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攀高接贵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不想吃饭等于不想要吃饭的工作了吗?

“你好。”任宇泽爽朗一笑,眼里闪过一丝放松。

墨云天的手指轻敲着沙发,高高低低颇有频率,如果仔细听的话,就会发现这旋律赫然是融柳最后一张专辑主打歌《融柳的爱》。

“融柳的电话换了吗,我也联系不到她了,不过融柳的email可以用,你有给她写过吗?”蓝弦寻问着,她知道莫放没有融柳的电子邮件。

“不行,不行啦……”

这就是所谓的玉女真面目,那样子比市井大妈还不如,还自称自己是集团千金,看她在《无可救药爱上你》中那穷酸的扮相,哪里有千金的样子,和蓝弦一比凤凰与乌鸦立马就显现出来了。

他总感觉这个蓝弦很奇怪,一连串的事情看上去那么的巧合,可是邵阳在这个圈子沉浮数载,一点也不相信这个圈子会有这么多的巧合,而这些巧合都发生在蓝弦的身上,这太叫人不可思议了。

这蓝弦到底有什么魅力呀,竟然引得这莫总几次三番为她破例,这一次更是嚣张开专机来看她,这蓝弦得好好巴结一下,说不定会成为娱乐圈嫁入豪门的新范本,在功的从一个艺人挤身上流社会……

经纪人揉了揉自己的鼻子,一脸羡慕的看着手中蓝弦的照片。

“蓝小姐,诚如你看到的,r&m集团一年会有几次盛会,到时候也许需要你配合出席,上面写的r&m集团很清楚是指总公司,r&m集团总公司的宴会你是清楚的。”公关经理在说到r&m集团的宴会时,有着淡淡的矜持与自傲。

再来,融柳也不屑去演他的片子,虽说不用担心被潜,但与制片人和投资商周旋是必要的,那些制片人和投资商恨不得把融柳给融了……

莫庭的秘书站在办公桌前,一边等待莫庭下达封杀的指仅,一边扶了扶鼻梁上的金框眼镜,无比虔诚的为蓝弦祈祷着。

这,这个人真是他家总裁吗?看到这绯闻他他他居然在笑?

男人都经不起挑逗,哪怕是绅士如莫庭,本质上他也是一个男人……

“莫总,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可以出去吗?”蓝弦轻敲着玻璃门,寻问。

看着这样的莫庭,蓝弦心中冷笑,果然是男人都受不了女人的诱惑,即使阅女无数的莫庭。

蓝弦很是温和坐在莫庭的身边,除了莫庭外,没有人看得出,蓝弦正在和莫庭斗气。

好,好毛呀好……

可是看莫庭那坦然的样子又不像,莫庭只是单纯的让她去见莫放吗?

就在白雪急的跳脚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影子出现在他的面前。

剧组上下人人一副我真相的样子。

“灰姑娘的爱情故事总是发生在校园,可我们都毕业这么久、离学校都太远了,那么职场中有没有灰姑娘呢?

“我把她们当成亲姐妹。”古代的,互相踩着上位。

两中声音在脑中不停的交错着,蓝弦感觉自己陷入了一片迷茫之中……

蓝弦的脑子了再次无法思考了……“蓝弦?”莫庭第一时间是看向蓝弦,怎么会出这样的意外,他已经可以百分百确定了,最佳新人奖是蓝弦,怎么突然冒出这个周婷了。

“爱,他不早不晚,在我最憧憬的时候,他来到我的面前……”

说完,就挂了蓝弦的电话一个人房间里疯狂的大笑着。

“怎么了?导演?公司要给我们开庆功宴吗?”有人打趣到,因为他们这个剧红了。

“是吗?那看红颜小姐的表情,既然不是对公司的决定不满,那应该是对融柳小姐不满了?”小虾米踩大神,一般都会死的很惨,只要红颜一个答错,她的演艺生涯就完了。

白雪呵呵一笑,一副流氓相做出这个动作实在猥琐,好在蓝弦并不在意,耐心的等着。

怕什么,她已经做了很多努力了,如果莫老爷子还是不能接受她,那么她也只有认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就走下台了,让在场的一干人全部傻眼。

国际知名大导演的看中,这让蓝弦以后在国际市场上,没有任何的阻力了。

“那什么时候结。”

“呃……”

“你好,你就是蓝弦吗?久仰大名,今天终天见到你本人了。”王亦诗温温柔柔的看着蓝弦,明显一副交好的样子。

这种演技也想骗她?既然对方不说,她也就当不知吧……

不过现在不是寻问这个的时具了,蓝弦不追究脸上真虫子的事情就好了。同一个剧组的,没出事导演只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

“谢谢导演。”蓝弦转身便离去。

墨云天停下脚步,转身向前。

这样的蓝弦,终于像个人了,有想要的东西,有想要得到的名号……再次来到剧组,蓝弦还是和以前一样低调和谦虚。

“是吗?”墨云天怀疑。

更完了,大家表等了,今天没了。场面上的话,谁要当真谁就是傻子,蓝弦拥有的不仅仅是好运——颜末

是的,整个圈子的人都认为蓝弦是搭上了r&m集团的总裁莫庭,因为上一次融柳能代成为r&m集团的代言人是搭上了r&m集团的二少莫放。

“蓝弦?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白雪一听,全身一个机灵。

经本台记者多方探查,得知莫放先生曾有精神病史,此一次极有可能是莫放先生求爱未果,精神上受了打击,被拒后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机……”

这就是名门贵公子的姿态呀,脱个鞋都觉得是失身份的事情。

就是蓝弦肯,他白雪也不肯,他们家蓝弦是实力派,不是偶像派,虽然蓝弦长了一张偶像派的脸……

“白雪,你想太多了,不过是成人间的游戏罢了,在我寂寞想找一个人来爱时,他出现,而我接受了,两个人的感觉对了,就在一起了。日后合则聚不合则散,有什么认真不认真。

蓝弦拿起手机,不急不缓的说着:“王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我的助理,这就是你和我说话的态度吗?还有既然你通知我是八点半到公司,现在吵什么吵……”

“蓝弦早……”

电影是一个小成本的都市剩女相亲择偶记,而能给她的角色是女主的一个同事,出境时间不到一分钟。

而且你一直看着我,让我怎么吃东西呀。

直接来到了好莱坞大导演琼斯预订的商务套间,房间已经布置成一个小小的面室间,对着外面几个接待的外国人,客气的点了个头,不卑不亢,没有丝毫谄媚。

而她蓝弦,一个拒绝,拒绝了所有导演与制片人,可除了这个圈子里有实权的人外,没有一个人知道她拒绝潜规则……

中方的记者不停的扇动着,有几个热血的记者立马也附和了起来,蓝弦很干脆的应承道:

她虽然成为了蓝弦,不可避免要重新开始,但并不表示她要和以前的蓝弦一样,活的小心意意,站在阴暗的位置。

“我知道了……”白雪按掉电话,心情万分的沉重。

为什么能在国际大奖中获得最佳女主角提名的片子,在金鸡千花奖中连个最佳新人奖都拿不到?

“怎么?你不饿?”他可是饿了,哪里都饿,如果蓝弦不想去吃饭也没有关系,他不建议在这里先吃了蓝弦……白雪知道蓝弦想问的不是星娱为什么选择盛世皇庭,重点是盛世皇庭怎么会答应呢?

虽说莫庭天天来,大家都混熟了,也熟悉莫庭的架子并不大,甚至脾气还算好,但众人忙碌间,看到莫庭还是很给面子的打招呼。

侨恩也没有忘本,国际大师的他除了接拍绽放的活外,其他的拍服装的活,他一律不接……

“boss,我不收钱,让我再拍一组,就拍一组好不好,我想要拍东方仕女,让我再拍一天,就一天好不好……”

蓝弦的心里可谓是惊涛骇浪了,她居然不知有一个人为融柳居然做出这么傻的决定,放着好好的贵公子不做,跑来演艺圈。

头等舱的乘客有vip通道,可也不能再拖了。

蓝弦与墨云天是最省钱、省时间的演员了,启今为止两人偶尔有重拍的也是导演觉得摄像师的角度没有对好,多拍一个角度到时候后期好做剪辑。

被蓝弦认真的看着,那感觉很好!

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一看莫庭皱眉,就知道他对什么不满了,立马拉来一个工作人员,对着他几句耳语,只见那工作人员越听脸色越发的凝重,连连点头,同时心中亦颇为惋惜。

karl很明白夏绿这套衣服,如果穿不出它,那么整个人就会立马失色,落入俗套。karl是故意让莫庭看到,蓝弦是一个多么庸俗的女人。

说来也是沐菲的运气不好,沐菲堵蓝弦的那个位置是一个拐角处,按理是死角的,可偏偏墨云天坐的那个位置刚好在中间。

“那个女艺人叫沐菲,初入圈子,小有名气,据说是沐氏的千金,最近经常见报,偶尔也能上头条,被媒体称为小融柳。”

“这个沐菲长的还是很不错的,很上相,再加上团队的炒作和客意打扮,看上去有五分的像。”经纪中肯的评价,如果没有包装的潜力,经纪公司也不会砸钱……

莫家树大招风,而他行事也的确张狂了一点,之前颇有一份爱美人不爱江山了架势,而这段时间蓝弦忙,他也忙……

“可以确定吗?蓝弦很重视,我不希望有意外出现。”莫庭冷傲的命令道,这是蓝弦第一次,这般明显的表现出想要拥有,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不就是借着墨天王红了没,凭什么抢她的戏。

他虽然也有拿沐氏的好处,虽然这只是一个恶俗的偶像剧,但这也是他的心血。

白雪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蓝弦,你想不到,你绝对想不到,来找你代言的人会是哪个公司。”

“爷爷听到一定会高兴死的。”边说边推天竹门。

“爷爷,爷爷。”人未到声先到,那轻快悦耳的声音也在传递主人的快乐。

“好了,好了,这么高兴,看样子那小子对你不错。”他倒是想暗暗去看,可是宝贝孙女说了,他要是去看了,她就和他翻脸

看到轩辕晗的眼神,闻人靖暄挑衅的道。“真没用,你的狐狸样做的也太不精了,居然能让人看穿。”

不知道,也许已经动手了。看着窗外的月光,轩辕晗苦笑,为什么知道自己的母后要害死自己的父皇都不会觉得伤心呢?难道他已经习以为常了。

“知心,婉如,你们都在。”轩辕晗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他此时的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知心的危险终于解除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解决好了。

“我不喜欢你哭的样子。”轩辕晗眼里满是心疼。

“啊,知儿,知儿,你等我呀。”转够了,高兴够的轩辕晗,抬头,却发现知心已走至宫殿外,一边追赶出去一边叫着,除了皇上,整个皇宫的人都知道了,太子爷今日的失常了。那黑衣人不知从哪里抓了一个医术精湛的老大夫来为轩辕晗疗伤,老大夫一边战战兢兢的打量着黑衣人,一边小心意意的为轩辕晗清理伤口,别清理边摇头,唉,这年轻人呀,怎么伤的这么重呀。

爷终于醒了,吴清非常的高兴,心理的大石总算落下,但爷一醒来就问那女人的事,让吴清很不气愤,于是便愤愤的把当日在马车知心对轩辕晗如何不管不问,回到落霞院,不论他如何请求,知心都不肯给轩辕晗疗伤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那语气里有着咬牙切齿,那女了也不想想,要不是为了她,爷会受这么得的伤吗。

“先下去吧,等闻人大人有了吩咐在进来。”挥退了管家的影,继续悠闲的看着有些暴怒的闻人靖暄。

而一旁边的吴清则眼观鼻,鼻观心,他有些怕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本分些的好,他不想成为第二个闻人靖暄,被这个气的吐血。

轩辕晗慎重的把刚刚从怀里摸出来的一个长条型的东西递给知儿“知儿,拉下面那根引线,把这信号烟发到空中去,会有人来接应我们。”

知心也明白了轩辕晗脸上的沉重,他让他的部下为引,吸引众士兵的眼球,借机出城,但那些部下,要能全身而退,实在不易。

“还不快去。”天生的威严,让那门房吓的屁股尿流。

“影,跟着”看着飞快的跑出去的秦知心,轩辕晗唤出了影,现在的秦知心可不能出什么事呀,她现在可是晗王府的宝呀。

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还说没事,你看你自己一脸惨白的,怎么会没事呢。”

“夫人,别担心,这一切,也许就是命数,放心,暄儿不会有事的。”闻人老爷拥着闻人夫人,轻轻的拍着,希望那知心真是暄儿的命定之人。

“知心,知心。”就在知心准备收拾完东西,关门回家的时候,跟在知心身后的闻人靖暄不停的叫着。

“知心,太医会去,你先让太医去看看,也许,等太医到了那里,益州就没事也说不定的,你何必要跑上一趟呢。”

黑衣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了轩辕晗的面前,如同上次一般,静静的站在,没有声响,也没有一丝浮动。

“太子爷,您看这事?”看着那像疯掉一般的郑怜心,郑国公有些不忍,这个孙女怎么说也是自己曾经最爱的,这个时候变成这个样子,唉……

“是,是,太子爷,那……”郑国公早已没了刚刚在满情楼的嚣张与得意了,小心意意的问着,虽然他是权臣,但是他也是皇上的臣子,轩辕晗虽是他的孙女婿,但摆在前面的是太子的身份呀,这个时候他纵是权势再大,也做不了什么,孙女嫁人了,就是人家的人了,自己的孙女出了这事,还不是轩辕晗说怎么办就怎么办。

“王妃……”

“可是……”

知心也有些手忙脚乱了,安慰人,这活,她实在不善长,由其对像是婉如,她更不知如何是好。

轩辕晗的腿伤加上骑马过于招摇,二人只能坐在秦刚准备的运送货物的马车里,很是简陋,小小的马车,什么都没有,坐人的地方只用稻草简单的铺着,但仔细看会发现下面用软锦垫着,使得这马车看上去粗陋,但真正坐着,却不会很难受。

哈哈哈,知心笑的痛苦也笑的伤心,注定,什么叫注定,那一场所谓的枫林相遇不过是他轩辕晗设计的不是吗?那样也能称之为注定。

身复皇命,轩辕晗有了足够的理由开始布局打击郑国府,也有了足够的理由与郑国公府往来从密而不担心皇上的怀疑了。

身子稍稍一好,影便开始看着这房间里的书,学着去看那些账册,杀手天生的敏锐让他明白,他要做什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

某夜,趁众人不知时,暗暗调息,气恼,这个身体如同这人的长相一般,只识书香气,丝毫不懂武功,而且身体还很弱,听大夫的话,好像是久病积身,身体还有毒素。

可不想,这个男人,他真是看错了,知心也看错了,原本以为他可以为了知心什么都做的出来,却不想,知心不过是陷入晕迷,他还未完成登基仪式,就开始往后宫塞女人了,太过份了,知心又不是永远不醒,太医说了知心三个月内定会醒来,轩辕晗这样做,置知心于何地。

知心,我实在不明白,这样的一个伪君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你喜欢吗?

“知儿,这就是皇家,我们要为所有未发生却可能发生的事情做万全的准备,要想到所有可能发生的,提前布好所有需要布置的,等到事情发生的那天才来考虑,那么一切都晚了。”

“知心,你知道吗?如果我像你那样,六岁之前都是个傻子,那么秦府就不会有二小姐这号人了,如果我像你这样冷冰冰的待父亲,我就不会成为名满京城的“京城第一美女”了。”婉如这话说的即失落又无奈,她的一切都是建立在秦相手中,而知心却不同,她用“京城第一才女”的称号换来了父亲的重视与她们母女在秦府的地位。

宇则安被影越看看慌,他,他知道了多少?他是为了讨好那小妾做了些不该做的事,可是,他自认做的很隐蔽的,不然,宇定非怎么也会没有发现呢?

看着城墙上的守卫,黑言舒为难的道“这层层守卫,要进去,谈何容易。”

在这城墙转了一圈后,知心回头对黑言舒与炎烈说着,两人看这知心这样耶,定是有方法了,也不多呆,怕引起守城的护卫的怀疑。

“这周围有埋伏。”而且人手颇多,他们这样闯过去,必死无疑。

“闻人靖暄,你给我闭嘴”生气,求婚被拒还被情敌笑,这是多么耻辱的事情呀。

一个“但”字,又将众人的心提了上来,轩辕曦有些气急败坏的看着秦婉如,她到底在干什么?

“多谢父皇厚爱,请父皇收回成命。”轩辕晗跪了下来,看也不看轩辕曦的那小人样,竟直跪在知心的旁边说着。

老大夫也是京城有名的治外伤的,立马进入状况。“把热水和纱布拿来。”

“还不是因为你,知心差点死了,要不是我用千年雪参给知心吊命,你以为你醒来能看到什么?”他说的是事实,虽然特意提了他的功营,但却没有丝毫的夸张,要是他轩辕晗有能力,知儿怎么会受这个罪呢,要不是他有千年雪参那好东西,知心都不知道会怎么样。

“你们做了什么?”

闻人靖暄小心意意的收起赞赏的眼睛,这个男人精的可怕,知儿的事也只能让他短暂的失去理智,而其他的事,想必他定不会失了理智,这样的他,身为一代帝王不知是好是坏呀。

流言一出,而兵部又拿不出粮草,兵部的人几乎全在司徒府的掌控中,司徒府想解释也难了。

看着脸色越来越苍白,气息越来越混乱的轩辕晗,闻人靖暄没有丝毫的同情,他活该。“我们先走了”

“下辈子都不可能。”收起担忧与害怕的情绪,秦知心冷冷的说着。

“回爷的话,当时太子妃一个人上山给秦夫人祭拜,要求属下等在半山腰处等着,属下等人之前有查看过,没有发现异处,再加上太子妃强烈要求,属下等人只好等在半山腰,太子妃一个独知上山,在秦夫人墓前站了一伙,便跪在墓前,一直都没有什么异处,属下等人也一直小心察看着,可是,不知从哪冒出几个人来,把迷药之类的东西洒下太子妃,抱着太子妃就走了,属下等相追已赶不上了。”吴清低头,他身为护卫,却疏忽了不安定的因子,实在该死。

“派人去曦王府与郑府查看,看看他们有什么异常。”

黑言舒一进来,轩辕晗非常温的走上前,一拳将他打倒在地,看着黑言舒倒地,优的说着。“这是你让我知心受苦该承受。”

不过,看敏之的能力,宇家只会更好,不会垮台,就如同敏之所说的那般,宇家需要适时的改革了,不然,宇家早晚有一天会被那些不孝子孙弄垮,他们这群人所做的事,敏之都有给他们看,的确是太过份了,居然拿自家的铺子当游戏。

“可是,我们现在……”要赶紧上路,不能在路上耽搁呀。

挑战正式向轩辕晗发出,他闻人靖暄将是他轩辕晗的敌人。

“知心,不要走,不要走。”闻人靖暄拼命挣扎,可是他怎么能挣扎的过那经过训练的护卫呢。

等闻人靖量再次醒来,已是第二天午时了,再次醒来的闻人靖暄睁开眼睛,眼睛里再也没有以往的痴傻,眼里的清明让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闻人靖暄的改变。

“我不甘心,即使是太子,我也要得到知心,知心根本不想跟他走。”闻人靖暄紧握紧头,恨恨的看着前方,那个人,果然讨厌。

“王妃”

“把你夫人抱病而亡的消息发现去,本王要看看那秦知心与轩辕晗来不来吊信,本王就不信,他轩辕晗能不来,还能阻止秦知心不来,以秦知心的孝心,她一定能来,到时候,我们再想办法威胁她,让轩辕晗的腿永远站不起来。”轩辕曦有些气闷,当时怎么没想到利用秦夫人把秦知心骗出来呢?虽然此时用秦夫人的死把秦知心骗出来有些晚,但好在,敢在了轩辕晗起来之前。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