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动心骇目
作者: 寒月玲珑章节字数:96281万

敢情朕上半辈子,成日都在省钱,扣扣索索的,半辈子,也没省出多少银子来。

因而,趁着西伯利亚诸部会盟的时机,罗斯人也派出了一支三千人组成的军马,越过了乌拉尔山脉,给予了蒙古诸汗国巨大的压力。

邓健看着王不仕,想了想,摇头:“不成。”

既然在其他的方向,可以得到预期的利润,为何,要参与这一场豪赌呢?

弘治皇帝听到此处,身躯一震。

先进来的乃是王守仁,戴着墨镜,一声冕服。

他发出了怒吼:“你去死吧!”

‘皇帝’抿嘴一笑,和蔼可亲的道:“盟誓吧,时候不早,朕赶时间。”

而现在……唯一做的,就是怎么想着,做大明的臣子,如何体现出自己的价值。

这么大的事,也容的他来胡闹?

七八个首领早有定计,都看向突兀,其中一个道:“只是……就算是拿住了大明皇帝,又能如何,他们会再立一个皇帝,而后,我们会像当初的瓦剌人一般,穷途末路。”

随行的内阁大学士谢迁,礼部尚书张升人等,也显出了激动之色,自出了关外,一望无际的原野,令他们心情也爽朗起来。

…………

王守仁已经穿戴上了通天冠和冕服,在这繁复的冕服之下,王守仁的脸有点不太自然。

萧敬身子又晃了晃,显然有些撑不住了:“我萧敬,活了大半辈子,会上你方继藩的当?给你方继藩背黑锅?若上你的当,那么……咱早就在宫里,被人玩死了。可惜啊可惜,咱这就要晕过去了,所以……从现在起,你们做了啥,都和咱没关。”

远处,是连绵的帐篷,首领们各自居住。

突然,弘治皇帝下意识的抚额,觉得脑袋有些眩晕,他突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了。

大明只有这么一个太子,这一点萧敬比任何人都清楚,一个做事如此不计后果的人,他几乎可以想象,若是自己不顺从,太子殿下会怎么对待自己了。

弘治皇帝颔首:“朕一切依卿安排便是了。”

方继藩龇牙咧嘴,心里默念:“昏君!”口里却道:“陛下真是圣明哪,既然托付如此重任,我方继藩一定竭尽全力才好。”

朱厚照背着手,踢着自己的靴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既如此,那么我便爱莫能助了。”

方继藩没理他。

这话听得,朱厚照就很不乐意了。

朱厚照:“……”

方继藩背着手,来回踱步,心里思量着。

刘瑾应了一声,忙是去了。

邓健敲着铜锣一路嚷嚷,其实邓健是有很多创意的。

“可还是差得远了。”方继藩道:“须知,眼下的钢铁,可是产多少,就能卖多少,不愁销路,按理来说,成长应当惊人,不少的作坊主,都该立即进行扩产,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拿出所有的身家,向钱庄借贷,也要满足修铁路的需求,趁此机会,疯狂的扩张不可。”

“瞧见他的玉佩了吗?那么大一块,白璧无瑕,只怕价值不菲。”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王不仕一口老血要喷出来,瞪大了眼睛道:“那何以在方家,你劝你家少爷少花银子,到了这里,你却这般……”

他们是阁臣,不是清流,清流可以对自己任何看不惯的事,抨击一通,反正也不必负上责任,而他们,说任何话,做任何事,都要负责的,成则是千古流芳,败则是万古遭人唾弃。

可凭这一点,大致可以清楚,弘治皇帝即便身为天子,他所能做的,也是有限了。

方继藩道:“他一直都在儿臣府上的奴仆。”

朱厚照:“……”

想不到,陛下如此圣明,居然一眼看出了这统计学的妙用。

朱厚照禁不住道:“父皇,儿臣有一事启奏。”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老李等人,对此习以为常。

众人精神一震,依旧冲杀。

这……还真是祥瑞,再祥瑞不过了。

人们啧啧称叹,觉得这个世界疯了,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玩法。

而一群翰林们,跺着脚,口里呵着白气,瑟瑟发抖的站在翰林院的门口,四处张望,他们的双手,拢在袖子里,扑哧扑哧的吸着鼻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远去的车队。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方继藩对王不仕,当然不会有什么好印象。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北黄金洲,若是一路南下,甚至可能抵达大明驻扎在此的金山据点。

许多人陷入了沉默。

王不仕微笑:“迟了。”

……………

一个个求购的牌子,挂了出来。

那宦官疯了似得回来禀报:“陛下,涨了,涨了,已经一两五钱银子了。”

最让方继藩无语的是,当初让陛下从国库里掏钱,陛下不肯掏,现在好了,让陛下买股票,陛下倒是买的一身的劲。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没有任何的捷径可走,也绝不是说,先制定一个漂亮的法典,而后,所有人都遵守这个法典,于是,就海晏河清,天下太平了。

朱厚照大叫道:“来嘛。”

刘瑾来不及咀嚼。

第三章送到,继续求保底月票。弘治皇帝对于方继藩很满意。

理发师点头,剃刀开始割开了贵人的手腕。

紧接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匆匆进来,是王不仕。

保定距离西山并不远,尤其是现在修通了道路。

“对,所以不能再借贷了,可是铁路已经规划,前期的勘探也已做了,花费不少,学生实是无计可施,特来求教。”

梁储压了压手,擦了擦眼睛,或许是这些日子,哭的多了,眼睛总是模糊不清,他道:“由着他们去吧,断了也好,也好。为父,已经没有兴致,去管顾着什么刘家了。为父现在担心的,是你们的妹子,她这一辈子,长着呢,被姓方的狗东西,弄去搞什么什么医,哎……她这后半生,可怎么办啊。”

兵部尚书马文升一看,则立即命人,送入宫中。

当初,王文玉组织了一支探险队,前往白令海峡,这已过去了近半年。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没毛病。

须知所谓诗书传家的世族,凭借的,可都是功名二字啊,没有了功名,这诺大的家业,转眼之间,便要丧尽。

刘文华红着眼睛:“就是前几日……她在宫中,只怕……还不知情。”

他取了手术刀,而此时,女医们已是吓坏了,一个个人,脸色惨绿。

当然,方继藩是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然不是因为……揩油的原因,而是因为……这是女权主义的伟大进步啊,在这个世上,终于有伟大的女性,跨越了雷池,主动去和男子挨得如此之近,就在这无数天使环绕的一刻,方继藩创造了历史!

朱厚照撇了撇嘴:“至于如此吗?虚伪透顶的家伙。本宫又非是秀荣妹子。”

这还了得,这还了得啊。

梁家安静了。

苏月等人,见了师公,个个都是战战兢兢,平时师公骂几句,他们便不敢靠近了。

不久之后,内阁大学士以及各部的部堂,纷纷到了奉天殿里。

所以这玩意,谁也说不准呀。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说着,她退了开去。

弘治皇帝定了定神,凝视着梁如莹,认真问道:“现在,不需要用药吗?”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96281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