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法不徇情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

王金元委屈的道:“小人是从新城马不停蹄的赶来的。”

一群大漠的生员,在经过了操练之后,其中有两个人,已是脱颖而出。

第一章送到,睡了六个小时,起来写了第一更,陆续还会有,不过时间不敢确定,但是肯定三更。萧敬:“……”

又或者,他们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故意炮制了这么一场刺杀?

他们心里……激动哪。

他想了想,这是自己的功劳啊。

到时,天下人怎么看待自己呢。

銮驾回的很急,很快,便抵达了大同。

浩浩荡荡的人马,已至祭坛。

过不多时。

下手很狠,以至于茶盏直接碎裂,他额上,顿时胀起,整个人晃了晃,咧嘴笑了。

方继藩:“……”

萧敬打着趔趄,晃了几步:“方继藩,你以为……你以为咱不知道,到时,你和太子殿下,还有他们……”他手指着王守仁和刘瑾:“你们想要栽赃咱,是不是?”

其他首领,多为阿勒赤塔塔尔、都塔兀惕塔塔尔、阿鲁孩塔塔尔部的首领,他们抬头,看着突兀,面上也是义愤填膺之色。

他侧目看了一眼瞠目结舌,紧张的往口里塞了一个蚕豆下意识咀嚼的刘瑾,道:“快出去,就说陛下想要召刑部右侍郎王守仁觐见。”

看来……只要看住了这个泥猴子,才能让朕放心哪。

朱厚照道:“父皇,自打父皇上一次教诲了儿臣之后,儿臣一开始,很不服气,可事后细细思量,方才知道,这都是父皇的一片良苦用心,儿臣想到父皇总是操心着儿臣,儿臣心里便难受的不得了,儿臣历来不晓得规矩,率性而为,而今,已打算重新做人,再不敢让父皇为之忧心如焚了。”

王守仁想了想,摇头:“哪怕是礼部愿意更改,只怕陛下,也未必愿意,恩师,陛下极看重此事,他要展现我大明的威严,也要展现我大明也有如盛唐时的胸襟,有怀柔的手段,若是将这些部族的首领,隔绝开,陛下只怕心中不喜。”

朱厚照倒吸一口凉气:“懂四五种,本宫不信。”

朱厚照:“……”

邓健便躬身:“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朱厚照听到方继藩请吃饭,兴冲冲的自蒸汽研究所,快马加鞭的赶来。

而现在……

“王学士好。”

里头列举了炼钢量,因为人们发现,钢铁在生产之中,竟成了最重要的指标,几乎所有的生产工具,都离不开钢铁。

方继藩道:“正是此人,此人骨骼清奇,实是万中无一的……那个那个……”

王不仕觉得自己的脖子,勒得慌,有些透不过气,面上赤红。

“还有。”弘治皇帝道:“让女医院送一些治伤的药去太子那里吧。”

“奴婢遵旨。”

“国富论之中,儿臣的学生刘文善,曾提及到一样东西,叫做‘内需’,也就是说,生产是来源于需求,有了需求,才有了生产,生产过程之中,需要招募人手,需要给匠人和徒工们发放钱粮,而生产的商货,通过有需求的人购买,这银子,却流通到了另一个商贾手里,同时,也流入了许多匠人和徒工手里。因而……当下的情况,是要让银子不停的流动起来,流动的越快,方才可使庶民们,也能从中分一杯羹,不至令他们衣食无着。”

朱厚照还不服气,继续唧唧哼哼,絮絮叨叨的说:“我本就这样说的……太祖高皇帝,把人吓着了……我错了吗?”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方继藩在旁附和道:“陛下,聪明的头脑,总是不谋而合。”

老李气喘吁吁,小心翼翼的观测着附近的情况,一面道:“王先生,看着不像,这古城,像是有一些年头了,早已荒废,想来它们的原主人,早已销声匿迹,现在这些土人,更多的,只是盘踞在附近,你看,那古城外围,只有简易的茅草屋,那才是土人们的栖息之所……”

京畿一带的地势,都是平原,铺设铁路起来,工程的难度很低。

这比之南方,可就好了许多,南方到处都是水网,是湖泊,还有山岭,当下,根本没有建设铁路桥的技术。

勇气……不是什么人都具备的。

当初太祖高皇帝,转手就讲沈万三给宰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衍生出无数个版本的故事流传。

因此,几乎所有人都和王不仕一样,对于财富,虽有巨大的渴望,可同时,当他们得到了巨大的财富时,就不免生出了不安之心。

王不仕行了个礼,告退。

弘治皇帝敲打着案牍,陷入了深思。

当初,多少次悔不听王学士之言啊,又错失了多少次发财的机会。

原先还在驻足围观,指指点点的人,这一下……有点懵了。

这铁路的货运成本低,装载量又大,保定、通州、京师之间,又是最热门的线路,一旦修成,那些蒸汽车,将一车车的将无数的货物,来回运送,想想看,这背后,是多大的利益。

巨大的伞布将他卷着,好不容易,才有人用匕首割断了缠绕一起的绳子。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刘瑾:“……”

朱厚照忙道:“快,快坠落,本宫寻寻他去哪儿了。”

后世的肥胖,是所有人都面临的巨大问题。可在这个世上,却是不然,寻常人家,哪怕不是瘦骨嶙嶙,那也绝对胖不起来。能长肉的,哪一个不是非富即贵。

那公爵沉默了片刻,他眼皮子,几乎要抬不起来了。

不修也不成,商贾们呼声很高。

站在朱厚照一旁的谷大用,这一刻想死。他幽怨的看着肥头大耳的刘瑾,却还得露出欢迎之状。

他看向欧阳志:“那么,何不筹资呢?”

…………

“朕知道了。”弘治皇帝道:“卿知难而退,自去兵部,请兵部处置吧。”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