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幕燕鼎鱼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滕青山一把抓住刘建领口,将刘建整个人悬提起来,刘建连说道:“滕,滕青山……不,滕统领!滕统领,我只是听命行事。你废掉我的内劲,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你就当放个屁,把我给放了吧!”

“啊!”

胖子立即道:“统领大人尽管吩咐。”

一枪连一枪,一个漩涡连接一个漩涡!

校场上数千名黑甲军军士,近万名核心弟子们一时间都呆了。

这是常识!

滕青山也发现,密道的阶梯,就在那花白老者身后。

“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诸葛元洪表情严肃,“以后就看你自己了!还有,几天之后九月二十八!你师兄将会和你一战,到时候……我希望你别留手。胜,就要胜的干净利落!”

“谁知道,二十七代弟子有资格在殿外站着。咱们二十八代的只能老远看着。看!师祖!哇,还有长老,护法他们!”

“要让‘神’强大到,能突破封闭的泥丸宫!”诸葛元洪说道,“泥丸宫,在人的脑子里!而‘神’都是潜藏在这泥丸宫里。泥丸宫是封闭的。所以,一般武者的神,根本无法突破出来。”

“什么人。”立即有仆人喝道。

身体二十一万斤巨力!《莽牛大力诀》第九层!完全爆发!

它毁掉数丈深,滕青山都跑到数十丈外了。

“滕都统!”营地的归元宗高手们看到滕青山回来,连热情打招呼。自从见过在岩浆湖中央,诸多高手一战,大家对于滕青山的实力也有了明确的认识。那绝对是《地榜》实力,而且在《地榜》中应该能靠前!

是因为前世妻子,也是这种冰冷的人吧。

“你们俩的意思是,认真夺那赤鳞兽鳞甲?”冀鸿看二人。

“鬼狐,司马庆!”滕青山仔细观看司马庆全身,第一个便看了那双手套,“这一双手套,戴上它便能和兵器接触。可惜……现在已经破了!”滕青山一伸手,撕开司马庆体表的衣服。

原本滕青山以为包裹那么厚,应该有秘籍的。

“咦?那这司马庆的脸上……”滕青山仔细地在司马庆下巴、鬓角等位置一『摸』索,便发现了,一用力,便将一张人皮面具揭开。

其实对于先天强者,滕青山知道的本来就很少!

他最擅长的,就是拳法!

司马庆急躁了,他都无法近身!

要保持‘王陨’身份,银发老者,展『露』的实力不能太骇然。

待到无人处,爆发出最强实力,解决对手。二人,都对杀死对方有十成把握!

呼!

最重要一个原因是,先天强者的‘先天真元’极为强,能轻易离体,并蕴含强大攻击力,可轻易杀死后天武者。即使再厉害的后天武者,也挡不住。

偶尔有气泡冒出,热气幅散。这一幕很是常见。就在岩浆湖炽热的岩浆流深处,一庞然大物正隐藏在这炽热的岩浆流底部,岩浆流缓缓流动着,那可怕的高温,却是根本伤不了这庞然大物一丝。

蓬!

而那银发老者‘王陨’手中战刀,撕裂长空,猛地劈在赤鳞兽的身躯上。

黑火灵果消失了!

滕青山随即看向那根植在黑『色』大石中的‘黑火灵根’,透明的黑火灵根,有着特殊光泽,隐隐流窜着神秘的能量。正是这些能量,才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这样的宝贝。

高手死,才能满足那些武者们看戏的心理。

“青山,还是你们想的周全啊。”滕青虎遥看着远处,密密麻麻,看不到尽头的人,“这么多人,如果咱们来晚了。根本进不来!”

只是不想让别人奇怪。

青湖岛一方三人虽然吃惊,可好歹心里有准备。

就在滕青山三人在盯着岩浆湖啧啧称叹的时候,那精瘦汉子却一咬牙猛地朝旁边的幽暗隧道中冲去。

这里,正是滕青山刚才一脚踹开厚实山石的地方,那足有一丈多厚的岩石,恐怕天下间任何一个后天武者都难攻破,可滕青山却能一脚踹开。须知,人体的腿部力量一般是比手臂力量要高的。

滕青山化作一阵风,面对那仿佛炮弹一样从高空砸下的人体,一伸手——

“走!”滕青山再度将轮回枪背负在身后,随后便一跃而下,脚上一点崖壁,便抓住那藤曼,便飞速下降。

那精瘦汉子连跟上下去。

冀鸿看了一眼滕青山笑道:“青山,这个古世友,应该是整个九州当中,年轻一代,唯一能够和你一比的高手!这次别人挑战他,你得好好看看。”

“青山,咱们找这么久了,那个赤鳞兽到底躲在哪啊?上万人找,都找不到。连黑火灵果也找不到。”滕青虎无奈说道。

……

绝对的控制!

这两招,在滕青山手里已经活了,仅仅这两招,几乎可以说融合成一招。让司马峰难受地要吐血,那种别扭感觉,他从来没遇到过。

只是震断对方一两根胸骨,震伤内腑。

“兄弟,这野兔味道不错嘛,给哥几个尝尝。”一道声音从旁边不远处传来。

议论声一片,成名人物,认识的人极多。不过他们说的的确不错,像归元宗、铁衣门,单单核心弟子便近万,还有武者军队。同时还有大量外围弟子不计其数……和这些大宗派比,徐阳郡的众多小门小派,估计一派加起来也就数百人,怎么跟人家比?

“他娘的,太热了!”滕青虎忍不住咒骂一声。

“得震慑那些人一番!”滕青山心中暗道。第五十三章 风起云涌

独臂男子冷笑一声。

“这黑火灵根,能孕养出‘黑火灵果’,肯定拥有很神奇的能量。吃了黑火灵根,这股能量融入平常人身体,就能一下子让平常人拥有万斤巨力!”滕青山是内家拳强者,他很清楚。

人想要力量增加,必须不断开发潜力,提高自己。

杜洪略微一怔,而后狂喜连道:“对,是赤鳞兽,不过那是幼兽。一旦它长大,吃了黑火灵果,就会和蛇一样蜕皮,换掉一层鳞甲,体积也会更大。而且能口吐火焰,都统,你说那妖兽是赤鳞兽幼兽?啊,如果是幼兽,那……”杜洪说了一大堆,关于黑火灵果、黑火灵根的事情。

“明天一早,我们赶往旁边的徐阳郡桦城,通知桦城中的归元宗人马,传消息给宗里。”滕青山很清楚,经过那段侯以及其他武者一传播,知道的人肯定会非常多,还有铁衣门也会参加。

历史上,还没人驯服过赤鳞兽,妖兽都是极难驯服的,当然,有极少数妖兽有希望驯服。

一个《地榜》高手,已经不需要职位来证明实力。

关绿看向滕青山,突然起身:“滕都统,听说你枪法厉害,想和你请教一番!”

单论刀法,比之自己的枪法,也相差不大。自己重伤孟田,靠的是轮回枪长度占优,才略胜一筹。能一招杀死孟田,靠的是可怕的巨力!

未知最恐惧,昨夜总算发现是一个黑『色』怪物,大金庄人心也算定了。

且不论孟田是否真死,可兵器被夺,这是事实。

“是,宗主。”灰袍男子立即恭敬退下。

“呼!”那位闭目养神的铁衣门高手‘靳涛’却是脚下一点,宛如一道幻影,直接到了远处屋顶,随后飞到了更远处的屋顶,很快,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咻!

“锵!”

滕青山站在峡谷底部,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赤鳞幼兽。”靳涛暗自思忖着,“这事情不能外传,否则,黑火灵果就难夺了。”

“滕青山竟然击败了孟田,还断了他一条手臂,令孟田重伤!”那首领大吃一惊,旁边的汉子们连询问道:“大哥,那孟田不是《地榜》高手吗?怎么会败在滕青山手里。现在滕青山追杀过去,那孟田会被杀死吗?”

“断我一臂,此仇一定得报。”孟田心中大恨,“还追我,哼,他的速度,怎么及得上我!”孟田自信的很。

这一次,滕青山没有施展‘如影随形’枪法。

一力降十会!

在九州大地上,每天有许多妄图成名的人去挑战《地榜》高手,可《地榜》高手很少出手,即使出手,大多能赢。许多妄图成名的人在挑战中被杀。可还是有很多人去挑战,只为了名传天下!

二人死,一人重伤。这是黑甲军的结局。

滕青山目光锐利,手中长枪心随意动,一记‘如影随形’枪法直接刺去。

那旌旗上四个大字,清晰的很。

滕青山目光一扫,注意到客栈的一边,坐着五桌客人,那些人或是赤膊,或是袒『露』出胸膛,在大口喝酒,肆意说着。他们桌子上,或者椅子旁,都放着刀剑等兵器。加起来也有二十几号人。

油灯悄无声息的烧着。

后面,那位大当家正带领着大军,悠闲地跟随着。

“是!”黑甲军军士应声,可是他们却疑『惑』看向滕青山,滕青山要干什么?

十岁时,众多野狼都伤不了滕青山一丝,如今,这些马贼还想杀滕青山?

“轰!”

所有马贼都停下了手中刀枪,傻傻看着这一幕。

这笔银子,比大家一年得到的月俸都还要多了。黑甲军军士们荷包鼓了,当然更加拥护滕青山。至于那七八十名车队护卫眼馋,可滕青山却懒得分一两银子。

是徐阳郡北部官道上的一个客栈,在它的南边、北边六十里内,都找不到另外一个客栈。

“我也要!”一个扎着小辫子的女孩也连道。

“大哥,这是我祖传……”那二当家急了。

随即,在杨柯、刘三等一群人目送下,滕青山他们都上了战马。

“哇。”青雨在房间的床上打滚,“哥,这床好软好舒服啊。”

那些海外小岛,西域小国,根本无法和九州大地上高手们相比。

朱崇石环顾周围,哈哈笑道:“闯『荡』了这么久,还是咱们九州大地,最是富饶啊。”

朱童的父亲,只能算是一个小商人。而朱童十岁时,就开起了‘凤阳酒楼’,仅仅三年,凤阳酒楼几乎遍布整个扬州,为他赚了大量钱财。凭借这基础,朱童开始逐步渗入各个行业。

一个大家族,肯定只有一个儿子继承家主位置,一旦继承家主位置,那几乎拥有绝大多数财产。

按照统领的命令,自己要选两个百夫长,杜洪是年纪最大有经验,而这次,有自己在其中,也可以让表哥‘青虎’得到锻炼。所以,才选了这两位百夫长。

“没想到才回来不久,都来不及去看招收新人,就要出去!”滕青山虽然这么想,可心底很是期待,楚郡在整个扬州的最北边,从江宁郡要赶到楚郡,要赶近两千里路程,因为要押着货物,每天能行个两百里,算不错的了。

全部杀光,归元宗在千里之外,难查谁是凶手。

滕青虎一怔,随即『摸』着脑袋,嘿嘿笑道:“到时候该咋办就咋办!”

“这是什么?”滕青虎接过,这明显是一些草稿装订而成的书籍,并非印刷版本。这封面的白『色』纸张上书写有四个大字——烈火五式!

“青山你创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来的时候,滕青山是百夫长,滕青虎是伍长。

黑甲军战马飞奔,迅疾的前进官道上。

可知道刘三爷事迹的,谁不知道白马帮刘三爷手段狠辣?

杜洪压低声音道:“城主,我们都统大人他暂时和我们分道,回他老家了。”杨柯恍然,笑着点头:“青山他就是我宜城人,嗯,是该回家看看。好了,大家赶路也累了,还是赶紧吃饭、歇息吧。将战马,交给我们就行了。”

“要到年底啊。”青雨有些失望。

“爹,娘。小雨她也成年了,这些日子应该有不少人家来提亲吧。小雨她有看中的么?”滕青山笑呵呵说道,对妹妹的亲事,滕青山还是很重视很关心的。

袁兰也点头。

整个黑甲军一共才十二位都统,须知四大统领,非常难争夺。比如如今的四大统领,不管是第一统领‘冀鸿’,还是第二统领‘庞山’,还是另外两位统领,那都是归元宗的内门弟子。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新任都统了!”冀鸿目视着滕青山,“这是宗主亲自任命,我虽然不懂宗主为什么任命你一个刚进黑甲军不足半年的小子,担任都统这重位,但是,宗主所命,我自然不会违抗!而查紫金偷盗案,你做的也还不错。我还算满意……你以后在我麾下,可别让我失望。如果做的差,我照样撤了你!”

不过这一次,也就滕青山他们五人带领少数黑甲军军士,一直送到山脚下,目送冀鸿统领,带领十几名精英以及白崎,远远离去。

“以表哥实力,应该接近一流武者。”滕青山暗道。

这后天巅峰高手,九州大地上千万计,难以计数。

“师祖,你说我……”白崎刚张口,冀鸿便喝斥道:“你想以残废之身,有大成就,就当自强不息。其他的,你自己慢慢想吧,没人能帮你!”说完,冀鸿便大步朝屋外走去,只剩下白崎怔怔坐在床上。

“吱呀!”

“滕青山!”冀鸿喝道。

偷盗出去不外乎那几种方法,不管是有内贼,还是地底有秘密通道,肯定有一点——紫金矿区的苦工当中,有人将紫金搜集的。所以之前黑甲军军士审问,肯定有苦工在撒谎。检验人是否撒谎,一般军士不懂。可滕青山按照前世杀手审问手段,查出并非难事。

数道幻影从黑『色』长管管口『射』出,速度之快,骇人听闻。

“我们走!”董延一咬牙,直接冲过去跳上马。

“大哥,我们在华丰城辛苦拉起的人马,就这么不要了?”大胖看向这董延,他们麾下的人马可都是本地人,都有着家室。让这些普通人跟他们闯天下,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滕青山却发现旁边那一具尸体腿上的袋子,那袋子『露』出了紫金『色』颗粒,滕青山暗惊,竟然是紫金:“难怪白崎他会暗中动手,原来是为了吞了这紫金。而不让宗内知道。”滕青山立即伸手,去解开那袋子,将紫金都放入那袋子中。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