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齐驱并驾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谢元蔚默默地注视熟睡中的俞婉许久,低声轻叹口气,闭上双目,一同睡去。

建安帝心中憋着一团无名怒火,轻哼一声,拂袖离去。

隔了月余,建文帝的怒气已消了大半,闻言叹了一声,轻轻拍了拍俞皇后的手背:“你受的委屈,朕都清楚。”

“好,我信你。”谢明曦也说出了此生从未出口的话:“盛鸿,我信你不会负我。”

“母亲以兄长的亲事前程相逼,姨娘跪地相求,我不得不应。”

一众武将也窥出了异样,有不少主动起身随着周全一起到了门边。

老天!

话还没说完,昌平公主竟转身走了。

再内向孤僻的少女,也需要朋友同伴。

方阁老辈分高,并未出迎。在座的陆阁老赵阁老也未动弹。

直至此刻,盛渲才惊觉,淮南王已老了。满额的皱纹,头上也有了白发。平日精神矍铄时只见深沉锐利,今日一躺下,便显出了苍老无助。

这一回,她病得这么重,建文帝却不曾露面,只让皇子公主们代为伺疾……可见母子离了心。

说到这些,三皇子的优势再次彰显。由母族遗传的血缘关系在,昌平公主对三皇子最是喜爱,处处照拂。

一颗萌动的少女芳心,也清晰地捧至四皇子眼前。

“家父被关在兵部整整一个月,生死不知。我屡次三番去兵部大牢探望,都被拦了回来。想使银子疏通,也没人敢收。”

跪在地上的盛渲,面色也愈发难看。

顾山长陪着熬了一夜,此时也是分外欢喜。凑上前来看了一眼,立刻断言:“孩子生得眉清目秀,和明曦颇为肖似。”

自李太皇太后死后,俞太后的心情好了不少。每日胃口也好了一些,偶尔竟能喝一碗粥。可惜,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今日特意撩拨盛鸿,一来是天性好强不愿落了被调戏的下风,有意“投桃报李”。二来,也是为了借此举动来试探自己。

……

哪怕知道谢明曦用的是激将计,当亲娘的,听到这等刻薄话,也会气血翻涌不已。

萧语晗愤怒之下,脸上竟涌起一丝血色:“你怎么能这般对芙姐儿?你要真敢如此,我便是做了鬼也不放过你。”

俞太后一直住在椒房殿里,椒房殿亦是后宫最大的寝宫。福临宫小了不止一筹。因帝后皆居于此,也日渐有了凌驾众寝宫的气势。

李湘如满心烦闷,没心情说话,胡乱点了点头:“今日考音律的时候,一时用力不慎,手指被割伤了。歇上几日便好了。”

顾山长刚正不阿软硬不吃的脾气赫赫有名!这十余年来,在莲池书院就读的学生着实不少。和顾山长打过交道的贵妇们,提起顾山长都觉头痛。

实在太可气了!

那疼痛并不剧烈,却缓慢而持久。仿佛有一把钝钝的刀在心底来回地割,割得他五脏六腑俱疼痛难当。

提起演武,盛鸿不由得笑了起来:“楚将军主动要以两千士兵对阵蜀兵。我还以为,师父会动怒回击!”

永宁郡主抿紧嘴角,深深看了谢明曦一眼:“放心,有我在,定会令你一心向学。”

不过,若能顺理成章将谢明曦留下,也是好事一桩。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谢明曦定难翻出风浪……

别人不理盛锦月也就罢了!李湘如却是盛锦月的“知交好友”。当日盛锦月在粽子里做手脚之事,背后说不得也有李湘如“推波助澜”。

盛锦月点点头。

盛锦月低声应下,心中五味杂陈,一时也不知是什么滋味。

话中影射之意十分明显。

只是,此事已传到了淮南王府,她便是想装着不知道,也不可能了。

众皇子妃听闻此事,心中各自五味杂陈。

一个丫鬟模样的年轻女子快步走至马车边,轻声道:“孙夫子命奴婢前来送信。一切稳妥,毫无差错。郡主可以安心回府了。”

六公主思绪确实缜密。

皆因谢明曦口舌挑剔,非热食不进口。

盛鸿又夹了谢明曦最爱吃的鲜嫩竹笋:“尝一尝竹笋,是不是鲜甜?”

若瑶忍俊不禁,笑了起来:“殿下和明曦小姐情意深厚,小姐也该为他们高兴才是。”

谢明曦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冷哼一声,将这笔账记到了李默身上。

“此事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连街头巷尾的百姓也都拿来嚼舌。都说蜀王殿下行事荒唐呢!”

她确实早已暗中为盛渲挖了大坑……

落在谢钧身上的目光,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到底哪一面,才是真正的俞皇后?

盛鸿一脸诚恳:“五皇兄不急,我急得很。我想早些娶明曦过门,请母后成全。”

俞太后摔了手中的茶碗,精致的茶碗被摔了个粉碎,温热的茶水溅了一地。

往日进移清殿议事的,有二十余人。如今有大半都随建安帝去了要命的皇陵,只剩下寥寥八九个。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