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另开生面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

“杀杀杀,我沦落到这一步,有什么资格怜悯他人?来到这洞府的确是大机缘,可我就要让这这些拥有大机缘的道君,成为死的道君!”血眸老者杀气冲天。眼中血光更加浓郁,“除非这小子永远不踏上拱桥,否则我必定斩杀他。”

时间流逝。

一些走雷电一道的,风之一道的,光之一道的,有些四步道君闪转腾挪速度达到数十倍光速都有!这就是他们的逆天之处。当然这种也是很罕见的,碰到上百个四步道君也很难碰到一个这种,当然那些四步道君也可能擅长别的方面。

“离我们这最近的一座圣城,你速度比我快点,估计一千余年就能赶到。”天一道君说道,“我已经将我们天苍宫多一名宫主的消息上禀了,抵达圣城后,你先去领一块道盟令牌,否则的话,圣城内许多地方你都进不去。”

“何事?”天一道君问道。

“天苍宫内有些最浅显的,到是可以随意传授。”天一道君说道,“可稍微厉害些的,天苍宫也是有规矩……”

纪宁笑了。

“放心,他最多在外面叫嚣叫嚣,根本不敢进我天苍宫内。”天一道君冷笑,“我虽然仅仅法身在此,实力只有本尊的一部分。可借助天苍宫无尽岁月的阵法禁制,却是无惧那老家伙,且还有御斗帮我,他根本不敢进来。”

唯一正版《吞噬星空》五一专区ipad月票十亿起点币等你拿!

“嗯。”白发冷漠男子点点头,依旧平静的很,纪宁从雪鉴帝君那得到的四大傀儡中,最强的就是剑客了!纪宁也是为了把握更大,所以让剑客出手。

“不。”

咻。

黑暗的虚空中,一座奇异的散发着青色气流的神殿正高速飞行着,周围气流涌动,它穿梭虚空,速度快的惊人。

“谁靠近杀谁,连个飞禽走兽都别想靠近。”那混沌仙人摇头,“道友可得小心。”说完就飞离开去。

纪宁、天一道君、御斗道君他们三个正站在阵法禁制前。遥遥看着前方。

“动手。”

混沌星辰上一仙府,纪宁默默守护着,仅仅混沌之力的涌动一般不会引出什么大能。因为真神真仙突破、祖神祖仙突破,都一样会引起混沌之力涌动的。所以混沌之力涌动是最常见的,且只要距离远,这种波动也很微弱。

“死。”祜风道君的刀光如同凛冽的风,撕裂开一切阻碍,朝飞舟杀来。

就在这时,在纪宁身旁的火仙子苏尤姬一咬牙,脸色都涨红了下,双眸隐隐闪过一丝红光,一股无形波动划过长空笼罩向了远处的祜风道君。

“收。”剑客另一手有了一葫芦,葫芦口发出吞吸之力,祜风道君直接被吞吸进入了葫芦中。

纪宁看着远处的天苍宫,气息都开始不稳了,眼中更隐隐有着些许泪花,从离开三界的那一天开始,自己就一直渴望着抵达天苍宫,现在,终于到了!自己第二元神终于可以回三界,去命运长河找寻父母了。

多少逆天道君身死,成帝君的少之又少。

所以……

当然有宝贝能抵,死去主宰的那件古朴甲衣就远远不止这个价了,那件甲衣是当初丹尊者辛辛苦苦炼制而成,极为贵重!根本是没处买的!还有死去主宰赐予的两枚道符,每一枚都是主宰死前倾力炼制,同样是没处买的,如果用来抵,的确值这个价。

弃火帝君其实也没想过独占,毕竟纪宁是丹尊者的人,这消息肯定瞒不过丹尊者。而且这么大矿……丹尊者如果出面,恐怕就没谁敢起心思了。

“此次异宇宙之行,收获很大,现在已经五条最强之道完美结合了,虽说我感应到并非剑道终极。不过相信离突破也快了。”纪宁一直感觉,其实自己离终极很接近很接近。

……

“明白。”纪宁点头笑道,“养他们,也是我该做的。”

“这是主人建造的时空通道,这一方宇宙,也只有她能建造这种几乎横跨大半个宇宙的时空通道。”余鸿道君指着前方,巨大的黑幽幽漩涡。

确认了丹宝世界神的确将第三章完全掌握后,纪宁立即带着丹宝世界神离开了这一方洞天世界前去拜见丹尊者了。

手游官网链接地址:notice:??undefined variable: hostd:webxs.\.phpline 9

“不喜欢?”纪宁惊愕。

站在废墟上的白衣男子、青甲身影都叹了一口气,都有些萧索,白衣男子则是摇头笑道:“我们俩也能猜到,毕竟一名主宰的完整剑术,对一个剑道修行者是诱惑力我们是很清楚的。”

“北冥。”魁梧男子则是咧了咧嘴,难得露出一丝笑容,“跟我来吧。”说着就化作一道流光,朝远处的神殿飞去。

比如星图上被标出‘虞星海’的绝地,被列为无尽疆域第一绝地!单单已经探知的范围就已经超过了整个无尽疆域!危险程度极高!道君进去的,活着出来的万中无一!一般都是一些极逆天的道君能侥幸出来,甚至连进去的永恒帝君,大多都死在其中。

古修行者一族,古修行者是整个无尽疆域最神秘的一群存在,他们数量稀少,个个强大无比,修炼的神通秘术强大逆天,古修行者是由‘冥兰主宰’所统领。

“嗯。”苏尤姬点头,“没去起源之地的时候,我得飞仙圣君传承,就能媲美巅峰世界境。在起源之地也有了些际遇,不使用任何法宝,也能算是超越巅峰的存在了。”

庆桓皇子也从内域世界出来了,他同样没看到过纪宁,这让苏尤姬很失望,也更揪心。

如今丹宝世界神在炼丹上的造诣,可比没来三叶境前提升了十倍都不止。

没有明师,弃火帝君埋头修炼,恐怕不太可能成就永恒!

纪宁的脑海中已经多了一门法门,名为《丹叶七章》,纪宁看了后只感觉醍醐灌顶,真正的大道法门讲述是非常简单的,纪宁仅仅阅读记下一遍,就轻轻松松在炼丹上急剧提升,恐怕现在和丹宝世界神相比,都丝毫不差了。

好强的神念!

这一方世界都站在顶尖的存在啊,竟然有强者能够在他毫无察觉下到了他身边?

纪宁轻轻点头,若有所思。

一道火红流光忽然从一处隐秘之地飞出,苏尤姬一身火红色衣袍,全身沐浴在火焰下,显现出了飞禽异象。

“火仙子?”火晋水君见状站了起来,好奇问道,“火仙子,你怎么来到这了,看你一脸焦急之色,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

那么本命神兵就变成普普通通的神兵了。

修炼的难度是不断飙升的,按照万神道君的说法,一步道君勉强有希望练成三重神雷,二步道君勉强有希望练成五重神雷,三步道君有希望练成七重神雷。四步道君才有希望练成九重神雷!纪宁现在仅仅是世界境,不过借助‘青花雾气之力’和《丹叶七章》倒也练成了三重神雷。

“主人。”丹宝世界神忽然跪下直接欲要磕头。

赐道给丹宝后,第二天,纪宁就离开了洞府,化作流光直接飞离开去。

唯一正版《吞噬星空》五一专区ipad月票十亿起点币等你拿!

还是说那位伟大的巨剑主宰,也就是魁梧男子的主人。

白衣男子则是道:“北冥可是掌握了足足五条剑道,剑道彼此轮回,他的剑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缺点,甚至每一项上都达到极致……如果说韧性,这北冥的剑道,绝对是韧性最强的。”

“大哥!”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纪宁也明白,那让自己毫无反抗之力就掳走自己的大能,自己根本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呼。

“我的地方。”丹尊者淡然说道。

它们一个个或是挥出了巨大的岩石大手。

天崩式,是最凶猛的招式,真正狂猛无滔,也绝对的强势碾压一切敌人,是威能最大的一个招式。在面对一些防御极强没法穿透的敌人时,直接正面碾压是非常好的办法。

“我会逆转时空复活你们的,大哥,二哥,三哥……”黑纱曼妙身影轻声念着,她已经念了太久太久了,她的目光更是完全落在那拄着巨剑的魁梧男子身上。

“嗤嗤嗤嗤……”一道道剑光。隐匿在阴阳剑意领域中,根本没法察觉,直接或是劈,或是削,或是斩,攻击向了那青甲身影。

纪宁没其他办法,只能竭力抵挡。

轰隆隆~~~

“再接我第二斩。”青甲身影声音冰冷。

纪宁的神念也立即笼罩了这一层世界,在这一层中仅仅只有八头生命,都是魔主。

紧跟着白衣男子、青甲身影都是身体一颤,连魁梧男子都有些吃惊的看着远处。

他是尽皆都掌握了,剑道的一切方向尽皆包含。就仿佛瓷盘的五份碎片都得到了,所以根本不需要耗费什么心思,自然而然轻轻松松就能拼合在一起了。。因为他们原本就是剑道的五个部分。

“嗡~~~嗡~~~嗡~~~~”

纪宁的剑,变了。

尽皆暴增一个大的境界。

就这么感应着各种各样的道的痕迹,特别是那最强的‘混沌一道’的痕迹,纪宁更是花费了不小的心思,他时而躺在山峰上睡觉,时而盘膝坐在溪水旁聆听,时而行走冰天雪地中,时而在湖水中徜徉……转眼便过去了六千八百九十三年。

连神念都探查不到,剑却突然刺在了眉心上,这是何等让人胆寒的事情。当然要到这一步很难。

纪宁时而消失,时而出现,前进速度之快,已经比之前拼命极限飞行还要快了。

“领袖?”

“北冥兄,你发现了吗?”风一心君忽然看着前方的一尊盘膝坐着的依旧散发着淡淡金光的尸体,那浩瀚的气息无穷无尽,不管过去还是未来,都气息都将永恒存在。在他的身前正是摆放着足足十六件宝物,件件气息浩荡,都非同凡响。

“看来我和这位大能没缘。”纪宁笑了。

“嗯?”纪宁目光落在在了这三具剑道大能尸体旁不远处的一座山脉,那座山脉整个山壁被削平了,上面正有着些画像,都是那位拄着巨剑的魁梧男子的画像,有他战斗时的画像,有他平常微笑时的画像,也有悠然喝着酒水模样的画像。

“等会儿定要来探上一探。”纪宁看向那位拄着巨剑的剑道大能。

“呼呼呼~~~”这是山坳,山坳间狂风呼啸,其中更是携带着神秘古老的意境。

同样的世界境巅峰实力,如今纪宁麾下这些世界境中却没有一个能和苏尤姬相比,这就是可怕传承的厉害处,当然也是因为苏尤姬和飞仙圣君的道比较契合,学起来才快。

飘忽不定的一斩。

滴血式,的确是克制虚无剑界的。当然现如今的滴血式还很稚嫩,也就欺负这白衣男子本身力量是祖神层次。当然如果纪宁将来成为永恒帝君,滴血式发展到永恒帝君那一层次,也一样能破解那位帝君亲手施展的‘虚无剑界’。

手游官网链接地址:“斩。”青甲身影化作了巨大的剑光,剑光所过之处,纪宁的阴阳剑意领域尽皆被劈开,单单看到这剑光都让纪宁心中情不自禁泛起绝望之感。这就是境界相差太大的结果,毕竟永恒帝君层次的剑意,的确太过欺负人了。

站在远处,青甲身影遥看着纪宁,有些吃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