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化腐为奇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源头,就是苏放灭杀血色长发壮汉时,所用的三件法宝!

窦立杰嘴角上扬,眼中笑意消失,只有冰冷的寒意,踩着窦纪洲的胸口,不断加大力道。

谢明曦无声轻叹,伸手轻拍尹潇潇的胳膊:“你别担心。你爹和闽王,都会平安无事的。”

谢明曦淡淡哦了一声:“什么缘故?”

床榻上的萧语晗,面颊苍白消瘦,双目黯然无光。任谁见了,也不会怀疑她告病是托词。

自董翰林请官媒去顾家提亲之后,更是“声名鹊起”,成了众学生最鄙薄的夫子,没有之一。

永宁郡主竟打着这等卑劣的主意!

盛鸿看着日渐清瘦的谢明曦,颇为心疼,低声道:“你每日要跪灵,还要喂奶。总吃馒头怎么能行!要不然,我悄悄去一趟御膳房,让人每日为你准备些鱼汤。”

江凝雪在原地呆立片刻,满面惶然无助。

众人对此情形也习惯了。反正,全京城能和高官勋贵们平起平坐的女子,也只顾山长一人而已。便是心里有些不自在,面上也绝不流露半分。

她要不动声色地观察谢明曦的品性,不能透露收徒之意。

五皇子笑着眨眨眼:“四皇兄,你整日绷着脸,也不肯笑一笑。若不是熟悉你的脾气,便是我也不敢和你说话了。”

盛鸿:“……”

四皇子口中已然说出“不会找人为盛渲顶罪”这等话,显然是见势不妙,已打算舍弃他这个臂膀了……

两位太医各自施针,没过片刻,淮南王世子便有了反应。

“淮南王,朕是看在你忠心耿耿当差数十年的份上,才给你留了最后的颜面。望你知福惜福。好好过完余生!别糟践了朕给你的体面。”

“儿媳见过母后。”谢明曦裣衽行了一礼,声音打破了满室的沉默和凝滞:“母后一直在养病,师父不忍来惊扰。听闻母后今日病症有了起色,师父心中欣慰,今日特来探望母后。”

……

呵!

用脚底板也能想得出来,这封“密信”,一定是对付他的利器!

守在寝室外的宫女,见了谢明曦,不敢怠慢,忙躬身行礼:“奴婢见过蜀王妃娘娘。”

几位皇子无人张口解围,各自袖手看热闹。

为了荣华富贵不要廉耻之人,被耻笑也是活该!

四皇子身体僵硬,目中闪过一连串复杂的情绪。张口打断满脸愤慨的李湘如:“住口!陆迟既是这般态度,以后你不去陆家便是。”

徐氏暗暗倒抽一口凉气。

……

六公主:“……”

今天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吗?

谁能想到,谢钧一飞冲天之后,竟然背信弃义,要娶别的女子为正妻?

“宁王殿下不服气,竟是当朝便闹了起来。”

盛锦月呆呆地坐了片刻,不知何时,泪水溢出眼角。

“盛鸿夫妻两个,一个比一个狡诈阴险。他们早早去了藩地,还想将梅太妃也一并带走。再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占地割藩自立为王了?”

没想到,这步臭棋今日成了妙棋。

谢钧满腹心思,无心多说,挥挥手道:“去书房反省,今晚不得吃晚饭。”

五百份试卷被分为五组,每组一百份。要从这一百份中评出二十份甲等,自不是易事。每一份都得细细批阅。

六公主无声地笑了一笑。

这笔账,他们其实早就算过了。另一个掌柜咽了口口水,困难地吐出两句话:“盘口里的所有银子都要赔进去,还得另赔二十万两。”

……

谢明曦扯了扯嘴角,不疾不徐地起身下榻,不忘穿好鞋子:“我当然知道殿下是六公主。殿下何必这般惊惶?再三强调自己的身份?”

现在看来,谢明曦的天分犹在他这个亲爹之上。

不贪恋权势,所以面目柔和。

早知如此,她真不该随意指派家丁去做这等事。如今家丁被逮了个正着,她根本无从抵赖。

谢云曦还想狡辩,谢钧又沉了脸:“万幸明娘伶俐机敏,在车厢倒地之前闪了出来。不然,此时定会受伤,影响后日的算学比试。”

李湘如皮笑肉不笑地嗯了一声。

其实是十成。

尹潇潇瞪了过去:“我哪里是说笑了!我说得都是认真的!”

蜀王闹出的荒唐事,谢钧这个岳父也颇受其苦。

越是这么说,越说明她早有算计!

若早知淮南王府风波不断渐失圣心,他绝不会应下这门亲事。

外面吹吹打打,迎亲的人已登了门。穿着大红喜服的盛渲,俊美翩然,丰神俊朗。怎么看都是如意佳婿!

照例由顾山长亲自主持交流盛会,寥寥数语后,便开始由每个学舍的优秀学生家人发言。每个学舍的前三名方有此殊荣。

……

身侧的林微微低声悄语:“你母亲可有点过分了。在家中再不待见你,今日也该表现得热络高兴一些。”

林微微哑然失笑:“你也变得蔫坏了啊!”

……

呵!男人的情深意重,到底能维持多久?

俞太后眉头跳了一跳,扫了谢明曦一眼:“也好。”

“这流言,定然起于谢家。也只能止于谢家。”

所谓饿死事小丢脸事大,便是如此。

有了第一回,便有第二回第三回……

颜阁老也是悲从中来,低声喃喃:“或许,很快就轮到你我了。”

鲁王闽王宁夏王各自面沉如水,目中燃着不甘又愤怒的火光。

顿了顿,又有些为难地低语:“只是,我府中人手足够。这三十个美人,也无处安置。若是再发卖回去,于名声也不太好听。”

“今日我爹肯定来不了松竹书院了。”

“朕亦不敢相信,俞家会有这么多不肖子孙。所以,朕定要让人细查,还俞家一个清白。”

谢明曦抬头,迎上盛鸿疑惑的目光,眼眶微微泛红:“盛鸿,我已半年没见阿萝了。我不想再等下去了。”

宫女刚退下,卢公公便悄步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命人来送口信。昌平公主和驸马带着小郡主在椒房殿。娘娘问皇上可愿一同用晚膳?”

毫不惹眼的角落处。

建文帝颇为孝顺,只在当年坚持娶俞皇后时和李太后闹了一回,之后再未忤逆过李太后。闻言立刻笑道:“朕今日便好好陪母后闲话。”

然后,在李太后的身侧坐下。

后宫其实一点趣味都没有!

接风洗尘宴,自然不能漏了廉夫子。

谢明曦:“……”

盛鸿在府中养伤,谢明曦独自前往三皇子府道贺。

谢明曦自不会将这等隐秘私事说出口,抿唇一笑:“承蒙二皇嫂吉言。”

在莲池书院读书时,她处处被谢明曦压一头。

怪不到谢家,没能耐和七皇子较劲,自然就怪始作俑者了。

自半年前起,盛渲的书房里又多两个小丫鬟。

只是,她们皆是俞太后的人,明知谢皇后不好惹,也得硬着头皮惹上一惹了!

她也已做了充足的心理准备。

待到第二轮,难度陡然高了许多。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