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赤舌烧城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突然意识到,凤阑绝让上官云端与那些大臣的夫人在大厅里,只怕就是为了拖延他的时间。“是夜无痕,听说他前两天才大婚,娶了夜阑国赫赫有名的上官云端。”楼上的凤忆希望向突然出现在的夜无痕,别有深意地笑道,“只是,新婚大喜的,脸色怎么不太好呢。”

就这样,鸾儿跟他回到了夜阑国,他曾经问过鸾儿的身份,但是鸾儿却说,就是一个普通的渔民,但是在不断接触的日子中,他明白,鸾儿的身份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他对不起鸾儿,从一开始,他就辜负了鸾儿的一片真情。

听到老夫人这般的诬蔑娘亲,上官云端的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唇微动,刚想要开口。

蓝魅辰听到她的拒绝,明显的愣了一下,似乎也有些意外,一双眸子深处似乎快速的隐过了什么,唇微动了几下,似乎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却还是没有说出口。

他相信云端,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他也了解她的个性,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

可笑了,不是?

这样,对岚儿也会。

蓝魅辰便带着蓝岚向着王府外走去。

上官云端的一句话却可以镇压全场,上官云端的一个眼神,可以让全有的人惊颤。

那些商户大户,就算是他亲自出面,都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碍着他的面子,还是都捐了一些,但是这些百姓本来就没有多少钱,为何会这般的积极?

“你,你怎么还去早朝?快,快点起来。”上官云端急急的喊道,便想要起身。

“绝,你真的这么狠心吗?五年的时间,难道你真的已经忘记了我们之间的所有的一切?”那个女人久久的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似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再次轻声的说道,这次的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伤心。

虽然那几个千金小姐与蓝岚的关系不错,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原本就一直十分的敬畏着凤阑绝的,刚刚他也看的出,那些大臣们,似乎都受了上官云端的影响,都给上官云端有所改观了。

“反了,反了,那些灾民竟然造反,发生了暴乱”皇上突然一声阴沉的怒声吼道。

走到府外门时,远远的便看到管家正站在门口吩咐着护卫什么。

几个女人都纷纷的出声,都是维护蓝岚的,只有坐在最首的一个女子,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端着茶杯,似乎在喝着茶,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

然后递到了上官云端的面前,轻声说道,“云儿,把下面的数字都接上来,证明给他们看。”

他,凤阑绝这一生,极少佩服一个人,长这么多,更没有什么人,什么事,会让他完全的惊愕,震撼,但是今天,这个女人,却是完全的让他震撼了。

“拿来,给本王看一下吧。”凤阑绝看到她的举动,这次回过神来,遂低声说道,此刻,他的声音中亦隐着几分错愕,若是,她真的都做对了,那么就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你?”夜如梦气到快要吐血,一只手不断的收紧,微抬,正想要直直地挥向上官云端。这个傻子,竟然对她说教。

皇上的眸子微微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望向凤阑绝时,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然后才从那侍卫的手中接过那张纸。

为她做嫁衣,而且还做的这般的完美,这般的特别,还要为她去祈福?

所以,他决定放手,为了她,也为了夜阑国,他不想因为此事,影响了两国之间的关系,或者是他不够爱她吧。

“云儿,本王衷心的祝福你与绝王幸福。”夜无痕的眸子望向上官云端时,仍就隐着几分不舍,似乎还有着几分无法控制的伤痛,但是,他知道,有些事,必须要学会割舍,学会放手。

“云儿也谢谢王爷。”

上官云端微微轻笑,有些意外,但是心中却也暗暗的松了一口中气,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

夜无痕看到她那淡淡的,并没有太多异样的轻笑时,眸子中似乎隐过一丝伤痛,不过,却更快速的掩饰了下去。

“本王今天来,还有一件事,本王想请神医出手,医治。”夜无痕转向叶寒,再次沉声说道,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望向秦思柔,“医治她。”

他那低沉的声音中有着太多的沉痛。

“柔儿,你做什么?我们今天是为了你的病而来的。”夜无痕也快速的走了过来,想要将秦思柔带走。

依琴与流萧纷纷的愣住,南宫世家?!主子来这儿做什么?

南宫世家,南宫逸他是认识的,南宫逸并没有娶妻,所以,她显然不可能是南宫逸的女人,而且若是南宫逸的女人,南宫逸也断然不会让她半夜三更的出来抢劫。

皇宫。

他是天子,高高在上的天子,岂能容认别人违抗他的命令,那怕那人是他的亲生儿子。

以皇上的态度,根本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若不是皇后求情,皇上根本就不会这么放过柳如絮。

“世上竟然有这种奇物?”李大人的脸上也多几分惊愕,然后小心的收了起来,“好,我一定会替你转给皇后的。”

“那我再检查一下。”只是叶寒听到是丞相给的后,脸上却多了几分小心,再次认真的检查了起来,不过,经过再三的检查,最后确定了,的确没有什么问题,才让上官云端服下了。

蓝岚微愣,有些疑惑的抬起眸子,顺着蓝魅辰的目光望去,看到迎面走来的凤忆希时,才恍然,而看到蓝魅辰那微愣的表情,便也更加的明白了蓝魅辰的心意。

他无法接受她这样的拒绝,而且还是这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或者说,在他的心中,是害怕,她真的如同她自己说的那样,已经真的将他忘记了。

刚刚只有那侍卫碰过那丫头。

“上官云端,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傻?”皇上的眸子再次望向上官云端,略带不耐地说道,特别是在看到上官云端那张脸上,他的脸上明显的多了几分厌恶。

“你怎么知道她就是真的要嫁给绝王的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为了气,为了激你才答应绝王的,或者,她正在等着你有所行动呢,你呢,就打算干坐在这儿,等一切都成了定局后,两个人后悔,伤心吗?”秦思柔再次急声说道。

太上皇暗暗冷笑,身为一个皇上,竟然一点气魄都没有,而且这样就算是结束了?

“上官云端,我跟你说话呢,你听不到吗?”上官凌霜看到她的态度,肺都快要气炸了。

只是,虽然是笑着打招呼,但是脸上却带着几分妒忌与防备。

上官凌雨听到那两个女子的话,双眸微闪,她正愁没有办法阻止上官云端参加选亲的,这两个女人竟然主动送上门来,不如就好好的利用一下她们,遂故意装做一脸为难地说道,“哎,她自己非要死皮赖脸的跟来,爹爹又是同意了的,我们能怎么办?出府的时候,奶奶还再三交待我,让我看着她,不要让她惹出事来,只是我又怎么看的住她呀……”

房间里的人,一时间都没有再开口,都想到了这一点,而且,他们对上官傲天都是十分的敬佩,尊重的,所以,他们都会考虑到上官傲天的感受与处境。

“怎么回事?你刚刚不是说没事了吗?”夜无痕也在同一时间里,快速的闪到了叶寒的面前,沉声问道,而他望向叶寒的眸子中,却带着几分快要杀人的疯狂。

所以,她知道,这一次,她的选择没有错。

难道他费尽心计得来的这一切就这么被凤阑绝夺走了吗?

毕竟,每耽搁一点时间,太上皇醒来的可能就越大,他必须趁着太上皇还没有醒来前进去。

只要太上皇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能够利用太上皇对付凤阑绝。

只是,凤阑锐醒来后,便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见任何人,也不跟任何人说话。他去了几次,都被关在外面。

再后来,凤阑锐的母妃因为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服毒自杀了。

这么多年来,凤阑绝一直觉的有些亏欠他,想要找机会弥补他,而因为小时候的感情,也是一直相信他的。

“他长的跟玲妃太像。”凤阑绝再次停顿了一下,然后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说道,“他应该是玲妃所生的,因为是你亲弟弟。”

算算时间,那个男孩应该是玲妃与皇上的,当时,玲妃诈死的时候,应该就已经怀了身孕。

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色铁青,手也微微的收紧。

其它的女人,都是一脸的嫉妒,但是谁也不敢多言,也都跟着急急的离开了。

如此说来,秦思柔那一身的病也是因夜无痕而得,夜无痕对她的宠,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不知道是因为爱,还是因为感激?

在感情方面,他真的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

她知道,爹爹对上官凌雨的死十分的伤心,也十分的愧疚的。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