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钉嘴铁舌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什么叫一石激起千层流,莫庭的话把在场的众人都惊得失神了,就是蓝弦也忍不住诧异一刻抬头以眼神寻问:

做一个公民,她有权表达自己的喜好,随即话锋一转,蓝弦若有所指的看向身后,对着媒体影射道:

“蓝弦小姐,你是说你的生命会有危险吗?”

蓝弦的语气是那般的自信与坚定,一刹那震住了见过了各式各样明星大腕的白雪。

“白雪,要拿我的经纪合约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日无论你做了什么地步,你都只能是我的经纪人,我的专属经纪人,你不能带别的艺人。”当蓝弦在那档节目中公开澄清绯闻不到一个小时,各大论坛有几个视频瞬间红了起来。

“我很抱歉,我……”蓝弦低垂着脸,看着自己的左脚,很明显的红肿。

剧中男配琴宵的扮演者一身白衣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暗岩的扮演者一身火红纱衣尽显妖孽之美,这两人的出采表现稍稍掩云了墨天王没有出席的遗憾。

哇……墨少笑起来好温柔哦。

“a军区的人。”莫庭的脸色依旧不好,但在“外人”面前,他的风度还是不错的。

这档节目没有彩排,那么各个环节电视台会和导演商讨好,确定好底稿会给各个上宣传的人一份,以免出差错,毕竟那是一档直播的节目。

莫庭与蓝弦一路浅笑,莫庭想说什么,却被蓝弦悄悄在腰上捏了一把,无声的警告着:别乱来……

“业界蛀虫大金集团被覆灭源于将黑手伸向蓝弦!”

同时不停的影射哪个女艺人和大金的老总有什么关系,在大金集团的授意下,公司才力捧她之类之类的……

当然了,莫庭很确定蓝弦不是为了迎接他而特意去沐浴的,因为她看到蓝弦的手机有数个未接来电,而这些都是剧组的人十分钟前打过来的,也就是说蓝弦早早的就在浴室了。

娱乐公司的合约哪个没问题,至于偷税漏税吗?这年头又不偷税漏税的公司吗?

极致的红给人的感觉不是妖艳而是气势十足,微扬的头有着不需要用言词来说明的骄傲,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女王气场,更让人明白这个女人有着掌控一切的实力。

而这个圈子里不怕大金集团的恐怕只有墨云天了,可是白雪没有墨云天的电话,只能打给他的经纪人。

“多谢莫总,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了。”只一眼墨云天就明白这里面的情况。

“蓝弦,你真的录唱片?”白雪很无奈的看着坐在家里,悠闲的看杂志泡茶的女人,也只有蓝弦才能如此镇定吧。

蓝弦抬头看向白雪,半个月白雪瘦了整整一圈,比初见时好看了许多,这算不是算另一个收获?

第二天她来拍戏时剧组的气氛相当的诡异,一个个看着蓝弦满脸同情的别开眼。

听到蓝弦的话,白雪沉默了,同时更加的看好蓝弦了,这么年轻就能将演艺术圈的沉浮的看得这般透,不容易……

什么叫惊喜,惊喜就是在大家认为我不可能加更时,我加更了……今天没看到的亲,明天看呀。果然,莫放想了不想的就摇头:“不信,融柳没有死,我可以肯定,这世间没有人比我更了解融柳。”

剧本上有裸出的镜头,融柳一定会和对方示先说明,裸到什么地步,超出了融柳接受的范围,再高价也不拍……

哼哼,平时让你们大爷,让你们得瑟,让你们不顾当事的人感受,什么打击人,问人家什么,现在好了……

“莫总……”

咔咔……

karl将中国古典风味和现代美完美的揉和在一起,即展现了蓝弦身上那古典气息,又不失时尚气息。

“让开,你挡着我的路了。”说完,一点也不客气的将沐菲给挥开,动作虽然优从容,但对于沐菲来说却如同狠狠一个巴掌,墨云天是真正的贵族,任何场合他都不会有不合适宜的举动,而明显挥开女士的这个动作真的很失礼……

(亲亲彩迷们,跟阿彩的人都知道,阿彩很少写现言,这是第二个,第一本现言只写了四十章…话说,这一本现言可是阿彩花了很多心力的……蓝弦的故事写到这里,话说,后面能写的越来越少了,我总不至于把蓝弦与莫庭吃饭睡觉都写上……)呼……

第二集只有女主角的镜头,没有蓝弦的镜头所以大家都没兴趣往下看……

这部电视剧是我女儿推荐给我的看,因为她昨天晚上看完后来找我,对我说:妈妈,帮我报一个补习班好吗?我想要好好学习,将来成为一个像lisa那样的女性,知性、优、美丽而独立。

莫庭看着一脸紧张着的蓝弦,悄悄的握着蓝弦的手,无声的安慰着:别担心,一切有我……

“蓝弦,以后不要推开我。”

“我不管,你答就我求婚了。”

“呃……”

后记:

对于莫放,莫庭与蓝弦终于是不再担心了,放手让莫放去飞,去做他想做的事情,待到莫放累了,想要回家时,他们会给莫放一个温馨的港湾……

这个圈子会有人签三年合约的吗?可偏偏他们手上的就是。

恩。是的,历经千辛万苦,莫庭终于造人成功了……

在污蔑别人的时候,最好想一想自己是不是足够的干净,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是不是把尾巴给擦干净了……

墨云天停下脚步,转身向前。

站在电梯里,蓝弦已经将底稿全部看了一遍,笑道:“看样子你的那瓶总统之爱很有份量。”

a导演的手正放在某艺人的裙子里。

看不出来这个蓝弦居然有如此美丽的一面,看得出来她很美,但却没有想过她的美可以这么特别,特别到这个圈子似乎找不出一个和她一样的艺人来……

不愧为是莫家的子孙,即使在国外依旧记得为国争气。

“请问你是墨天王的女友还是情妇呢?“

如同蜗牛慢慢的挪着,如此十分钟又过去了,蓝弦脸上的笑容不减,丝毫没有因为被记者包围而恼怒。

大老板们都去找颜末,再大一点的老板当然就是直接找邵阳了,而邵阳和颜末一样的,一边与电话里的人谈笑风声,一边强忍着心头滴血般的痛呀。

本没有签约,不会收费。人生,就是各种狗血——蓝弦

蓝弦住的地方就是星娱公司为旗下艺人提借的员工宿舍,这个员工宿舍一般只有新人会住,蓝弦住在这里是因为她没钱,没钱买房租房。

蓝弦接过水却没有口,大方的道:“没事,也许是意外,我不是好好的吗,导演这一条过了吧?”

“走吧,去金碧辉煌,我请客。”莫庭不容风子秘书拒绝,带着他就往外走。

“蓝弦小姐,你是只不参加金鸡千花奖,还是今后国内所有的奖项都不参加。”

众位记者虽然不是十分满意,但是在蓝弦透露了国际大导演瑞那一段后,众位记者满足了。

和蓝弦一样,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不同的是莫庭用的是丝质面料,即薄又贴身。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长裤,侧面看上去,弱弱如同学者……

莫放,值得被人永远的保护……

蓝弦站在莫放的面前,足足有三分钟,可坐在椅子上玩电脑的莫放却继续忽略她,无奈蓝弦开口:“莫放……”

他到要看看,如果这个叫蓝弦的女人在红透了半边天后突然掉下去,还能坚持的生活在阳光下的理想……

什么叫政客?政客也就是演员,只不过政客的舞台更大罢了,莫老爷子相信蓝弦可以做到……

“走吧,不会有事的。”墨云天走在蓝弦的前面,保护的姿态很明显。

终于好不容易说服自己给她打一个,可她蓝弦蓝大小姐可好了,居然敢不接他的电话。

离金棕奖颁奖还有十二天,而这十二天就是属于蓝弦的日子,能在这样国际性的评奖中,获得提名那无疑就是对蓝弦实力的证明。

而从星娱公关部发言人的话中可以看出,星娱正在花大力气捧蓝弦……当我认为这已经是上天厚爱时,却发现后面还有更厚的爱——蓝弦

说实在的,蓝弦还是蛮怕她去一次医院,被记者发现写成:蓝弦疑似有孕,孩子的父亲拒不承认!

女人心易变吗?

看着手机,蓝弦的难得忧愁起来。

“该死……”莫庭远远看到,气的猛捶方向盘,但却不得不踩刹车,前面除了有交警外,连武警都出动了。

莫庭那个男人太过高深莫测了,他是蓝弦唯一一个看不懂的男人。

要说冷遇也实在说不上,因为墨云天的档期很满,他每一天都是踩着点进剧组,又踩着点儿走的。

《神之子》因为要借用一府古宅,一直都是封闭式手拍摄的,除了墨大神不用留在剧组外,全剧的人都住在剧组安排的酒店里,毕竟这里谁也没有墨大神那么有钱,每天直升机进出……

手机书城穿越频道,有阿彩的专题推荐,顺手的卿卿们去看看吧,签个到、留个言、收个藏,拜托了……男人靠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而女人靠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蓝弦

“侨恩,最后一次,不要再我听到这样的话,不然别怪我翻脸。”凌厉的眼神,质问的语气,让侨恩连忙点头。

“是吗?”蓝弦明显的没信,但言谈中却没有一丝的强硬,很是温柔的任莫庭带着她往外走。

莫庭,我要让你看到,你的眼光真的不好,这个叫蓝弦的女人不值得你花时间。

蓝弦是侧着站的,微侧过脸才能看到墨云天,墨云天却只能看到蓝弦侧面,而沐菲的样子墨云天刚好能看得清楚。

在宣传过程中,两人也相当的配合剧组,同进同出,墨云天更是没有丝毫顾忌的大力提携蓝弦,从不在媒体面前夸奖女艺人的墨云天,不只一次说着蓝弦的优秀,甚至两人再次连袂出央ccav的《艺术人生》,在里面双方彼此调侃,如同相熟多年的老友或者情.人……

“可以确定吗?蓝弦很重视,我不希望有意外出现。”莫庭冷傲的命令道,这是蓝弦第一次,这般明显的表现出想要拥有,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蓝弦表面很从容,可只是她明白,她心里很不安。

点了点头,影不再像之前那样无视她,抬头,发现人半天还未走,似在等他什么似的。

“死丫头,爷爷不传消息给你,你就不知道来看爷爷了。”看着孙女儿心情好,幽老也高兴,这个孙女可是他的宝贝呀,她能幸福比什么都好。

“好了,好了,这么高兴,看样子那小子对你不错。”他倒是想暗暗去看,可是宝贝孙女说了,他要是去看了,她就和他翻脸

轩辕晗一脸你很笨的样子看着闻人靖暄。“以他们对我的了解,他们要做的事,我定猜不到。”

“母后她们一定是要从父皇那里下手,吴清”来不急和闻人靖暄说太多了,这么长的时间了,母后他们一定动手了,他必须尽力抢救。

婉如,再见,再见,泪迷了知心的眼睛。

“谁呀,一大清早的谁来敲门呀?”半晌过后,门房迷糊的声音、响起。

“联系不上。”沮丧,司徒大将军似看到了司徒府的毁灭,这一棋没有下好,满盘皆输,当初他们不应该想着什么让他“光明正大”的死,虽然麻烦缠身,但至少比现在的处境好一些。

“知儿怎么了?”看到突然笑的秦知心,秦夫人奇怪的问着,知儿这是在笑什么呢。

“娘,没事的,是王爷的寒毒发作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一次,痛过去就好了。”知心故作轻松的告诉秦夫人,现在秦夫人对轩辕晗的感觉很好,肯定会很担心的。

“怎么了,靖暄”有些疲倦,便却没有不耐,知心依就是温柔的问着。

“呵呵,好像,那个伤口裂开了。”此时的轩辕晗已没有了对轩辕曦的帅气与稳重了,反到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恩,那个,爷。我”吴清指了指门口,又指了指室内,正欲迈步出去。

大殿上,皇上狠狠的丢掉手中的奏折,益州,居然是益州,在他的太子刚到益州的第三天居然传来益州发瘟疫的消息。

一下朝,不顾众大臣的眼神,闻人靖暄立马往太子府走去,他现在要马上见到知心,把这个消息告诉她,他们都想错了,益州的叛乱竟然是针对轩辕晗的,轩辕晗在那也许有危险了。

“知儿”一进入黑族,他们遇到不是黑族的阴谋也不是黑族族长,而是坐在医馆前,为众人医治的知心。

“好美”站在知心的那个位置刚好能看到那不远处的片片枫叶,红红的枫叶堆积在一起,火红一片,甚是美丽。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