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鸮鸣鼠暴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赵王在檄文上,再三强调自己并非造反,他只是不忍心父亲与侄子被奸人所骗,这才起兵,只要秦寂言把顾千城交给他,他就立刻退兵,回京请罪。

不管秦寂言有何用意,他都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不是吗?

“哼……”秦寂言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一手抱着顾千城,一手拉着缰绳。

他们要是不怕得罪大秦皇帝,早就出手去救药王了,哪里会等到君亦安上门。

这么快?

“埋没人才呀。”顾千城摇了摇头……

不给对方的踹气的机会,顾千城上前,手肘如同刀子,“咚”的打在对方的背上,一瞬间就将一个七尺大汉打趴下了。

老太爷真得很了解顾千城,一刻钟后,顾千城坐着一辆青布马车过来,待车夫寻到顾老太爷的马车后,顾千城下了马车,走到顾家马车旁。

父子二人相处温馨,在龙宝面前秦寂言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冷酷无情的帝王,他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会对孩子笑,会宠着孩子。

要知道,当初他为了能照顾好龙宝,可是花了许多时间与精力,专门跟奶娘学过一段时间的,甚至私下练习了数千遍,才敢抱龙宝,可秦寂言呢?

倪月僵在原地,脸上的硬挤出来的笑生生僵在脸上,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低垂着头掩饰眼中的愤怒,默默地往前走。

“千城……”秦寂言唤了一句,声音带着他自己都不知的哽咽。

景炎一怔,心脏微微揪痛,有那么一刹那他想放弃自己的计划,可一想到惨死的十五万将士,他就无法不恨。

凭空踏步,衣袍飞舞,风姿卓绝,步履潇洒,哪里还能找到滑落下来的狼狈。

想到那天和皇上、皇后一起来的德妃,顾千城摇了摇头……

一天之间,封似锦手中的工作多到让人头痛,可偏偏他还不能说什么,因为这是秦殿下的重用,当然众位副将的推荐也功不可没。

“要是拿不下你,我连后悔的滋味都没机会体会。”凤于谦见倪月实力不俗,怕自己手下的兵吃亏,直接持剑上前,“幸亏本将军没有不打女人的习惯,不然今天要吃亏了。”

这种事可不是天天有,说不定错过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武定不敢隐瞒,如实禀报。

武定完全不动用秦寂言的力量,他一纸状纸将顾家告到大理寺。按理这种民告官的状纸,大理寺一般是不理的,可是……

这么一个地方,立在京城却能不被人盯上,摘星楼的主人绝对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她是一个失责的妈妈,她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孩子,她的孩子并不是天生体弱,而是后天被人用外力,毁了健康的身体。

官差得知程家姑娘病了,不敢擅自做让,让他们在这里等着,他们去禀报将军。

一盘棋局罢了,可在意,也可不在意,端看他愿意怎么做罢了。

“朕只在某些事情上小气。”秦寂言落子,意有所指说道。

猪头六今晚会出面抢劫,也是这段时间被秦寂言逼狠了,以至于大半个月都没有收入。

顾千城扶着封老爷子,惊慌失措的哭喊道:“老爷子你没事吧?您千万别吓我呀,您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跟封大人和似锦交待,老爷子,老爷子,你快醒醒呀。”

“去,叫景炎出来见我。”秦寂言没有在这些人面前,自称“朕”。这些将士虽然大秦人,可并不曾见过他,就算曾在江南见过他,这个时候也不一定能认出来他。

顾千城想要杀了这个男人,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时,顾千城就醒了,麻利的下树,发现底下四俱尸体没有被动过的痕迹,顾千城很淡定地绕过,然后顺着昨天的痕迹往回走……

他还想看秦王殿下英雄救美呢,这下没戏了。

酒过三巡后,三人便在亭子里闲聊。亭子居于湖中,四周无人,岸边的人根本听不到三人的谈话,三人聊起来也就无所顾忌。

秦寂言起身,走到凤于谦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朝中的事你不必担心,本王自有分寸,你自己在军中多加小心。”

焦向笛很努力也有天赋,可封似锦不是有天赋而是得天独厚,焦向笛再努力,在这方面也比不过封似锦。

骗老皇帝是必须的,可面对秦寂言,顾千城不需要编谎言,经过这件事,顾千城很明白,她和秦寂言是一条船上的人,她必须坦诚。

说到最后,顾千城的声音再次哽咽。

顾千城没有后退,只是用手挡住秦寂言,“殿下,我现在可是肉票,你低调一点好不好?”

真当别人都是瞎子呢,秦寂言今晚要是做了什么,不等天亮景园的人就会知道。

本是开玩笑,可看到顾千城伸出手来,秦寂言却像是受了蛊惑一般,低头……

原本,她是打算在最后期限,向秦寂言提出这事。这样一来,秦寂言就没有考虑的时间,只能选择答应她的条件。

平西郡王说着说着,眼眶就红了。

顾千城知道言倾的心意,可却不知自己对言倾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重重地点头:“郡王妃放心,我明天就去找言将军。”

沙漏不知圣后的心情,尽责计算着时辰,很快……时间就进入倒数状态。

凤老将军无比庆幸,他们把京郊大营的兵马调来了,不然今天还真是头大。

前有五皇子,现在周王,这两人要是没有二心还好,要有的话就绝不会有好下场。

猪头六让孩子们先走,这些土匪自然不会反对。这群土匪占地为王,在这片地方经营了数十年,不知抢了多少良家妇女上来,几乎每个人都有孩子,有好些还不止一个。

小雪貂艰难的爬上供桌,然后……

要说家世,他们几人的家世都不错,他们的起点确实比一般人高,可他们也确实比一般人优秀。

明日攻城,今晚必要做部署,秦王与众副将对兵力安排做了一些调整,直至半夜才结束。

“二十岁?还要三年?那个时候本王都二十五了?”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解释,心下稍安,可想到三年后才能有孩子,不免有几分失落。

“以吻为誓!”婚事一再被人提及,顾千城就是想要再装傻,也装不下去了。这一次老太爷直言不讳的提起,让她好好想一想,就是不容顾千城再逃避,要顾千城正视现在的问题……

“没事,姐姐不会有事的。姐姐敢一个人出门,肯定是有准备的,你和承欢是瞎担心。”顾千城揉了揉顾承意的脑袋:“以后遇到这样的事,你们要相信姐姐,姐姐不会让自己有事。”

“千城姐姐,你这是嫌弃我和承欢吗?”顾承意拉着顾千城,一副“我很受伤”的样子。

“多谢了。”凤于谦丢下这话,转身走人。

“你等等……”单增忙在身后唤道:“把三皇子放下来,不然我绝不会让你们踏入北齐的领土。”

一直睡在有火炉的地方,醒来确实需要喝口水润润嗓子。

“小心点,慢慢喝,别呛着了。”服侍了顾千城一个晚上,秦殿下已经得到了不少经验,这些小事做起来越来越顺利了。

一杯水喝尽,顾千城觉得自己嗓子舒服多了,怕水喝多了要小解,只喝一杯便打住了。

秦寂言一听,心情大好,伸手就将人搂到怀里,“本宫的乖……”

现在,大家身上都一样有罪名,皇上总不能只处理他们这批人,对自己的心腹就不处理吧?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慢着……”顾千城出言阻止,顾夫人但笑不语,她身边的刘管家阴笑道:“大小姐,你可别不识好歹。也就是夫人心善,这事要放别的府上,肯定是一床破席卷了,丢乱葬岗。你们,还不快去抬个木板人,把人抬下去。”刘管家完全无视顾千城,直接让下人去抬尸体。

“不……我只是告诉你。夫人,杀人偿命,孙妈妈不是失足而死,是被人杀死的。”顾千城鼻子微酸,差点就哭了出来。

少年心性,心高气傲,哪容得旁人否定。他记得,他们封家除了似锦,每一个被他骂的人孩子,虽然嘴上不会辩解,可脸上多少会表现一点。

“真以为,我就带几个官差出门?你且放心好了,人我都安排好了。而且你真以为封首辅会什么都不管?我告诉你,不会的!封首辅一直在关注我们的动向,他怕是早就做好了准备,只等皇上进城,就会有禁军过来保护。”

“姐姐,你知道我们的新统领吗?”顾承欢缓缓开口。

如果说,在此之前他还怀疑老管家,认为他并没有给顾千城下什么择子蛊,那么在舱底的那几天,就让子车打消了这个怀疑。

在舱底的那几天,顾千城过得实在不好。睡不好,吃不好,休息不好,身体弱得不像样,这样的情况下,饶是顾千城底子再好,那孩子也不可能保住。

当然,秦寂言也没有一直等暗卫在水里找人,指着子车道:“把人弄醒,朕有话要问。”

“主子!”暗卫反应过来,就看到一道残影从眼前消失,急切的跟上前,可走到船头却生生止住了脚步。

是的,长生门的人仗着武功高强,并不把皇城普通守卫放在眼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姿,直接杀进京城,杀进君亦安住的地方,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君亦安带走了。

顾千城一脸认真的点头:“也是,你都是我的了,我还能缺什么?可没有好处的事,我为什么要做呢?”

华大夫一个用力,骨头接好了。

顾千城脸色微变,隐隐有几分不快:“能查出是谁传出来的吗?”

顾千城发现秦寂言不自然的停顿,只当他为大事忧愁,并没有多想。这个时候说功成名就的事还早,顾千城自然的转移话题,把话题继续扯到神女塔的案子上。

“殿下,顾姑娘的院子外一直有人在监视,属下已经把人拿下,是江湖上的路子。”来人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够秦寂言听到。

景炎这个时候丢下战事,私下前往长生门,自然不是为了顾千城,他是为了倪月。

景炎这人冷情至极,他的情全给了墨家。只要与墨家相关的事,景炎都会失去往日的冷静与理智。

一个“求”字,可谓是将姿态放到极低。圣后“哦”了一声,嘴角轻扬,“什么事要求我?”

“秦皇来得不巧,顾姑娘她为了寻解寒毒的火焰果,随船去了活火山。”圣后似很享受秦寂言的低姿态,并没有为难他。

“主子,顾姑娘能理解你,你并非不想去而是走不了。”景炎前脚离开,后脚就会被监视百官行动的锦衣卫拿下。

“废了顾贵妃,让五皇子离开京城,去偏远的封地?”

“有了这药引,我三天内就能制出解药。”药王早已配好药方,只是迟迟寻不到药引,现在药引拿到了,就没有什么好等的了。

这群人到底有没有正在工作的自觉?

秦寂言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他们,径直往外走。

西胡的副将们吵了半天,最后也没有吵出要不要花精力抓秦寂言,而风遥也没有表态。

顾千城也不隐瞒,点了点头,“是猜到了。”神女庙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干尸,总是有原因的。

凡事过了,就容易引人怀疑,顾千城不想让秦寂言知道她的心思……秦寂言和顾千城站在墓园下,看到这一幕有片刻的呆滞。

“你真不需要上去吗?暗卫似乎忙不过,万一他们出事了怎么办?”顾千城担忧的道。

见众人都安全了,秦寂言也不和这些人磨叽,丢下一句:“还不快走,等着朕来救你们第二次吗?”便朝顾千城走去……

他是喜欢千城的,只是……他们还不曾开始,就结束了。

封似锦只看了一眼,便收回眼神,垂眸道:“过不了两天,朝臣就会上折子,请皇上立后,采选秀女充盈后宫。”

皇上是很忙,可也没有忙到没他不行的地步。真要狠下心来,抽两三个月的时间,还是可以的。

见宫女肯定的点头,五皇子咬牙切齿的道:“查,立刻给我查,我要知道是什么人动得手。”居然敢算计到他母妃头上,死定了!

“程大人,神女塔一案牵涉甚大,皇爷爷一直在关注此案,程姑娘是关键人物,三天后本王会让人带走程姑娘,在此期间还请程大人好好照顾程姑娘。”秦寂言这话隐含警告,让程家别下黑手,把程蕊弄死了。

“姑娘,你让老奴看看,老奴虽不懂医术,可把个脉还是会的,你先松手。”老管家本来要给顾千城把脉,可顾千城痛极,反手拽住了老管家。

这药草对人体无害,只会让人睡得香甜,第二天醒来除了精神好,一点副作用也没有,除非心思特别多的人,不然绝不会发现。

……

“一次性说完。”秦寂言的脸色越发不好看。

连门都出不了,她怎么买东西?

万能的侍卫再次行动,很快就拿了一大碟碗过来,按顾千城的要求,一一摆在尸台上。

顾千城开始提取呼吸道、肠胃里的秽物。

顾千城伸手拨弄了一下,小雪貂却没有向往常一样撒娇,而是悲伤的低呜一声,便低下脑袋,周身似有一股无名的悲伤萦绕。

“你先在外面等着,我进去看看。”秦寂言怕有危险,不敢让顾千城一起进去。

有总捕快生死不计的命令,六扇门的捕快也就没了束缚,招式怎么阴狠怎么往狂生身上使。

“什么……是封大人,封大人。”官差看到有人“飞”过来,吓了一大跳,举刀就冲了过来,待看到封似锦的容貌后,立刻后退一步。

一句接一句的喊声,一句接一句的请求,想到前一刻失在自己面前的同伴,少人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

有了这番表态,官差要疏散人群就容易许多了。封似锦见这一个路段平稳了,便带着暗卫往前走。走之前,不忘给百姓们交待一声,“我去前面的爆炸中心,请大家放心,我封似锦以封家的名誉发誓,绝对会在这里,站到最后一刻。”

“赏,夫君重重有赏。夫人想要什么?为夫我都替你找来。”秦寂言拉了顾千城一把,示意顾千城上前,坐到他怀里。

这就是亲生父亲,见到女儿一身是血的出现,不是关心女儿的身体,而是责怪她丢了自己的脸。

“父亲,儿子(儿媳)……”顾国公与顾夫人立刻跪下,张嘴就要解释,却被老太爷打断:“好了,过去的事,我不想再追究,你们都下去吧。”

“谢谢祖父,待孙女身体好了,一定去给祖父请安。”拖得越久,期待就越高,到时候老太爷就会越失望。

“多谢母亲。”顾千城却没有拆穿的意思。

“龙凤果?我们见过吗?”顾千城想到封老爷子的提醒,不由得问了一句。

景炎走后,颜将军还站在原地发傻,直到亲兵看不过去,提醒了他一句,颜将军才反应过来,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颜将军故作凶狠的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郭副将几个给我叫来,没听到少主的话吗?”

没错,跪在宫门口的人,并不仅仅只有秦寂言,还有文武百官、后宫嫔妃,就连守宫门的侍卫也是跪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敢站起来。

龙撵很快就抬来了,司徒公公小心的扶着老皇帝上龙撵,“圣上,您当心。”

“殿下幼年丧母,臣妾身为殿下的皇奶奶,没有教导好殿下,以至让殿下犯错,臣妾有罪,请皇上责罚。”皇后一脸淡漠的请罪,丝毫不在意皇上会如何处罚她。

看似顺从,实则是打老皇帝的脸……秦寂言不是一个手下犯了错,就将对方全盘否定的人。

熟知秦寂言的人都知道,他越是平静,这事就越是不会善了。

至于季诺火烧粮仓一事?

“送去内阁。告诉封首辅,明日早朝推议户部尚书与侍郎。”秦寂言起身,理了理衣服便往外走,太监忙不迭的跟上去。

赵王和周王心中一冷,连忙低头,不敢再多说半句,乖乖认罚。

所有参加此次科考的举子都觉得自己委屈,所有读书人都觉得封似锦受了委屈。可事实上,他们所有人受的委屈加起来,也比不焦向笛受得委屈。

自打回到京城,两人都非常克制,秦寂言早就不满足每晚抱抱亲亲,他想要更多,可他知道现在不可以。

……

这些年,各地时不时就有孕妇失踪,只是人数不多,当地官府也没有深究;这一两年京城郊外也有数名孕妇不见了,甚至这半年左右,孕妇失踪的人数节节攀升,今年年后一连有七八个孕妇失踪,而且还都是即将临产的孕妇。

“放肆!”五皇子怒极,心思浮躁隐有不安,可想到逍遥的话又渐渐平静了下来。

西胡境内丛林颇多,有几处山上的猛兽更是出了名的凶悍,时常会发生猛兽吃人的事件,可西胡从来不管,只每年派人去抓一批猛兽下山,然后驯养它们来作战,西胡有不少贵族,也爱斗兽。

他相信,凭他的本事要从虎群中杀出一条血路,并不是太难的事。

“这话不能乱说。”顾千城抬眸,给了对方一个警告的眼神。

小心地帮顾千城脱去多余的衣衫,秦寂言将人搂在怀里……

他们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

老太爷一开口,便是定局,容不得任何人说不。

至于顾千梦?

小树林一爆炸,长生门店上下凡是忠心蛊未解的人,在同一时刻爆体而亡,就连圣后也不例外!

长生门毁了,可她的一生也毁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哪怕长生门毁了,她也什么都没有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