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酣然入梦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好。”榮雨配合的转过身,突然,安检仪器莫名的响了起来。

是何碧翎,她来找容析元了!

容析元第一次尝试到了收购失败的滋味,可他就跟没事儿的人一样,反而还心情更好,这不得不说,此人的思维怪异,非一般人能理解。不知道的,看他这表情还以为他才是赢家。

容析元蓦地呼吸一紧,赶紧地过去抱着她……怕她着凉啊。

这一晚,尤歌是被吃了又吃,吃得不能再吃了。容析元的精力太好,恢复得也很快,这简直就是想一次吃个过瘾嘛。

第二天。

“澳门?”尤歌的眉头皱得很深了,怎么又跟这个地方扯上关系了?

“喂……”许炎望着自己右脚上那只小东西,十分无奈地说:“哥警告你,千万别在我皮鞋上撒尿,否则我就……”

“各位叔伯,家父虽然很少来内地分公司,但家父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惦记挂念各位对公司的贡献,特命我奉上一点小小薄礼,不成敬意……”容桓也变得很客套了,放下公子哥的架子,就像是真的以晚辈自居。

忽地身后有开门声,进来一个警察,将唐虞梅带到了审讯室。她不说话,不反抗,只是沉默,坐在那张椅子上,冷冷瞅着警察,眼中不掩饰有轻视与倨傲。

两个小萌娃都看着直升机流口水,尤歌温柔地笑着安抚,搂着孩子肉嘟嘟的小身子,一人亲一口,这心都要融化了。

小小的chuang上,宝宝睁着眼睛,又在咬手指了,纯真的瞳仁盯着尤歌,那意思是什么,尤歌最清楚了……就是孩子想让她陪着一起睡。

尤歌如梦呓般的自言自语,一会儿趴在chuang边就睡着了,她不知道,在她入睡后,容析元的眼皮微微动了动,但很快就恢复了死寂。

这一切,只有容析元自己才知道了,没人能猜透他的想法和做法。

因为这件事,她第一次知道了“朋友”的含义,知道了某些所谓“朋友”只不过是为了利用她的傻。

“什么?你说我小气?你……没良心!”

“许炎,你快帮他看看,他是不是在发烧啊?”尤歌略显焦急,娇嫩的脸蛋皱成一团。

郑皓月这下可是懵了,尤歌去了哪里?该不会是躲进了小区哪个角落?这么大的地方,要找起来可不容易,只有调动更多的人手寻找,还暂时不能报警,消息保密。

苏慕冉实在是忍不住了,原形毕露,在惊慌之下暴露了自己的脾气,原本是想要做个乖乖女,当个温柔可爱的女生,但刚才一不小心就动手了。哦不,是动脚。

郑皓月聚精会神,全部注意力都放在这里了,看到这几位手艺精湛的大师小心翼翼地在为黑珍珠钻孔,她的心都绷紧了,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问题,千万不能爆……

尤歌望着救生衣,皱眉,小嘴嘟起:“真的要穿这个吗,可是我只在浅滩游,不会游太远的,用不着救生衣吧?”

佟槿很多时候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除非有人主动前来敲开他的门,否则他是很难走出去的。

佟槿抱着馋馋走过去,主动很女孩打招呼,对方显然很惊喜,想不到他会主动跟自己说话。

许炎忍不住舔舔唇,手指蠢蠢欲动,却又用一种凶巴巴的目光瞅着馋馋,那眼神好像在说:“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岂有此理,那是你能随便摸的?”

如今的尤歌,让佟槿有了一种像是找到了翎姐的感觉,在尤歌身上,佟槿感受到了家人般的温暖,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最近越来越多地想起翎姐,也就更加遗憾翎姐的早逝。假如翎姐还活着,凭他和容析元的能力,一定能让翎姐生活得幸福的。

这也不能怪警察无能,最要紧的是路线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像这种有计划有预谋的抢劫,路线就是最关键的所在。

望着她转身出去的背影,容析元一言不发,微微眯起的眸子,瞳孔在收缩……

尤歌也笑了,柔美的脸蛋上勾起一抹明媚:“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我来,是接我孩子的父亲。”

此时此刻,容析元还在卧室里,房门口两个保镖守着。就因为唐虞梅知道尤歌来了,所以才派两个保镖看着容析元,不准他出来。

“不需要你相信。”

尤歌自小就在豪门长大,虽然父母走得早,可是尤歌从小的教育和培养都是豪门中的规格,她很清楚,假如不是在那样环境中长大的人,而是靠后天半路培养,是很难达到像何碧翎这样堪称完美的豪门千金风范。

尤歌愣了愣,皱巴巴的小脸突然绽放出笑容,欢呼着钻进了容析元怀里。

尤歌的记忆里,容析元就跟铁打的一样,可现在,这个男人却倒下了,她才猛然醒悟,平时,对他的关心太少。她只会惦记他什么时候在家吃饭,什么时候下班回家,可她都没注意到他有多劳累。

其实他是心里有点发酸,尤歌看容析元的眼神,许炎感到很不舒服,可他毕竟是成年人,他也有自己的尊严,他不会胡搅蛮缠的,但他真的希望尤歌不要忘记自己的初衷,不要忘记容析元曾经怎样对待她。

说实话,每一个进入容家的人都是要过这一关的,不被吓得转身就跑,那算是胆大的。

容析元笑得有点邪魅:“就是xing生活不和谐,是导致很多夫妻离婚的主要因素,所以我们跟那些比比,难道不觉得很xxing福吗?”

架时说说,假如真的不碰,哪个女人会淡定?

不得不承认,这男人的长相真的没处可挑剔的,360度全方位无死角的帅,令人惊叹造物主的神奇,天生的五官,没有整容,却比整过容的帅哥更耐看,更富有

容析元果然有着当奶爸的高潜质,看过两次孩子换纸尿裤,他就已经学会并掌握了基础技能。喂饭这样棘手的事,他都能想出不少花招,极快地融入到两个孩子中间。

尤歌绯红的小脸露出愤懑,水灵灵的大眼瞪着他:“我没技术,你今天才知道啊?你要找有技术的就去外边找,那些女人一定能把你伺候得好好的,你就继续像这几天这样别来烦我!”

尤歌感觉自己太幸福了,恨不得全都带上飞机啊!

但究竟是什么事情让老爷子这么忧心忡忡?本来身体就不太乐观,还这么晚睡……

这是容析元两口子都始料未及的,原本还以为老爷子会在香港过年,没想到他会来这里。

容析元拿出了珍藏的红酒,尤歌不能喝,那老爷子可以喝几杯。

容析元心里一暖,阴霾的情绪在看到香香的一刻,莫名就消散了几分。

容析元听明白了她的意思,随即点头说:“行,一起去。”

他是天生的衣架子,黄金比例的身材配上他绝世的风采,俊美得令人屏息,仿佛从天而降的神祗,高不可攀,只能仰视。

压抑的尖叫声,某些女人不顾自己身边还有男伴在场,花痴地看向容析元,就跟脑残粉见到自己偶像似的。

赫枫猛翻白眼,容析元对女人的态度,存在着大大的问题啊,可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女人花痴他呢?

尤歌穿着粉绿色的睡裙,俏丽青春的脸庞洋溢着动人的微笑,手里还拿着东西,甜甜地说……

但女人的直觉很奇怪,尤歌在与翎姐的目光对视时,不知为什么总会感觉有什么东西蒙住了似的,说不上来是什么,兴许是因为她对翎姐不是完全接受,而是碍于容析元的面子,想着别让这个家出现更深的矛盾。

“哈哈太好了,有口福啦!”尤歌开心地笑,一下子仿佛所有的阴霾都抛之脑后。

容析元手里的烟抖了抖,借此动作掩饰内心那一点波澜……天知道为了这一刻,他花了多大的心思?用一件自己很喜爱的古董送给了赫枫,才换来赫枫答应帮忙,去医院与尤歌“偶遇”,说起关于香香的病情,这才引来了尤歌。

霍骏琰错愕地看着尤歌,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不对劲,这话怎么听着都像是有点别的意思啊?

“怕什么,有两个娃,还怕我不要你?”某男也露出戏谑的表情。

这其实只有尤歌亲近的人才知道,她不喜欢和外边的饮料,从来吃喝鲜榨果汁,尤其钟爱香蕉牛奶。

先前那个侍应生,现在不用再伪装了,露出了他原本憎恶的面孔。另外两个中年男子则是满脸横肉,一看就是打手,望着尤歌这水灵灵的姑娘,他们心痒痒。

“贪玩?我没见过尤歌贪玩的样子。”容析元犀利的目光紧紧锁着郑皓月的脸。

“你是不是要我马上辞职才甘心啊?”尤歌激动的时候脸蛋儿红红的,很像只炸毛的猫儿。

一向自诩潇洒的许炎,这回也不得不服软,罢了罢了,谁让他那么在乎尤歌呢。

一旁没吱声的中年男子,也是容析元的叔父,听着嫂子说这话,他只觉得好笑……谁不知道容炳雄心狠手辣?当年用尽各种方法跟大哥斗,最终逼走了大哥,后来还听说曾派人去追杀大哥,这种人怎么就不做不出赶尽杀绝的事?只怕是做得太多了吧。

尤歌忽地笑了,很干脆地一挥手:“走,晓晓,跟我下去搬东西。”

“我枕头边上有。”

刚才的只是几秒的异常感觉,是一种疼痛么?想到年老的亲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将会离开这个世界,容析元还是不能避免地滋生出一抹疼。尽管他不想承认,可毕竟血浓于水……

===========

“啊你……”尤歌惊呼,他却顺势将她按住,强健的身躯覆下来……

苏慕冉本来就是家里为他物色的老婆人选,她一直都是喜欢他的,可现在听她说要找个外国人当男友,许炎这心里莫名的不舒服了,怪怪的。

很少被人这么夸过,龙晓晓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心形的脸蛋红通通的,露出异样的娇羞,偷瞄着霍骏琰。

家里的餐厅从父子两个人吃饭开始变成三个人吃饭,渐渐的龙晓晓还会跟霍律师一起下厨,各自做点菜出来吃。霍骏琰就大饱口福了,只要能有时间回家吃饭的,他就不会在外边吃。因为家里的味道最合他的口味。

这是个大发现,两人最终被逼得交代实情……是龙晓晓买的一对手链,其中那只男款的送给了霍骏琰!

家里第一次这么多人一起庆贺新年,同时也是祝愿彼此的情义能长长久久,一直这么和谐的相处下去。大家都知道年后尤歌和容析元要返回香港,因为现在宝瑞已经有了一个总裁在坐镇,那就是容析元的恩师——彭楝。

“¥%…………%*%¥!%……”许炎差点爆粗了,这还是女生吗?约会不在正常的地点却要去拳击馆练手?天啊,他到底遇到一个怎样奇葩的对手!

“你说什么?”许炎脸一沉,再也没有那股妖媚的气息,只有骇人的阴沉。

尤歌的心跳蓦地快了半拍……她能清晰地感觉到他膨胀的**。

尤歌致辞完毕,与身旁的几位一起剪彩,她算完成任务了,开心了,想着现在可以下去抱香香,这里不关她的事了。不管下边多少欢呼声和掌声,她都不关注,她只想快点离开抱着香香出去玩。

愤怒的责备,立刻惹来众人一片哗然,有人在议论纷纷,觉得宝瑞集团的人有点矫情了,既然都能出席开业典礼,为什么回答两个问题都不行?那本是很普通的问题,有什么不对的?

霍骏琰这张充满阳刚之气的帅脸此刻染上几分凝重:“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你跟他既然相识,你可以试探一下他,问一问他有没有听他父亲说过关于在淘金队伍里的事。现在主要是找出最有可能害你父母的人,那样极端的做法手法,必定是有深仇大恨的有预谋的,而经过警方的过滤,就只有你父亲在淘金期间的经历是段空白,如果能知道一些,对案情会很有帮助。”

他的手指所过之处,好像春风吹遍了沙漠,他专注的目光,似乎在做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那种认真,投入,带着疼惜的神色。尤歌一时看得痴了……记忆中,只有父母曾给予她这样贴心的温暖,可是今生再也无法拥有了。

许炎轻轻点头,想到先前在办公室里的窗户看到尤歌和容析元带着孩子离开,他的心情已经不像以前那么难受了,可还是没能彻底放下。只希望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吧。

这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有人探进半个身子,清脆的女声问:“我可以进来吗?”

“你是谁啊?”龙晓晓刚一出声,却见许炎神色怪异地一回头……

尤歌连忙摇头:“不是那个意思……我是很惊讶你会吃盒饭,我以为会去外边餐厅大吃一顿。”

尤歌清澈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轻咬着粉粉的唇,无意中的表情真是呆萌十足,可爱极了,容析元看得那是心神荡漾,真想将她就地按倒。

容析元修长的手指在尤歌光滑的美背上油走,略显粗糙的指腹摩挲着她,轻声说:“怎么样,刚才的游戏新玩法,还喜欢吗?”

“什么?受伤?怎么会受伤的?伤得重不重?你们……怎么搞的,一个废物都看不住!”郑皓月又惊又怒,却还要控制说话的声音,不能惊动了别人。

容析元怀里空空的,再听她这么一说,眉头一下子蹙起,黑着脸说:“你真的要我出去找女人?”

“咳咳……”沈兆不禁一阵猛咳,这个问题他都说得那么露骨了尤歌还没反应过来,看来他只能挑明说了。

很多人都这么认为的,但事实却是……

销售员也机灵,提高了声音说:“这是南洋金珠,极微瑕,直径15mm……”

奇货可居,当销售员告诉大家,南洋金珠莲花钻戒只有一枚时,没买到的几个女人,脸色都充满了失望,对于自己之前没有注意到戒指而感到万分懊悔。而买到的那位贵妇就笑得合不拢嘴,将戒指戴在手上都不愿取下来了,左看右看,满足又得意。

下一秒,许炎已经缩着身子蹲在地上,手捂着肚子,一脸愤懑地盯着苏慕冉,想发火可是又似乎没有理由。

“呵呵呵呵……你们好兴致,一大早没跟家里说一声就走了,果真是不懂礼节。不过你这么急的来检查晚上展销会的货品,是不是怕又出意外啊?”容炳雄笑得多亲切,可就是眼神冰冷,语气带着满满的讽刺。

容炳雄气愤之余,猛地在容桓脑门拍了一巴掌:“在展销会结束之前必须找出容析元背后那个制作戒指的高手!否则,你这个公司总裁也别当了!”

龙晓晓愤愤地咬牙:“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看来,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啊。

她身穿一袭白色长裙,简约而又素,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珠宝首饰的衬托,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如此耀眼,就像是一颗无暇的珍珠在绽放着令人惊叹的光芒!

远远的,容析元犀利的目光死死盯着尤歌,缓缓举起了手,唇边溢出冷冷的几个字:“我出……一千万。”

“你再敢叫一声姨夫,信不信我当众吻你?”容析元咬牙切齿的样子真有几分吓人,那双眼睛都在喷火!

“这种事,在家里还是头一回!”

虚弱的香香躺在箱子里,懒懒的一动不动,像个病怏怏的孩子失去了活力,它的眼神也变得浑浊不清了,原本雪

如果香香此刻能跑,它一定会冲上去咬冯奎,如果它能说话,它一定会破口大骂。但即使它做不到这些,可容析元能为它做到。

郑皓月刚还在发懵,第一次看到他动手,她还深深地震撼着,久久不能平静,内心**汹涌,嗓子泛堵,说不出半句话来……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啊?他可以对尤歌残忍,但又会为香香出气?

这情况,敢情是许炎又一次被她非礼了?

果然不愧是个疯女人,这是铁了心要留人,甚至不惜得罪容老爷子,也不怕自己此举会招来夫家的反对。

...一觉醒来不见了身边的爱人,这种感觉会令人心惊肉跳,好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似的不舒服。

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会主动牵她了?似乎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只是他还没意识到自己的变化。

“混蛋,别想再欺负我……放开我……”尤歌本来是想吼,但声音一出来却染上了几分娇软,更让人误会是欲拒还迎。

但容析元是铁了心的要她,刚好她洗过澡,只穿着睡袍,对他来说太方便了。

容析元身上散发着酒气,一边解着衬衣的扣子,一边顺手拿起一盒……

但尤歌也发现了一个问题,容析元每天都会在晚饭后出门一次,大约是一小时会回来。出去也不会带狗狗,不要沈兆跟着,更没提过让她一起。他就是独自一人出门再在固定的时间里回来。

是容析元回来了。

容析元的表情变得冷硬起来,缓缓推开了尤歌,站起来,淡淡地说:“你说的这些,我不知道……我有点累了,去书房休息一下。”

紧接着,容析元肩膀上就多了一双手,纤细宛若无骨。

佟槿紧张地看着容析元,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可他感觉到尤歌的身体在颤抖,不由得也挺为之心疼:“元哥,怎么把嫂子气成这样啊,有事不能好好说么?”

夫妻间的互动看似寻常,却是最窝心的乐趣,回想现在,比起尤歌刚回归时那时候的冷漠疏离,那简直就是火与冰的差距。

尤歌每次看到这种车子从旁边经过,总是会莫名心颤。容析元也察觉出了她的不安,长臂揽着她的肩膀,深眸里含着一点兴味:“怎么样,你的战利品呢,不是说要从我眼皮子底下拿走一件属于宝瑞的东西吗?可我没见你有行动,是不是怕了?”

翎姐对容析元和佟槿来说,虽然没有血缘关系却胜似亲人。容析元最开始也瞒着佟槿,只因为翎姐当年遭到意外的元凶至今没有线索,每一个认识翎姐的人都可能是幕后黑手。容析元在反复考虑之后才告诉佟槿,翎姐没死,而佟槿因为觉得尤歌对他很好,不忍撒谎,只能每天都呆在房间里,少跟尤歌接触。

唰一下,尤歌的耳根都红了,脸上火辣辣的,愤怒又不甘……可恶,居然被这个人看穿了。

“孩子,不要把自己逼太紧,那样会物极必反。这段时间你就多跟骏琰碰碰头,平时如果想起什么,就立刻跟骏琰打电话。”

这货,现在不觉得围墙碍眼了?想想第一天看到围墙的时候,他是怎样的吃瘪啊,被尤歌气得七窍生烟,再想想,那好像也是乐趣的一种,因为两人早就雨过天晴了。

好吧,沈兆号称是容析元的心腹,可现在居然像是在帮着尤歌说话。

尤歌远远地看到容析元黑脸了,似乎是气得火冒三丈,她的目的也达到,干脆将牌子竖在那里,这样别人一眼就能看到。

“嗯,放心,这个事,保密!”

尤歌走到容析元身后,伸手在他肩膀上掐了一把,绷着脸说:“你还挺会享受啊!”

“知道了,翎姐真好!”

这种现象也不难理解,读者不只是看一个作者的书,有的读者同时看很多本,喜欢多个作者,当触及到攻击面,有人就在心里自动站队了。这个群里的,以“麻辣大碗鱼”为首的一部分读者在喜欢“苗小妹”的同时还喜欢另一个作者,于是就吵起来了。

尤歌在这一点上,观念或许跟眼下的许多职场人士不一样,她虽然也需要一份工作,但她的骨子里没有奴xing,生存和尊严,这两种东西,对她来说,是可以共存的。

锦程的那些职员们不理解尤歌的做法,觉得她太莽撞了太冲动了,他们认为,现在要找个工作很不容易,能进锦程上班更是难得,认为尤歌居然不好好珍惜,太傲娇,太自以为是了。

“……”

别小看这十分钟,尤歌的计划成功了,目的达到,人气急升,宝瑞展区现在是热火朝天。

先入为主的观念很难被打破,国内奢侈品要走出去与国际大牌竞争,这是良好的愿望,却是这么多年才得以实现。

“人工钻怎么可以跟天然钻相比?你们以为弄些个人工钻就能忽悠我了?呸!把你们经理叫来,看你们怎么解释!”贵妇怒不可遏,只差没掀翻展柜了。

“什么不可能?我侄子就是珠宝设计师,他刚才鉴定过了,这枚戒指上的钻全都是人工的,不是天然钻石!”贵妇举着戒指,差点触到kk脸上了。

“女。”尤歌愤愤地说出这个字,气呼呼地瞪他。

“嘿嘿,李哥,我的意思是,另辟蹊径。我们去弄两套白大褂穿着,上去伺机行动,不然总是在这儿也不是个办法啊,您觉得怎么样?”

“……”

原来如此。

不一会儿,这房间里就迸发出尤歌的怒吼,粉拳在容析元身上乱捶一通,气得浑身发抖!

一阵香粉气飘来,这位大龄熟女装作很羡慕的表情问尤歌:“听说你负责的泰华酒店收购案成功了,这次老板一定会发不少奖金给你吧?说不定还会升职,你运气真是太好了,刚进公司就有升职的机会,不像我们有的都干好几年了可还是老样子。”

尤歌忙碌了一整天,很快就到了下班时间,她又是最后一个离开公司的。

能走到今天,实属不易,如果不是在分分合合中依然坚持着初心,依旧期待着奇迹,那也就不会有现在的收获。

两个宝贝睡得很香,但不一会儿就先后醒来,是时候到吃早餐了。

圆满的婚礼结束,幸福却还一直在延续着,只要爱还在,就不会枯竭。

许炎刚把一只虾放嘴里,含糊地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