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枯木发荣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陈晴风被打击得不行,才懒得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跟陈青云谈人生的感悟,而是想着怎么尽快带四个女人离开。

顾千城冷冷的看着他,嘲讽的道:“还有三天我儿子身上的寒毒就会发作。与其最后被你耍,我宁可抱着他一起去死,左右我也不想活了。”

“我只要你赦免他们的后代,后面的事我不会管,这天下……自然是你们母子二人的。”景炎再一次重复自己的立场,可惜顾千城不信,“天不天下的我不管,也不想要,你把火焰果给我,我们母子二人不会做你登顶帝王的绊脚石。”

“这石门,能推开吗?”顾千城打量了许久,也没有看出这块石门,有可以入手的地方。

“嘿嘿……”封家小弟傻笑一声,封夫人不言语,对这事她也是乐见其成的。

“啪……”石头正中唐万斤头顶,一道鲜血飙了出来。

季诺的手下昨晚就解决了,并且拦住了他们发出去的消息;两千人马此时已在沙漠候命,只等秦寂言进去,与他们汇合就可。

顾千城没好气的白了个白眼,“幼稚!”

顾家其他人的死活他不管,可是承意和承晨怎么办?他们还那么小,他舍不得他们死呀。

“嗯。”秦寂言嘴里含了颗苏合香丸,可依旧无法阻挡腐烂的气味蹿入鼻间,脸色当即有几分难看。

这样的事发生一次后,景炎就直接把他的亲信全部打杀,一个不留,所以他去景园找顾千城,也只能带几个官差,而拿不出更多的人。

龙宝想了想,重重点头,“父皇,你要记得来找宝宝哦,不要丢下宝宝一个人。嗯……宝宝会害怕。”为了证明自己真的会害怕,龙宝很用力的瘪嘴,以表现自己的委屈。

“真不代表什么吗?你陪他打天下,为他诞下子嗣,甚至为他险些丢了性命,他却连一个名份都不给你,这真得不重要吗?”景炎了解顾千城,就如同他了解秦寂言一样,“顾千城,秦寂言负了你。不管什么原因他都负了你,这是不争的事实,你真得能一点都不在意吗?”

可是顾千城不同,如果顾千城打着记恨秦寂言立倪月为后的事出兵,不仅封似锦、言倾和顾承欢会帮她,就是秦寂言也不会下狠手。

“嗯,”被暗卫坏了好事的秦殿下很不高兴,不过看暗卫这么有眼色的主动消失,秦殿下还是很满意的,“你们都走,本王不需要你们保护。”

赵王妃顿了一下,面上有几分不自然,却什么也没有说,拍了拍顾千城的手,说了几句好好养伤的话,便寻了个理由回去了……

太厉害了!

“这,这……”副将一脸纠结,秦寂言也不愿意与他多说,只道:“你们下去,将人安排好,明日出征。”他并不需要程将军拿下赵王,只需要程将军拖住赵王即可。

“老臣无能,没有查到他们与宫中人来往的证据。”凤老将军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无,他没有查到并不表示没有。

顾千城愣了了下,随即喜极而泣,“拿到就好,拿到就好,我们的儿子……有救了。”

“顾姑娘开口了,不跟你打。”暗卫与黑衣人一前一后说道,随即两人又同时哼一声,默契的很。

顾千城一问话,黑衣人立刻答道:“小人奉庄主之命,保护顾姑娘。”

这才惨了,要是让殿下知道他们保护顾姑娘不利,最后还是景炎的人救了顾姑娘,他们就死定了。

一盘棋局罢了,可在意,也可不在意,端看他愿意怎么做罢了。

秦寂言这么做,倒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习惯性的处理善后,以免给自己带来麻烦。

至此,顾家老夫人一行人,来虚庾庵的算盘全面落空,他们兴致勃勃的来,结果灰头土脸的跑了回去,恐怕很长时间,那几个手上沾了人命的,晚上都不敢独自一个呆着了。

试想,一个连自己亲生祖父,叔伯都不会放过的人,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明主吗?值得追随吗?

猪头六不是一个只会放狠话的人,放完狠话,见秦寂言没有回就,猪头六便下令,“放火,烧了!”

顾千城看着秦寂言近乎落荒而逃的身影,摇头轻笑。

随着一声声口哨声响起,整个军营都随着震动,很快就有大队人马出来拦截秦寂言,并且还有弓箭手。

这态度,一如当年秦寂言还是秦王,荣王世子还是那个风光无限、不把秦寂言放在眼里的荣王世子,

“秦……皇上,你别想挑拨我们兄弟的关系,他的命是我救的,他对我有多忠心,我很清楚。”荣王世子心里已动摇,可面上却肯表露出来,当着秦寂言的面,说得异常坚决。

要是遇到那个胖女人,顾千城不敢保证,凭她现在的渣体质,能从对方手中逃走。

“怎么回事?”承欢和小伙伴聚到承欢身边,一脸不高兴。

顾千城老老实实点头,她猜到秦殿下为何不高兴,可是……

被身后的打手,重重打了一拳了,顾千城只感觉后背火辣辣的疼,胸腔亦是闷痛。

在惯性作用下,顾千城往前栽倒,好在面前有一个倒霉的打手在,顾千城左手撑在对方身上,勉强稳定住身形,无视背后的痛,顾千城利落的拔刀子,转身朝背后两个打手挥去。

她和顾千城根本没有办法比。要是她被父亲训斥,哪怕知道自己是冤枉的,受了委屈,她也不敢反抗,更不敢和父亲的打起来。

今晚的月亮还算圆,可这点月光却不够顾千城看路,顾千城削了一节树枝,然后在上面缠上布,做成简易的火把,举着这火把往回走……

顾千城没空管自己,她从离别院极远的马厩,牵出一匹马……

“好,我这就给你把绳子解下来。”那大汉一脸激动,手脚麻利的上前,顾千城一脸沉静地站在那里,可心里却是狠狠地松了口气。

“好马。”凤于谦双眼一亮。

“怎么了?”秦寂言压下将人抱在怀里的冲动,却无法压下,伸手为顾千城拭泪的冲动。

当然,这话秦寂言并不会说,他只是安抚道:“这件事你不必往心里去,本王会厚葬他们,也会善待他们的家人。”

这才分开两个月,他就不停地想顾千城,如果再久一点,他肯定要疯掉。

今天前,一直满口拒绝的子羊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看着老管家,片刻后才艰难的道:“我们可以和长生门合作。”他好不容易才建立了属于自己的事业,他真的不想再成为他人的手下。

显然,被关在小黑屋三个月,明面上看着没有对她造成任何伤害,实则影响深远,她整个人都开始扭曲了,已失去正常人该有的冷静与理智。

“男儿志在四方,言将军也许有他考虑。”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担忧,转而说道:“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你真得肯去?”平西郡王妃没想到顾千城这么好说话。

“唉……那个孩子。”平西郡王妃都不知道怎么说自己的儿子,蠢成这样难怪不讨女子欢心,平西郡王妃决定帮自己儿子一把。

秦寂言用行动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他不怕事,也不怕与圣后对上。

“噗……”埋在地底的死士被人压住,反手就是一刀。

土匪对狼牙山的地理优势十分自信,压根就不相信朝廷能带兵上山。

留下五个人沿路清扫痕迹,外加防守,其他人则没着小路回寨子了。暗卫隐在一旁,见这些土匪分工明确,不由得冷笑。

要说家世,他们几人的家世都不错,他们的起点确实比一般人高,可他们也确实比一般人优秀。

明明都说了没有什么太子遗物,他居然散下数千两黄金,买绿林匪徒去抢什么太子遗物,简直是无耻。

她出生大家族,一直都接受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教育。家中兄弟互为掎角,军政商各有家族中的人,谁要出了事,其他人都会尽全力帮助,根本不会像顾家这般自私。

没有想过占据江南,可并不表示景炎会把江南拱手送给秦寂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