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积德裕后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不!不要啊!”我下意识的大吼,然后用左手上的戒指将我的右手心给划破,等待戒指一沾到我的血,我就立刻将结界打开。结界打开的同时,我不管不顾的将张兰兰和宫一谦都给往结界里面拉。

我正竖起了耳朵,准备好好的听听黑雾要说些什么时,却见我跟宫弦的身体又片下坠,只是这回下坠的速度很慢,慢到我一点儿也没有察觉到不适。

幸好此时过来了一辆的士。我连忙跨进了车里。吩咐司机送我回宫家。

“怎么了梦梦,我大概还有两天就可以回去了。你那边还好吧。”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往我们这边看过来。看得我一阵心颤颤的,也不知道这个司机究竟意欲何在。

“就算是如此,就算是你觉得这条蛇是有灵性的,那么如果我们不将它给除去,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把我们几个人都给解救出去吗?”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山谷里的寂静。

我不敢再呆在外面,只觉得似乎被什么东西盯着的感觉。我连忙转身回到了木屋里,想从屋时将门栓住,可是我却发现此木屋里没有门锁。也不知道平时阿明自己一人是如何住在这种地方的。

只见丹凤一边开门进来,嘴里还一边嘀咕:“真是奇怪了,难得出去旅游,没想到却无心玩,一出了门就觉得家里有什么事叫我回来似的。害得我白花了钱了,本来六天游的我只游了二天就玩不下去了。”

我的话说完,他们却又并没有放我们走的意思,还是那种一人一个方向将我们围拢在中间的排序。

“哇,竟然还有喜欢符纸的魂魄。”我即开心又疑惑的。

一车五个人,除了大陈之外,全部都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公子哥们,谁也没有赶过牛车,更不知道该怎么样去,让这个牛车给我们让路。

想到此,我已经不淡定了。悄悄的看了一眼张兰兰,去见她也正看向我。

当时张兰兰就是一阵骂骂咧咧的回过头来:“梦梦?你见鬼了啊?突然停下来干嘛呀!”

此时我总算清醒了。我连忙看了看阿明的眼睛。还好阿明的眼睛是一片黑白分明,正常的颜色。于是我放下心来。经过昨天的事情,现在的我已经被这些事情给弄得草木皆兵了。

我瞪大眼睛,企图用被子简单的遮挡一下我的身体。可是双手被宫弦的铁臂禁锢得动也动不了,只有我的头可以不停的转动,以躲避宫弦铺天盖地的吻。

可是此时,我那肌如白雪的脖子上以及那清晰可见的锁骨,甚至于裸露在外的手臂的,布满了深浅不一的吻痕,似乎在向全世界昭示着我跟宫弦那个男鬼是如何恩爱。

我身体一软,没有了力气支撑我的身体,身体委顿于床上。

宫弦放下了他的左手,然后看着我。他的眼神意味不明,可是听到了张兰兰性命无忧时,我喜极而泣。也顾不上去研究他眼中那抹神色。

看着宫弦一本正经的说着,我却怎么觉得似信似疑的。真有那么严重吗?

“好咧。”小攻应着,然后招呼我们上车。

听她这样一说,我就更没有底了。

他身上的冰层一直在不停的融化,他脸上的水渍一定是汗珠而非冰块融化的水珠。因为那些冰块融化以后,是直接化为气体形成雾而非水汽。

我想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留意宫一谦和陆雅又聊了些什么。不过很快陆雅就挂掉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我了。

走到了头,眼前零零散散的就是几个房门。我一眼望过去,发现这些门上面的门牌号分别都是“501,503,505,507……”

跟着张兰兰来到了一个空的房间,金龙那个模棱两可的话语还有他这幅毫不在乎的态度都让我很在意。首先是金龙一直不肯告诉我们解药到底在不在他的身上,其次就是我们都这么光明正大的要霸占他的家,他竟然也无所谓。

宫一谦开门见到是我们,明显的大吃一惊,看着这样的好像不想现在看到我的宫一谦,我心中格登了一下,连忙推开了宫一谦,进到了房里。

水进入了肺腔,刚刚的慌乱让我呛的水变得一发不可收拾。下意识地想要去呼喊救命,可是嘴巴一张开,浴缸里面的水就争先恐后的涌了上来。

我不用想也能知道电话那头的人在做什么,可是我毕竟求着别人也就只能耐心的等。我没好气的瞪了张兰兰一眼,对她说:“你才死了呢,呸呸呸,不说点好事。”

我想了一下,感觉脖子上还残留着昨天梦中被宫弦掐着脖子的感觉,就把昨天梦中发生的事情跟张兰兰一五一十的讲了。

这是什么鬼地方呀!我觉得啊,物流包裹能够到达的地方。就算是不是特别的繁荣,但是也该是人来人往的吧!

曾大庆起初没同意小溪点蜡烛这个说法,后来见跟小溪感情变得冷淡,也就想满足小溪的想法。可是好死不死的,曾大庆好不容易点了一回蜡烛,还就是我来的当天。这也难怪小溪会乱想了。

“没有,没有,就是随口说说。”我敷衍的对他笑笑,还是决定不告诉大明我眼中还看到的女子的事情。我怕吓到他。

看到手机开机的界面,我兴奋地蹦了起来,一把抱住张兰兰。当手机已经可以正式使用的时候,我连忙打开旺旺,翻到那一条差评的位置。

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些后悔了,就这么的让宫弦走了。而我面前的东西到底会对我做什么,还不知道。我紧紧地挨着花瓶,小腿被那个枝蔓越缠越紧,深深的陷入我的骨头里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丹凤家坐电梯引来的阴影,现在就算是换了一个正常的地方,以及换了一个电梯,我也还是紧挨着张兰兰,生怕有个什么不妥,我连跑的机会都来不及。

没料到,面前的男人在这个时候却露出了一个极其残忍的微笑:“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能了解的,你说的是我杀死的鸟儿又死而复生的事情吗?”

什么啊,这是想表述的什么事情,难道这拍片就跟洗澡吃饭般的必须要定时做的事情吗?

“医生,医生,一定是这个屋子不干净,我得走了,片子不拍了。”

感觉到了脸上湿漉漉的,我用手一摸,原是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

又见他手一扬,从屋里就飞出来一张被子。那个小老头轻轻的盖在了陆雅的身上。

“没有啊,林梦,你是不是在做梦啊,我做的事情怎么可能被第三者看到,那不是等于自己告诉陆雅我对她动了手脚了吗?”

随着黑色球的爆炸,从球阀体里还溅出许多黑色的液体,而这些液体所到之处,凡上被它沾上的东西瞬间就化为一摊污水,可以说是连渣都不剩下了。

对他,我的心一点儿也软不起来。我看到那些原本开着鲜艳的曼珠沙华瞬间就化为了黑水,若不是宫弦,那么地上的那摊污水里面也有我的的痕迹。这种人,我怎么可能心软而饶过他。

我仅是本能地对他点了点头。说不出话来,我还为刚才的场面所震撼到。心脏就像是漏跳了半拍似的不受控制,接着又狂跳起来。

我正在吓着我的原因,却不是因为有人偷窥我们,而是偷看我们的这个人他的脸雪白雪白的,没有正常的血色。而且他还吐出一个大红舌头,而顺着他那大红舌头淌下来的唾液并不是正常的口水的颜色,而是乌黑乌黑的颜色。在医院里我说得云淡风轻,可是走出了医院之后,我的心却马上就沉入谷底,有着一种不知何处是归宿的感觉。

其实也不需要找,磨盘镇这个地方实在是太小,一眼就可以望到了尽头。

他慵懒的靠在床头,心满意足的拿着我一缕头发在玩。

“好的,兰兰你睡吧。”我大方的对她点了点头。

“好啊,张兰兰,你不觉得烦闷的话,那么我奉陪。我也喜欢上了这里的乡村生活,这里没有污染,人也朴实,正好现在宫弦我也不想看到他,宫一谦我对他也是不知道该如何跟他相处才好。我觉得暂时的先避开他们两人也是好的。

后来王先生单独把我拉到外面,叹了口气说,“刚刚那个就是我们家欣欣,今年17岁,马上就要高考了。以前她是学校里的尖子生,自从买了那个娃娃,她就跟着魔了一样。”

这时欣欣突然出来,站直了身体说:“不,我很清醒,是你们糊涂,你们看不清。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只要把宝贝养好了,我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比如说:“陆雅每天都会去找宫一谦的妈妈聊天,两个人关系可好了。”;又比如说:“宫一谦妈妈不在的时候,陆雅总是去宫一谦的公司里面找宫一谦。”

反正不论是什么原因,宫弦就是没有第一立场站在我的这边考虑。不过想来也是,宫弦一直都将宫一谦视为眼中钉,又一直觉得我跟宫一谦的关系不清不白。现在来了一个这么强敌陆雅,宫弦肯定开心的不得了。更是愿意跟着陆雅统一战线,反正到时候陆雅也能得到宫一谦,宫一谦也不会来纠缠我,何乐而不为呢?

我在房子里静养着,每天晒晒太阳,学学驱鬼的技巧和章法,日子倒很是惬意。淘宝店里这段时间没有再出现差评,我时常为此而感到欣慰。最重要的是张兰兰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可惜她只要一能动弹,就会出去鬼混,这点让人有些头疼。

我察觉到了宫弦的意图,连忙抱住了他的手:“别,不要杀了他。他是有父母的,他的父母要见他一命。让我先来平复一下他的心情,你就留他一命。”

虽然我知道在这里面基本都是张兰兰的功劳。最后实在是华先生的盛情难却,我无法拒绝。

我看老板还想再说点什么,张兰兰就很武断地拉着我往外走。我还有点同情老板跟老板娘,毕竟我觉得她们为人那么好。

敢情这一整天的时间,大部分的时间张兰兰都用来睡觉呀!亏我还在屋外替她担心死了。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张兰兰也说那头疯牛有问题,我也看到了它眼睛中的红色的光芒,这些以我近期所学到的一些皮毛的知识来看,它的这种红色的光芒就是一种中了邪气的状态。那头牛不是真的发疯,而且受制于人想要把我们逼回磨盘山上又或者是想要让我们车毁人亡于这山道上。

“这个线要怎么修呢?”老奶奶戴着老花眼镜看了看,问了我很多,我都耐心的回答了。

吴兵忽然走进来,看着我笑了笑说:“你来了?”他好像把上次的不愉快都忘了一样。

“嗯。”我淡淡的点头,没有看他。而是准备离开,他拉住我说,“就这么走了,不多说几句?”

我没话找话的问,“你怎么也来了?”没办法,实在跟他没什么共同话题,加上是被迫相亲订婚的,我对他多少有些抵触,不愿意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

一边的吴兵傻眼了,满脸不解的问我,“怎么回事?”

我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转过头去,“随便你怎么说。”

他想了想不悦的说:“我们家给你家的礼金你得给我退回来。”

只见小月一边跑一边喊:“烧死你,我要烧死你。”说完这句话,小月已经跑到了大街上,这个时候已经临近正午,艳阳高照。灼烧着大地,火热的气温就像一个蒸笼一样,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这正是一天中阳光最毒辣的时候。

只见小月就那样站在太阳底下,然后将自己戴着手镯的手高举过头顶,暴晒在阳光下。不到两分钟的时间,手镯里面的那个宫装小女子已经被一团火给围住了。

“快六点了,ba快捷酒店。”

“别装了,只要是进这个家门的人,都会被宝贝所掌控,你们卖的什么关子我早就知道了。”欣欣说完又咳嗽起来,她的身体看起来很弱。

这个欣欣是怎么了,竟然连亲生妈妈都下得去手?不对,她一定是被小鬼给掌控了。

我感叹:“早知道一开始就把你给抓醒就好了。不过比起这个,你能不能跟我讲一讲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惊恐的往后退,一时间竟然也不知道自己该往那边走。门是被锁上了,窗户上面还有尖利又生锈的防盗网。我根本就是什么地方都出不去。

有的动物竟然还是活生生的被人扒皮。当我回忆起近期这些充斥于眼球的动物的死状,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耳边是呼啦呼啦的风声,极速下降的阻力,扬起了我眼角的泪花。

就在脚底落空的一瞬间,我心里飞奔而过无数头草泥马。

尤其是我刚才还告诉给了他们说我收到了张兰兰的信息的事情,还有张兰兰对我透露的我们当中有异常的人物时,若真是这样的人就在大明或者是小功身上,那么对方一定会从我无故的提出要先回转磨盘镇这件事情上猜测到是张兰兰给我的通的消息,那样一来会不会对张兰兰带来不安全的因素。

想到此,我极度的盼望大明跟小功他们赶紧回来,无论他们全部都是有问题的人还是仅仅是其中一个人有问题,只要是有人回来就好,我已经被这种莫明的冷意所冷得快说不出来话了。

没想到我还没有去找品香梅,她倒找上了我。确切的说是我今天又接到了一条差评。就在我准备下班的时候,一条差评就这样烦人的出现了。

没想到我前脚一到家,后脚就听到管家来报,说是陆雅来访。指明说有急事要见我。

被张兰兰因为食物而抛弃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虽然在心中不停的感叹,可是也还是快步跟上了她们的步伐,就算是张兰兰告诉我这个女鬼真的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我轻手轻脚的走到了行李箱的面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行李箱贴着的小票,发现并没有拿错行李箱,这个行李箱确实是我的。那么里面的东西,也一定就是冲着我来的了……

张兰兰这一句话就把我的后路给断掉了,我正想跟她说我不敢打开这个行李箱,我也不想去看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了行李箱的面前,然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软到了地上。

张兰兰却狠心的对我说:“我给你五秒钟,你不开箱子我就挂电话!”

我的话音刚落,曾大庆就转过头来了。他这么突然的一转头,导致在他肩膀上像蛇一样的程凤整个脸都完全暴露在了阳光下。

上次跟张兰兰在那个络新妇那边的时候也是遇到了鬼打墙,不过那次是因为有宫弦来把我带出去,可是这边是寺庙。所以宫弦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不应该呀,我看了一眼上面的信号。果然没有信号,可是我刚刚看淘宝评价的时候,竟然都还有4g信号。现在却突然没有信号了,让我怎么能相信。

说完,夫人就站在原地,坚持要看着我跟张兰兰先回房间,她和先生才回去。不得不说,夫人的这个小举动,确实是太暖心了。

我连忙申辩,本来我说的也中事实啊,完全没有一点儿狡辩的意思。也不知道小米是打从何处看到的差评,可别把别人的差评看成是我的,眼花了吧。

“求求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小女吧,我愿意替她受罚。”宫装女子还在苦苦的跟我们求情,倒是那个小女孩却一脸的无所谓的模样,似乎她并没有认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误的。

宫装女孩看到了我们的态度,脸色都白了几分,她的身体抖动得很激烈,已经说不出话来了。看到这样的母女两人,我也着实是不忍心。

宫弦耸耸肩,脸上也是一副无奈的神情。似乎感觉这一切的事情都跟他毫无关系。

哈哈,我在心中默默的笑开了花。眼见宫弦的嘴角有些不自然的抽动,当下我就更乐了。这两个花痴姐妹智商真是低的不行,两个人明明都长得一模一样,还要问哪个更好看。

宫弦只是眯了眯眼笑,没有回答。看到程秀秀这样的动作,张兰兰其实心中也是一片了然的。不过张兰兰并没有直接点破,反而将计就计:“秀秀,你自己做好选择。我们谁也不能干涉你。”

“是的。也不知道是何人那么歹毒,竟然给他用上了噬魂虫。”

我知道,这是宫一谦想要抓住我,逼迫宫弦过来,好用这些准备好的东西,将宫弦的魂魄打散。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