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天理良心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丞相一脸的愤恨,狠狠的盯着上官云端,但是刚刚李玉已经自己承认了,如今也画了押了,此案便成了定局了。不可能改变了。

而其它女人,却都是一脸的妒忌,基于最好的,往往都要留在最后的规矩,身份越高的,便越是排在后面,本来,她们都是一脸的自信,却没有想到,这个平时,默默无闻的丫头,这琵琶竟然弹的这么好。

“我求求你,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吧,孩子是无辜的。”那个女人可能是真的急了,眼泪都出来了,害怕中,也多了几分伤痛。

不过,过去的事情,她现在也不想再提了,就如皇上刚刚说的,既然过去了,就让她过去吧。

夜无痕似乎微微的愣了一下,双眸微转,扫了叶寒一眼,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显怪异的轻笑,但是,却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快速的转身,离开了叶寒的房间。

“云端,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留在京城,让你受到那样的伤害,云端,对不起。”凤阑绝微微的闭起眸子,想要掩饰下自己那一脸的沉痛,但是,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再次睁开眸子时,那伤痛,似乎更深了几分。

正在她暗暗思索时,便感觉到凤阑绝的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边,再次低声说道,“云端,这个孩子,你若是想留下,我会。”

她这话,可谓是一语双关,既应接了凤忆希的意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也表明了自己的主人身份,一句客人,客气,却也有着太多的生疏。

而她的那句,一百万两白银,也算不错了,让蓝岚的脸色再次一沉,这一百万两白银差不多就能够救全桐城的百姓了,她竟然说,还算不错,这个女人真是太可恶了。

“云端,这就算是我们迟来的洞房吧。”凤阑绝紧紧的将她揽入怀中,一脸轻柔的望着她,声音中,更是满满的爱意。

“又累,又饿,没力气了。”上官云端唇角微微的一瞥,有些郁闷地说道,这个男人还真是越来越腹黑了,一大早的就被他戏弄,心中实在是有些气恼。

皇后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望向蓝岚的眸子中多了几分欣然的轻笑,轻声道,“这样最好了,大家和和气气的,才是最重要的。”

“来,传秦将军进宫,朕要让他立刻带兵去桐城。把那些灾民全部杀掉。”只是,正在上官云端暗暗思索间,却听到皇上再次怒声喊道。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更多了几分冷意,没有想到,蓝岚竟然还想故意的伤害希儿,而且,她竟然还想借这件事,让那个蓝魅辰进京城。

“王爷,那两个丫头买了东西后纷纷回了南宫府。”恰恰在此时,隐用千里传言向他回复道。

折腾了一夜,精心设计了一夜,她终于算是成功的摆脱了那个男人。

皇上的脸上漫过明显的怒意,这个凤阑绝太过分了,太不给他面子了,虽然他刚刚听似商量的话,但也算是命令了,他竟然去问一个傻子的意思。

已经有宫女快速的搬上来一张椅子,放在皇后的一边,确切的说应该是放在夜如梦的身边,因为夜如梦是紧挨着皇后坐的。

“云儿,既然绝王想要让你证明,那你就证明给大家看吧。”皇后听到夜如梦的话,却没有丝毫的斥责,只是转向上官云端,一脸轻笑地说道。

但是怎么可能呢,就算她不傻,就算她再聪明,那也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刚刚只有那么短的时间。上官傲天惊愕中,似乎带着几分迷离的伤悲,一双眸子也慢慢的变的恍惚,似乎在透过上官云端看着另一个人。

上官云端惊愕,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希儿喊她皇嫂,也就算了,但是,他这句皇嫂,却是让她有些。

她想要相信秦思柔。

秦思柔愣住,有些意外的望着上官云端,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回答的这般的干脆,这般的绝裂,暗暗的呼了一口气,她的唇角微微的扯出一丝略带无奈,却又带着几分心疼的笑。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他没有回头,却知道是她,唇角微动,轻声喊道,“云儿。”低沉的声音中,仍就带着一丝心痛。

站了片刻后,便转身离开了。

夜无痕出了房间后,眸子深处似乎也多了几分心痛,没有人知道她与秦思柔的真正的关系,那是不能让人知道的,因为,秦思柔是他同母异父的妹妹。

现在,她的病已经医好了,而且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他当然要祝福她。

有人说,爱到了极限,便是恨,或者她也恨过他吧,但是现在,她已经不恨了,也不想再痛了。

飞赢的手,紧紧的扣着那侍卫的手,阻止了他的自杀。

若是刚刚那个链子没有被月儿那丫头给上官凌雨戴上,李妈发现后,一定会她有所怀疑的,毕竟李妈是娘亲陪嫁的丫头,更清楚那链子的事情。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真的要嫁给绝王的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为了气,为了激你才答应绝王的,或者,她正在等着你有所行动呢,你呢,就打算干坐在这儿,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后,两个人后悔,伤心吗?”秦思柔再次急声说道。

“这称呼,可真够长的。”秦思柔微微的撇了一下唇,悻悻地说道。

上官凌雨暗暗惊滞,但是,还不等她有所反应,凤阑绝已经抱起了她。

只是,望向上官云端时,脸上的笑却是快速的僵住,一脸厌恶地说道,“好好看着她,便让她的花痴的毛病又犯了,到时候让绝王耻笑,把你的事也给搅了。”

众人见上官云端没有任何的反应,便也感觉到有些无趣,而且此刻毕竟是在这皇宫中,要时时刻刻注意形象才行,所以便纷纷找了位子坐下,不再理会上官云端了。

“不如,给她喝点迷药,把她迷晕了,她就不能参加选亲了。”一个女子小声的提议。

毕竟,她已经进了宫了,就不算是违抗圣旨了,而且是在宫中发生了‘意外’不能出席的,皇上更怪不到爹爹身上。

“松开。”叶寒的眸子中突然多了几分怒意,连他都不明白为何而来的怒意,按理说,他身为医生,别人问他病人的情况,就算表现过激了点,他也是能够理解的,更何况,刚刚他还走了神,没有回答他们,他们此刻肯定很着急。

上官凌雨再次疯狂的吼道,而说到上官云端已经死了的时候,似乎十分的得意。

凤阑锐的脸上仍就有着几分怀疑,若是凤阑绝离开这院子不被他的人发现,倒也极有可能,毕竟凤阑绝的武功极高,那对凤阑绝而言,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多半都是不懂武功的,怎么可能会这般突然的消失呢?

那个侍卫再次解释道。

那么,就只有另一种可能,就是那个人事先便猜到了夜无痕的心思,料到了他的举动,事先做了准备。

飞赢仍就紧紧的扣着他的手腕,脸上更是隐过几分失望,也有着几分担心。

一个血气方刚的硬男子,用这般绝裂的方式,表明了,他绝对不会出卖那人的决心。

他早就应该想到,这个女人,不可能会跟他说刚刚那样的话的,不过,他却不后悔说出了一切,因为,他感觉,说出了一切,突然变的轻松了。

“傲儿,你就这么放过了他们,这怎么可能/?”只是老夫人却是一脸不满的抗议。

上官云端暗暗冷笑,她早就料到丞相与李玉不会这般轻易的服罪,所以,她刚刚的画像最大的目的,也就是让李玉处于被动的局面,让她可以撑控一切。只要证明了李玉与此案有关,她才能进行下一步。

众人听到丞相的话,纷纷的附和。

虽然皇上是他的父皇,但是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们不对在先,既然他们一开始想要戏弄上官云端,那么就应该承受起这后果。

一句极为奇怪的话,有着一种让人摸不着头绪的疑惑,她说话的方式,的确让人诧异。

刚刚还一脸强硬,极度自信而高傲的她,这一刻,却突然的有些恍惚了。

凤阑绝自然明白她的心思,看到她在回来的路上,一直沉默不语,脸上微微的多了几分无奈,突然紧紧的揽住她,微微靠近她的耳边,轻声说道,“云端,还在想她的话吗?”

上官云端慢慢的展开,她的双眸望向那画像是,双眸似乎也快速的闪了一下,然后轻声提醒道。“李公子再看一下这最后一张画像。”

尚书大人那略带疑惑的眸子快速的转向那画像时,惊住,唇张了几张,但是却没有说出一个字。

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微微的隐过几分怒意,皇上的话语听似有些为难,实际上,却似乎想要通过这事来打击爹爹。

这个狠毒的女人,竟然对一个傻子下狠手,哼,今天,她就当替以前的上官云端出口气。

从那些下人的态度看来,她的确是南宫家的大小姐。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在我面前玩阴的。”二夫人快速走到三夫人的面前,扬起手,狠狠的扇在了三夫人的脸上。

有那么一瞬间,似乎都不自觉的想要臣服于她。

或者,也只有这种魄力的女子才能够配的上绝王。

凭什么被休了,就不能再追求真爱了,她一定要改变这些女人陈旧的思想,若是可以,她真希望把现代的一夫一妻制这个朝代推行,就算不能推行全天下,只是一个片区也是好的。凤阑绝听到她那柔的滴水的声音时,似乎微愣了一下,双眸微转,看到快速走向自己的她时,眉头似乎下意识的微蹙了一下。

蓝城的事,可不是由她做主的,她这么做只怕是另有目的。

他发觉自己从她的身上,学到了很多的东西。

上官云端感觉到这件事情,越来越奇怪了,不管怎么样,她要立刻进宫,必须要见到太上皇,确认太上皇的安全,也将事情查个明白。

那丫头,倒是十分的机灵,上官云端见她点头,知道,她不会喊出声了,便松开了捂着她的嘴巴的手。

“你可知道宫中发生了什么事?”凤忆希见这宫女挺机灵的,不由的急声问道。

“你们放心,等我们进了皇宫后,会让人把衣服给你们送过来的。也会跟总管解释的,不会让你们有事的。”上官云端也看的到她们的害怕,所以此刻,心中更多了几分感激,沉声向她们保证。

她也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有蹊跷,但,她却绝对不能让云端去冒险。

若是太上皇的命令一旦公布,他们的处境,就完全的被动了,最重要的是,太上皇的处境,就会很危险,毕竟那人已经利用完了太上皇,极有可能会。

凤阑绝还没有走进房间,看到在场的所有的人,心中便不由的一沉,这样的阵势,难道?

他显然是想要说什么,只是,不知道是因为太过激动,还是怎么着,你了半天,却并没有说出来。

而此刻,太上皇竟然对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子做出这样的举动,怎么能不让众人惊愕。

凤阑绝的眉头也是微微的蹙起,双眸微微的望向太上皇,再转向上官云端,纵是他再聪明,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平时凤阑绝便深得太上皇的喜欢,虽然没有登上皇位,但是却相当于就是凤月国的皇上了,而且,这凤阑绝又不是首子,只是排行第四,凭什么当皇上。

“臣妾是实事求是,可不是什么挑拔是非,皇后可要弄清楚了。”那个女人再次一脸冷笑的反驳。

“是。”素容跟隐同时应着,自然都明白王爷的意思,都连连的应着退到了一边,自己去游玩了,不过,却也怕凤阑绝这边会有危险,所以,也不敢走太远。

一走进房间,便听到几只小白鼠吱吱的叫声,上官云端不由的抬眸望去,便看到有几只小白鼠正被关在笼子里。

“李玉参见王爷。”李玉也极为狗腿的跑了过来。

“是,是。”尚书大人连连的应着,等到夜无痕落了座后,才重新坐了回去。

上官云端对着她微微一笑,便也不再去刻意的劝她,而是有些随意的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一切都准备妥当,易容成昨天下毒的那个丫头的秋菊被带上了大厅,虽然她的身子有些绷紧,但是神情间已经没有昨天晚上那般的害怕了,倒也没有太多的异样。

上官云端便愈加肯定,这背后之人身份绝对不简单,但是,那人为何要这般费尽心思的做这些呢?

顿时,刚刚所有的疑惑都有了答案,原来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他要的只有她……上官凌雨看到那快速的插向自己的胸口的锋利的匕首时,一张脸瞬间的惨白,眸子中漫过那种本能的恐惧,还有一种在人要死时,本能的求生的欲望,不由的脱口急声道,“娘亲,不要呀。”

上官傲天没有理会她那一身的血,抱起她时,便将他的身上也沾满了血,他的眸子没有望向任何人,只是,直直地望着前方,抱着上官凌雨一步一步的向外走去。

二夫人一听,腿的都吓软了,这儿可是在夜无痕的府中,可没有她说话的份,更何况现在老爷已经离开了,心中虽然对上官云端恨到了极点,却也不得不离开。

凤阑绝听到她的话时,脸色似乎微微的沉了一下,神情间也多了几分凝重,隐在衣袖下的手,似乎也微微的收紧了一下,犹豫片刻,却仍就说道,“这事,不必你操心。”

“南宫公子,是我让皇兄陪我来的,我在凤月国的时候,便听闻南宫家的两位小姐才貌双全,仰慕很久了,所以今天特意来见识一下两位小姐的风采。”凤忆希连连抢着说道。

心下不由的暗喜,连连的吩咐道,“快,快去请两位小姐来。”

上官傲天看到她脸上的伤疤时,再次的惊住,一双眸子中也隐过几分心疼,雨儿一直都是最爱美的,如今,这整张脸就这么被毁了。

而等到走到上官凌雨的面前,看到上官凌雨脸上的伤时,顿时的惊住,身子一软,突然的坐在了地上,呆愣了片刻,突然的大声哭喊了起来,“天呢,是哪个天杀的,这么残忍呀,竟然把我的雨儿伤成这个样子呀,天呢,你怎么就不开眼呀,让人这么的害我们,都没有人管呀。”

老夫人望向上官云端时,眸子也多了几分恨意,只是,碍着绝王的面子,她自然不敢说什么,只是转向上官傲天,沉声道,“傲儿,雨儿的脸被毁成这样,难道你也不管,难道你还想纵容,不处置。”

只是,她在说这话时,神情似乎微微的有些不对。

而她的手腕,脚腕处都不断的渗出鲜血。

想到此处,她的心中更多了几分害怕,不过,却随即暗暗的安慰自己,怕什么,都过去那么多年了,那个贱人都已经死了,要查也查不清楚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好,好,月儿马上去准备吃的。”月儿终究还是抵不过自家小姐,连连的答应着,便出了门,去准备去了。

“哼,你违抗王爷的命令,还敢打我,看我不去告诉王爷,你等着。”那丫头一脸的凶狠,气冲冲的吼完,便快速的离开。

而凤忆希似乎对上官云端很有信心,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兴奋的光亮,暗暗的为上官云端加油。

上官云端终于停了下来,双眸再次环视过众人,再次轻声道,“我刚刚只看到这儿,所以只能背到这儿了。”

“感情的问题,没有配不配的上,只有爱与不爱,爱了,就算他是一贫如洗的民夫,也会嫁,不爱,就算他地位再显赫,同样不会嫁,当你问出配不配时,那就是对感情的玷污。”上官云端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沉声说道,此刻的她是一脸的认真,说的也真是她心中所想。

上官云端再次铿锵有力地说道,一字一字都清晰而有力,她知道不可能一下子就改变了这些女人这么多年来养成的思想,但是最少她可以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不满,调动起她们心中的那份冲动与渴望,可以让她们有所追求。

那声音极为的响亮,而且还带着那种真心的欣喜与钦佩,此刻,他们每个人的臣服都是心甘情愿的。

上官云端这次微微的转向,掀开轿帘,慢慢的迈上花轿。

而从绝王府的冷清看来,似乎就连皇上与皇后,都不太赞成这件事。不过,不管怎么样,不管要面对怎么样的困难,她竟然认定了,就不会放手。

“本王不是那个意思,本王只是担心……”凤阑绝看到她神情间的微怒,不由的急急的解释道。

这就说明,她已经完全的信任他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