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流光瞬息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英亲王妃闻言顿时骂道,“那也是糊涂的,好好的儿子,非被逼得走上离家出走的路。若不是永康侯府妇人当家,何至于今日?头发长,见识短!燕亭离家出走,不自寻原因,怨忠勇侯府何来?自始至终忠勇侯府就没搀和她家的事儿,她也找得着?愚蠢的东西!”

轻歌撇撇嘴,“主子,这您也信他?四皇子狡诈若狐,心机颇深。他的一面之词不能尽信。就算他有心放了武卫将军一马又如何?那也是这么久以来,武卫将军对他多加照顾,他该报的恩义。”

或者试探着献上一个舞姬……反正,定然是侍候得舒舒服服的!

    “端进来!”谢云澜吩咐。

世人可知她会武功?

“不是还有一盏茶吗?芳华小姐何必急?”崔意芝伸手拦住她。

那时候,她的确做了一件大事儿,和言宸达成了协议,在无名山发动了一场祸乱。言宸带了轻歌七星等一批人离开了无名山,她则留了下来。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她受到了重用,从此在无名山横着走,打通了与外界的消息,才敢往忠勇侯府给爷爷和哥哥传递只言片语。

谢芳华拽住他衣襟,将头埋在他怀里,眼泪依旧止不住。

“既然你这么爱看书,这书房归你管吧!”秦铮丢下一句话,站起身,出了房门。

谢芳华点点头,“南秦的朝堂,自然要我南秦人,我就算为了以后的谢氏,为了在朝中有人扎下我天机阁的根基,也自然不会选北齐之人。”

“荥阳郑氏出了郑孝扬这么一个子孙,才能真正的立世。而那个郑孝纯,实在是被荥阳郑氏那帮子老东西养歪了。”李沐清道,“看着实,却最是歪,不得大志。”

傍晚时分,用过晚饭,谢芳华便坐在窗前等着,直到天黑,也没收到轻歌的信笺。

一个是国丈府才华冠盖京城,声望名动天下,是所有女子趋之若笃的不二人选的小国舅。

“谢世子自然不用说了,朕是看着他从小长大的,除了身体差些,聪明好学,比朕的皇子们还有出息。老侯爷能有这样的子孙,朕心也甚是安慰啊。”皇帝笑道。

“芳华丫头,你还是带上面纱吧!”忠勇侯撇开头,有些隐忍的痛苦吩咐道。

“臣拜见皇上!”孙太医跪地见礼。

忠勇侯叹息一声,“九年前,突然就得了这个病,老臣暗中给她遍寻医者,也是都看不出所以然来。这些年,便一直用好药养着。以前连床都不能下,最近一年她的舅舅据说寻到了一位不出世的医者,传回了一个方子,她吃了,才见了好,能下床走动了。”

皇帝闻言哈哈大笑,“是了,王兄这样一说,朕就不奇怪了的确是这样朕被她这么多年缠绵病榻给蒙混了,倒是忘了这一茬。”

他实在忍不住,板起她的头,低头对着他朝思暮想的温软唇瓣吻了下去。

郑孝扬一噎,好半响,才道,“当时是……”他瞪了秦铮一眼,觉得人家没死,他就自杀,很没面子,恼道,“被你们吓死了,哪里还想到那些。”

秦铮点头,“不错,死门也是门。”

“这么说芳华小姐不同意了?”秦钰看着她。

“四皇子对任何一个黑夜中在山林碰到的人都有好奇心吗?我为何在这里凭什么要告诉你?”谢芳华声音微冷。

“除了这些,可还有什么痕迹?”刘岸问。

那两名仵作闻言立即爬下去看,这一看,二人的脸齐齐白了。

“我来喝药!”秦铮道。

谢芳华不摇头也不点头,药是他来这里主动要喝的,如何怎么能怪她?

秦浩彬彬有礼,面带笑容,待人和气,说话谈吐不俗,左相夫人虽然不满意他的身份,但是见此,也对他喜欢了一半,至少是个心里有主见的,没有因为是庶子而自卑,而且如今在户部任职,听说快要晋升,有英亲王在后面扶持着,左相再帮衬一把,难说将来前途能走多远?若是他有了前途,庶出又算得了什么?就算秦铮那个嫡子继承了英亲王的爵位,若是个混不吝没能耐没才学的主,也一样能被他踩在脚底下。

“有没有隐情我不知道,但是总归不会没有章。”秦浩到底是在英亲王身边被栽培多年的,自然不会人云亦云,凡事善于思考,“难道忠勇侯府的小姐真的病得连人都不能见?可是她生下来一直长到几岁,都没听说她有什么难症不是?忠勇侯那年的寿辰,她可是露过一面的,当时儿子也远远地见了一眼。”

“可惜,赶上了无名山被毁的消息传进京中,皇上召集朝臣议事,我官职还是太低,被挡在了外面等候,便叫皇后趁机去了左相府,这事情到底让二弟做成了。”秦浩道。

“待我很好!”秦浩道。

秦铮应了一声。

外面人似乎再没事儿可禀,见秦铮再没什么吩咐,他撤退了下去。

这些人均是青春年少,最大的郑译和谢墨含也都不过十九。其余人都年岁相当,十六七岁,可说的话很多,可谈的事儿一样不少,所以,很久就哄哄热闹了起来。

作者有话:亲爱的,你移情别恋真的好么?不过在京门里是该爱京门的人物哈……昨天我在后台看到秦铮的订阅号了。id大战……你们也太厉害了……恭喜抢到id的亲们!o(n_n)o~ ~ ...

谢芳华很快就穿过紫荆林,来到了紫荆苑,院中站了一大堆丫鬟婆子。她看了一眼,有英亲王妃的人,也有刘侧妃的人。

英亲王妃冷哼一声,也懒得再骂她。

秦浩面色大变,抬起头,“母妃,一定不能报信,若是左相府知道……”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人嘴百张皮,只管让人去说。娘行得正,坐得端。还怕了什么人不成?”谢芳华不以为意,“不过今天这事儿,您得跟爹说说,他毕竟还是我们英亲王府的一家之主。”

“回来了?”秦铮抬头看她。

二人转眼间便来到了那间房门口。正巧碰到连衣服也没穿戴整齐便往外急急忙忙跑的宋方。

秦铮“嗯?”了一声,“怎么没有白莲草?”

“娘,您就让芳华妹妹自己这样去了?我们这样回京,不管不问的……”金燕咬着唇说。

谢云澜和谢芳华轻装简行,纵马驰出小镇,径直向丽云庵而去。

侍画接收到谢芳华的眼神,立即在她身后大声道,“是我们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听说丽云庵山体滑坡,将整个庵都埋了,上山去看看情况!”

孟棋先是拿着岐山白玉棋摸索了半响,然后似乎才想起她不会说话,动手摆了一局棋,道,“别人都是由简入难,我们就由难入简。这一局古棋我一直没参透,我们一起参吧。”

“记不清楚就想,想到你都记起来为止。”秦钰道。

李沐清偏头看他。

“他随我一起查案。”秦铮头也不回地道。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吴权一惊,“小王爷,老奴昨夜真的守在太子殿外来啊,您不放我回去,谁侍候皇上?”

“那处院落看起来很好,西跨院似乎比东跨院偏呢!云澜哥哥,你自己一个人住那么大的院落吗?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住?”谢芳华悄声问。

赵柯摇摇头,“我进去看看公子!”

谢伊吐吐舌头,“我知道铮小王爷与芳华姐姐更般配啦。我看着皇上和芳华姐姐这样冷静,几句言谈,就使得南秦京城翻云覆雨,就是觉得,我怕是一生,也追不上芳华姐姐的本事。也企及不到让皇上回头看我的地步。”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你自己问她。”秦钰合上奏折,站起身。

“怎么回事儿”秦铮问。

秦铮也饿了,止住话。

秦钰忽然道,“小泉子,你说朕是不是很没用”

小泉子吓了一跳,“皇上,这从何说起啊”

谢芳华想起今日右相夫人对她的态度,叹了口气,“右相府不见得待见你。”

马车顺着秦铮的意思,没直接回英亲王府,而是来到了右相府。

“还不快去!”秦铮沉下脸,“爷连看一眼也不行吗还需要你去向右相禀告”

“是。”翠荷垂首。

侍卫们也吓了一跳,齐齐地摇摇头。

卢雪莹站起身,亲自给她将纸笔递到跟前,她提笔写了个药方,对外面喊,“侍墨。”

侍墨点点头,立即去了。

英亲王妃点头。

秦钰脸色紧绷,“到底是我不明白还是你不明白说了多少次了,你比江山重要。”

谢芳华咳嗽了一声,“没必要吧,我带一个小太监做什么,太不方便。”

一对人马很快就来到了城门。

秦铮见她笑了,放下了一半提着的心。

金燕在车内抿着嘴笑,“铮表哥,芳华妹妹,你们这是出来逛街?”

“你对铮表哥也好得可以。”金燕悄声对谢芳华耳语,想起她对秦钰多好,可是秦钰却是不冷不热地对她,一时有些郁郁,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真是应了这句话。

    二人见主子发话,只能乖觉地停下脚步,等在外面。

    “您就喝了吧!时间不够了,您体内的恶气快到心脉了。”赵柯几乎要哭出来,“您想想老夫人,这么多年,她忍气吞声,只是盼着您好啊。您若是有事儿,老夫人……”

谢芳华先去小厨房拿了个花篮,然后站在一株梅树下,伸手去摘梅花。

听言悄悄走过来,悄声询问,“听音,公子刚刚怎么突然发脾气了?”

“皇上已经前去府门口等您了。”小泉子立即道。

“动手吧。”李沐清对谢芳华说,“需要什么,我给你打下手。”

英亲王妃忍不住落泪,掏出娟帕,哽咽无声。

秦钰松开右相手臂,转身看向外面。

太医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连忙道,“回皇上,所有太医,都在永康侯府,永康侯夫人要生了。”

秦钰抿唇,不再说话,对跪着的太医摆摆手。

她沉默片刻,对他道,“成全一个人,不止用自己成全她的爱,也可以用她的成全而成全这份情。”顿了顿,她道,“全了她的意吧!”

谁也没想到太子是等在这里

谢芳华闻言眯起眼睛,“你是说秦钰和哥哥一起来了忠勇侯府”

“我知道了”谢芳华转身进了荣福堂。

谢云澜的手忽然五指并拢,忽然低声问,“哪怕嫁给秦铮,你会死,我会死,芳华,你都不怕吗哪怕忠勇侯府一直是你肩上的重担,你背负了多年,看不到它能完好再撑一代,你也不惧吗哪怕有了你爹娘,我爹娘的前车之鉴,活不了几年,老侯爷白发人再送黑发人,你也无畏吗”

这就是情了吧一直她不了解的情爱,却能将人心演变到这种如斯的地步

燕亭、李沐清、谢墨含等五人进了幽兰苑,恍惚见到里面坐着很多人,齐齐犹豫了一下,对看一眼,燕亭传给几人一个“怕什么的眼神”,当先走了进去,几人只能跟上。

右相夫人见李沐清额角都是汗,不禁训斥,“你出门的时候我怎么告诉你的?如今看看你满头大汗的样子,将我的话早就当做耳旁风了吧?”

今日上墙者:15647204640,lv1,书童“情妈妈我看到你去做客风尚志了,还有以前说妾本拍电视剧是谣言,现在真的要拍了,开心之余还有蛋蛋的忧桑,谁能演出来云锦的傲娇呢?可别毁了妾本啊…你一定要帮我们求编剧改的时候尽量以原著为主,不要毁……嗯,英亲王妃很可爱的~秦铮有个好妈妈~芳华有个好婆婆~么么,情妈加油,等入v~”

谢芳华知道大长公主膝下一子两女,一子被封了仁

秦铮松开谢芳华的手,过去打开箱子,箱子分了三个格挡,分别装着秦铮、英亲王妃、谢芳华的衣服。林七做事儿算是极为稳妥的,打点得甚是全面。

...谢芳华即便累得筋疲力竭,清晨时分,还是准时地醒了。

秦铮眸光跳跃了两下,忽然伸手盖住她的脸,遮住了她的眼眸,嗓音低哑问,“还难受吗?”

“小王爷,您醒啦?”春兰的声音立即在外面响起。

春兰笑呵呵地问,“是奴婢侍候您沐浴换衣?还是让侍画侍墨等人进来,她们都在外面候着呢。”

谢芳华总算搬回了一局,忽然似笑非笑地对他说,“我看自己的丈夫,又不犯王法”

“在哪里?”秦铮打断她。

秦铮转回身,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等着。

不多时,秦铮便将谢芳华一头青丝绾在了头顶,拢起了高高的云鬓,然后,他打开梳妆台上的匣子,从里面挑选了两件首饰,给她戴上,之后,看了一眼镜子中的她道,“好了。”

她话音未落下,秦铮的笔已经落下。

谢芳华睁开眼睛,看着镜中明丽如水,清艳绝伦的自己,愣了一下,心下暗叹,有的人太过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秦铮就是这种太聪明的人。

听到了大家的心声,甜蜜继续,继续~ ~ 兜里还有藏着月票的么,还藏得住的话,那我真捂脸啦~ ~ ...秦铮是真的累了。所以,谢芳华熬好了两副汤药后回房,他依旧还在睡着。

谢芳华便又退出房门,顺着房檐走到西边的墙下。围墙上依旧刻着那些图画和印记。

门口距离围墙不是太远,但也不近。落梅树穿插的缝隙间,依稀能看到她华丽的衣摆和素淡的面容。风吹来,落梅纷飞,她靠着围墙下坐着,像是与围墙融为了一体。

谢芳华眨了眨眼睛,伸手指着这一面围墙道,“就是有些事情不大理解。”

谢芳华伸手一指,“你看啊,你在那么小的时候,怎么就记住了我,且爱上了我,且等我那么多年,那么小啊,便知道情爱的滋味了吗?”

谢芳华直到累得手指头都抬不起来时,秦铮才放过她,拥着她睡去。

不多时,侍画推开门进来,小声说,“小姐,皇后娘娘来咱们府中了,说是听说您身体不适,亲自前来府中探望您。王妃迎了出去,没进正院,直接向咱们落梅居来了。”“我也没有,时间还短,如今诊不出来。”谢芳

秦铮的手有些僵,但没拒绝,贴在他小腹上,静静的,带着轻轻的颤意。

真的怀上了!

喜顺在秦铮抬起脸的那一瞬间,忽然惊异地呆立在原地,直到有人推了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惊慌地匆匆跟了去。

“既然吉时到了,王爷王妃老侯爷谢侯爷……”赞礼官转过身,笑呵呵的声音顿了一下,又看向秦钰,“太子殿下,是不是该行礼了?”

皇室和宗室的亲眷一惊之后,倒是稍好些,毕竟大多宗亲不理朝政,可是朝臣们却变了颜色。

四周众人屏息凝神,这一刻,大气也无人敢出。

秦怜随后跟进来,见到谢芳华的模样顿时惊讶,“盖头呢?”

谢芳华也转回头看着他。

秦钰没料到她拒绝得如此干脆,而且还拐着弯骂了他狡诈心机深,他忍俊不禁,“你到底是怕被我这只老虎吃掉?还是怕……秦铮这个未婚夫知道后与你悔婚?”

谢芳华不置可否,从下了无名山,京中传扬的便是四皇子被贬黜漠北的言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她从漠北回京,他去漠北。便错开了。这个人虽然不在京城,但他的名字却一直不曾被人遗忘。她从很多人的嘴里听说过四皇子秦钰,却的确百闻不如一见。

“那日若是

谢芳华忽然笑了,“我当是谁,原来是四皇子!”

这声音熟悉,这个人也是熟悉的。正是四皇子秦钰。

bsp; 即便有春花、秋月护着,但是这一招瞬间突破了二人的保护圈,直接到了月娘的眉心。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