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观机而动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这样一来,这些土地就不再是他们手里会下金蛋的母鸡,而是一个不断消耗他们财富的烫手山芋。

待谢钧离开之后,盛鸿才陪笑道:“明曦,你别生气。我不顾你的叮嘱来谢府,其实是有缘故的。”

梅妃坐在六公主身边,专门夹菜:“这牛肉鲜嫩,多吃些。”

扶玉一脸委屈。

端太妃哭着来了椒房殿,扑通一声跪在了俞太后脚下:“求太后娘娘,救一救安王吧!安王发烧已一天一夜,高烧一直不退,全身烫得吓人。再这么下去,安王就没命了。求求太后娘娘,救救我的儿子。”

顾山长又冷冷看向涕泪交加的江老太太:“你若不服,只管去衙门告官。本山长随时恭候!”

盛鸿立刻后退几步,一副“誓死捍卫自己清白”的模样。成功地逗乐了谢明曦。

谢明曦,加油!绝不能输给六公主!

谢明曦:“……”

谢云曦。

……

江凝雪这些日子被迁怒,时常挨打挨骂,一天只吃一顿残羹冷饭,饿得瘦了一圈,脸上蜡黄。全然没了往日的水灵秀气。

谢明曦从不是心慈手软之人,盛鸿亦见惯生死,此时心中只有快意。

谢明曦神色从容地应对顾山长的探询和疑惑:“阿萝天性聪慧,我和皇上皆希望她用功读书,如此方不负老天赋予她的天分。”

可惜,她再恨再气,也无济于事。更改变不了谢明曦注定大出风头的事实。

四皇子身量颇高,身姿挺拔,为诸皇子之冠,沉凝的声音里透着冷厉:“启禀父皇,儿臣和吴尚书严查多日,查出那三架弓弩确实出自兵部武库司。”

萧语晗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用力瞪了过去。

淮南王身为宗室亲王,若肯亲自出面,顾山长总要退让一回。

这个杀千刀的谢钧!竟狠心对妻子动手!

为今之计,只有先向永宁郡主示弱低头,过了这一关再说。

一连串的疑问,冲口而出。

陆迟心中有数,领着李默去了书房。屏退下人,只余彼此相对而立。

俞太后顿了顿,又叹了口气:“盛鸿,此事只能交托给你。不管想什么法子,你都要救回皇上和众臣。”

这样的保证,实在无法令李湘如放心。

“最好是远些,离开京城最好……”

八卦人人都爱,何况是一堆十几岁的少女。

谢明曦说得果然没错。永宁郡主并没有撕破脸的打算。既是要继续做夫妻,对公婆该有的礼数便不能少。

对丁姨娘来说,无疑是意外之喜:“老爷没留在郡主府吗?以后是不是要长住在谢府了?”

想起这些,丁姨娘泪雨纷纷。

生下女儿昌平之后,当年的李太后亲自前来探望,命人端了一碗补汤给她,颇为温和地安抚她,先开花再结果。以后再生儿子便是。

“也好,”杨夫子很快接受了谢明曦的好意。

杨夫子若舍得下女儿,也不会吃这么多年的苦头了。

别人不理盛锦月也就罢了!李湘如却是盛锦月的“知交好友”。当日盛锦月在粽子里做手脚之事,背后说不得也有李湘如“推波助澜”。

盛锦月往日颇有些瞧不上杨夫子,一来杨夫子出身普通,二来,杨夫子性情软弱,被夫家压得抬不起头来。心高气傲的盛锦月,自然看不起杨夫子。

丁姨娘脑海中闪过各种混乱不堪的画面,胃中不停翻腾作呕,最后哇地一声,张口吐了起来。

文绮说得口干舌燥,口沫横飞,丁姨娘也没什么反应。闭上眼,眼泪不停滑落。

谢钧习惯性地陪着笑脸:“她每日在书院多留一个时辰,六公主殿下会亲自送她回谢府。不必为她的安危忧心。”

男女共处一室,颇有不便。

手指受伤,可不是小事。御马时大半要靠右手控缰绳。

莲池书院和松竹书院的总分相差十五分,比昨日还多了一分。

“瞧瞧今日,六公主殿下特意陪你来淮南王府,言词之间处处维护于你。可见六公主殿下是真心将你视为好友。”

谢明曦点点头。

考了满分头名,必能得顾山长和俞皇后青睐。又和尊贵的六公主交好,日后便有机会出入宫廷,说不定还有嫁为皇子妃的运道。

俞太后“病愈”,萧语晗立刻恭敬地交回宫权:“……母后病中这段时日,儿媳暂掌宫务。每日战战兢兢,提心吊胆,唯恐行步差池。母后凤体大安,儿媳心头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今日便将宫务交回。”

听闻方若梦前来,谢明曦也有些几分讶然,笑着迎了出来:“方姐姐,你今日怎么忽然来了?”

人和人,真的是天生不同,羡慕不来啊!

能让一向坚强的方若梦这般伤心难过,除了李默那个混账,也没别人了。

李湘如这才幽然叹了一声:“也不知殿下现在如何了。”

若早知淮南王府风波不断渐失圣心,他绝不会应下这门亲事。

今日却不一样。

谢明曦总是第一,李湘如总是第二。

罗氏心里恨得咬牙切齿,还不得不强挤笑容,做出一副“我女儿如此出色我这个嫡母如此自豪”的表情……

林微微哑然失笑:“你也变得蔫坏了啊!”

却未见建文帝身影。

几位皇子下意识地对视一眼,心中了然。

俞皇后三言两语,便压得四皇子抬不起头来。

俞皇后对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态度之别,着实明显。

可今日,昌平公主委实气得狠了,一张美艳的脸孔被旺盛的怒火扭曲:“母后想让瑾儿嫁入楚家。”

……

昌平公主被气红了眼,不管不顾地说道:“母后要消气,只管拿我出气。不过,瑾儿的亲事,母后是休想再插手了。”

芳巧:“……”

“郡主会暗中打点,无人会追究深查。如此,你便能代二小姐考上莲池书院……”

士兵们身披盔甲,手持利刃,如潮水般涌向皇陵。三米高的围墙,以木梯架之,很快便能攀爬上墙头,跳入皇陵内。

皇室宗亲们的待遇稍好一些,如临江王这样的亲王,独居一间卧室。不过,在门外看守的逆贼也颇多,足有五六个。

尤其是颜蓁蓁,放言要尽情饮酒一回。结果,几杯一喝,便趴到了桌上。

人活着,总有许多的身不由己。昔日同窗好友,做了妯娌之后,反而不及往日亲密。便如她和尹潇潇,碍着彼此夫婿,见了面说话总有些微别扭。

谢明曦等人立刻转身,齐齐拱手行礼:“学生见过山长。”

四皇子淡淡应了一声。

盛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圈,将众臣或慷慨激昂或义愤填膺或满面赤胆忠心的模样看在眼底。

那时,谢明曦已料定他必会登基为帝,也定会有和俞太后相争之日。所以,早已提前在俞家下了一步棋。在俞光正的身边安插了人手。

残酷凉薄的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击。

建文帝目中露出满意之色,又问道:“在书院里,可曾结识同窗?”

没有宠爱,总算还有儿子陪在身侧。

建文帝颇为孝顺,只在当年坚持娶俞皇后时和李太后闹了一回,之后再未忤逆过李太后。闻言立刻笑道:“朕今日便好好陪母后闲话。”

如今坐龙椅的是七叔,执掌六宫的是七婶娘。阿萝是七叔七婶娘的掌上明珠,也是大齐身份最尊贵的端柔公主。对着阿萝的时候,他们自要退让几分。

萧语晗心里嘀咕着,看了谢明曦一眼。

萧语晗产后虚弱,半靠半躺在被褥间,略有些歉然地笑道:“对不住,我今日不便下榻,只得失礼了。”

谢明曦将心里那一丝唏嘘按捺下去,冲穆梓淇笑了一笑,同样用了昔日的称呼:“穆学姐,快进来坐。”徐氏连连谢恩,改行了裣衽礼。

宁王额上青筋跳动,英俊冷漠的脸孔闪过愤怒的红潮,咬牙切齿地张口:“盛鸿!有本事,你现在就动手杀了我!”

李湘如的心也跟着颤了一颤,眼睁睁地看着雪亮的刀锋在宁王胸口晃了一晃,脑海中的那根弦陡然断裂。

杨夫子无奈之下,忍痛将女儿留在江家,每隔五日便回江家探望一回。

杨夫子离开江家时,江凝雪只有九岁。九岁的女童,正是半大不小对什么事都一知半解的年纪。便是心中再念着亲娘,也禁不住江家人整日在耳边说亲娘的不是。

陆迟随口笑问:“哦?她在信上都写了什么?”又悄声调笑:“一定是满纸恭贺,嘱咐我们两人定亲之喜。”

隐忍憋闷了四年,终于熬到了苦尽甘来扬眉吐气的这一天。

待玉乔退下后,俞太后又吩咐芷兰:“替哀家去一趟寒香宫,赏梅太妃二十盒燕窝,让她安心补身子。”

又过片刻,闽王才打起精神,冲鲁王举杯:“不管如何,我们的计谋成功了,总是桩好事。二哥,我敬你一杯。”

闽王走后,鲁王在书房坐了片刻,长叹一声,才回了寝室。

鲁王目光一暗,嗯了一声。

只要建文帝的人留在椒房殿,她便能牢牢地握住后宫之权。

想到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李太后,俞皇后心中涌起强烈的快意,嘴角微微勾起。

后宫波涛暗涌,再不复往日安宁。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