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裹尸马革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沈傲接了旨,心里大是感慨,要请太监进里头坐坐喝几口茶水,这太监倒也上道,连忙应了,说了几句恭喜的话,等二人在正厅分别坐下,太监正『色』道:“沈主簿即将出使,杨公公已经交代下来,让杂家代为嘱咐。”

贤妃和那贵『妇』也不能坐了,丢了牌朝高氏行礼,沈傲见机也随着大家附和,唯有钦慈自顾自地还在玩牌儿,咬着唇颇有不悦。

沈傲嘻嘻一笑:“茉儿这就不懂了吧,明日挑几样先送到宫里去,我看他们到哪里去告,我们这叫没收金人财产,非但无过,还是为国争光,既削弱了金人的实力,又提高我大宋官员的收入,这是两全齐美的好事,陛下听了一定很高兴。”

沈傲心里想,各国使节?辽人那边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他们巴不得和大宋签署新的盟约,随便派一个去都能捞到好处,至于大理、吐蕃,如今都是藩国,自不必赵佶去忧心,金人那边隔着辽国,暂时也不是什么心腹大患,还有什么万分紧急事呢?

杨戬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来,你的那道秘疏陛下看了,连夜唤我出宫,让我来接他们回京,现在宫里已闹翻了天,钦慈太后眼下要绝食,说是不见到王爷,这饭就不吃了。”

这朱展却只是拉着沈傲,一边走一边道:“沈大人来得好快,原以为你还要过半个月才能到……对了,待我们交割完了,鄙人就要赶赴常州去,到时沈大人一定要来喝一杯践行酒才好,哈哈,你我将来虽然异地为官,可是对沈大人,我是闻名已久的,能与沈大人结交,鄙人幸甚。”

马上就要去做六品推官,却对沈傲这般热情,令沈傲『摸』不透,沈傲看那都头不停向自己暗示,便明白这背后一定有隐情,可是一时也没有办法,随着朱展到了签押房,立即有人从春儿那要来了沈傲的凭引和官印,那朱展迫不及待地寻出早已准备好的授印,二人交还了凭引,叫人存了档,又相互盖了章印,朱展才松了口气,好像肩上一副千斤的重担落下来似的。第三百四十一章:很令人费解啊

第二日,沈傲赶着去办公,一大清早醒来,便听到后园里传来争吵声,跑到那里去看了看,原来是赵紫蘅和狄桑儿吵起来了,这二女都是骄横无比的郡主小姐,互不相让,谁都不肯吃亏。

这人笑道:“请县尉大人作画一幅,不过嘛,时间有限,何不只用百笔勾勒出熙春桥来?”

沈傲关心地道:“桑儿这是怎么了?你怎么怏怏不乐的样子,啊呀,是不是也晕船?”说罢,走过去要『摸』狄桑儿的额头,他这般大胆的动作,结合方才二人的尴尬,若是换了从前的狄桑儿早就叫骂避让了,只是一时恍神,待沈傲的手附在她的额头上,她身体软绵绵的,天大的力气都使不上来。

老人道:“叫你留下,是因为陛下有话要传达,你过来……”

那秘阁和集贤院也是如此,一个个学士、待诏大的吓人,不是二品就是三品,其实都是虚的,尤其是赵佶上台之后,冗员极多,一个二品阶官,还比不得一个七品的县令自在,因此,沈傲虽有个四品待诏的身份,却不得不参加科举,向职事官迈进。

沈傲道:“夫人,为夫有个问题要讨教。”

……………………接下来的情景,还是和谐了吧,写得太『露』不好,我们都是好孩子,经受不住考验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赵佶道:“爱卿请说。”

王黼道:“契丹人本就是蛮夷,有什么信义可言。”

“咦?没有吗?哪一个来使到了汴梁不要送些特产给朝中诸位大人的?王大人身为少宰,难道就一点土特产也没有收到?这倒是奇怪了,据我所知,这是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除了那凶横的辽人,人人有份的,王大人激动个什么?”

王黼气急了,这朝堂上是什么场合,这个家伙居然胡说八道,一口一个礼物,明显是要栽赃了,大怒道:“我哪里收了几万贯的礼物,你莫要血口喷人!”

赵佶听得连连点头,和颜悦『色』地道:“爱卿说得好。”身为君王,收复燕云十六州,也即是辽人的南京道,对于赵佶来说可是一件名垂千古的事,现在有了机会,他岂会不心动,又听了这几人的话,更是觉得自己若是北伐,其功绩要直追汉武唐宗了。

赵佶便道:“爱卿叫什么名字?”

二人回到正厅去,正好见吴笔回来,自是一番热闹,闹到正午,大家这才作罢,吴老『妇』人要教大家留饭,这些同窗也不客气,只是沈傲知道府里头夫人一定盼望自己回去,毕竟今日自己也中了试,算得上是主角,岂能跑到别人家做客太久,便告辞回去。

沈傲应承下来,和周正陪着说了些话,无非是一些婚娶的事,眼看时候不早,周正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只怕夫人那边已经张罗得差不多了,我们一道去入宴,吃个团圆饭吧!”

周正一边净脸,一边道:“夫人,你今日怎的心事重重,干星星什么事吗?”

夫人愠怒道:“有什么难安的,你是我的外甥,将来又是女婿,亲上加亲,这是我和你姨父给若儿的嫁妆,你还推拒什么。再过几日便是科举,你考个好名次来,到时再准备风光成家吧,其他的,能置办的我来帮衬着。”

沈傲道:“辽人比谁都清楚,一旦宋金会盟,后果是什么,一边是国破家亡,一边是割地,虽然辽人两个都不喜欢,可是后者对于他们来说,却是最好的结局。现在契丹人还没有被金人『逼』到山穷水尽,所以我们现在提出这个条件,他们自然不会允许,可是一年半载之后呢?须知金人咄咄『逼』人,如风卷残云之势席卷辽境,契丹人失了龙兴之地,退守关外,背后是我大宋,北面是金人,西面是虎视眈眈的西夏,已是陷入了决地。若是我猜得没有错,契丹人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尽力地安抚西夏和我大宋,好一心一意与金人在长城一带对峙。可是一旦长期开战,以契丹的日衰的国力,又失去了向我大宋、西夏索要岁币填补军费,他们能够支持多久?”

沈傲忙道:“殿下,我还是站在这里和你说话更自在一些。”

周恒大叫道:“不去,碧儿不是我喜欢的那盘菜。”

“那我真唱了。”周若显然低估了沈傲的厚颜无耻,沈傲张开嗓子,已发出第一个音。

“我倒是想啊。”沈傲心里yy一番,正『色』道:“不,不,我这就告辞。”饱有深意的看了周若一眼:“若儿,等着我的消息吧。”旋身就走。

沈傲开诚布公,教周家措手不及,夫人和周恒都是为难,也一时难以抉择,这位周大少爷若是换了其他事,自然是无条件支持沈傲的,他与沈傲虽不是亲兄弟却胜似兄弟,这些时日二人一个在殿前司公干,一个在国子监读书,相处的少了些,可是这份兄弟之情却没有丢下。

吴三儿道:“沈大哥,发生了什么事,你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这时陆之章听到楼下的动静,下楼来看,看到沈傲,惊喜的道:“表哥怎么来了?”

赵佶恍然大悟,不由自主地:“原来如此,只是沈傲是如何得知的?”

沈傲本就是不服输的人,根据他的判断,刘慧敏这样精细的人,绝不可能将酒具窃回自己的房里去,谁也不能保证宝物失窃之后会不会在他房中搜查。若是带到外头,以刘慧敏的小心,是绝不可能托付给人保管的,那么唯一的可能只有一个,这宝物还在供房,藏在一个谁也不曾想到的地方,等风平浪静之后,他再将这酒具取出,然后就能悄悄地将酒具转售。第四百零三章:西王母国

须知古玩的鉴定,尤其是在这大宋朝,几乎无人可以鉴出西域的古物,甚至是西域各国,也极少能对他们本国出土的宝物进行判断,原因很简单。因为中华文明是没有断层的,也即是说,文明从开始到鼎盛,都有迹可寻。可是对于西域等国来说,他们的文明杂『乱』无章,就像印度次大陆一样,先是印度本地的文明,随即又被雅利安人统治,传统开始带有某些欧洲特征,之后又被阿拉伯人入侵,文化已经出现断层,最后又被蒙古人统治,千百年之后,就是早先的古印度人都已寥寥无几,至于那些古印度的文化,只怕也只有从后世的一些大胆推断和大量的考古发掘中寻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沈傲与赵佶对望一眼,赵佶方才听沈傲这一问,心里便明白了因由,忍不住道:“这个窃贼,八成就是曾盼儿。”

曾盼儿犹豫了片刻,道:“送走沈公子,酒楼关门之后便睡了。”

狄桑儿叉手道:“这是什么话?小『奶』『奶』我打的臭书生没有一百也有几十,莫说是他一个臭书生,便是来十个八个,小『奶』『奶』我也动的。”

杨戬便坐下,待酒菜上来,狄桑儿也来了,大喇喇地坐下,亲自斟酒,很是豪爽地道:“本姑娘最讨厌读书人,不过今次看在那酒具的份上,就陪大家喝上几杯,来,我先干为敬。”她颇有几分花木兰的风采,纤手捉起酒杯,一口饮酒,擦拭了红唇边的酒渍,意犹未尽,又道:“我已先敬了,你们为何不喝?你们不喝,我要生气的。”这句话不敢对沈傲说,却是捏着拳头咯咯响的对着赵佶和杨戬说的。

成养『性』的身后,跟着两个人,这二人,唐严是认识的:“程辉和徐魏也要应考吗?看你们信心十足,莫非是要入三甲?”

沈傲见这检讨嘴皮子厉害,滔滔不绝,从东说到西,却不惹人厌,便笑道:“不知兄台大名,还请赐教。”

至于周若,沈傲旬休日回府的时候也见了几次,周若待他的态度不好也不坏,沈傲知道她心中生了芥蒂,心里有些惆怅,想起那一日清早,艺考的第一日,那一夜未眠,清早来为自己送行的倩影,心里很不痛快。

沈傲淡然道:“我读我的书,至于这种事,我是不过问的,明知上书没有用,你们为什么要上书?”

“安叔叔……他……”狄桑儿也想不到会引来这么多人,狠狠跺脚,咬着唇却不肯告状,总不能说这臭书生打了自己的屁股,说出去丢死人了。既不能道出真相,只好将匕首一抛,狠狠地剜了沈傲一眼。

“我无耻?”沈傲板着脸道:“是谁先动的手?是谁在这后园里商量着给酒客下『药』,我若是无耻,姑娘又是什么?”

沈傲方知又中了这小妮子的计,侧身一让,趁着这个功夫,那手掌斜的穿过狄桑儿肋下,狠狠地在她的香『臀』上重重一拍。

出了入仙酒楼,冷风袭来,众人打了个冷战,吴笔想起自己的诗还没有作出来,方才憋在肚子里都要捂烂了,可惜在酒楼里又不敢『吟』出,此刻出了入仙酒楼,便再无畏惧,叉着手醉醺醺地道:“诸位兄台,吴某要作诗了……”

“咳咳咳……我是来上茅房的,抱歉,打扰了姑娘,我这就走,姑娘自便。对了,还有,刚才你和安叔叔的话,我一句也没有听见,真的。”沈傲摆出很无辜的眼神,心里却是『奸』笑不已,揭穿了你的『奸』计,看你还敢不敢在哥们的酒里下『药』。

冒着雨,一大群人哗啦啦地到了入仙酒楼;入仙酒楼占地不小,位置处在三衙的侧街,也是很热闹的地方,上下五层,在雨中显得雄伟极了,众人吆喝着进去,扫眼一望,酒客不少,其中更有几个穿着禁军服饰的人默默喝酒,见了沈傲等人,都不由地皱起眉。

二更送到,又爆了两个作者的菊花,好玩,哈哈,算了,大家还是不要投啦,有票的话去支持那些有机会冲上***榜的作者吧。老虎要***没什么用,只是图个乐而已。第四百零二章:江山万里

此情此景出奇的诡异,却在这个时候,远处两个人影冒着大雨过来,二人穿了蓑衣,在雨中艰难行走,一道闪电划过天穹,有人擦了眼前的水雾,认出了来人。

“他就是沈傲?哼,就是那个畏缩在国子监里的所谓的汴京才子?依我看来,他也不过如此。”

沈傲忙道:“学生不敢,学生原本是想作一幅画献给皇上,只是要下笔时,却是踟蹰了……”

吴笔怒道:“哼,我们是为国诤言,如何成了蔡贼的马前卒?”

摘下墙壁上挂着的蓑衣,将它搂在怀里,沈傲对吴笔道:“吴兄,走吧,我们去正德门。”

他原本还想依靠契丹人以往的威势恫吓南人一番,却不曾想南人已得知了这个消息。

耶律正德一番低声下气的话,满朝哗然,待赵佶抚慰耶律正德一番,随即宣他出殿,宣布退朝,这一次又独独留下了沈傲。

让耶律正德失望的是,这厅中只有一个俊美的少年正慢吞吞地喝着茶,至于那神秘的客人已经不见了,不过在沈傲的对案,恰好放着一杯未喝完的茶盏,想必这客人也只是前脚刚走。

耶律正德颌首点头:“也只有如此了,不吓吓这些南蛮子,他们还真当契丹人好怠慢。”

沈傲过去行了礼,一时也不知该如何称呼的好,叫岳父?说不出口啊,叫公公,好像又有点儿失礼。

堂官点点头,笑着对沈傲道:“沈学士,请再少待片刻。”便又在印信上写了几个字,叫小吏送了去。

夫人听到头晕脑胀,什么唐茉儿,什么杨蓁儿,什么春儿,一时也糊涂了,待那传旨意的公公走了,夫人连忙拉住沈傲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赵佶晒然一笑,叫杨戬搬了个凳子到金殿上,招呼沈傲上殿来坐,沈傲一点也不客气,走上玉阶,大喇喇地坐下。

其实这件事确实很棘手,蓁蓁是乐户,乐户的地位很低贱,要娶她,尤其是明媒正娶,需要很大的勇气;沈傲自是不缺乏勇气,可是唐大人那边要知道自己的女儿和蓁蓁一道与沈傲成婚,只怕脸『色』不好看。还有姨母那边,祈国公府乃是名门中的名门,沈傲这样做,阻力想必也不会小。

沈傲亦明白了,正『色』道:“请茉儿姑娘出题。”

接着又有人来道:“新姑爷先去了唐严唐府。”

去的人回报道:“这倒不是,小的听人说,新姑爷出门时猜了枚,结果率先选中的是唐家。”

他的脑子有些发懵,接下来不知道再该说些什么了,平时都是他欺负人,不曾想他在今日反倒要被人欺了,挨了沈傲一顿打不说,现在连这推官也要治他的罪。

赵宗看了唐茉儿一眼,立即两眼放光,连连点头:“不错,不错,怜香惜玉好,这才是男人。”须知他本就是个怕老婆的『性』子,见沈傲悉心呵护的样子,很对他的脾气,大笑一声道:“我给你加派两个侍卫,你送人回去吧,明日就要入宫谢恩,本王就先不打扰你了。”

高太尉慢吞吞地喝着茶,悠悠然道:“妻子?这倒是奇了,此女并未盘发,显然还未做人『妇』,又如何是你的妻子。”

沈傲苦着脸道:“学生苦啊,连考四场,这么多来报喜的,还有阖府上下,功名是有了,难免要破一回财。”

小公公笑呵呵的道:“不知哪位是周夫人。”

夫人脸『色』微微一变,她和晋王府是一点干系都没有,便忍不住道:“我是。”

艺考,原本和国子监无关的,国子监没有书画院,这艺考,他们是一向不关心的;可是谁也想不到,今年的艺考,竟是个监生夺了四个头名,太学生虽有不少人入榜,却个个折戟而返。

从唐家出来,沈傲松了口气,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跑得快,再晚就把这一对冤家都得罪了;看了看天,天『色』其实还早,刚准备离开,正好看到唐茉儿疾步往这边走过来。

不过大宋朝崇文抑武,身为国公世子,进入禁军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周正作出这个决定,倒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