意一动,超凡斗气就迅速将体内的酒意完全驱逐掉,头脑也更清醒。随即拿起了一扁平酒壶,仰头喝了一口里面的海洋界石灵液!顿时全身乃至灵魂都无比的舒爽清醒。

“那边就是百战秘室。”黄袍老者指着远处的一座完全密封的屋子,“东伯雪鹰你很年轻,或许有机会能冲刺一番百战秘室的最高成就。”

“得有目标嘛。”黄袍老者微笑。

“好漂亮。”东伯雪鹰震撼,他没想到薪火宫内竟然还藏着如此大的空间。

*****

“这是我难得的机会,只要能取胜,我就能有一千年的悠闲日子。”恶魔拉弗达充满渴望,他从出生那天起就被人类圈养住了!人类抓住了一群恶魔,那些恶魔极少数生下了孩子,恶魔拉弗达出生到如今的岁月,就是配合各种实验。

他陡然动了,直接杀向东伯雪鹰。

双方的搏杀,立即血腥了许多。

东伯雪鹰力量爆发,显然是急剧消耗体力的。

“真期待啊。”

八千多年前那次入侵的恶魔,有一些弱小的被活捉住……就一直被圈养住,半神超凡法师则有机会去研究,那些恶魔有些老死了!有些则被研究折磨死了,有些还活着,并且甚至还会生出孩子,他们的孩子也会成长,成年后就会自动跨入超凡!

那是凌驾在‘空间切割真意’之上的一种传说中的真意,这种真意……整个夏族从诞生到如今都没有一个能够掌握!他们之所以知道有‘阴阳真意’,还是神界传下的大量修行讯息中有过记载,记载了这一种极为强大逆天的真意。

青发男子双掌轻易就挡住了枪法,他双掌上的护体冰层都龟裂碎裂,可手掌上戴着的银白手套却坚不可摧,轻易拦住了。并且他还迅速的贴近,欲要贴身搏杀!

现在使用平常招数,也能磨练水火奥妙,水火这两种奥妙提升了,‘水火蛟龙杀’威力也能提升。

“输,就是输。”晁青老头继续打击。

一声震响。

“啊。”巨汉土着也是大意了,毕竟枪尾刺出是很少见的,枪尾虽然不锋利,可这一刺……就和棍法中的刺一个道理,威力同样会很惊人。

枪尾圆滑的尾端直接点在了巨汉土着的喉咙处,诡异的穿透力,瞬间贯穿,轰~~~粗大的枪尾在刺穿时依旧在旋转,硬是将巨汉土着的喉咙处贯穿出了一个大碗的巨大洞穿伤口!那大汉的脖子可是粗的很,如果贯穿伤口小了,以他的生命力根本死不掉。

东伯雪鹰抬头看着,一道身影从天而降,降落在了山石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

这是身高有近五米的人形巨汉,全身皮肤泛着暗红色,有着獠牙,一手拿着巨大的盾牌,一手持着骇人的巨斧!他的暗黄色眼眸中满是杀意恨意,这些被直接扔进来当对手的超凡土著,都是对人类充满仇恨不肯低头的超凡土著。

话是这么说,可他周围有无形的风的力量环绕,轻易就隔绝一切水流暗劲,论境界他可比东伯雪鹰要高!

在东伯雪鹰暴退的同时,公良远已经对着空气又施展了两剑。

“防的挺厉害嘛。”远处的青绿皮肤超凡土著冷笑,“我的兵器从头到尾都没碰你的兵器,你能防御的如此完美。如果碰了呢?”

br />????“就这时候!”在双方兵器碰撞的一刹那,东伯雪鹰手中长枪仿佛蟒蛇翻身。

“不。”超凡土著连竭力闪躲。

只要境界跟上来,他们将会非常恐怖!

“你还逃得掉吗?”东伯雪鹰瞬间化作幻影杀了过去。

像最近一万年那位‘单青艳’,她的太古血脉就是一种特殊的血液天赋,燃烧血液下能瞬间速度力量等尽皆暴涨,连身体都接近不死之身!当初她凭借境界战斗经验就赢下了六场,后来直接爆发天赋,整个实力全面暴涨,身体又近乎不死……连胜七场八场九场!

按照规矩,超凡生死战是连续战斗三场,三场后可以休息一个时辰,用来恢复斗气体力,而后继续连续战斗三场,再休息一个时辰……再继续下一轮!直至战败结束!

“轰。”

“嗯,我这一招还可以提升。”在创出后,东伯雪鹰就发现了,“让水和火结合的更完美!”

东伯雪鹰咧嘴一笑:“我尽力。”

战斗场上方原本有法阵笼罩,完全隔绝。

彭山也是连忙道:“雪鹰,灵淑妹子还专门压赌注在你身上,赌你肯定六场往上!”

作为超凡生命,直接从生死殿的正门进入。

东伯雪鹰很快看到了前方正坐着的两道身影。

手中拿着一灰不溜秋的源石,调动着内部蕴含的天地初始之力,这些天地初始之力在进入身体内后直接化作了一枚枚魔龙神印,这些魔龙神印直接融入了肌肉筋骨心脏血液等每一处……渐渐的开始让身体发生着非常细微的进化。

他的确想要在超凡生死战上狠狠拼一把!一来展露光芒越耀眼,越是受人类最高层的半神们关注,就连谁要悬赏东伯雪鹰,血刃酒馆给出的悬赏价也会更加惊人。二来是为了磨砺自己,这种低危险的和超凡的生死搏杀机会,哪里去找?三则是为了超凡贡献点。

一贡献点,等同于一斤源石!

程灵淑也连道:“对,直接要你命的或许少,可阴你一把的却是很常见的。被阴了,只能怪你识人不明。”

东伯雪鹰震撼看着。

公良远指着远处那座散发着蒙蒙火焰毫光的巍峨宫殿,“在都城最中央的那座宫殿,就是薪火宫!之所以取‘薪火’这个名字,就是有着薪火相传之意。”

“这薪火世界,生活着数十亿凡人!而夏都城内则留下了我们夏族几乎所有重要传承,战争不可为时,超凡们都是退守到薪火世界的。”公良远说道,“等待时机,再夺回我们的世界。”

走到府邸中央区域。

东伯雪鹰走出了自己府邸,而后再一迈步,刷,身影就凭空出现在了池丘白府邸门口,门口的护卫们看到突然出现的黑衣青年也是丝毫不惊讶,因为作为长风骑士府邸的看门守卫,也是经常能够看到超凡的,超凡们的速度本就超乎他们的想象。

他能够感觉到大家彼此亲切的气氛,而这么一群人的领袖就是池丘白!东伯雪鹰感觉池丘白属于那种天生有领袖气质的,让人愿意和他站在一起。

“竟然是身体修炼法门。”东伯雪鹰很激动。

从飞天级中期到巅峰,就需1000斤源石!比斗气修行飞天级初期到圣级初期还高!像这次东伯雪鹰如此妖孽,水源道观邀请他也就赠与了六百斤源石。

四重天,力量三倍!修行这身体法门的一些半神,一般也就魔龙力四重天。

五重天,力量六倍!圆满大成!极难!

和之前的斗气阁一样,这座藏有兵器的大型楼阁同样没有看守者,之所以没有看守者,是因为……整个水源道观都是一件半神器,器灵‘龙前辈’‘雀前辈’能够完全掌握这些地方,没有谁能够偷偷摸摸带走,或者强行带走兵器的。

人阶极品长枪价格一般在十斤源石到二十斤源石。

选了圣阶下品的黑龙枪和流冥靴后,东伯雪鹰又选了一件人阶极品的黑色衣袍,同样有一些降低空气阻力之效。毕竟论防御力,圣阶极品的护身内甲实在太厉害。

“而且超凡生死战,是你们唯一比较安全的熟悉超凡世界土著的机会,好好把握。”光头干瘦老者说道,“错过了可就没了!”

可听到司良红说的话,却个个吃了一惊。

东伯雪鹰和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他们来此也是表明态度的!至于送礼之类的,给一个超凡生命送礼?根本就是笑话!

时间一天天过去。

“这是卷宗!”

“卷宗?”墨阳瑜心情复杂的看了看墨阳琦,这可是族长啊,过去高高在上的族长。其实在场的东伯烈、东伯雪鹰他们都对墨阳家族很厌恶,可墨阳瑜却是最复杂矛盾的。

“哥哥?”墨阳瑜有些发愣。

在吃完午饭后,青石、东伯烈夫妇、宗凌、铜三他们就在城堡主楼门口,送东伯雪鹰了。

跟着东伯雪鹰身体周围沐浴在火焰光芒,看了看家人们,咧嘴一笑,便冲天而起,朝北方天边飞去,迅速消失在天地尽头。

“哈哈,东伯护法。”一道流光从道观内飞出,出现在道观门口,是一名背着神剑的放荡不羁的帅气男子,“我们整个水源道观是一件组合类半神器而龙前辈和雀前辈,都是器灵,从道观创建时就已经存在了。”

因为那些新突破的神,根本就不懂炼制神器,夏族如今拥有的神器,每一件都是从神界或者黑暗深渊流传过来的。

至于战斗靠的是技巧经验、境界、兵器、秘术等方面。

“知道。”东伯雪鹰也很慎重。

“麻烦羿鸿楼主了。”东伯雪鹰点头。

;

……

血刃酒馆、大地神殿内的神级秘术,都是神界传下,绝不外传,是天下间最强的秘术。除非加入这两家……或者加入魔神会,否则根本学不到神级秘术。

“是他们?”东伯雪鹰也有些震撼,“圣级中最强大的人类?”

谭石看东伯雪鹰目光都很是亲近,兽人族在人类当中地位比较尴尬,虽然漫长岁月,法律上说兽人族和其他人类拥有平等地位。可还是有着歧视兽人的现象,就算超凡中,也有些对兽人族超凡比较歧视的。加上兽人族超凡数量又少,的确有时候很憋气。

“长风,他才刚跨入超凡,你就认为他能成圣级?”谭石打趣道。

如果眼前这男子是六大超凡组织的,应该不会对自己怎样。可如果是魔神会、巫神殿呢?可是很可能干掉自己的!当然按照道理,魔神会巫神殿就算有探子,也不至于比六大超级组织来的都快!

黏着枪杆,顺着枪杆刀锋直接切向东伯雪鹰。

东伯雪鹰被迫瞬间放手,放开了飞雪神枪,同时转身避让那刀锋袭击。可在转身的同时,东伯雪鹰的双手中都出现了一把梭形飞镖,刷刷刷……铺天盖地,诸多飞镖在东伯雪鹰力量爆发下尽皆扔了过去,如此近距离的扔飞镖,那名半秃男子也是有些愕然的无奈暴退,同时黑色刀光一圈,挡下了攻击到他面前的飞镖。

“你才二十八岁,水火就能彼此互补,说不定将来能掌握水火真意!”半秃男子一翻手,拿出了一纸张,随意一扔,纸张犹如刀锋划过虚空,东伯雪鹰伸手一接。

茶水泛着热气,东伯雪鹰笑着:“自人类和魔兽一族诞生以来,我们夏族历史上也有神诞生,魔兽一族在漫长历史上恐怕也有惊才绝艳者,可依旧谁都没能将谁完全灭绝!人类和魔兽一族的争斗,想要一劳永逸,太难太难。”

正常超凡家族,可世袭侯爵,可世袭千年,千年后就降等为伯爵了。

山头上,一块光秃秃的大石上正蹲着一名男子,这男子的头发左侧全部剃光,右侧垂落下。

“圣榜第三:血魔神,小型超凡世界‘血魔界’最高领袖,在血魔界内,借助世界威力加持,至今无人能击败。”

“圣榜三十位,其中二十位是我们人类,五位是魔兽一族,还有五位是超凡世界土著。”羿鸿楼主说道,“能够入圣榜的,都是颇为了不起的,都是有希望冲刺半神的。特别是长风骑士池丘白……他是我们这一个时代最耀眼的天才,他掌握的乃是极为可怕的空间切割真意,且他现在才三百多岁,几乎铁定能跨入半神!或许将来有望成为最强的半神,名列半神榜第一。”

她已经做出了决定!

……

“主人。”铜三看着雪白头发的墨阳瑜,这个壮硕的兽族狮人都掉下了眼泪。

当初分离时,东伯雪鹰已经八岁了,长相轮廓也差不多了。可当初年仅两岁的青石,和长大后的模样变化就大多了。墨阳瑜都有些不敢认。

“伪超凡?”东伯雪鹰做出了判断。

“所有人都别乱来,都别去打扰那位大人。”银月骑士立即下令。

“母亲,再吃点。”东伯雪鹰这次来,只是带了些点心,他也估计父母这些年日子并不好过。

握着母亲的手,走出了洞窟大门。

“好快,这就是超凡强者飞天遁地?”墨阳瑜惊叹看着周围,周围场景都变得虚幻,只有远处的景色才能看的清晰点。

东伯雪鹰天地之力笼罩下去,笼罩住了东香湖旁边的那座炼金作坊内的法师塔,轻易就发现了在其中的父亲,他神情一松,父亲情况比母亲好的多。

甚至‘火的奥妙’也在发生着蜕变。

r />????“痛快痛快。”东伯雪鹰施展枪法都格外痛快。

龙山榜排在前三千名的,以及一些被认为可堪培养的,一般都会被引领进超凡势力进行栽培。

即便栽培,最终能跨入超凡的,依旧少的可怜。

跟着东伯雪鹰就收了体表的斗气。

借助天地之力波动。

眼睛、鼻子、耳朵……

墨阳瑜如今眼里只有自己儿子,她都没注意这水是怎么出现的,她低着头,任由东伯雪鹰给她洗头,脏兮兮的头……东伯雪鹰却洗的很仔细,手指尖还有着水流环绕,缠绕着那些丝带走污垢,仅仅片刻,墨阳瑜的头就变得干净了。

“是雪鹰少爷啊。”

门开了。

“走,先去世界入口看看。”东伯雪鹰笑道。

“老主人说过,黑风神宫主人是一位非常可怕的法师半神,他布置的神宫法阵,至今都没有超凡能够攻破!”金色猿猴说道,“攻破这法阵的难度,比横扫一座大型超凡世界都难的多,眼前这两尊炼金生物,仅仅是整个黑风神宫守护力量的冰山一角!”

他也仅仅是了解查探下。

几个呼吸时间,一道水流就从一座火山口飞出,跟着迅速飞到了高空的云雾间。

变成了一个液体球体,“主人成为超凡了?”

“飞天遁地!”东伯雪鹰瞬间身体化作了一道火焰。

像凡人世界,一颗源石都挖不出!源石是什么?是一个世界孕育万物的最初始天地之力汇聚的矿物,在规则无比完美的凡人世界,一切力量都利用的很完美,超凡们根本找不到任何奇物。

东伯雪鹰只能无奈回到了那残破广阔的大殿,他现在是一个凡人,即便有了黑风神宫其他一些小范围区域的地图,他也没法进去。

像许多的伪超凡……就是借助外力九死一生侥幸让身体超凡,可他们的斗气依旧是称号级的斗气,所以他们和真正的超凡相比,实力很弱,也就龙山榜五百名左右的实力层次。可依旧有许多称号级不顾性命危险去拼一把搏一把。

雷真的回忆录中,偶尔提到太古血脉二次觉醒。

二次觉醒……才能真正有几分真正太古生命的风采。

时间是最无情的。

“主人,你只会欺负我。”金色猿猴苦闷道。

“呼。”

他看了这位超凡强者‘雷真’的回忆录,也知道‘海洋界石’是何等珍贵的一件异宝,这是一座小型世界孕育出的最珍贵的核心之物,也是雷真这个圣级高手活了一千五百年走运得到的最好的异宝了,它的用途不是战斗,而是辅助修炼,对突破瓶颈都有很大帮助。

这种辅助修行的宝物,超凡们都是当命根子的。

**

...东伯雪鹰手持飞雪神枪,走向那两尊金色雕塑。

嗖。

任何一个超凡炼金生物,都是有能量之源的。当然借助身体内的法阵也可以从天地间吸收力量缓慢的补充,可这种补充……是远远无法和真正的生命相比的。

“真是无知!”那老头嗤笑,懒得再说。

墨阳瑜虽然被关禁闭,可也能更潜下心参悟法术。

“嗯?”墨阳瑜转头看着这侍女,“你怎么还在这,有事?”平常侍女都是放下食物吃喝就会悄然离去的。

“我进学院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看到长风院长呢,没想到就是因为东伯雪鹰的事。”

余靖秋却愣住了。

“我……”崔金鹏当时都气疯了。

“啊,刘大管家。”崔金鹏立即谄媚下车。

“主人要见你。”刘大管家说了句,没再多说。

在一片花园中,崔金鹏看到了司家老祖。

她司家在青河郡是绝对的霸主,一手遮天,就算是一些肮脏的地下世界,同样有着大量的眼线。这崔金鹏是被称作是司家的忠犬的!司家安插些眼线在他的府邸内,他根本不敢有一丝反对。所以他的孩子‘崔琥’的死,司家也是很快就知道,甚至知道崔金鹏去过血刃酒馆!

“一个几乎肯定能跨入超凡的妖孽天才,竟然就这么死了!巫神殿虽然损失了一个潜伏的棋子,却也已经大赚了。”司良红有些紧张,“这次超凡强者肯定震怒!青河郡是我司家管理的地方,希望别迁怒到我司家。”

“我已经知道来龙去脉。”池丘白一迈步就站在了黑风渊的上方,原本疯狂的黑色狂风都被压制暂时的消散了,他俯瞰下方,下方极深处隐隐有着一股恐怖的能量在涌动,阻碍了视线,根本无法看到黑风渊深处有什么。

池丘白站在黑风渊上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