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无坚不摧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他死了,是吗?”回想之前那一幕,唐心若就感觉连呼吸都痛,明明那个家伙就是自己的仇人,自己恨不得他死,可是为什么,现在他真的死了,自己却高兴不起来呢。

容析元在浴室里洗过澡,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打开门,果然就见外边chuang上躺着一个纤细的身影,是个女人。

霍骏琰不由得停下手里的动作,扭头看着龙晓晓,带着审视的目光说:“你该不会是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吧?”

尤歌乖巧地点头,感受到小姨又恢复了平常的温柔亲切,尤歌便会忘记刚才小姨发脾气时的凌厉了。

“……”尤歌无语,他还真一板一眼的回答啊!

经过这几天,尤歌对于她和容析元之间的游戏已经很熟悉了,还喜欢上了这种滋味。

“我……我刚才怎么了……一下就失去了知觉……”翎姐浑身无力,说话都很勉强。

“那个……我们其实可以坐在一起赏月,我突然想喝两杯,你要不要一起?”容析元霸道地搂着尤歌,无视她的挣扎。

美女身材高挑,白白嫩嫩,看上去也不超过二十岁,青春活力,热情洋溢。如果是别的男人遇到这种好事,那还不乐?可佟槿这小子就是个奇葩。

容析元吻得正起劲,哪里舍得放手,不但没松开,反而抱得更紧,果真是个十足的无赖啊。

郑皓月的反应,容析元似乎早就预料到了。他迷人的嘴角噙着一丝冷笑,俊脸神情依旧是波澜不惊,淡淡地睥睨着她:“你可能搞错了,我不是在跟你商量,我只是将这个决定告知你而已,我今天就要带走尤歌。”

这货

郑皓月同时也很惊愕,为什么容析元消息那么灵通?可她毕竟也是总裁级别的,立刻收摄心神,礼貌地说:“容先生,我们这边确实是出了一点状况,但是请放心,首饰一定会如期完工的,这是宝瑞对你的承诺,不会食言。”

但这医院里啊,其实有时也是很八卦的地方,有医生护士经过苏慕冉身边,那眼神都怪怪的,还在她背后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务生投去一个冷厉的眼神……这当然不是针对服务生的,而是针对某个幕后的人。

自以为是的平静,就这么被容析元的生死所打破,尤歌几番差点昏厥过去,可都还在强撑着,如凌迟般的痛苦和恐惧在折磨着她,墙上那一盏手术灯,成为最最刺眼的光源。

两个小宝贝已经被霍律师接走了,带回家去歇着。孩子哭闹了很久,直到接走才消停了睡着了,就像是在为自己的父亲心疼着。

孩子一走,尤歌就瘫软在角落里,脸色惨白浑身无力,连胳膊都抬不起来。每每看到医护人员一出来,尤歌就感到呼吸快要窒息心脏快要停止……剧烈的恐惧感比刀子还尖锐,割着血肉。

手术一直到很晚才结束,医生在出来的时候,尤歌第一个冲上去,抓着医生的胳膊,声音颤抖得不成样……

医生一脸疲惫地说:“伤者有两颗子弹在背部,有一颗在脑部……我们已经尽力了……”

若不是尤歌被带来,她压根儿不知道原来自己和他住的这么近!

许炎料到老爹会说这些,一点都不意外,反而是嬉皮笑脸地说:“老爹你是男人,你生不出娃,我是老妈生的。”

老奶奶拿着手巾为孙儿擦口水,一边还不忘对尤歌说:“他很少会主动叫陌生人的,看来是挺喜欢你。”

后边一层一层围着的是一张张陌生的面孔但是表情都很一致——等待。

尤歌嗓子发干,分明是何碧翎这个贱人的错,为何此刻她有种强烈的不安?

“……”

苏慕冉从小学习散打,高中的时候还参加过比赛,得过奖,别说是自保了,就是寻常三两个男人想要动她,那都是会被反收拾的。而她的脾气也是在学习散打的过程中养成,不怒则已,一怒就变身成女金刚了。

这不,有不怕死的女生来了,不是先前的外国妞,而是一个穿红色泳衣的东方面孔。

佟槿那时才七岁,容析元也才十一岁,那个大姐姐比他们大,好像那时已经十五岁了。大姐姐的名字里有一个“翎”字,大家都叫她翎姐。

这样的话听得多了,是会对容析元的意志产生微妙的影响,每天都被人重复着一个话题,时间久了,听的人难免会受到潜移默化的感染。

想到这里,尤歌忽地一愣,切西瓜的手停下来,脸上浮现出惊诧……对了,何碧翎的气质并非现在才有的,而是早就有了,但她回去澳门也才两个月啊!

“少爷您别急,太太马上就来了……”

“为什么?尤歌是尤兆龙的女儿,你明知道的,却还要这么死心眼儿?你对得起你父亲吗?还有,这个女人在加州的时候,跟许炎在一起住,别说你不知道!这样你还不肯放弃她,还要执迷不悟,到底尤歌给你下了什么药才让你变得这么糊涂!她现在指不定跟哪个男人亲亲我我呢,早就把你忘了,你还不肯清醒!”唐虞梅凶狠的表情很像是电影里可恶的巫婆,此刻她身上的高贵气质早就不见了,只有戾气。

不知谁先吻上谁,排山倒海的思念在爆发,这车里的气温都好像越来越高,前边的四个男人很自觉,一个都没回头……

“你的手在干嘛?”

“咳咳……容总,尤小姐……”黄总经理开腔了,一本正经很严肃:“在这之前,两家公司都跟我们泰华有过不止一次的接触,大方向都已经谈过,互相协商之后才有了今天的会晤,对于两家公司的诚意,泰华跟同身受,因此也觉得,同样表达诚意的方式就是尽量节省你们的时间,对于收购一事,尽快有个结果。经过前段时间的磋商,今天会有新的企划案提交,我们泰华将即时做出结论。”

两个男人没有多余的废话,开门见山,说得很通透。尤歌进来的时候,抱着奕宝贝,见到霍骏琰,惊喜地说:“霍大哥你回来了,正好,我们准备要去医院看晓晓,一块儿吧?”

尤歌和容析元就是这样,而他与尤歌却是每一次面临机会时,都会发生一些阻碍,最终敌不过容析元那个植物人。

尤歌坐不住了,沈兆和佟槿也坐不住了,经过一番商量,在请示过老爷子之后,决定立刻赶去澳门!

容析元如黑面杀神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脑子里紧绷着的那一根弦倏然崩裂!

这个孙儿,脾气果真就跟他老爸是如出一辙,是翻版,都是那么骄傲,有原则,有着一颗遗世**的心。

“……”

很多年没在隆青市过年,这是容家的祖籍,老爷子许久未曾吃过地道的家乡菜了,今天这顿年夜饭还是出自孙儿之手,对一个老人来说,意义重大。

“不必了,黄经理,下次如果真有诚意就别再迟到。”说完,容析元果断转身,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双眼……真的很像是尤歌!

在容析元离开之后不久,泰华酒店里走出来一男一女,就是先前戴口罩的女子和那个男人。

可是,就在这时……

久而久之,风言风语就来了,各种猜测都有,最主力的两种就是先前所说的。

“不是吧,你们都不一起来?”

尤歌不由得多看了这女孩子两眼,而佟槿却皱起了眉头……吧主?评论?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话说网络写手不是跟这俩词儿最多联系么?

“析元,你吃过饭了吗?”翎姐悦耳的声音好似黄莺的鸣叫,温柔如水。

不是每年的奢侈品展销会都能在香港举行的,这一次就在香港,自然是让本地以及周边国家地区的人慕名而来,这比他们平时大老远的跑去国外购买更过瘾。

“啊……你干嘛咬我?放开啊!”尤歌呼痛,却又不敢乱动,生怕他咬伤脖子。

“我的休假是很少的,偶尔或许有个半天,但只要局子里有事打电话来,我马上就得行动……犯罪份子是不会挑日子的,更不会因为我们休假而停止,对我们这一行来说,没有假期,随时都是待命状态。我有时会去海边走走,远的地方就不去了,也没机会去玩。”霍骏琰俊朗的眉宇间隐隐有着一丝无奈,想想自己多久没休假了?好不容易上个周末开车去郊外,车还没出城呢就接到电话匆匆赶去命案现场了……

老爷子看着孩子玩耍的身影,好像怎么都看不够似的,他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的笑容很温暖,又像是在回忆着什么……

她最怕的就是容析元再也不理她,这个侍应生所说的话,精准地抓住了尤歌的心理。

“你们吵够了吗?”几个字,却是让吵架的两人脸上一热。

她在哪里?她是死是活?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尤歌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没人知道她被带到码头之后发生了什么。

但容析元却冷冷地丢来一句:“明天,你去那边有人会接待你。”

“睡着了都不老实,大清早的还一柱擎天,难道是做了什么*梦?”尤歌自言自语地低喃,但耳根在发烫……这么直勾勾地盯着他那某处,她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脸红心跳,面露羞赧。

桌上摆满了点心,尤歌面前还有一碗鱼片粥,只见她一边吃一边露出满足的表情,鼓鼓的粉腮洋溢着喜悦,自然不做作的吃相,即使是看着她,也会觉得胃口大开。

这琢磨着,一辆车停在了别墅门口,车窗里探出一张熟悉的男人面孔……

“还拍手呢,小子,我看你就是想来当电灯泡的!”说着,容析元故意黑脸对尤歌说:“老婆,你抓紧给他介绍个女朋友,省的他成天闲得慌。”

“这个嘛,你自己问他。”尤歌指了指佟槿。

苏慕冉绯红的小脸绷得紧紧的,愤懑地瞪着许炎:“你要干什么?你弄疼我的了,放开!”

苏慕冉惊呆了,手上忘记了动作也暂时感受不到疼了,明亮的双眸直勾勾盯着许炎,像是听到了很震惊的事。

“不可以。”许炎毫不含糊地回答,一点都不顾及那个女孩儿的面子。

今年23岁的苏慕冉,没有追男生的经验,以前都是被男生追,但她却没真正喜欢过谁。顶多就是一时模糊的迷恋,过后就会清醒地认识到,不喜欢。

想要接近他的女人,实在太多,面对苏慕冉这颗小白菜,许炎在她第一次来看病时就知道她是为了什么。

容析元将脸放在她肩膀,故意在她耳畔喷薄这热气……这是赤果果的勾引。

尤歌懒懒地靠着他,听着他的心跳,感到一阵心安,踏实。

能把失业说得这么坦然的人不多,尤歌的声音还很响亮。

尤歌迅速在脑子里过滤了一遍,自己认识的人那么少,会是谁呢?

尤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满脑子都是问号和惊叹号!

...这容老爷子只是以为容析元与尤歌走得很近,态度就如此强硬,说话如此决绝,那如果他知道此刻尤歌就在别墅里,如果知道昨晚发生的事,那又会是什么后果?

短短二十多个字,对容析元来说简直就是生命的符号!

“那个……你这么费心,谢啦。”龙晓晓语气很平稳,但实际上内心有几分波动。他怎么突然对她这么好?

龙晓晓从小到大,只喜欢过两个男生……第一个是大学的学长。可那时,喜欢学长的女生实在太多,不只有本校,还有外校的。而龙晓晓只不过是其中一朵默默的小绿叶,跟其他很多女生一样只能看着学长跟校花成为一对,然后黯然伤神。

kk是首席设计师,反应最快,赶紧地赔笑:“哈哈哈,原来是老板娘来了,失敬失敬啊,我马上叫人冲咖啡!”

“你能认清楚这一点,很好。”容析元简短一句话,却是对尤歌莫大的肯定。能被他夸奖的人,屈指可数,尤歌就是其中一个,足够她引以为傲的。

己对尤歌越来越有兴趣了,她是一座宝藏,开发的过程,他只想享有独家权益。(这章6千字,还在码字哦有加更,求点月票支持!)

容析元却没有立刻去澄清什么,虽然他很想说,但他的脑子没糊涂,现在是风口浪尖,假如尤歌是他妻子的整个消息传出去,只怕今后她的处境会更不妙,起码要将某些隐患除掉之后才行。

“这不科学啊……”尤歌在喃喃自语,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有三分疑惑,三分窃喜,还有几分莫名其妙的心疼。

她怎么能甘心?她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容家老爷子,以为可以得到庇护,但没想到,容老爷子使出了“杀手锏”却也没能阻止容析元和尤歌去领结婚证。

“大家稍安勿躁,暂时什么都别做,我等一下回来。”容析元丢下这句话就走人,只剩下一群不知所以的人面面相觑。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