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领异标新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咳咳,”斗比轻咳了一声,然后走近童胜将其拉了过来,“咱们现在谈谈正事……”

只是,容析元说那番话也不脸红啊,他昨晚不是还派人在去抓歹徒么,只不过被歹徒侥幸逃跑了。确实,那是昨天的事,但如果在警方录完口供之后他还继续行动,就是摆明了不相信警察。

但她忽略了容析元的厚脸皮啊。

“哎呀大叔你怎么咬我啊……”尤歌轻颤着,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他俯首下来,攫住那可爱的小樱桃……

容析元的行李早就在飞机上了,沈兆也在,见到容析元带着人走来,沈兆赶紧地下去接。

霍骏琰不由得露出赞赏的目光:“不错,你说得很对,容老爷子也是个很有手段的人,当年他不可能不调查自己的大儿子是跟谁生下了容析元。”

霍骏琰那当然是很受欢迎的,只不过他都有理由拒绝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告诉那些想要跟他接触的女人。可这也阻挡不了女人们的热情。他不留电话,她们可以留啊,等他单方面联系也行。

好不容易,尤歌争取到了将手机拿回来,打开一看,里边的未接电话足足有三十几个,短信以及其他信息也是密密麻麻的,大部分都是来自许炎。

两个老邻居重逢,喜悦是自然的,但就是姓苏的现在生病,在医院里,许爸爸只能来这里跟老邻居见见,聊天胡侃

许炎纳闷儿之际,门后传来响声,紧接着,一个甜甜的女声清脆地喊着:“爸,该吃饭了。”

婚礼现场是由香港最顶级的婚庆公司全程承办,各种精美的陈设高端大气又浪漫的布置,除了一眼看出“不差钱”,更能体现出容家的品位。

“噗嗤……”尤歌忍不住大笑:“你还是这么自恋,哪有人自己夸自己大度的,实际上就是小气吧啦。”

“太好了,支持现场鉴定,还宝瑞一个清白!”尤歌第一个叫好,声音清脆悦耳,饱含着她对宝瑞的信心。

“喂,需要我帮忙吗?”许炎这话是对容析元说的,因为看见尤歌很吃力。

在这个熟悉的露天茶楼,靠近鱼池的地方,小小的圆桌上坐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穿着浅橘色防寒服,素面朝天,但却无损于她的天生丽质和身上干净灵动的气息。

沈兆在愤怒中流下两行热泪,他是亲眼看到容析元的枪伤,当时的惨状,他不敢再去回响,但他很清楚,容析元兴许真的会死!

尤歌现在还是意识混乱,一边哄着怀里的宝宝,一边对律师说:“请说吧。”

这愿望滔天强烈,只可惜,容析元不可能听到……此时此刻,医护人员再一次出来,第四次发布“病危通知书”……

线索中断,赌王正在气头上,容析元和许炎再继续留下来也没有意义。赌王承诺说会尽快查到凶手,他们只好回隆青市等消息了。

这种“敌在暗我在明”的感觉真不好受,是这两个男人都不允许的,更坚定了要查出幕后人的决心。

容析元深邃的俊脸在昏暗的光线里显得多了几分冷魅,可嘴角噙着的一丝笑却是很有深意的。

老爷子像是能洞悉尤歌的想法,不禁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胳膊:“你听我说,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析元他,确实是被他的亲生母亲劫走,而那个女人,其实以前你也见过。”

“宝贝不要乱动哦,麻麻在跟你们的爸爸说话呢。”

她毕竟是大脑受过伤的,跟正常人有不同,她有时看起来十分清醒而具有灵气,可有时就会突然呆滞,眼神都变得涣散而空洞。每当尤歌出现这样的状态,她的脑子就会像电脑死机一般。

女孩感觉这独角戏很难唱下去,可还是想再试试。

翎姐对当时那一批孤儿来说,即是伙伴也是姐姐,甚至是母亲。她总是无私用爱心去对待每一个人,她的善良和宽容,远远超过了她的年龄应有的承载。

可他毕竟不是神,如今这一团乱麻的现状,他只能顾得了一头了。

“这就对了,是枪声!是枪声引发了尤歌的回忆。假设一下,十多年前尤歌一家遭遇的车祸是一场谋杀,尤歌当时也伤得很重,她很可能会当场昏迷,而如果在昏迷的瞬间她听到枪声,迫使她的大脑自动开启保护模式,她醒来之后就可能忘记关于枪声的存在……事实是尤歌后来对于那段记忆是暂时忘记,在她19岁那一年才在外界刺激下想起的。可她只想起了父母死于车祸,没想起当时的枪声。今天出的事,就仿佛十多年前的车祸现场重演,身临其境感受到枪声,尤歌才会想起多年前她经历的车祸现场也有枪声。这不是她的脑伤犯了,反而恰恰是说明她的大脑完全恢复!”许炎脸上的表情很复杂,即是心疼尤歌,同时也很震惊,看来尤歌父母的死,只怕是另有蹊跷。

唐虞梅一愣,随即满意地笑了,赞许道:“这才是我的儿子,你能醒悟就好,现在,你可以计划一下将来怎么处置那个女人。”

唐虞梅一贯的高傲,斜睨着尤歌,讥

这一晚,何碧翎没有多做停留,一小时之后就离去了。

尤歌其实不知道眼前这群人在吵什么,只是他们嘴里不断说出她的名字,他们显得很气愤,凶巴巴的,完全不像是平时看到的那样慈爱。

尤歌才在出神,人已经都走到了厅里,立刻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容析元的身体是没大碍了,但却是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某些竞争对手更是唯恐天下不乱,趁此机会大肆诋毁容析元。对那些人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巴不得能将容析元往死里踩。

不一会儿,这一杯水就喂光了,容析元还做了个舔唇的动作,而尤歌只能说这人的脸皮太厚,无赖的精神发挥到极致了。可是,不能否认,她心里甜滋滋的,就像这红糖姜水那么甜。

尤歌忽然感觉某人的大手不规矩了,刚刚还在老实地揉着她的小腹,现在却在慢慢往上移动。

容析元又一次得逞了,新游戏玩得很嗨皮,一脸的满足,嘴角的笑意清晰可见。

这是个清爽的早晨,尤歌和容析元冰释前嫌,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他们的欢声笑语在四周回响,不管是小狗狗们还是别墅里的人,都能感受到那一份特别的欣喜和感动。

“是……”罗永昌笑得合不拢嘴:“是锦程集团!”

容析元的笑意变得轻快起来:“当然信了,你想想,当年你出事,大难不死,现在我们又团聚,难道还不能说明你是好人好报吗?据我所知,你出事的那辆车可是只有你一个人生还,那是个奇迹。”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霍骏琰很难相信,容析元居然成这样了?

许炎不知道自己该笑还是哭,说到底,就是他和尤歌之间缺少一点缘份。

“……”

容析元佯装不懂:“什么怎么做?她有手有脚,去哪里是她的自由。”

如果不是赫枫亲眼所见,他还真不会相信容析元会这么chong爱一个女人。

“容总,您这是要走吗?千万别啊,咱们还是去会议室吧,呵呵……对不住您,今天晚饭一定跟您多喝几杯!”黄经理一个劲地赔不是,唠叨,好像真的挺诚心。

“汪汪……”

久而久之,风言风语就来了,各种猜测都有,最主力的两种就是先前所说的。

这下,容析元总算是松口气,他真不想去想象自己的照片被某个女人放在手机里成天对着流口水的模样……

尤歌这回挺聪明的,能及时想通这一点,确实是她明智的选择。

===========

“不过……”容析元又说话了。

容析元毫不客气地打击尤歌,看着她脸色骤变却又说不出话来,他知道,戳中了要害。

“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还不想结婚?霍叔叔可是成天想着抱孙子呢。”

尤歌皱着小脸,揉揉鼻子,晶亮的大眼瞪着他,小嘴在嘟哝:“什么味道,怪怪的……还是大叔身上的味道好闻些。”

凭他犀利的眼光,他能断定尤歌兴许已经被容析元给……

尤歌没作声,但她好像能从他的话里猜到点什么?

“我也是……”

“那个……张护士,许炎在你们医院很受欢迎吗?”龙晓晓第一次发觉自己有点八卦精神。

台子上那块红色巨幕上,一个巨大的心形花环由999朵玫瑰组成,当中又是容析元和郑皓月的大名,被一圈透明的水晶围着,象征爱如水晶。

这其实只有尤歌亲近的人才知道,她不喜欢和外边的饮料,从来吃喝鲜榨果汁,尤其钟爱香蕉牛奶。

在容析元这犹如x光线投射般的注视下,郑皓月心头一紧,却还是极力保持着镇定,越发温柔地望着他:“析元,不用太担心,我们已经派人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其实我也认为,尤歌已经不是董事长,可能被人绑架的机率很小了,兴许是她一时贪玩走丢了。你也知道的,她以前走丢过几次……”

千万不要以为这女人真的好心为容析元说话,她是死要面子的人,今天出事之后,外界已经诸多猜测,有的人还说这或许是家族内部矛盾导致的,只不过这种说法目前还很少,可是容彩兰听着已经够抓狂了,感觉脸上无光,感觉自己都跟着丢人了。

容炳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只手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秃顶,眼中凶光毕露:“你们一个个的当我死了么?吵架之前是不是该问问我?大半夜的是不是要将老爷子惊动才甘心?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谁都不准乱嚼舌根,明天警察要来家里录口供,谁如果到时候乱说话,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多方位监控,肉眼能看到的监视器就有六个,这只是外围的,里边以及周围暗处,还有多少监视器,那就不知道了。

容析元低垂着眼帘,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弹烟灰,云淡风轻地说:“是,去澳门……”

尤歌不知道男人在那方面的自尊心有多强,99%的男人是受不了这种近似贬义的说法。

容析元低垂着眼帘,仿佛没听到,吃得津津有味的。

尤歌笑了,笑得明媚动人,眼里流动着俏皮的神采:“好啊,不过你还记得吗,以前我在宝瑞的制作部里拿走过黑珍珠,你就不怕我今天也犯同样的错?”

“老公……”温柔的声音响起,容析元一听,赶紧将烟给灭了。

许炎一脚踹过去:“滚蛋!别用你这种小媳妇似的眼神看我,不知道的还以为老子取向有问题。”

许炎还是一副淡淡的表情,偶尔嗯一声,不多话,手揣在裤袋里,酷酷的样子。

孙洪青心里那个气啊,容析元也太神秘了,保密工作做得那么好,更让人感觉难以对付。

尤歌刚刚将一份资料交给汪副经理,出于习惯,汪副经理打开来核对一下才会交给俞总过目。

都怪他,干嘛这时候打电话来?如果不听到他的声音,她就不会失控,都是他点燃了她身体里的地雷,她才会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哭泣,幸好没别人看见,她伏在背包上哭,现在已经擦干了眼泪,可就是还感觉心里堵得慌。

“喂……”许炎伸手拉住她,暗暗咬牙,装作漫不经心地说:“怎么这么小气,我都解释清楚了你还走?你走了,谁给我送午饭,谁陪我练招?再说了,一个女孩子跑去国外,独自一人,不太安全,如果你家人知道你是跟我闹别扭才走的,要我负责,那怎么办?算了算了,你还是回去安心当你的教练吧。”

蜡烛吹熄,切蛋糕,吃进嘴里,这才知道蛋糕不仅是卖相好,吃着更是香松软细,配上水果的清爽,一点都不感觉腻,就连霍律师平时不爱吃蛋糕的,今天都忍不住吃了两块。

霍骏琰不动声色,继续吃着蛋糕,只是嘴里含糊地说:“那就留下呗,给你妈打电话说一声。”

尤歌很欣慰,许炎和霍骏琰身边都各自有了适合他们的女人,说不定说什么时候就要请客吃喜酒了。

现在不像以前只有尤歌,现在他有孩子了,就是双重的牵挂和想念,就算分开一天都是折磨,他只想每天都跟家人在一起,否则这颗心就是空洞的,疼痛的。

佟槿终于受不了,这两口子现在随时随地都在秀恩爱,旁若无人的。

经这提醒,许炎也点点头,冲着尤歌挥挥手:“走了,拜……”

容析元就精神抖擞,一点都不像是刚刚大战一场的人,他的双臂稳稳抱着尤歌,将她放在chuang上,温柔地为她穿上睡袍,将她抱在怀里,舍得不放开。

“哈哈哈,还是你了解我,真是我出的注意。可我也没办法,唐虞梅是容析元的亲生母亲,你知道,她说了不会允许我和容析元在一起,所以,我只能演戏,让她麻痹大意,这样我才能有机会把人营救出来。许炎,我知道我的要求有点过分,但我还是要说,希望你能协助我救人。”

可惜,容析元没有回头,他现在急着去找尤歌。

这话,故意说给隔壁房门口的保镖听,因为唐虞梅的房间和容析元住的卧室是紧邻着的。

但容析元不管那么多,他不能让尤歌一个人涉险。

只是,为什么看着他头也不回地走出病房,她心底会有失落?男朋友?她根本没男朋友……

“你是谁啊?”龙晓晓刚一出声,却见许炎神色怪异地一回头……

尤歌不会知道,她和容析元的事,在香港容家掀起了怎样的风暴。昨天容析元去了香港,除了有点私事之外,还回了容家一趟,所经历的风波,只有在场的人才知道。

容析元和郑皓月站在角落里,郑皓月一言不发,没话可说了,事实证明尤歌的主意起到了效果。

...为什么霍骏琰会出现在这公车上?这是龙晓晓现在来不及去想的问题,此刻她只知道自己看见了神仙……拯救她的神仙!

“……”龙晓晓无语了,她喜欢卓毅,那是大学的事,现在她喜欢的人只有霍骏琰啊!但这要怎么说出口?龙晓晓苦笑,不再说话,任由霍骏琰误会去吧,她觉得没有解释的必要了。

“这项链,是我戴在身边几年的东西,原本是打算捐别的出来,不过刚才我又改变了主意,还是觉得捐这条项链才最适合。”尤歌脸上看不出任何异常,但她所说的改变主意,是为了什么?台下的人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郑皓月和容析元。

现场暂时冷场了,卢老先生却不慌不忙,慈爱地望着尤歌:“丫头,这项链做工堪称完美,造型设计更是独具匠心,不知道是出自哪位名家的设计呢?”

有钱就是任xing的!容析元的出价,直接封死了其他人的后路,强势无匹。

“好了,你说吧,尤歌是怎么从你们手里丢掉的。好好说,想仔细了再说。”容析元还是没再抬眼看冯奎,好像多看一眼都脏了他的眼球。

但她后来是被人救走还是又落入更危险的境地?

“不管怎么说,尤歌她都是前任董事长,你们绑架之前没做功课的吗?她才值五百万?”容析元一声冷哼,如锥子扎在冯奎心上。

聪明人之间对话有时可以很简单,就像现在。既然被他识破,她知道狡辩没用,可她就是不甘心啊!

这是一封匿名邮件,尤歌点开看到邮件的内容,表情在霎那间凝固,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脸色惨白,呼吸都不顺畅了。

“去去去……哪来的神经病!”佣人不耐烦地挥挥手,关上了小窗户。

但今晚的惊喜还没完。

尤歌的声音柔嫩清甜,如黄莺出谷般悦耳,略带一点特别的鼻音,有辨识度,并且很好听。

病房里只有翎姐和容析元,这僵硬的气氛简直太压抑了。

尤歌立刻露出胜利者的微笑,水汪汪的眸子一转……

终于,这小妮子爬到了一楼,距离地面只有一米了,快要安全落地。

派专机,这才是符合何家的身份地位,何宏森对于这个流落在外的孙女,一直惦记着,原本是要亲自来接,但为了身体起见,还是只能在澳门家中等待。

这是做给外人看,更是作给老爷子看的。前段时间容炳雄就说过,老爷子有意向重新立遗嘱,这在有钱人家里,是件极为重要的事,每个人都会紧张的。

nbsp;?? 郑皓月微微一愣,随即露出几分狐疑的神色:“他说很满意那枚戒指,但我总觉得他像是对戒指的设计者和制作者更感兴趣,不知道是不是他想从我们这里挖墙脚?”

距离上午开会还有十分钟,郑皓月出去准备了,容析元也接到了赫枫的电话。

容析元拍着门,喊尤歌的名字,但没人响应,可他分明能听到尤歌在跟香香说话的声音,笑得那么欢快,而他却只能在门外发傻。

容析元瞬间有种想要从阳台跳过去的冲动!居然拿他和猪相提并论,她是不是胆子太大了点!

“你叫这么大声干什么,又不疼。”

一个马甲是“风里来”的读者:“md,一定是有人嫉妒苗小妹,看她这本书成绩好,所以开小号马甲来留言

这种现象也不难理解,读者不只是看一个作者的书,有的读者同时看很多本,喜欢多个作者,当触及到攻击面,有人就在心里自动站队了。这个群里的,以“麻辣大碗鱼”为首的一部分读者在喜欢“苗小妹”的同时还喜欢另一个作者,于是就吵起来了。

尤歌就是这样的人,宁折不屈,在忍无可忍时,她会给予还击,所谓的逆来顺受,不是她的风格。太钢则易碎,太软则被欺,尤歌不是这两者,她是坚韧。

尤歌立刻自动脑补了一些画面,然后又想到了可恶的容析元,蓦地,尤歌眼睛一亮……好啊,既然他都撇下她,带着别的女人走了,她就不能找个男人来消遣么?

这年头啊,不能一味地跟风,不能随波逐流。宝瑞的经营者深谙此道,因此才会在筹备期间就决定要在展销会上推出最新款“梅兰菊竹”造型图案的手表,标新立异,与国际大牌的时尚潮流高科技元素相碰撞,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宝瑞又胜出了。

设计师kk正在极力安抚这位贵妇的情绪,销售员在通知经理。

没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所以警察的鄙视,也是人之常情。

但不管怎样,这是警察啊。

容析元看着时间,已经到7点半了,尤歌还没回家。

尤歌纳闷儿,心想自己是不是无意中听到什么秘密了?貌似是他们在谈论某个员工的升职问题,而这个员工还是所谓的“关系户”?他们说的那位“大少爷”又是谁?似乎来头不小,能让俞总都紧张的人物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