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诲盗诲淫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这是何其大的金链子啊,金光灿灿,刺瞎人的眼睛,难怪,王不仕要戴上墨镜,只有墨镜,才能屏蔽掉这金链子的光辉。

方继藩道:“臣一定幸不辱命。”

见状,方继藩眉眼带笑,连忙拜下了,大声道:“当时儿臣就在父皇咫尺的距离,眼看着那突兀要发难,儿臣已吓得魂不附体,鼓起勇气,想要救驾。可谁曾想到,陛下居然气定神闲,挡在了儿臣面前,转手之间,便将那突兀打了浑身筋骨俱裂,儿臣还看到,陛下那时候,身上竟隐隐有光,这光华夺目,令儿臣竟睁不开眼睛。”

弘治皇帝便侧目,他后脊已是发凉了,因为,他预感到,还有更可怕的事,已经发生。

卧槽……这些人已经疯了,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突兀居然听到一个声音:“恩师,退开一点。”

他吩咐道:“萧敬,快,给父皇端茶来。”

这是自己的门生。

站在身后的方继藩,心思复杂无比。

朱厚照手插着腰,大笑起来:“父皇啊父皇,儿臣这叫玉石俱焚,这一次,对不住了。”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帝必须出关,去见诸部首领,否则,必定大同内外,议论纷纷。陛下心心念念的宏图大计,可就彻底的完了。

方继藩率大同文武来迎驾。

当然,方继藩对弘治皇帝,是可以理解的。

朱厚照笑嘻嘻的打量着他,忍不住拍手:“好,好的很。”

至于方继藩,却已先行去了大同,布置防卫了。

而今,大明国运昌隆,这大漠和辽东诸部,具都仰仗大明鼻息,说穿了,就是靠大明赏一口饭吃。

可偏偏……面对这方继藩,你还真一点脾气都没有。

弘治皇帝抬手,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墨镜,扶正了一些:“萧伴伴,好看吗?”

“原来是他!”

这一刻,他曾想过轻生。

来的商贾有不少,虽然此前,铁路的股票连续暴涨。可对于四洋商行,所有人的心思,还是很复杂的。

然后王不仕被召入奉天殿……

一个个丫头,鱼贯而入,端着大大小小的碟碗,九九八十一个大小菜肴,直接端到了他的面前。

王不仕无言以对,也罢,只能如此了。

可是……这句话是对的。

人就是如此,经历的多了,见识的多了,见过绝望,曾与冰原上的狼群搏斗过,曾遭遇过土人的攻击,自然,幸存下来的人,渐渐的成长起来,那些在大陆的西面,还是唯唯诺诺的人,可现在,无一不是见多识广,且经验丰富的勇士。

而此时……砰砰砰……

“……”

呼啦啦的,大量的土人居然开始丢掉了武器和弓箭,居然转身便溃逃。

王文玉见过金刚石。

……………………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有了银子,这世上的事,也就好办了。

第一次,商贾们们看着交易中心那一条一柱擎天的阳线,有一种望洋兴叹的感觉。

大家一拥而上,抢到了座位的人,顿时眉开眼笑,捋着胡须,摇头晃脑,没找到座位的,便如沙丁鱼一般,被人推挤的要窒息,口里发出啊啊啊的声音,偶尔,掺杂几句低声呢喃,天知道他在骂什么。

…………

“少爷……少爷……”王金元匆匆寻到了方继藩,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那个……那个王不仕来了,说要拜谒少爷。”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王不仕忙解释道:“这个,齐国公,下官绝无此心。”

七八个扈从,个个面黄肌瘦。

接下来的安排,就是继续南行,而后,抵达金山,再通过金山的舰船,回到大明。

生活其实可以很愉快的,何必和人家,为了一丁点权力而费尽苦心去争夺呢?

这些翰林,最喜欢打听皇帝的动向。

许多人身躯一震,眼里放光。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当然,它的真正职责,却是有别于东厂和锦衣卫。你们也知道,眼下我大明下西洋,既有佛朗机人虎视眈眈,又有诸国蠢蠢欲动,天下诸国,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为了保障航路,清扫我大明扬威四海的障碍,理当在海外,建立分支,刺探军情,尤其是要严防,犹如上一次,佛朗机人袭击新津,或是袭击我登州的情况再一次发生。这些人员,自然是决不能在我两京十三省内活动,不然,难免有所避讳。可在海外,却需有人,四处活动,陛下这些年来,年事已高,身体大不如前,而下西洋,乃是国策,太子殿下,理应为陛下分忧,因而上奏,恳请建立这样的机构,为陛下分忧,有何不可。”

朱厚照眼睛一亮,他觉得自己有事做了:“那就设在镇国府之下吧,叫做……叫做……外行厂?”

欧阳志是一个执行者。

想当初,有一个叫王莽的家伙,他也弄出一个新政,可是很快,就完蛋了。

这么一说,刘瑾顿时流下了感激的泪,他委屈巴巴的道:“殿下,干爷爷他说的对啊,奴婢这样做,不也是为了殿下和干爷的大计嘛。”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第一章,求保底月票。是诡计!

公爵对书记官道:“请以我的名义,给国王修一封长信,他需要立即了解这里发生的一切,还有……这一份地图……”

欧阳志带着一群人,拼了命,如履薄冰的摸索着,他们在走的,是一条从未走过的路。

这里曾经很热闹啊,可是……这些学生们走了之后,一下子,清冷起来。

弘治皇帝眼里带着冷漠:“卿家怎么回京里来了。”

女子若被退婚,对女子的伤害是巨大的,现在刘焱请求让侄儿迎娶刘女医,这固然是难消弘治皇帝心头之恨,可是……对刘女医,不无好处。

梁储淡淡道:“吾之女,不嫁尘垢粃糠之辈,以后,请万万不要提及这样的事,还请自重!”

虽然……他并不知道,这一条路,到底是好是坏,对于一个女子而言,到底是福是祸,可是……既然走了,那么……就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去。

不说别的,刘家这几个在朝为官的,怕是将来的前程,都不可限量。

许多人一脸羡慕的看向刘文华。

此时,这梁如莹已是女医院医正,又得太皇太后的宠爱,是太皇太后的恩人,他哪里敢说半个不是,于是乎,他期期艾艾,竟是不知说什么是好。

当然,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然不是因为……揩油的原因,而是因为……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伟大的女性,跨越了雷池,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方继藩创造了历史!

方继藩微笑,翘着脚,掸了掸袖上的灰尘,淡淡道:“以后不要这么耿直,会吃亏的,有些事,心里知道就好,别说出来,不然,总会有某些狗一样的小人生出妒忌之心。”

“……”

朱厚照瞪大眼睛:“父皇怎么就知道,他们不会信口开河?要是他们信口开河呢?”

太皇太后的胸膛开始剧烈起伏,贪婪的呼吸……

就如做女红一般,做女红有什么用,其实并没有太多的意义,这些小姐们,并不需要在未来缝补自己的衣衫,只不过所有人都学,她们自然,也就学着。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张皇后识趣,知道他们有许多话要说。

救活了太皇太后,这就是天大的功劳,皇上呢,当然是不吝赏赐的。

此人叫刘文华。

这令刘文华,突然觉得自己一下子,走上了人生巅峰。

刘文华乃是岭南才子,心心念念的,便是学好文武艺,卖予帝王家,若是因此而获得宫中的青睐,这是……何其长脸的事。

大家纷纷屏息。

其实……她们真的不是来捣乱的啊。

而此时,弘治皇帝却是回过了神来,他深深的拧起了眉头,目中掠过了杀机。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