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计穷力竭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许了虽然全是颇大,但也却也不能让诸天六太都按照自己想法行事,必要的警惕,还是不能免除。

这里被称作生死涯,因为高而且陡,十分危险,每年都有很多想不开的人在这里跳崖寻死。

“嘶……”只听他一声压抑的低吼,原本被压下去的火苗就在顷刻间复苏、爆炸!

“是你……”龙晓晓冲着他露出友善的微笑。

尤歌满脸通红,又气又羞:“不害臊,你出去!”

这俩男人好似天生对头,每次遇到都没好脸色给对方看,但这俩又是最懂得掩饰的,即使是情敌,都不会让尤歌看出来彼此之间的敌意。

男人不答话,只是扶着那个被郑皓月欺负的人,看着对方一身狼狈,头发和身上都被红酒浇了,他实在难以置信,郑皓月难道有虐待倾向么?

尤歌虽然有火气,可她也知道这件事跟佟槿无关,她不能再佟槿身上撒气,否则就真成了蛮不讲理。

赫枫那两条略显细长的眉毛动了动,轻佻地用手指刮了一下美女店长的下巴,露出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看到你今天穿的裙子这么xing感,当然是喜事,对男人来说是福利。”

虽然她说的话稍嫌激愤,但基于她目前的处境,也算情有可原。

生俱来的宛如精灵般的美丽却是随时随地都散发着令人疼惜的气息,她自责的表情,更是让容析元揪心。

容析元很无奈,这两个小家伙,旁边就是他们的小chuang,可他们不去睡,非要睡在尤歌身边才行。

副董主管香港总部,容析元主管的是博凯集团在大陆的公司。要论实力与重要性,两者是不相上下的。在博凯,唯一能与容析元分庭抗议的人就只有眼前这位叔父——容炳雄。

今天是尤歌休假,容析元也不上班,两人的出行计划是到附近超市买菜,然后吃一顿容析元做的午餐。

回国后,她并没有去过许炎住的地方,只是在国外时两人住在同一间公寓,那时她就发现了许炎的穿戴都是顶级名牌。

“嘿嘿,知道什么叫天生吃货?就是本少爷这样儿的,不用节食和减肥也能保持黄金比例的身材。”此人又开始自恋了。

店长和詹琦也有点意外,龙晓晓不解,呆滞地看着尤歌。

翎姐按着胸口,只觉得心跳得厉害……

“你们睡吧,我在这看着。”

可是尤歌舍不得离开香香一家子,这就是她的亲人,她发誓不会再离开香香,这只忠心的狗狗曾为了她差点死掉,她不可以没有香香……

不得不说,宝瑞又一次勾起了大众的好奇心,即使此刻声誉受到质疑,那也毫无例外地成为了全场焦点。

失败得太彻底了,不但没有给宝瑞造成麻烦,还让容析元洞悉了一切,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怎么可能在发现戒指被掉包后只一天的时间就做出一模一样的戒指来?他是怎么办到的?

沈兆身上都是容析元的血,看在尤歌眼里,分外地触目惊心!

沈兆那双赤红的眼睛死死盯着尤歌,愤恨而又痛惜地说:“你现在满意了吗?少爷可能这次熬不过去了,你是不是很开心?你是不是觉得自己以前受的委屈都赚回来了?呵呵……你是我见过的最残忍的女人,你从来都不去了解少爷为你做过什么,你就只知道自己很痛苦,你从来不知道少爷的痛苦比你多百倍!既然在加州拒绝了跟少爷回国,为什么现在要回来?如果不是为了赶来见你,少爷就不会被暗算!如果少爷有什么闪失,就算不是你亲手所杀,也是因你而起,你真的这辈子能安心吗!”

豪门多杀戮。有时看得见,有时是杀人不见血,明争暗斗不在话下。也因此,七年前,翎姐会被人追杀。

“你……你……”容析元气得脸色发青:“我没晕过去,你还不满意?我……我如果哪天死了,一定是被你气……气死的……你……你……”

这眼看着是要吵架,门口却走进来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悠闲自在却又透着一股摄人的威势,除了容析元还能是谁?

许炎嘛,虽然苏慕冉喜欢他,可他不该为了吓唬人,将人家的衣服扣子都扯掉了。就算苏慕冉喜欢他,也不代表她是个那般随便的女生,当感觉到自身受到侵犯时,苏慕冉本能地要保护自己,控制不住情绪,踢了他一脚,最后还骂了一顿走人。

容析元耐心有限,软的不行来硬的。

许炎的手已经从苏慕冉肩膀上拿开,两人面对面坐着,表情都怪怪的。

尤歌现在也学会了游泳,看着这清澈透明的海水,不由得心动,带来的游泳衣能派上用场了。

话题都在狗身上了,女孩问一句,佟槿就答一句,压根儿没注意到女孩的脸色越来越囧……好歹人家也是女生,你小子就不能主动跟人家聊聊?说来说去都是狗狗,难道眼前的大波美女还不如狗狗好看么?

但是铁门挡住了视线,她只能看到一双脚在铁门外走动,却看不到人。

那年,唐虞梅被带回隆青市警局,却因为证据不足只能放人,现在可好,她说的话,就是亲口承认了她害死了尤歌的父母!可唐虞梅太狡诈了,她的话说得很巧妙,从字面意思并不能认定,即使有人刚才录音,她也能凭自己说的话来开脱。

“不需要你相信。”

“你不会觉得折腾,你会很乐意。”容析元也是……这么直白地说穿尤歌的心思。

容析元深锁的眉宇间充满阴霾,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幕像是无比久远的画面……他被人袭击了,子弹打在身上,有一颗打中了他的脑部,紧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是此刻。

这个女人的心真不知是什么做的,认儿子,这种话原本

尤歌无奈地笑笑:“许炎,这次展销会还没结束,我还不能走,容析元也还要留下。如果我不跟他回一趟容家,容家的人能消停么?该来的始终要来,容家是我必须要面对的。”

大约半小时后,沈兆以及另外两个保镖一起将容析元和尤歌接走,目的地是容家。

尤歌浑身僵硬,对于他突然的温柔,她有点不适应。

容析元又一次得逞了,新游戏玩得很嗨皮,一脸的满足,嘴角的笑意清晰可见。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的长相真的没处可挑剔的,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帅,令人惊叹造物主的神奇,天生的五官,没有整容,却比整过容的帅哥更耐看,更富有

尤歌当场就呆住,第一次觉得公司的名字竟然这么动听!

昏暗的光线里,男人吞吐着白色的烟圈,氤氲在淡淡雾气中的身影与周围的空气融为一体,他仿佛天生就该是生活在黑暗中的人,他习惯黑夜的冷和静,习惯在这样的死寂中倾听自己的呼吸,心跳……可这单调的旋律今夜显得格外刺耳。

反正孩子听不懂,他们想说什么都行。

正好,容析元的电话打完了,尤歌也到了他跟前。

尤歌很想装作凶狠的表情威胁一下香香,但她做不到,每当看到香香这招人喜爱的萌物,她的心都萌化了哪

“乖宝宝……”尤歌才刚准备安慰一下香香,可紧跟着房门处窜进来一堆毛绒绒的肉球。

容析元没在家,尤歌也不打算问。既然他都能不闻不问,她又何必记挂?现在最要紧的是她必须去香港,顺利进入会场。

她的理智,狠狠地戳中了容析元的心窝子!

“啊——!”惊呼声只喊出来一半就被男人的嘴唇堵了回去,她被压在墙壁,粗鲁的吻,如狂潮袭来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