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根株附丽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就是魔道这边,其实也没人知道易峰倒底怎么样了,就连韩烟儿对易峰的情况也是知道不多,易峰为了怕她担心,只说要休养一段时间,从这句话中也难以判断出什么有用的消息来。

对于这样的要求,易峰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易峰同时有点苦闷,自己已经招惹了一位中期仙帝,辰震也有这么一位中期仙帝的敌人,貌似前途难料啊。

十几位不死强者当即被那道光芒淹没,随即身躯当即崩裂,漫天的污血飘洒下来,所有扑向裂天镰的不死强者全部被斩断身躯。

“你想知道九系神力融合之法?”易峰为了转移那女子的注意力,便是勉力开口道。

可能是气出够了,任谷不再与那分神后期水狮兽缠斗,速度提起三分,上品灵器级别的战刀瞬时将水狮兽齐腰斩断。

在那三位修士离开后,陆陆续续又有不少修士进入了传送阵,选择离开神园,可也有一部分不甘心的修士,正在犹豫着,反正是没有一人敢当即进入那个通道中。

“走吧,我们也去看看这里倒底还有什么玄虚!”一位剑宗高手对大家说道。

“斩天,那寰宇天晶虽然重要,但在如此情况下,我即便拼了命不要,也难以从那么多祖神化身面前带走它呀!”易峰对斩天如此说道,有点要放弃的意思。

最为关键的是,易峰虽然也喜爱寰宇天晶,但他若是执意杀进去抢夺,十有八九是要含恨陨落在里面的。若是拼命了还没有得到寰宇天晶,得罪了无数祖神,那就更不值得了。

如此易峰就放心了,却是想也不想,又要发动攻击。

一般炼器,只有在提纯材料时才会高温炙烤,用以排出材料之中的杂质。从来没有听说过,已经塑形完毕的法宝,还要在高温之中淬炼的。

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沙鼠妖根本没有来得及对斩天剑滴血认主,而斩天剑则是在斩天的驱使下,对沙鼠妖展开进攻。由于斩天剑就在沙鼠妖身边,所以几乎不需要任何准备,只是剑柄上混沌之力一阵流转,剑鸣一声后,沙鼠妖的手臂就立时与身体分家。

本来麒麟兄弟还心中欣喜万分,以为自己可以得到好处,却不料易峰将那从冷依依腹中取出的神丹塞进了自己嘴巴。

易峰气息飘忽而隐晦,纵然是到了暗黑祖星边上也没有被发现。

唯今之计,也只先以天火玉净瓶试试了,若是不行,就去别处寻觅荆棘草吧。

而这边,乖巧的小黑则是飞速离开易峰的肩膀,一把就抓起了几株荆棘草,甚至连其根部的泥水也带了回来。

越来越多的修士被死气束缚着砸向那石碑,全部都撞得血肉模糊,惨死当场。

一直跑了近一个时辰,易峰的火龙甲上已经是布满了道道浅浅的划痕,终于那花猫也停了下来。而在花猫身前,则是一个山洞,花猫冲易峰得意地舞了舞爪子,随后就钻进了山洞之中。

这些骷髅架造型不一,宛如骷髅狂潮一般,向四方席卷而去。

谭林默然点头,随后又道:“当然,那部逆天功法乃是谭家花了很大代价才弄到手的,最后还因为保护它而致使家族蒙遭大难,若是晚辈将之交给前辈,还请前辈能够答应,若是前辈能够习得那逆天功法之精髓,务必要灭了武门为我谭家报仇。”

几息之后,极品灵器级别的血灵镜也是被火焰焚烧得挺不住了,也回到易峰的体内。

这些二流仙门之中,虽然都有仙君存在,但那些只有一位仙君的二流仙门就遭殃了,他们成为了易峰首先打击的对象。

小黑爆喝一声,手中那根宛如铁柱一般的家伙飞速抡了一周,凡是被铁柱扫中的妖兽,修为高深防御力强的全部**飞退,而修为低防御力不强的则是当即就被砸成肉饼。

————————————————————————

在很长一段时间的漫长等待之中,却没有一位帝级上位神兽愿意如此付出,即便是龙皇与禾儿公主的条件很有诱惑力。

再则,武门等几大势力现在不仅有七位神王后期巅峰高手,还有几十位神王级高手,也都是久经杀阵之辈,而康州城内此时明显没有这么多好手。

易峰也发现了南宫雪琪的变化,暗道是她在配合自己,一定是发动了什么秘法。

在临行之前,易峰却是忽然拉住她的手臂,说道:“把烟儿也带上,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否则……”

那神君不知九系神灵之力,却是轻喝了一声后,单掌向易峰胸口拍来。

还是因为速度太快,那神君只是见眼前紫光一闪,自己的极品神器就已经触及紫色剑芒,却如切豆腐一般当即突破。

易峰瞬时醒悟,那神符的攻击力太强,在仙界太过逆天,可那神符却不能规避仙界时空的限制,只能被时空所消化,化为无形,不能给易峰带来半分危害来。

4000字大章,算是2更已到。巨变陡至,易峰并不惊慌,将所有亲人都收入天宫之中,独自前去查看。

易峰神念笼罩之下,很容易发现,那数十道流光之中,大半都是祖神的化身,还有十几位本体下来的非祖神级高手,但也是当年剑宗老者那样的修为,几乎都是一脚踏入祖神之境的强者。

数十位天界强者,对斩天剑与戮天枪阵阵猛攻,无数流光宛如狂潮一般,一浪盖过一浪,强大的法则神通也展现出了惊天威势。

易峰的魂力修为,若是用来给不死生物提升实力,绝对可以造就成千上万的主神级不死强者。可是,得到魂珠的不死生物想要强行吸收魂珠里的魂力,就不是那么容易办到的了,它们只能吸收魂珠流溢出的魂力,而不能强行抽离魂珠中的魂力。

这是九幽深渊里很不常见的一个平原地带,没有任何植被,有的只是无尽的沙砾与无数不死生物,实力各不相同,能够给易峰的补充并不多,毕竟易峰的修为太高了,些许低级不死生物的精神力对他作用不大。

三位妖族天尊也见到了那位仓惶而逃的胆小者,虽然很是愤怒,但更多的却是畏惧,能够让一位妖族天尊不战而逃,肯定是有着十分强大的威慑,那威慑力自然就是来自于易峰,因为易峰方才出动,十系融合领域已经展示出了强大的气势波动。

与此同时,斩天剑与魔剑一起出动,带着如潮般的镇天诀,杀将出去,而魔化神婴则是二话不说,直接准备了十系神灵之力的裂变。本来魔化神婴想用聚变的,一是聚变需要准备的时间稍长,二是因为聚变威力太大,易峰担心会毁掉了凤凰天尊的身体,也担心那六位新晋天尊猝不及防下受到影响。

第一个台阶是时空法则,这可不是简单的时间法则加上空间法则,而是二者的融合,是构架世界的最基础的基本法则,也是极其深奥难以理解的法则。

这个修真界,社会背景与易峰前世的封建时期极为相似,女子一般是不会与男子有如此暧昧的行为,一旦有了,而且还是女子主动,那意思就是显而易见了。

那些南武门高手个个神色肃然,全身裹着制式神甲,宛如军纪严明的军队一般。

易峰颇为好笑地说道:“在如此多高手的攻击下,你认为我的防御罩能够坚持多久?当防御罩崩溃,还没有再次布置出来时,人家就可以将你我杀上一千遍。”

六位主宰正在谈话,忽然一股子无形的波动从天而降,竟是将整片山坡完全封锁,他们居然一动都不能动。

片刻之后,易峰降临在六位神界大陆主宰身边,并没有遮掩气息与容貌。

“要算账,很好!”任谷爽快地回了一句,接着就祭出一柄上品灵剑攻击易峰,而后又是几张高级灵符纷纷而出。

也只有实力取得翻天覆地的变化后,他或许才能强力破开那无形能量。

不过,单从这块镇魂神符的品级上就可以看出,里面封印的绝对不简单。而且,小莲可以猜到,能够弄出如此强大镇魂神符的修士,估计就只有天尊了。

十系神灵之力的载体自爆,莫说是小莲了,估计就算是云空天尊活过来也无力阻止。

不过,让云空天尊无奈的是,仍有一股子黑烟,宛如一缕缕黑色烟丝般将自己死死定在原处,依然是不能动弹分毫。

最终,易峰还是忍了,同时寄希望于自己的誓言不被东辰天尊发现。

易峰此时再次发现,自己之前似乎有点小觑了神界天尊,原本以为自己已经足够谨慎与小心,加上自己有心掩饰行踪,就算是天尊也不可能找到自己,结果却不是那样。

看样子,听口气,这元畅似乎是真的被触怒到了。

易峰站定之后,除了气息有点混乱之外,还喷了几口淤血,倒是没有受到沉重的伤害,而极品神器级别的飞行法宝自然也没有被重创。

试探已经过去,对方想来会安静一段时间,当然,也有可能会直接派来几位天尊围杀自己,可一下子出动几位天尊,想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等他们集合完毕了,自己就不知道已经跑到哪里去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九魅狐妖所知道的天妖诀与这本书册里记载的天妖诀,原本就有出入,或者根本就是两种有着不同结果的天妖诀。

一番激战,他心神本来就疲惫到了极点,随后又被东辰天尊阴了一把,灵魂都险些被月牙玉的辉光震散,他能够坚持到召唤法术结束就已经是不易了。

那修士扫量一眼周围的星空,眉宇深深蹙起,而后有数道霞光从其身上激射出来。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那条带着莫大威势的火龙,竟是生生的被定在了当空,而且通体的火光正在缓缓湮灭,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白霜。

就在易峰心思急转,思量着要如何应对之际,那三眼碧水猿却是已经开口了,他说道:“不方便说就算了,你本来就十分特别,多知道一点也可以理解,我就不去探听你的隐-私了。”

说着,不等易峰同意,那三眼碧水猿周身忽然泛起朵朵水花,转眼就将易峰几人包裹起来,随后水花缓缓消散,而易峰几人与三眼碧水猿也消失当场。

“我这里也只有几个果子待客了,嘿嘿,不过这些果子虽然没有什么强大的能量,口味儿却是非常不错的。”三眼碧水猿还算客气地说道,而且还略显尴尬。

而不多时后,八个大字轰然消散,化为漫天光点,几乎覆盖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在易峰看来,如果能够将时间魂珠与空间魂珠融合起来,那么将会让他在时空法则的修炼上取得至关重要的突破。

而失去了诅咒的威胁,空间主宰似乎知道易峰一时半会儿不可能动弹,便直接盘腿打坐起来,时间主宰则是歉然地看了易峰片刻,也打坐恢复去了。

以那魔龙的本事,这山洞中若是暗系灵物,想必它也不会允许有别的妖兽盘踞于此。

可易峰收起噬魂魔杖后甚至没有来得及去收拾战利品,场景又立时转变。

没有人组织三人落下,可当易峰三人走向传送阵时,却是有人挡在了前面。

有了这股看似微少的龙魂提升自己的魂力,易峰灵魂境界一阵陡升,竟是直接突破到了元婴后期水平,比自己的功力修为高了很多倍。易峰自然也发现了不远处的沙鼠妖,此时也已经睁开了眼眸,见沙鼠妖正神色复杂地靠近过来,易峰不禁眼眸眯起,暗道这沙鼠妖肯定居心不良。

易峰这样不以为意地将实情说出,反倒是让沙鼠妖觉得易峰没有说实话。在正常情况下,易峰肯定要说自己并无大碍,这让沙鼠妖觉得易峰故意说严重了,估计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思,引诱自己动手。

易峰此时忽然想起,如此高级的妖兽,若是发动天赋神通,那威力将会强到何种程度?不过,易峰也知道,这里的妖兽目前对灵魂修炼还没有章法,是不是能够发动天赋神通还未曾可知。

自己的魂力与龙魂在识海内进行天人交战,而他还得关注着丹田内的变化,至少要保证原本就存在的四系元婴不受损害。此时的四系元婴也是小孩煞白,闷不吭声地躲在丹田的一角偏隅之处,瑟瑟发抖着宛如小孩撞见恶狗一般。

“上品灵剑加上中品灵甲,虽然芸霜师妹只有金丹中期实力,但却是可以与元婴初期修士一战,此次比斗的前三甲肯定有她一个位置。”

更新稍晚,大家勿怪,上午事情太多了。。。有免费金牌的大大们,请不吝砸来。。。血兽的上半身刚刚扑来,易峰只觉眼前一道电光闪过,跟着便是嗤嗤拉拉的声响随即传入耳朵,却是易可儿在危机关头发怒了。

伴随着印诀与功力不断沉入到器鼎之中,越是到了这种最后关头,血焰魔帝越是显得很紧张,而且他心中也一直在挣扎着。

过了许久,那咆哮的声音才停下,一切有归于平静,可让易峰惊讶的是,短短的一会儿时间,绿色湖泊中的生命元液竟又少了一半。

总算是把丢失的6000字重写完毕,今天等于写了14000多字。真崩溃……全身酸疼。

万一几件神器暗藏杀机,到时候估计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在地形图上,自然也可以看到周围的情况。在这个树林周围,全是一些颜色不深的小区域,应该都不太危险,易可儿等人应该就在附近的区域里,接受考验。

也正是如此,易峰才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到了树林的外围,也是靠近那个中央区域的位置。而只寻觅了一盏茶工夫,易峰就见到了一个门户,应该就是通往中央区域的。

死气更加浓郁,凄厉的嚎叫声不绝于耳,易峰刚刚降临在九幽深渊,便有种进了地狱般的感受。

偶尔会有强大的不死生物将弱小的不死生物那令人恶心的身体吞下去。

易峰如此实力,自然让这位不死强者十分畏惧,对易峰所有的问题都尽可能回答,自然也包裹那幽冥死城位置。

就算是你用了逆天的神器,只要你有,而且能用得出来,就不算是违约。

不过,夜统领此时却是无心去算计得失,当即就差人去向魔尊大人报告隐光星以西的情况,同时也派人跟着正在逐步离开镇魔星系的妖族高手。

夜统领点了点头,指着那山峰说道:“那批为数近千的凶魔之前就封印在这里,不过此时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此处向西乃是荒芜星球,凶魔们必定不会向西而去;我们是从东边而来,并没有听到任何星球上有关于凶魔出世的传闻,想来它们也未向东;向北的话是妖族地盘,与我们无关,我们去南方看看吧。”

易峰自然也不会去问魔尊为何不亲自前来,因为站在魔尊那个高度,有些事情不是易峰可以理解的,毕竟不是魔尊,就算是普通人也都会有自己的想法和顾虑。

“这也不能怪九魅呀,毕竟当时我并不在现场,手下人担心控制不了神府太久,故而出手逼出其中之人,倒也不是有心要害你那夫人。你也说了只是险些害死,并不是害死了,事情还未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九魅狐妖依然镇定地说道。

“呵呵,不如九魅为几位舞上一段来赔罪吧。”九魅狐妖转过脸来,不等易峰几人答话,水袖已经飘扬起来。

“好了,别装死了,我就那么可怕吗?”女魔见易峰已经缔结元婴半晌还闭着眼睛,放在膝盖上的手一直在发抖,不禁莞尔,对易峰道。

讪笑一声后,易峰很识相地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为极致的面容——

易峰也在不断移动着,同时还手掐镇天诀防御或攻击,虽然处于下风,倒也没有太大危险,只等对方停下来,易峰的反击便可全面压制对方。

衡天星上,易峰的那只手臂在他的刻意淬炼下,终于是与身体品质平衡了,都达到了极品灵器的顶峰。而此时的易峰,也终于成功地发出了一记星芒剑诀。

易峰此时就遇到了这个情况,他辨不明方向,但他却是一直直线飞行,一天天时间过去,也没有停下。

来人既然说出如此言语,肯定也有着与自己一样的考量,血焰魔帝心中顿时紧张起来。来人既然能够想到此一节,只怕是会不顾自己的两个晚辈而独自逃走,反正魔尊是肯定不会动手杀晚辈的,他又何苦去魔尊面前寻死呢?

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袁清虽然是得偿所愿,但却感觉如在梦里,到现在都不能相信,自己居然和禾儿公主成了夫妻,当然,这一切他是很感谢易峰的。

只有那个公子哥,只有他没有受到伤害,而且是一脸得意地看着一身狼狈的易峰。他还说道:“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心狠!”在他眼中,似乎易峰已是死人。

小河不算宽阔,说是小溪应该更加合适。溪水潺潺流淌,其中还有条条金色的鲤鱼在水草中游耍,而在小溪两边,则是无数宛如垂柳一般的小树,将它们那曼妙如女子临河洗发般的身姿映入溪水里,随着水波而摇曳着。

此时魔道高手虽然人多势众,但能够对易峰构成威胁的,也只有那个三劫散魔而已。

易峰对这些小怪物的表现十分愤怒,却是追着它们卷起的黑云就冲了过去。地龙谷深处,一条长达数百丈的黑**龙,正与那条曾放易峰一马的银甲地龙王战斗。

出窍期妖兽身体何其庞大,其中蕴含的血肉自然比起人类来要多了几百上千倍。

不过,这些也只是遗憾,不是后患。以南宫雪琪的身份,在修真界不会遇到什么紧迫的事情,而雪人族公主似乎也是个很有办法的女子,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易峰连续转移位置,想寻找一处安全的地方。许多年来,敢在煞罡星上如易峰这般逡巡游走的高手,屈指可数。而敢在煞罡星上久留的,却更是根本没有一人。

当易峰从石壁上落下时,那螳螂妖兽的巨钳也再次袭来,易峰却是将噬魂魔杖与天火玉净瓶、血灵镜都祭了出来。

被斩天剑贯穿后,那妖婴就当即萎靡,开始溃散,而无数鬼头则是纷纷扑上去吞噬起来。地面上螳螂妖兽的身躯却是缓缓被腐蚀,化成了一滩黑水。

现在洞穴内的环境没有那么恶劣了,易峰先是试探性地以斩天剑去触动了下那株植物与那颗珠子,什么反应都没有。于是,易峰跳了下去,将那株植物封印到玉瓶中,而那颗珠子却是被易峰握在了手中。

混沌金剑与诅咒一直争斗了半晌,可混沌金剑却是死活都不能将之突破,死活都无法解除认主关系。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不论谁获胜,易峰与之的认主关系是不会消亡的,除非它能够破掉那诅咒。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