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卜昼卜夜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哼,你们在做什么,自己最清楚,你不必跟朕拐弯抹角的。”凤阑锐冷冷一笑,却是开门见山地说道。

“就算你是皇上,没有原因,只怕也不能这般随便的搜查绝王的府院吧?”上官云端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他,没有丝毫的退让与害怕,声音也仍就如同刚刚一般的平静。

“王,王妃?”那个侍卫完全的惊住,有些错愕的望着她,不过脸上也却多了几分敬佩,难怪王爷那么在意王妃,看来王妃的确是与众不同的。

可见,他们都已经完全的接受了上官云端,只不过因为上官云端与凤阑绝还不曾成亲,所以称呼的时候,都有着那么一些的无措。

“你,你想怎么样?”那个女人暗暗的咽了口口水,眸子中也漫过满满的惶恐,声音中都多了几分轻颤。

这一切,不是她的错,所以,他不能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王爷,那这边的事情,要如何处理?”隐看到站在一边的蓝岚与尚书大人,不由的低声问道。

蓝岚的脸色微微的阴沉了些许,此刻她脸上的笑,已经不知道在何时慢慢的隐去,她知道,上官云端是故意的,但是,也怪她刚刚一出来时,没有说清楚,而且,她原本出现的目的,也并不是真正的捐款,只是为了。

“老爷,这是怎么了?”丞相夫人看到他一回来就让收拾行礼,不由的急声问道。

只是,上官云端却感觉到,他的气息已经明显的有些急促,身子也是越来越绷紧,上官云端微微一笑,快速的抬起手臂,饶上的他的脖子,紧紧的抱住了他,拉近了他们的距离,也更加深了这个吻。

“本王跟你之间,从来就没有什么。”凤阑绝的的眸子仍就直直地望着轿子的方向,唇角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凤阑绝没有再开口,只是,神情间,似乎多了几分不耐烦,似乎不想再理会那个女子,没有再去望向那轿子,只是揽着上官云端,想要离开。

一时间,整个大殿完全的静了一下,有些人望向那漏刻,也有个望向蓝岚,但是最多的人却是望向上官云端的。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过,短短两刻钟的时间,竟然就能背出了十几页,也的确够让人惊讶的了。

“父皇,你可不要小瞧了皇嫂,小瞧了那些百姓,有道是人多力量大,那些百姓每个人捐一点,人多了,加起来自然就多了,不如先传侍卫进宫问一下,到底筹集了多少?”凤忆希听到皇上的话,有些不服气地说道。

所以,她事先便让南宫府从府外找来一个人,假装成她的大哥,带她回去。

于是在一边火上加油道,“本公主只不过是好玩想跟你比试一下,你何必扯的那么远,还激怒了皇上,皇上可是一国之君,你怎么可以这么对皇上说话?:”

好,很好,羞辱了他的女人,他会让他们一个个都付出代价的。

他是知道那规律的,但是他却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写出这么多的数字,而她竟然一下子写出了这么多,这,这怎么可能呀。

夜无痕的眸子中,却是多了几分冷意,他是知道她的特别的,知道,她是一个有主见的女子。

皇上怔了一下,心想这也倒是一种办法,便吩咐侍卫去找一些擅长打算盘的人。

这件嫁衣的确很完美,完美到连他都猜不出上官凌雨有什么目的。不过上官凌雨最好是不要耍什么阴谋,否则,他一样不会放过她。

一双眸子看起来似乎是在望向上官云端,但是实际上是在望着凤阑绝,虽然从她的角度望过去,看到的仅仅是凤阑绝的侧面,却已经足以让她迷醉了,天下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而上官云端与秦思柔进了房间后。

“我们走吧。”上官云端出了房间,便看到秦思柔刚好走到了夜无痕的身边,低声对夜无痕说道。

“柔儿,这次或者。”夜无痕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不忍,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沉痛。

“我说,这天下没有我医不好的病,放心,我一定会医好她。”叶寒望向秦思柔,有些得意地炫耀道,只是,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说道,“不过,就是有些麻烦,时间也很会很长。”

难道她是南宫世家的人?

不管怎么样,只要那些大臣都进了阁厢院,到时候他带人进去,就可以给凤阑绝安一个集臣谋反的罪名。

而与此同时,阁厢院中。

夜无痕突然站起身,无视书房内所有的人,直接向外走去。

“要不要本王告诉你,父王若是娶了你,你会直接升为四哥的什么?”等到皇上也跟着离开后,夜无忧一脸轻笑地望向她,那笑中,带着明显的捉弄。

她别的本事不敢自夸,但是,这整人的本事,却是早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上官云端知道,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应该是已经做了决定了。

丞相看到柳如絮的尸体时,原本奄奄一息的他,突然的站了起来,急急的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了柳如絮的尸体,看到柳如絮身上的伤后,他慢慢的闭起了眸子,泪珠却是慢慢的滚落了下来。

“那你可以让她留下了呀。”上官云端微微的白了他一眼,她早就看到叶寒喜欢秦思柔,既然喜欢,那就留下她,这么简单的问题,又必须这般的纠结吗?

再后来,便有了秦思柔,只是秦思柔一出生,便有先天的疾病,他为了给秦思柔医病,才带着她回到了夜阑国。

而为了掩饰他们真正的关系,他便对外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两年前,不理会她的心情与处境,毅然的悔婚,今天,竟然又不顾她的意思,再次的来正式的提亲?

“难不成,你以为这毒是朕给你们下的?”皇上此刻已经恨不得要杀人了,夜无志更加的激怒了他,他对着夜无志恶狠狠的吼道,一个不成气的东西。

这个女人根本就是傻到家了,还说什么装傻?而且,仅仅是这雪凝,便证明,这茶跟她没有关系,她是绝对不会有雪凝的。

上官傲天自己明白其中的道理,双眸微闪,双手略带轻颤的接过了那链子,一双眸子微微的望向门外正坐在马背上的凤阑绝。

“喂,你不会是伤心过头了吧?”叶寒收起脸上的嘲讽,略带试探的问道,她不会是悲到了极点,反而笑的吧?

上官云端却是暗暗好笑,这二皇子果然够阴狠的,而她相信事后,以他的狠毒,绝对不会放过这些黑衣人的家人。

“误撞?皇宫这么大,你们还真会撞,而且,若真是误撞,为何会对国库的路线那般清楚,竟然丝毫不差的打开了国库的几道门?”太上皇微微冷哼,直接的击破了他们的谎言。

走的近了,她们这才发现,上官云端竟然也跟在后面,不由的纷纷的惊住。

“天呢,见过不要脸的,还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她的脸皮到底是什么做的呀……”另有一女人故意大声的惊呼。

“雨儿,你们将军府怎么会让她来参加选亲呀,就不怕绝王看到她这个样子生气吗?”一个与上官凌雨坐在一起的女子一脸不满地说道。

唇角不由的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说真的,她还真的不想去参加那什么选亲,坐在那儿,被人用审视的目光挑选,在她看来,可不是什么荣幸的事情,更何况她又不认识那绝王,对那绝王也没什么兴趣。更不想被选中。

“怎么回事?你刚刚不是说没事了吗?”夜无痕也在同一时间里,快速的闪到了叶寒的面前,沉声问道,而他望向叶寒的眸子中,却带着几分快要杀人的疯狂。

凤阑绝的心再次紧紧的悬起,为何这么久,她还没有醒过来,虽然她的脉搏正常,呼吸也极平稳,但是他却仍就忍不住的着急。

但是,他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所做的一切,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却让他错过了他的真爱。

不等她开口,凤阑绝再次一脸霸道的说道,揽着她的手也微微的收紧了些许,似乎生怕,她会真的离开了。

“这怎么可能?难不成他们还飞了不成?守在外面的人,明明说没有看到他们离开呀?”站在凤阑锐身边的侍卫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回皇上,那通道乍一望上去,很难发现异样,就跟一般的路没有什么差别,里面的光线与景色的布置,也是与外面的景色极像,若是不特别的去留意,只怕不会发觉自己是走进了一个通道,刚开始的时候,属下也没有发觉,后来,越走越远,属下才觉的不对,所以便连连回来向皇上禀报。”

“哼。”凤阑绝微微冷哼,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嘲讽,“当年本王也真的相信,你的腿是真的废了,但是现在。”

“所以,本王也可以断定,玲妃还活着。”凤阑绝再次低声下了定论,只是,他的话,却让在场的人更加的惊愕。

不得不说,她的这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做法,的确很高明。

更何况,在事情没有查清楚之前,他也不可能杀死那丫头。

飞赢一惊,快速的抬起他的脸,惊愕的发现,他竟然硬生生的咬断了自己的舌头。

“你在做什么?”只是,恰恰在此时,一道声音,突然的传来,在这黑夜中,让上官云端惊滞。上官云端听到他的话,终于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套出他的话来了,他这话,便承认了当年的事情的确是二夫人所为,而且也说明了当年去娘亲的房间的男子正是他。

“我明白,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上官云端再次轻声说道,问出了当年娘亲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件事,要从这个男人的口中确认,那就是上官凌雨到底是不是他的女儿。

“我明知道你对我的感情,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变过,我又怎么会怪你呢。”上官云端微微轻笑着,声音中也多了几分刻意的幸福。

如今这局面,便明显的对玉儿不利了,看来,他倒是小看了这小子了。

此刻的夜无痕却一直都没开口,他虽然是答对了,但是此刻受辱的可是夜阑国的大臣甚至包括他的父皇,但是他却似乎事不关己似的。而且正端着一杯酒,慢慢的摇着。

她的笑很美,美的让人恍惚,美的让人忘记了呼吸,她的话很轻,很柔,轻柔的如同可以滴出水来,轻轻的触动着别人的心。

“我当然有证据。”上官云端抬眸,一脸自信的轻笑,然后在丞相那快要杀人的目光中,慢慢的走到了尚书大人的面前,将那第七张画像慢慢的摊开了桌子时,然后缓缓的补充道。“这就是证据。”

两个丫头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面面相觑,但是却纷纷的应着,快速的出了门,直接向府外走去。

树上凤阑绝眉头微蹙,一以眸子紧紧的盯着南宫雪的身影,身影很像,而且刚刚她抬起眸子时,他清楚的看到了她那双眼睛,也很像她。

他似乎没有怀疑的理由。

就连凤阑绝都被她震住,万万没有想到,她会在这个时候出面,而且还是这么强大的气场,他虽然一直都知道她的不同,这一次却还是再一次忍不住的为她惊住。

不过,她的理智告诉她,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发火,不能在绝的面子失了形像,要不然,她极力的保持了这么多年的美好的形像就毁于一旦了。

只是,蓝岚听到凤忆希的话,再看到凤阑绝的表情,脸色却是更加的难看了几分,大约也知道凤阑绝猜到了她的心思,不由的暗暗懊恼。

“皇兄,现在皇嫂可是比起更受百姓的爱戴呢。”凤忆希望了凤阑绝一眼,半真半假的笑道,说话间,走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亲切的挽住上官云端的手腕,一脸自豪地说道,“皇嫂可是我们所有女人的骄傲。”

一路上,遇到了几个轿子,很显然应该是朝中的大臣,一个个赶的都很急。

“本王妃就是进宫去看看皇后,没有其它意思,其它的事情,也不是我一个女人能够干预的,还请各位通融一下,让本王妃进去。”上官云端明白那个侍卫的意思,突然的转向其它的侍卫,微微提高声音说道。

更何况,能够以太上皇的名义,想得到皇位的,肯定是皇室中的人,多半是哪位王爷,所以,他们再怎么着,也不敢把皇后怎么样。

“希儿说的对,母后不能让你那么做,那样太危险了。”皇后也是坚决的反对。

“云儿,不如先等一下,等大殿那边有了消息再说吧。”皇后生怕上官云端坚持,不由的再次劝道。

“哦,好吧。”凤忆希轻应了一声,便也不再多问,而是快速的按上官云端说的,为上官云端装扮着。

“恩,我知道了。”凤忆希连连的应着,只是,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却是满满的担心,“皇嫂,真的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绝儿,你回来了?”皇上看到凤阑绝微愣了一下,低声说道,只是声音中,似乎有着几分异样的情绪。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而他的唇角再次的绽开淡淡的轻笑,这次跟望向凤阑绝时不同,这次他的笑中似乎有着几分梦幻般的东西,似乎有着一种渴望般的希望。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哼。”凤阑绝微微的冷哼,唇角也微微的扯出一丝冷意,“看来,这场游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这两天,叶寒那边似乎一点消息都没有呀。

上官云端的双眸微闪,突然再次说道,“对了,叶寒说过,那种毒,并不是中原的毒,会是不会是那西域人带来的?”

一走进房间,便听到几只小白鼠吱吱的叫声,上官云端不由的抬眸望去,便看到有几只小白鼠正被关在笼子里。

“怎么样,今天他又去哪儿玩去了?”此刻坐在轮椅时的凤阑锐一脸的阴冷与狠绝,此刻书房中,没有外人,只有他最信的过的侍卫,他也不必再伪装了。

还是这般‘温柔’的威胁!

无防,她会让丞相防不胜防,因为,她原本就没有想到通过正规的方式取的证据。

不过,好在,夜无痕到目前之止,应该还不知道,她就是上官云端,夜无痕终于将目光从上官云端的身上移动,望向尚书大人,冷声吩咐道,“那就继续吧?”

今天王爷在场,说不定还对玉儿有好处,想到此处,心中便完全的松了一口气。

凤阑绝可能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快速的站起身,打开了密室的门,走了出去,看到那几个侍卫,仍就站在外面,很显然还不知道密室内发生的事情?

“我当然知道你跟此事没有关系,所以,我们让你来,只是想让你帮忙。”上官云端看到这丫头的反应,心中有些不忍,再次连连说道,不过,听说她跟那个死去的丫头关系不错,心中暗暗一喜,如此一来,事情已经会更顺利一些。

难道是夜无痕?

她不想引人注意,但是偏偏那个人似乎故意的跟她过不去。

他先前,没有看到她,还以为她不会来的,没有想到,她竟然在最后这一刻出现了。若是她早想出现,他倒是有办法,让她离开,但是现在。

只是恰恰在此时,外面传来太监那略显尖细的声音。让他的动作猛然的僵住,凤阑绝早不来,晚不来,竟然偏偏在这个时候来。

上官傲天没有理会她那一身的血,抱起她时,便将他的身上也沾满了血,他的眸子没有望向任何人,只是,直直地望着前方,抱着上官凌雨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现在,你可以走了,在我没有查清真相之前,你还可以苟且偷生几日。”上官云端冷冷的扫了她一眼,脸上多了几分冷意,就让她多活几天,等事情查清楚了,她一定会为娘亲报仇的。

“是呀,总算是有惊无险。”秦思柔也微微的呼了一口气,似乎到现在才回地过神来。

“是呀皇兄,你快点回去阻止他呀,只有你才能够阻止这一切。”凤忆希更是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而南宫雄的眸子却是望向凤阑绝,脸上微微的隐过一丝了然的轻笑。

近距离的看来,真的很像。

南宫雄一听这话,心中自然更加的得意,高兴的只差立刻去拜祖宗了,绝王主动的让自家女儿献艺,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而南宫雪的琴艺可是全夜阑国无人能及的,这好事,肯定是八九不离十了。

南宫雪也是心中暗喜,却尽量的掩饰着,不至于表现的太明显,这个时候,女孩子要矜持,才能更加的引起绝王的好感。

上官云端的眉头紧蹙,此刻的上官凌雨只怕已经疯狂了,根本就不想事情的后果了,她在这个时候若是服个软,说不定,还有条生路,但是,她却……

只是,上官凌雨听到上官傲天提到上官云端,而且还被上官云端求情时,情绪便瞬间的变的激动,不由的怒声反驳道。

“雨儿,我的雨儿呀,我的雨儿,你在哪儿?”恰恰在此时,突然传来哭喊声,跟随着几声凌乱的脚步声,二夫人与上官凌霜急急的跑了进来。

二夫人已经看到了上官凌雨,一边哭喊着,一边冲了上去,“你们做什么,你们想把我的雨儿怎么样?”

“她的脸是本王毁的,你们想要如何的处置本王?”只是,不等上官傲天开口,夜无痕突然冷声说道,一双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嗜血的冷意。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没事,雨儿却伤成这样了,你还不放了雨儿,你还想怎么样?”二夫人的脸上,却仍就是一脸的仇恨,不由的怒声道。

“来人,先把上官凌雨的武功废了。”凤阑绝望向一边的侍卫,冰冷的脸上同样是让人不敢违抗的狠绝。他一旦出手,只怕比夜无痕更狠。

“她是雨儿的娘亲,怎么会害雨儿,若是爹爹像爱那个贱人一样的爱我们,娘亲还用担心吗,还让让雨儿偷偷的学武功吗?”上官凌雨此刻仍就没有半点的醒悟,仍就是一脸仇恨的望向上官云端,狠不得直接的撕裂了她。

“傲儿,你怎么可以?”老夫人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上官傲天,喃喃的低语。

有人会在大婚之日睡到中午过没起吗?何况就算王爷真的睡过头了,难道全王府的人都睡过头了?

凤阑绝并没有阻止她,看着她那一脸的自信,脸上反而微微的多了几分轻笑,他知道,她从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这个比试是她提出的,自然就有信心赢蓝岚。

有怒,有愤,有恨,更有着无法容认的羞愧。

这个女人,抢走了她最爱的男人,抢走了那些原本应该属于她的爱,今天竟然还让她当众出丑。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还把王妃拦在城门呢。

“快,大家快让个路,迎接王妃进城。”一个略略年长的老者连连的指挥着大家。

众人便纷纷的让了路,齐齐的喊着,“欢迎王妃,欢迎王妃。”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