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许愿吧少女 第22章:洞幽烛微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777

    连载(字)

54777位书友共同开启《许愿吧少女》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洞幽烛微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 54777 2019-09-02

不过,很快唐毅现了不对。

“还愣着做什么快往回跑。”唐毅大声喝道。

这么诡异的样子李建山和钟凡见了头皮直发麻。就是唐毅这个化境三层的实力都无法做到空中悬浮。这其中的诀窍即便是唐毅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

但是!

可是,这会儿没有时间慢慢让她走,一着急下……她便点击传送了过去。

暖暖入梦:……

夏以沫转过头,她看着龙尧宸,眼睛里有着一抹嘲讽的光芒,她缓缓问道:“不是接我回家的吗?怎么,在这里吹风?”看看左右,她嗤笑一声,“宸少的品味果然不同,吹风的地儿找的也是这么别具一格。”

莫忻然不停的换着衣服和鞋,眸光总是打量着冷冽,她在合计他的耐心,更是在为了等下她提出要去店里,他会不会有不良反应而做着考察。

“半个小时后,你约的地点!”电话里,传来平静而深沉的声音。

暖暖入梦:大神,你想多了……

“颜若晞,你给我听着……”龙尧宸沉冷的起身,微眯了鹰眸,墨瞳幽深的看着她,冷冷说道,“眼睛没有好之前,你哪里也不许去!”

“查下今天的事情还有没有余党……”

“挺轻松……”顾俊青憋憋嘴角,“除了偶尔让我打扫垃圾。”

“我……”夏以沫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刑越微微惊愕的翕动了下唇,忍了忍,应了声去处理。

“少夫人一般都下来吃。”兰姨并没有发现海月的异状,她突然停了停手,想了想说道,“宸少在家,也不知道她下不下来吃,如果不下来岂不是要饿肚子?还是送上去吧……”

海月眸光微凝,看着夏以沫,嘴角勾了抹渗人的寒意的同时,她缓缓将针头对上夏以沫的胳膊……

夏以沫不想理,不管是谁的电话,可是,电话彼端的人仿佛不甘心,断了继续打,就这样一遍一遍的……

“不要让她知道!”龙尧宸说着话的同时,收回眸光落在手机上。

sam听不懂中,满脸茫然的看着刑越。

这边忙碌着等下夏以沫检查的事情,那边,龙尧宸径自乘坐电梯去了餐厅,电梯抵达,他单手抄在裤兜里,大步的迈出进了餐厅,一双犀利的眸子就和猎鹰一般的扫过餐厅,最终,停留在靠窗户边的位置上……

龙天霖笑的就像是偷吃到糖的孩子,经过龙尧宸身边的时候,他抬头看着鹰眸沉戾的龙尧宸一眼,说道:“哥,走吧!”

“不在了……”中年女人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走了也不吭一声,就留个纸条,就算完事了吗?”

广播里,传来地勤人员甜美的声音,付兰芝一身朴素的站在人群中,样子显得极为怪异。她看看手里的头等舱机票,脸上有着说不出来的表情,仿佛有着无奈、彷徨、不愿意、纠结、痛苦……还有不舍。

“曾月如今的位置,你觉得是曾首长的庇护还是什么?”

“龙帝国!”李逸说的很平静,“不管是财力还是影响力,没有一家可以和龙帝国比拟……但是,这次标底,龙帝国出的最低!”

苏沐风和乔治的声音越来越远,渐渐的隐没在了人群里,而苏沐风和夏以沫之间仿佛这也只不过是人生里可有可无的一段小插曲,就像是路人一般的擦肩而过,可是,此刻的两个人却谁也不知道,之后的岁月里,她们的生命会不经意的牵扯,从此……留下了生命里无法抹去的痕迹。

难怪龙尧宸想不通,其实,苏沐风自己也是想不通的,当时不由自主的,就说了……

龙尧宸看着那个急急奔出屋子的身影,嘴角噙里抹冷然的笑,薄唇轻启的自喃道:“你是会很快……回来!”

龙尧宸只是在夏以沫进来的时候轻倪了眼,然后就将视线拉回到书上,只是淡淡的说道:“过来陪我看书!”

夏以沫没有动作,只是微微仰头看着龙尧宸,他身上弥漫出来的熟悉气息透着不该出现的酸味……夏以沫微微蹙了眉,对于她感觉的气息的味道暗自自嘲的嗤笑了下,开什么国际玩笑,她一定是受打击到脑子坏掉了。

“是!”刑越应声,脸色有些凝重。

龙尧宸看着她的样子,墨瞳微微一沉,眸光落到她胸前被包扎了的刀伤和那稀稀落落的吻痕,他的眸子更加的暗沉了起来。

说道最后,夏以沫朝着他大吼着,她死死的攥着被撕裂的睡衣,不敢去想上面另她恶心的痕迹,她只是想要帮爸爸还钱,她只是想要给妈妈看病,让夏宇上学,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承担这些,为什么!

龙尧宸冷寒着一张脸,就在夏以沫几乎要挣扎出他的怀抱时,他将她扔到了浴缸里,然后打开了花洒……

这样的想法让龙尧宸薄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他鹰眸轻眯之际,森冷的寒光仿佛要将夏以沫冰冻方才甘心!

说完,她就把脸撇到一边,心里不免腹诽了龙尧宸几十遍,然后问道:“我们就一直在这里站着吗?”

“山狐就在外面……”顾浩然突然幽冷的开口,“你可以引爆炸弹,那么,死的不仅仅是我们,还有……山狐!”

“砰——”夏以沫重重的摔到地上,她看着手里的引爆器,释然的一笑,就在龙尧宸和顾浩然,甚至乐乐奔到她跟前的时候,她眸光开始渐渐涣散的看着龙尧宸,喘气说道,“阿宸,好像背后有点儿疼……”

“既然重新开始,那就不爱吧……”莫忻然这样说着,垂眸掩去眸底深处溢出的一丝苦涩的痛楚,“给彼此一个机会,如果越过去了,我会在你身边一辈子,不管什么样的身份……如果,没有越过去,”她抬眸看向冷冽,“那就放我离开!”

龙岛各家媒体,甚至,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纷纷在龙岛中央广场外围等候着,今天是掌权人和未来主母订婚的日子,这对于龙岛,甚至世界各界都有着很强大的话题性。

现场鸦雀无声,记者们手指放到快门上,准备扑捉龙天霖和夏以沫签订时候的一幕……

夏以沫疑惑的看着衣帽间的方向,不知道龙尧宸到底要干什么,当听到里面懊恼的声音的时候,她终于忍不住的走了上前……当人站在衣帽间门口,入目的一片狼藉,夏以沫目瞪口呆的扫视了一圈儿,最后视线落到了龙尧宸的身上。

越想,龙尧宸的脸越沉,刚刚想要扔了手里的雪球,就听到龙天霖痞笑的声音传来:“哥,你不会恼羞成怒的要尥蹶子吧?”

手里的动作微滞,脑子里不经意的闪过冷冽带着庄纯离开时的情形,嘴角勾了抹嗤笑,眼底却浮现了不自知的忧伤……

是的,心情!

龙潇澈知道凌微笑看懂了他的意思,薄唇浅扬了个淡淡的弧度,墨瞳深处全然都是一直未减的宠溺。

“嗯!”夏以沫心里纠结的应了声,她觉得她贸然的打这个电话有些不妥,而且,他们不过见过一次,还不是很愉快。

龙尧宸虽然拥有很多赌场,可是,他却很少来,更不要说没有事情的情况下,很晚都在这里,今天……显然很奇怪。

冷冽俯视着付兰芝,冷俊的脸上噙着一抹复杂的情绪……不仅仅是付兰芝后悔,他,也后悔了!

而当他发现,夏以沫根本不在酒店的时候,那双犀利的鹰眸顿时笼罩了不快,他拿出手机拨出了夏以沫的电话,而她那悦耳的铃声却是在屋子的某个角落焦躁的响着……

苏浩嘴角滑过苦涩,他微微垂眸,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和苏沐风相处,也许,当年阿姨离开,他们兄弟就再也不可能和平相处了。

“其实……”向晚突然脸上的笑容渐渐收去,“我好希望以沫姐姐和宸哥哥可以幸福,我希望我能在他们结婚的时候看见,亲眼见证他们的幸福。”

夏以沫躺在有着龙尧宸气息的床上,看着映着淡淡灯光的天花板,竟是一点儿睡意也没有……

“嗡嗡……”

夏以沫看着小麦,看了好久,直到小麦的神情越来越担心,“小麦姐……”眼睛红了起来,“他没有办法拉小提琴了……”

“《夏天的风》是因你而在,”小麦柔声说道,“《苏夏》是他沉寂后的第一个曲子,也是因为你……”

苏沐风手上拿着平板,对面的乐乐最近几天刚刚对一个游戏感了兴趣,二人各自垂眸玩着。

乐乐虽然好奇,但是,也没有继续问。以前在国外的时候,爹地和妈咪就总是有秘密,从开始的追根问底,到最后变得也就没有那么好奇了。

苏墨和慕子骞对视一眼,苏墨说道:“我不希望天霖不幸福,我也希望看到小宸幸福。”

“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王子说了,她只有达到了我的标准,才可以!”

苏浩微微呲了下牙,看着冷漠的龙尧宸,心里暗暗腹诽起来,宸少自从对夏以沫针对性失忆后,这性子就变得捉摸不定,而且,手段也比以前毒辣了许多,仿佛要将和夏以沫一起的时候的柔软变成狠戾的加倍付诸行动。

“宸少不要我了,我活着有什么意义?”秦枫眸光一片死灰。

嘿嘿一笑,苏浩挑眉,“如果夏以沫和宸少和好了,那么,作为xk话事人老婆的小跟班……很显然,他也是xk的人!”

想到龙潇澈,carina突然皱了眉,原本被保养得宜的脸上顿时出现了褶子。

夏以沫咬了唇,乐乐很乖,因为不能开口也很安静,但是,毕竟从来没有离开过她……可是,可是,他到底是龙尧宸的儿子,父子的天性她不知道会不会有影响什么。

夏以沫抽噎的吸了吸鼻子,眼睛红红的看着龙尧宸,这张脸,他看了一个多月,从开始的讨厌、害怕,到现在心里有了小小的念想,可是,从来没有比现在要讨厌看到过!

是啊,自己可以解脱,爸爸和妈妈呢?小宇呢?她就算气恼爸爸和妈妈,可是……小宇还那样小……

唔……

夏以沫不说话,当然,如今的她也没有办法说话,更加没有办法和龙尧宸沟通……突然,夏以沫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一直以来,自己强求一些从来不属于自己的,越是想要抓住,却越抓不住……本来人生就是这样了,何必强求?

夏以沫在第一时间紧闭了自己的牙关,她拳打脚踢的想要让龙尧宸离开,可是,龙尧宸仿佛对她的“暴力”完全不介意,只是狠狠的吸吮着她的唇,又疯狂又暴力,让她的唇麻涩的不得了。

被血染红了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夏以沫惊恐的看向龙尧宸,他脸上没有一丝的痛苦,嘴角还溢着血点……疯子,疯子,他是个疯子,他不知道疼吗?

夏以沫推开房子的门,瘦弱的身影带着淡淡的坚强,龙尧宸直到她进去好一会儿,方才抬步往屋子走去……

冷冽自嘲的一笑,深邃的锐眸中有着一丝轻叹。

莫忻然虽然已经提前从冷冽那里知道了龙尧宸真正的身份,也知道龙岛相较于齐亚岛在国际上有着更高的地位。可是,当车从机场往皇家别苑驶去的时候,她只是路过,却也爱上了这个处处透着让人迷恋的色彩的地方。

“嗬……”顾俊青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莫忻然,“我说……你这个是什么谬论?!”

突然,莫忻然很想冷冽。她不是个真正矫情的人,想了,自然就会去行动……翻身拿过一旁英伦风格的镂空桌子上的手机,她正欲拨打,手机铃声便传来……

“小然,人的眼睛为什么长在前面?”夏以沫看着莫忻然笑着说道,“是因为希望我们往前看……过去不管多少,那都是过去的,就和这个风信子,”她垂眸看了眼掉落在地上的深蓝色花串儿,“只有抛开过去,以后开出来的花才能更加美丽鲜艳。”顿了下,她嘴角的笑容加深,一双清澈的眸子闪动着灼灼的光芒,“深蓝色的风信子的花语是‘忧郁的爱’,”见莫忻然眸光闪动,她娇俏的眨巴了下眼睛,“告诉你哦,这个是风信子老板研究出来的新品种……他说,下一次会开什么样的花,全凭了养花的人!”

龙尧宸走了上前,轻轻的拥住夏以沫,鹰眸微凝的看着莫忻然说道:“冷冽这个人是我为数不多的朋友,能做我朋友的屈指可数……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做出‘辜负’之事!”

睡意渐渐侵袭,莫忻然看着蔷薇花的视线变得迷离起来,她眼皮沉重的耷拉了好几次……玻璃门轻轻的响动声传来,她无力的颤动了下眼睫,却没有睁开眼睛。

“我……”夏以沫嘴巴内部抽搐了下,“我没事,就是头有点儿晕。”她的身体酸的厉害,在醉酒中被龙尧宸折腾了好久,那么猛力的冲刺是他从未有过,仿佛要将她贯穿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