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鱼贯而出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要不要这么夸张,难道这是奥运会百米跨栏?

方景隆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绝不可能啊,自己的儿子是什么货色,他会不知道?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一对一答,倒是惹来不少看客的怒视。

邓健在一旁,喜笑颜开,他忍不住佩服少爷了,少爷就是有办法,居然想到了用银子来侮辱这些穷秀才,哈哈……他心里窃喜,却看着方继藩手里的两锭银子,又忍不住心疼起来。少爷这才刚卖了一些乌木,转眼……便随手要丢出两锭银子,两锭银子啊,买两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做丫头都够了。

方继藩忙朝方景隆看去。

张懋下意识的被气喘吁吁的门子所吸引,拳头还高高的举着。

杨管事噗通一声,直接跪了下去,道:“少爷,邓健说的对,不能卖啊,卖了,咱们南和伯府便真成了天大的笑话了,少爷若是缺银子,和小的说,老刘,老刘,现在账上还有多少银子……”

最重要的是,自己从小就怕打针!

小香香连忙要躲,方继藩便借故顺坡下驴,没有继续骚扰下去,一旁的邓健贱贱地笑道:“少爷英明,少爷神武,少爷本色不改,小人佩服,五体投地。”

方景隆长叹口气,怒气冲冲的对杨管事道:“少爷要卖地,你为何不修书来和老夫商量,为何……就这般纵容他?”

“……”方继藩万万料不到,这宦官竟和从前那个败家子有这么一层过节,做太监的,最记恨的怕就是人家骂他的缺陷,哎呀,这该死的败家子……

方继藩微微抬眸,一看外头天色还昏暗,顿时恼火:“这么一大清早的,你是几个意思,吃错药了,有这么大清早叫人起来的吗?”

方继藩心里七上八下,心里挺纠结的,只好暗暗长叹,别急,等乌木价格暴涨,定要将所有的田产都赎回来,不,要买最好的。

王金元毕竟是专业的,他上下打量了一眼地上打滚的邓健,接着抱起他的大肚子,笑呵呵的道:“倒还年轻,可惜皮肤糙了一些,怕是寻常人家的内院是不肯收的;人太精瘦,怕没气力,便是扛包打杂,用起来不顺手,这个……除了吃干饭,也难有什么用处,不值钱不值钱,三两银子最多了。”

李东阳见了陈彤来,不等陈彤行礼,便对弘治皇帝道:“陛下,此为户部左侍郎,在户部很有担当,乃是经济之才,是臣的左膀右臂,臣为稳妥起见,认为还是召此人同往最好。”

说吧,他眼带深意的深深看了方继藩一眼。

留在这里……

惨哪。

弘治皇帝脸瞬间的阴沉下来,显得格外的可怕。

“看到了哪里?”

弘治皇帝脸抽了抽。

“能……能……”周文英信誓旦旦的道:“小人拼了命……”

这一通忙碌,已过去了大半天。

弘治皇帝想起了陈彤,陈彤当初就建议,节约这笔银子,因为在陈彤看来,这些人一无用处。

勇士营出来的人,都是陈凯之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们既是陈凯之的臣子,更是陈凯之的门生,自听闻了噩耗之后,几乎所有曾经勇士营的人,哪一个不是伤心欲绝。

在朝中,却是另一种景象。

洪健并不愚蠢,他怎么能看不破这大势所趋呢。

他大吼着,令人绝望的却是,竟没有人理会他,恰恰相反,一个个浑身带血的楚军士卒,手提着长矛和刀剑进来。

他忙不迭的后退,退的越来越远,因为他不想死,不想死的如此憋屈。可迷糊糊的,项正却听到了嘈杂的声音。

在这正前方,千军万马如旋风一般的疾驰而来,那一柄柄闪着寒芒的战刀,犹如死神之镰。

无数的战马犹如牛犁一般,在这漫山遍野的楚军、越军身上耙过,刷出一条条的血路。

可剑没有刺下,那剑上的血迹虽已被雨水冲刷了,可那血腥还在。

一下子,所有人脸色俱变,一种没来由的恐惧,瞬间的弥漫了营帐之中。

“是啊。”吴越颔首点头,朝身后的亲兵低声下了命令。

吴越皱着眉:“可是听说,胡人那儿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是吗?按理而言,他们这个时候,应当急着和我们联络,只有如此,才能趁机要挟我们,尤其是在我们没拿下洛阳之前,否则,等我们彻底占了陈地,站稳了脚跟,他们便算是想要长驱直入也迟了。”

一条洛水,直接贯穿了整个洛阳城,而在这洛阳的上游,即洛口仓的位置,此处地势更高一些,湍急的洛水,从这里流淌而过。

要淹洛阳。

因此,他和衣而起,一宿没有睡下。

留在三清关的随驾大臣们,却是忙碌了起来。

朱寿左右四顾,许多官兵个个凝神屏息,不敢多言一句。

其实当胡人大败之后,西凉的覆灭,不过是在转眼之间而已,这完全都在陈凯之的意料之中。

说到了关内的局势,晏先生先是叹了口气,旋即便娓娓道来。

反而是北燕人,居然按兵不动,超出了陈凯之的意料之外。

顷刻之间,欢呼声已是冲破云霄。何秀已发出了一声哀嚎。

现在他们的处境,一旦没有了利用价值,那么他们的命运,几乎可以想象。

何秀激动的道:“他会,也可能不会。这一切,都取决于大汗,倘若大汗暂时向他臣服,求他饶了大汗的性命,对他而言,饶了大汗,而将大汗放回大漠中去,带领部族向他陈凯之称臣,总比那草原上,重新出现一个仇视他们的大汗要好。”

陈无极拼命的动了动,发出了一声shenyin。

他们杀戮了自己的同袍兄弟。

可安军们依旧顽强,一个吓得转身向后逃的汉军,顿时惹来了胡人们残忍的大笑,一窝蜂的人跟着追了上去,可等他们将此人团团包围,这汉军士兵,瞧他年轻稚嫩的样子,脸上却没有了害怕,而是朝着胡人们笑了起来。

当他们四顾左右,这时才蓦然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竟是不多了。

因为有一颗炮弹,在他数十丈外落下。

身后,瞬间爆发出了冲破云霄的喊杀。

自然会有士兵们分开道路,这武官跃入壕沟,带起了一层泥土下来,抖落在壕沟中众官兵的钢盔上。

“哎……”赫连大汗一声叹息,即便明知道,对方是在逼迫自己进行决战,可赫连大汗,依旧还是佩服陈凯之了,至少……人家敢冒这个风险,所以即便陈凯之再如何狡诈,自己如何看穿了他的路数,可依旧……却还是进入了陈凯之的圈套,只能提兵决战。

枕戈待旦的汉军将士毫不犹豫,开始起身,朝着各队的旗帜集结起来。

几乎不需要传令,也不需有人催促,每一个队伍,早已知道了自己的位置,知道了自己的战斗任务。

陈凯之却笑了笑,摇了摇头:“朕既出了关,就非要与胡人一决死战不可,不破楼兰终不还!”

胡人的优势就是新军的劣势,胡人是以骑兵为主,来去如风,来袭时,快如闪电,一旦要撤回,也能果断的脱离战场,根本无法追击。

过不多时,外头有人呼喊道:“陛下驾到。”

如此一来,整个大陈,就等于是两面作战,一面要应付胡人,另一面,却需面对五国的攻势,四面楚歌。

陈凯之好整以暇的道:“你有没有想过,胡人尚武,以冲锋陷阵为乐,可是为何,这次如此的谨慎?”

“住口。”赫连大汗大喝:“布鲁吐花,够了!”

陈凯之命各营遭遇了西凉军民,万勿加害,与此同时,依旧派出大量的斥候,竭力打探消息。

紧接着,战斗打响。

而马蹄声亦是如雷一般的践踏大地,胡人并没有占到任何的便宜,在进入了射程之后,瞬间便被射倒了百余人,其余的胡人铁骑似乎早就抱着试探性攻击的目的,所以竟没有继续冲杀,而是疯狂的冲了出来,随即撤退而去。

数之不尽的斥候,疯狂的自四面出发,他们骑着快马,四处搜寻和寻觅着敌人的踪迹,并且与附近各营保持着联系,分头并进的中军、左翼和右翼相隔数十里,形同一个扇面,不断的推进。

陈凯之取下自己头上沉重的铁面罩和金灿灿的龙纹盔,露出俊秀又难掩风尘的脸,他凝视着千户。

赵成却依旧皱眉:“陈凯之会出关吗?”

………………

何秀心里想,这些喝醉的胡人,还是少惹为妙,他忙是想要折身避开,可那胡人却不肯放他走,勒马疾行着挡了他的去路,其他武士也纷纷勒马而来,哈哈大笑。

所以……往往这个时候,就必须得自己来面对了。

他顿了顿:“大汗想想看,这陈凯之既然敢西征,向大胡和西凉挑衅,绝不会是找死这样简单,贱奴这些年来,一直为大汗在关内打探消息,早就得知,这陈凯之练出了新军,堪称无敌,别看他们人少,可善用火器,战力惊人,固然,大汗有铁骑六十万,为人能挡,可若要击溃陈军,只怕损失也是不小,贱奴实在不忍看到,两败俱伤的局面,这才尽心为大汗谋划,为的,就是在灭陈的同时,尽力减少咱们大胡铁骑的伤亡,毕竟咱们人少,死一个勇士,就少了一个,贱奴怎么不辗转难眠,心里忧虑万分,绞尽脑汁,为大汗分忧呢?”

赫连大汗若有所思,凝视着何秀:“那么,如何将他们吸引出关?”

自然,他没有什么兴趣去和人争议,许多的大臣,总是对于数字有兴趣,自己何必要争辩什么?

赫连大松和何秀的使团,在洛阳盘桓了几日之后,便已经返程了,而根据锦衣卫的侦测,他们在洛阳,倒还算安生,并没有去见其他人。

在这大帐里,早有随驾的大臣相候,陈凯之一进去,立即便随军的兵部侍郎刘晋道。

若是能借此机会,兼并各国,实是再好不过的事,毕竟各国都是汉人,倘若用战争的方法,不知要死多少人,还不如凭借着极高的声望,促成此事。

不过,许多人倒是极认真。

如今这时刻人心难测。

可又怎么样呢?

“何事?”陈凯之诧异的看着晏先生,不解的问道。

他显得很从容平静,嘴角透着淡淡的笑意。

晏先生颔首点头:“臣遵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