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业业矜矜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统领大人请放心,宛城一个小地方。富豪人物就那么多。他们那点关系……查起来很简单。而且在城内杀人,这可是大事。查起来更容易。宛城那边,也有咱们归元宗的人马。花费几天功夫,绝对能将事情经过查的清清楚楚。”胖子拍着胸口说道。

“娘,娘。” 少女脸『色』惨白。

另外两名执法长老也点头。

庞山目光扫过众人,洪声道:“此战,臧锋统领挑战滕青山统领!赢者,就将是黑甲军第一统领!现在……滕青山统领、臧锋统领,请上擂台!”那声音仿佛雷声轰鸣,响彻在整个校场之上。第五章 武阁

猛然的一记出拳,就如拉开劲弓,『射』出凌厉一箭!

“哈哈……今天,收青山为弟子。是小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大事。”诸葛元洪说着看向冀鸿,顿时大殿内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关键时刻到了!

臧锋心底忐忑,等着诸葛元洪发话!

“是,师傅。”滕青山应道。

“师傅,这从后天踏入先天,到底该怎么做?”滕青山询问道。

妖兽之威,不容人侵犯!

“吼~~”看到滕青山,它再度愤怒起来。

……

“和那赤鳞兽厮杀,我的力量不弱于它,只是它鳞甲太强。毒龙钻,估计没伤到要害。”滕青山心底明白,如果真的拼命,现在还很年轻的赤鳞兽,他也有五六成把握杀死赤鳞兽。可赤鳞兽也有可能杀死他。

“这次的事情,只剩下最后一件,找寻赤鳞兽蜕下的黑『色』鳞甲!”冀鸿说道,“青山,关绿,我看……这最后一件事情,随便安排十几二十个人留下去找寻。找到是好事,找不到就算了。咱们三人,还是先带领大部分人,回江宁吧。”

可是赤鳞兽的鳞甲,外面是鳞甲,里层可是皮。穿在身上,不用担心关节处有缝隙。

毕竟,以先天强者实力,即使是明抢!

“蓬!”凌厉的一拳砸在司马庆的手掌上,司马庆脸『色』一变:“好厉害的近身拳法!”一般用兵器高手,特别像用长枪的,一旦被近身,那就惨了。可是司马庆不知道……滕青山过去就是形意拳宗师!

“不好!”吓得司马庆腾跃起来。

鲜血飞溅!

单手持着长枪,滕青山冷声道:“看来你不想交了,真是找死!”

“死去吧!”银发老者陡然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刀猛地就是简单的一记猛劈!

“咔嚓!”

其他三人都发出了猛烈攻击,那黑长老在被扑飞出去的同时,猛地一剑刺在那鳞甲上。可惜,没一点裂缝。

一道幻影飞速从岩浆湖边极速飙『射』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识敏锐:“嗯?是那个银发老者!他竟然还来!”被赤鳞兽扑飞的五大高手中,一个身死,一个残废。黑长老也有些惊惧了。

须知,通道仅仅数丈宽。真正能短兵相接的武者,只是少数。

而吴越也借那一踩之力,又飞了数丈,直接落向岩浆湖中央那一块黑『色』大石头。

就在滕青山看准机会,准备要出手时——

“太热了,我一辈子没到这么热的地方过。”

“嗯。”滕青山看着远处,穿着白袍的一群人。

“杜老九!”冀鸿有些恼怒。

冀鸿咬牙。

“咱们马上也过去看看。”

“那洞『穴』里面,可有黑火灵果?”滕青山直接询问道。

滕青山将藤曼再度放好,遮盖住洞『穴』口。

“嗯,这事得禀报给统领。”杜洪也点头。

“嗯,估计陷入『迷』宫,没找到出路。”滕青山随即吩咐道,“嗯,你们先休息一下。第二小队,将饭菜拿出来,让他们先吃饭。”第二小队成员从包裹中取出带来的还热着的饭菜,递给第一小队军士们。

勉力又挡住一棍,古世友不由飞起,而后落地连退几步,他连喊道:“停!”

那面『色』蜡黄的中年汉子持着那根长棍,看着古世友。

“这一战,我认输了。”古世友平静说道。

每走一步,司马峰气势都在升腾。

烈火五式——火中取栗!

轰!

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冲向司马峰,手中长枪化作黑『色』闪电,刺向司马峰的胸膛。

“锵!”

滕青山有预感——

“兄弟,这野兔味道不错嘛,给哥几个尝尝。”一道声音从旁边不远处传来。

“玩我们?”三名武者脸『色』一沉,其中一个喝道,“兄弟们,教训教训这个残——”

“穿银白『色』衣服的,另外一个短衫青年是挑战者。”冀鸿说道。

“长老,没伤到要害。”一名中年人连说道。

“冯无血真可惜,如果之前那一剑再快一点,就能刺到这个燕铁了。不过,那燕铁连续十几刀还真狠,一刀比一刀强,那冯无血终究抵挡不住。”

到了那,已经是正午。

“这灵根,不是白『色』,而是半透明的!”冀鸿压低声音说道,“第一幅图是未成熟,第二幅图是成熟后的!都看清楚了,别看到黑火灵果,都认不出。还有一点,这黑火灵果是生长在炽热的地方!”

其他两支人马滕青山不清楚,不过自己的人马还挺顺利,大家都是黑甲军军士,大部分都有山林生存经验,在大山里,有滕青山、滕青虎、杜洪三人带领,根本不怕出现什么危险。

“归元宗的各位好汉,不知道,你们哪位是滕青山?”那秃头青年拱手说道。

独臂男子却是身体微微一颤。

“小二!结账!”独臂男子淡漠道。

车轮滚滚,在一货车上,一名穿着朴素,赤脚的青年左手抓着自己的斩马刀,闭目盘膝坐着。

随即,他嘴角泛起了一丝笑容:“这些护卫说的不错,这一次肯定会吸引成千上万的武者过去!我闯『荡』天下,风餐『露』宿,已有八年,那些所谓的后天巅峰武者,尽皆不我一招之敌!这一次,高手云集,也该是我‘燕铁’苦修八年,名扬天下之时!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师傅他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吧!如果再得到黑火灵果……”

蓬!

浩浩『荡』『荡』一群人,在冀鸿、关绿带领下走进来。

滕青山至少拥有《地榜》实力,一个《地榜》高手,在争夺黑火灵果时候,可以发挥很大作用。

能力举一万斤,方是一流武者,可那只是一流武者的底层。

“李金福?哈哈,我叫滕青虎,滕家庄的。”滕青虎热情地和一旁李金福小声交谈着,李金福显然也为见到老乡而开心,低声谈论着。

“哈哈,青山。宗主的意思是,赤鳞兽如果没吃到黑火灵果,就宰杀赤鳞兽,得其鳞甲。如果它能抢到黑火灵果,我们就想方设法,弄到它蜕变时,褪下的黑『色』鳞甲。”冀鸿详细解说道。

此刻已经是下午时分,约莫着再过一个半时辰,天就黑了。

“好了,你退下吧。”滕青山吩咐道,而此刻另外一名小二已经端着一盘盘菜肴送上来了。

“先天?”诸葛元洪眼睛亮了起来。

“抓住怪物!”顿时整个金家庄都响起喊声,各家各户轰的一声都开门,几乎每家的人都冲了出来,几个呼吸功夫,整个金家庄各处都是族人,一个个族人都状若疯狂,各自持着兵器。

……

从之前相距四十丈,跑了几里地后,此刻和庞大黑影,只有不足三丈距离。

他在用耳朵听!

“闭嘴!”金氏族长连喝道。

远处滕青山的确刚刚落入练武场,见到段侯跑过来,便走过去:“段兄!”

“那妖兽太过狡猾!我没能杀死它。”滕青山摇头道。

“大哥哥,大哥哥!”忽然一个人影一下子冲到滕青山身边,抓住滕青山的裤腿。

这练武场上,那铁衣门高手‘靳涛’也听到滕青山和段侯的谈话,当听到‘全身通红’的时候,靳涛脸上『露』出一丝狂喜:“全身通红?这……这难道是赤鳞兽?对!关于赤鳞兽的记载,在赤鳞兽年幼的时候,就是黑『色』的!等赤鳞兽成年吞了‘黑火灵果’,鳞甲才会变得全身红『色』,才会有三丈高!”

这一次,滕青山没有施展‘如影随形’枪法。

“来的越多越好,最好,来些真正的强者。”滕青山很是期待。

“青山,你真厉害啊。”滕青虎和滕青山并肩走着,兴奋说道,“咱们滕氏宗族,也出一个,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的了,我爷爷他们知道了,恐怕做梦都会笑醒呢。”第四十五章 血人

“不足二十岁,枪法却好似滔滔江水,大气磅礴,让人难有抵挡之法。”孟田有些急了,“哪一个老怪物,能教导出这样的徒弟。再过几年,恐怕我都不是他对手!”

在阁楼内,除了绿衣在弹琴外,还有一名身穿着白衫的俊秀青年,这俊秀青年正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着琴声。

楼阁内只剩下这俊秀青年一人,他『摸』着自己大拇指上的玉扳指,眼神却没有焦点,明显在想着事情。

滕青山听得一惊。

“听说大金庄的族人们都在商量,要迁徙搬离呢。”店小二摇头道,“虽然大金庄,在这块土地上数百年,守着老祖宗,不想离开这地方。可这样的日子太让人害怕。我看呐,就这几天,大金庄估计就要搬离这里。”

短衫汉子看了一眼大厅内的众人,眼眸中掠过一丝冷意,心中冷笑:“来到客栈,根本不需要孟老出手,你们就死定了!”

“有毒!”大厅内顿时一阵喧哗。

滕青山长枪诡异之极,不管杀谁,都只需要一枪!滕青山一口气连杀八人,这八人都是对方中的内劲高手。不过在滕青山的‘如影随形’枪法面前,他们毫无反抗之力。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噗!”“噗!”“噗!” ……

那些马贼强盗们分开大道,让车队就这么离去。

今天周围可是有整整五千马贼,而且马贼们一个个嗜酒,怎么可能不外传出去?

徐阳郡非常的『乱』!

“哈哈,如果再来,青山他再敲上一笔啊。”滕青虎哈哈笑道。

别因为这‘六十一’而瞧不起。

滕青山淡漠道:“景玉佛,作价十万两!现在加起来,才四十三万两银子。还差七万两!盏茶时间差不多了,你取不出来,我断你两条胳膊!”

“哥!”青雨瞪大着眼睛,回头看那城卫,“黑甲军还真厉害啊。连城卫都不敢收钱。”

“各位,今天晚上,我在揽月楼摆宴,到时候,大家可得赏脸。”滕青山朗声道,顿时周围响应声一片。在黑甲军中滕青山人缘不错,这时候,大家乐得捧场。和这位前途无量的都统拉近关系。

来到黑甲军接近半年,滕青山还不知道都统是住在哪里的。

吱呀!

清晨的风,很是凉爽。

“青山是都统,我当然得听。”滕青虎嘿嘿笑着。

滕青山看了一眼,笑着点点头。

出了城门,行进在官道上,速度略微快了些。

“你都没学过,骑什么马?好好和你娘呆在车里。”朱崇石喝道。

“海外?”滕青山有些吃惊。

当然范蠡早死了。

的确,天下间谁敢说朱童蠢?就是人家朱童真的做一件蠢事,肯定也会有人说,朱童做这事情别有深意,不是一般人能明白的。

能同时名列《地榜》《潜龙榜》,那将名震整个九州。

“没想到才回来不久,都来不及去看招收新人,就要出去!”滕青山虽然这么想,可心底很是期待,楚郡在整个扬州的最北边,从江宁郡要赶到楚郡,要赶近两千里路程,因为要押着货物,每天能行个两百里,算不错的了。

“嗯,是帮忙押解货物,老杜,这一条路上有危险吗?”滕青山询问道。

“我们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黑甲军军士一共二十三个!”精瘦独眼汉子连道。

精瘦独眼汉子贼笑道:“大当家,这商队除了黑甲军的人保护,他们又请了另外的护卫。大概有七八十个。至于货物……有足足十车。满满的,每车都好几个箱子。同时还有两辆马车,里面应该是细皮嫩肉的富商和女人吧。”

精瘦汉子知道,自家大当家看似粗鲁,实际上心思却很细腻,现在明显在思考怎么对付那商队。

可有漏网之鱼,就麻烦了。

黑甲军的两支十人小队,骑着战马,化作两道狂风,疯狂地在强盗马贼团伙中冲杀,那幻动的冰冷枪尖,刺破一个个强盗脆弱的身体。这黑甲军战马一旦飞奔起来,军士们在马上只需要借力用力,一刺就能轻易将马贼身体刺穿。

“有人,而且,很多很多!”滕青山耳朵辨音。

“青山兄弟,怎么了?”那朱崇石走过来,一里地,那三千人都不吭声,平常人怎么能听得到声音?

“青山你创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

“小雨,别哭,别哭。”滕青山连安慰道。

“要到年底啊。”青雨有些失望。

袁兰也点头。

“我也不服!”田单也说道。

滕青山淡笑道:“放心,宗派那边,也不会『乱』来,他也要让我们服气的。”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属下,拜见都统大人!”刘和忽然向滕青山躬身道。

草『药』味弥漫的屋内,冀鸿站在那,如同一杆标枪般笔直。

白崎听着冀鸿安慰、叹息的话,一时间悲从心来。

白崎嘴巴动动,不吭声了。

“这……”白崎一愣,随即道,“成亲!”

“还没有。”滕青山回答简洁,也不为自己都做辩解。

“好!”冀鸿冷笑道,“希望你别是『乱』吹一气!”

一查,有十五人,是苦工中公认的头目,他们会经常集中紫金,然后统一缴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