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许愿吧少女 第31章:煮鹤焚琴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777

    连载(字)

54777位书友共同开启《许愿吧少女》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煮鹤焚琴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 54777 2019-09-02

“这里是……”尤歌指着屏幕上的位置,她太熟悉那里了……一个让她忘不掉却又揪心不已的地方,瑞麟山庄!

香香呜呜两声,缩在尤歌怀里,尤歌闪亮的大眼眨动,突然冒出一句:“大叔你难道怕狗吗?”

尤歌醒来时,鼻息里传来熟悉的味道,是他?

“我不需要你帮我……我手脚都是好好的。”尤歌咬牙,忍着体内被他唤醒的一丝异样。

尤歌太平静了,她看着站在机舱外的男人,即使她是在一步一步接近,但心底的感觉却是相反的,她觉得自己每走近一步,就像是在远离他一步,越走越近,心却越来越沉。

“赫先生,看您容光焕发

“呵呵……也不是丢脸的问题……只是我觉得你名气太大了,如果外界都知道我是你的女人,我可能真的没办法正常上班工作。上次参加了卢老先生的寿宴,第二天媒体就报道了我回归的消息,公司上上下下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这个虽然我可以忍受,但媒体都是闻风而动的,如果再爆出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还能安宁吗?”尤歌说得很诚恳,确实也很有道理,生活在容析元的光环下,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我?我是谁?”容析元蛊惑的嗓音有着异常的魔力,仿佛在哄着她说出什么,又像是在隐隐期待。

容析元忙活了一天,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到家时已经快到九点钟了,还没吃饭。

别墅的主人一定是位神通广大的人物,否则怎能将一个植物人带着离境入境却又没被警察查到。其“偷渡”的本事堪称一绝了。

傲然的神色,睥睨着云珊,许炎看到这女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两眼露出紧张之色。

忽然,只见馋馋呆呆地望着许炎,一动不动了……许炎也愣了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不好!

尤歌抱着他的脖子,轻咬着他的耳朵,柔声说:“给你半小时时间够吗?”

“你在威胁我?”

许炎也感到不可思议,原本还以为可能要闹起来,可谁都没想到,一个电话就让容析元无声消失了,到底是什么人什么事如此重要?比尤歌还重要吗?

尤歌点点头,转身从另一个方向出了酒店,可人就有点心不在焉了,总是会忍不住去想……容析元有什么急事走了?是公事还是私事?是去见什么人呢?

容桓的礼貌,让一众人感到很受用,但当看到他打开盒子时,在场的人又全都愣住了……

按照惯例,现在是双方家长得各自说几句,老爷子和霍律师都说得很简短,但短短几句话也都是很亲切得体的。

许炎家。

许炎还是跟往常一样的喜欢说笑,风流潇洒犹如一个花花公子哥。他穿得有点艳丽,衬衣上是黑黄白三色交织成的藤蔓图案是ferragamo今年男装最新款主打妖异型风格,极致柔软而又富有质感的面料穿在许炎这健美修长的身材,完美地演绎着时尚与品位的含义,令人有种百看不厌的感觉。

小小的chuang上,宝宝睁着眼睛,又在咬手指了,纯真的瞳仁盯着尤歌,那意思是什么,尤歌最清楚了……就是孩子想让她陪着一起睡。

尤歌双眼赤红,满是悲伤,说话的声音更是哽咽不已……

这时,不知哪里伸出一只男人的手,手里拿着一个手机,手机屏幕播放着动画片,立刻就吸引了小孩子的注意。

有了比头发更好玩的东东,小孩果然就放开了尤歌的头发,兴奋地望着那手机……

“现在请两位跟我们去那边,现场鉴定区。鉴于是首次发生这样的事件,我们会请专家公开鉴定过程,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到鉴定结果不是弄虚作假的。”

或许这是遗传吧,尤歌其实对珠宝制作的兴趣还是挺大的,在过去四年里,她没少研究相关知识,因此才会在先前大胆地扯下裙子上的两颗珍珠,就是她知道在那样不够明亮的光线下,珍珠的品质会得到更好的体现。

回到这个城市,尤歌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渴望家乡的空气,家乡的泥土,家乡的海,家乡的一切……在这片故土,她将会给孩子们一个崭新的环境,尽所有努力让孩子们健康快乐的成长。

佟槿开车很稳,加上他选择了一条比较畅通的近路,所以半小时就

翎姐穿着薄薄的睡衣,正好贴着肚子,一眼就能看见是隆起的,腰也变粗了,胸部明显也比以前更加丰满……这些迹象表明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翎姐抽噎着说:“你忘了吗,那个晚上,你在这里过夜,我去你房间,我们都喝了酒,然后就……就……发生了那个……你当时喝太多,你不记得也是很正常的。”

至于沈兆怎么回答的,尤歌已经听不清楚了,两人渐行渐远,尤歌此刻已经快抓狂了。

“那我们还等什么,赶紧多拍几张!”

唯有不在乎,才可能不受伤。她最近好像快要忘记这一条了,那么现在就该牢牢记着,时刻提醒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以爱上容析元。

“你们刚才说尤歌是傻子?可你们也不照照镜子,就这副恶心的丑陋样,你们也配当尤歌的朋友?”容析元淡淡的口吻,高贵倨傲的神情让那两个女生感觉自己仿佛是蝼蚁面对着一座巍峨的大山!

看着老许笑得这么欢畅,苏郴这颗心总算是放下了一半。还好老许没嫌弃冉冉那脾气,否则他这脸上也挂不住。谁让自己女儿生来就是一副甜美乖巧的样子,但偏偏脾气火爆异常,从读初中开始就“吓跑”了不少男生,直到现在都没男朋友,她才尝试着想改一改自己的脾气,希望这次女儿能有所收获吧。

两人在为

“我的人抓不到,那不是还有警察么?”

就在这时,后边传来一个软软的声音:“你们在干什么?要打架吗?”这是……是尤歌醒了!

佣人不懂这些,仔细听听还以为是在讨论怎么维修的问题,没察觉什么异常。

尤歌不知道小姨和大叔是为什么在争执,她更不知道自己的命运是如此的不受控制,就连她的小姨在强势面前都只能低头。

以前尤歌是不会帮容析元洗衣服的,但香港之行,让两人的感情升温了,尤歌心底那压抑着的小女人的情怀被激发出来,她觉得要做些身为妻子该做的事情,比如做饭洗衣服等等。

没人知道容析元接下来要做什么,但他下决心做的事情,谁都拦不住。

在何碧翎下,容析元第一次进了何家的大宅,被何家以“自己人”的身份邀请过去。何碧翎等这一天等了太久,想象着假如一会儿容析元提出要娶她,她该不该马上就答应呢?他会不会连戒指都买好了?

“你要做什么?混蛋,我都这样了你还要胡思乱想?”尤歌像炸毛的猫儿一样企图躲开。

“这怎么行?我们是夫妻啊,有什么不能做的?这叫恩爱,懂吗?你知道咱们国家那么高的离婚率中,离婚原因最多的是什么?”

容析元去上班了,尤歌在家休息,佟槿就宅在他的房间里捣腾他的电脑,陪伴他的是那只毛茸茸的小狗狗,馋馋。

既然是瑞麟山庄的酒窖,不排除偷拍的人是郑皓月,假如真的是她,那么容析元怀中的人又是谁?是男是女?为何看起来像是受伤了?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赫枫无奈只好认了。

唐虞梅重新叫人来贴墙纸,工人正在忙活,容析元还不停在旁边吆喝,说如果贴上去还是觉得不好看,那他们又要重新贴。

一直以来,尤歌的潜意识都在避免去想一个问题,那就是——翎姐对容析元是什么心思?真的仅仅是当朋友吗?会不会翎姐动心了却装作没事的样子呢?

尤歌是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在这么宽敞的座位上,她不用蜷缩着腿脚,她可以自由伸展,可以躺着坐着站着都行。机上的厨师只有一位,但却精通中西餐的菜式,尤其拿手的是各种精美可口的糕点。新鲜的鸽蛋核桃酪,香蜂起司蛋糕,配上水果布丁,还有鲜榨柚子汁,有香浓的玫瑰咖啡……

“许炎啊,他家是挺有钱的,不过他不靠家里,他就那一身医术就够他一辈子风光了。知道吗,现在他去上班那家医院里,好多女孩子喜欢他,倒追的可不少,如果你不想看着他身边有别的女人,你最好赶紧地把你们的朋友关系改变一下。”

尤歌能体谅老人家的心情,她知道是为她好,心里也是暖暖的,只不过会悄悄说抱歉……

只是她不知道,这男人在盛怒之下,没有去仔细分析她说的话,而是更加认定了她和许炎肯定啪啪过了,他只会更加怒不可遏!

当律师听到容老爷子又要再一次修改遗嘱时,深深地感受到了这位老人的焦虑和迷茫,否则,怎会这么频繁地修改?

“好……你是孩子的姨妈,随便亲,别客气,哈哈哈……”

何宏森忽然笑了笑:“报恩……很好。忘恩负义之辈我见过太多,你跟那些人不同,你能明白知恩图报,那起码碧翎当初没看错人。我听闻你已经离婚了?本来我何家是不会允许后人迎娶或是嫁给曾经有婚姻史的人,但这次,何家可以为你开个先例,只要你对碧翎一心一意,一切都好商量。”

一个有点痞风格,一个则是深沉内敛。但彼此散发出的气息竟能旗鼓相当。

容析元微微眯起了眼睛,唇角噙着一缕淡淡的冷笑,视线收回,恢复了先前的淡然。他有属于自己的骄傲,既然眼前的女子有主了,他就没必要再追问什么。离开,是对自己尊严的保护。

看来,容析元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局面,很有可能会被尤歌终结!

容析元匆匆赶回别墅,直奔他放东西的地方。

赫枫猛翻白眼,容析元对女人的态度,存在着大大的问题啊,可怎么还会有那么多女人花痴他呢?

尤歌走在许炎身边,忽地感到一阵冷风吹来,打个喷嚏浑身哆嗦一下……谁又在念叨我了?

“哈哈太好了,有口福啦!”尤歌开心地笑,一下子仿佛所有的阴霾都抛之脑后。

“香香啊,就是你以前那只狗。”

终于,尤歌听到了外边说话的声音……

尤歌当然也听说过了,这得归功于公司里的人爱八卦,尤歌时常会听到他们说“许家”的少爷出手阔绰,一掷千金,自家的游艇送出去只为追到他看上的女人,说他是个败家子……八卦听多了,尤歌自然有点印象,可万万想不到,人们口中的“败家子”居然活生生就在自己眼前!

容炳雄的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一只手习惯性地摸着自己的秃顶,眼中凶光毕露:“你们一个个的当我死了么?吵架之前是不是该问问我?大半夜的是不是要将老爷子惊动才甘心?现在我就告诉你们,这件事,谁都不准乱嚼舌根,明天警察要来家里录口供,谁如果到时候乱说话,不要怪我不留情面!”

可是,佟槿此刻没有带电脑出来,今晚是先来探路,要想进别墅去,看来只能改天寻找机会了。

“可是为什么元哥醒了却不跟我们联系呢?嗯……一定是唐虞梅切断家里的通讯设备,元哥无法联系我们,无法传递消息,还有,元哥不可能会甘心留在这里的,一定是逃不了,还好我们来了,否则可就……”

容析元此刻正在兴头上,深沉的俊脸都染上了邪魅,熊熊燃烧的**在双眼中蔓延。

没错,尤歌现在就是个妖精,一个能降服他的妖精……

尤歌的心跳在加速,手心几乎冒汗了,她只能祈祷他先别冲动啊……

他旁边副驾驶坐着一个蓄寸头的小伙子,一只手紧紧拽着扶手,两眼瞪得老大,惊慌的神色中又带着一点小心翼翼。

黑虎见许炎说得这么严肃,他也只能点头哈腰,其实心里在暗叹……老爷和大少爷之间最大的分歧就是做事方式上的不同理念,也是大少爷不肯回家接管生意的最大原因。

许炎走了,怀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民政局。走的时候看似很洒脱,不吵不闹甚至连一句叹息都没有,可是他真的能这么快就平静吗?尤歌跟容析元结婚了,带给许炎的震撼,岂是一点点而已?

男人最值得欣赏的地方,不是他能第一时间为你做什么,而是即使你暂时不属于他,他依旧能为了你,忍耐,只等待你对他的一声呼唤。

&

“切,我才不会像你。”

霍骏琰愣了三秒钟,忽地神情一变,猛地冲上去:“小心车!”

龙晓晓红红的脸蛋上露出感动的神色,被尤歌这么夸一番,她都感觉自信心多了一点,也只有尤歌才会这样鼓励她,给她打气,这种温暖,让龙晓晓眼眶都湿润了……自己的处境自己最清楚,家里条件差,还被高利贷追债,但尤歌却没有嫌弃过她,范,反而是将夸得那么好,龙晓晓知道,在尤歌心里,没有贵贱之分,不会因为她没钱而轻视,她的优点,尤歌都能看到。有这样的朋友,龙晓晓怎能不感动。

苏慕冉看到许炎这表情,她感觉很爽,终于有他害怕的事了?哈哈哈……

容析元帮忙给孩子们洗澡换衣服,忙活好一阵子之后,两个宝贝终于入睡了,尤歌和容析元可以轻松一下。

尤歌出了病房,走到电梯口,刚好门开了,走进去,还没按下楼层键,忽然冲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

霍骏琰这张充满阳刚之气的帅脸此刻染上几分凝重:“这就是我要告诉你的,你跟他既然相识,你可以试探一下他,问一问他有没有听他父亲说过关于在淘金队伍里的事。现在主要是找出最有可能害你父母的人,那样极端的做法手法,必定是有深仇大恨的有预谋的,而经过警方的过滤,就只有你父亲在淘金期间的经历是段空白,如果能知道一些,对案情会很有帮助。”

这是父亲一手创建的公司,能有今天的非凡成绩,她这个做女儿的,太欣慰太开心了。

“想不到我会吃盒饭?”容析元嘴角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复杂,将一份盒饭给尤歌,打开自己那一份,看着里边的鸡腿。

尤歌此刻的坚决与自信,让她好像宝石般发出迷人的光亮,这种魅力是很吸引人的,也是容析元最欣赏的。

“容先生,劫案的事是家族纷争吗?如果矛盾升级,容先生会不会也采取同样的方式报复呢?”

尤歌随身携带的小包包里放着手机,她犹豫了几秒之后拿起了,拨通了某男的电话……

r />????“啊……怎么回事?”

尤歌的美,恬静中透着青春活力,清新中带着明媚,纯美与风情并存,外貌与气质兼顾,还有一副令人艳羡的好身材,何愁不成为亮点?人们最先看到的就是这么一个年轻女子那般美好地静静站着,她比周围的一切都要生动而明亮。

宝瑞的展区热了起来,看似偶然,但实际却是必然的。首先,宝瑞具有“火”的资格,它是厚积薄发,是水到渠成的时候。然后,有尤歌的冒险,说服容析元想办法让展区顶上的水晶灯熄掉……展销会上的珠宝奢侈品牌不少,怎样才能创造更高的人气,这是个难点。大家都是同在一样的灯光下,有什么特别优势能体现?当然要与众不同了。

许炎很想拿下她,但就是迟迟不凑效,并且还发现苏慕冉现在才发挥了实力,先前她还在藏拙。

这是容炳雄父子,就这么不期而遇了,还真是冤家路窄。

容析元话里有话,而容炳雄父子本来就心虚,一听就知道对方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极尽讽刺。

尤歌跟着容析元到了地下车库,她一路都很沉默,脑子里有点乱,好想有什么东西被她忽略了……终于,在上车那一刻,她想起来了!

...是人都有脑抽的时候,霍骏琰就是不小心被龙晓晓说的话刺激了一下而已,真的只是一下下,然后他就成现在这样了……英姿中带着几分邪气,冷漠中带着几分戏谑,居高临下望着眼前这个紧张兮兮的女孩子,霍骏琰竟然笑了……

郑皓月举起杯,一边还朝容析元递眼色。

紧接着郑皓月也喝了,尤歌一口就干掉杯中的酒,面不改色,眼都没眨一下。

“这种事,在家里还是头一回!”

容析元不跟人吵架,但只要触到他的底线,他随便几句话就能气得你半死不活!

容析元及时抓住了这只手,轻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了。

真是处处充满意外啊,冯奎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会遭遇这种事,简直是太倒霉了!

容析元已经换上了睡袍,刚洗过澡,身上还有股子清香味。

苏慕冉在被子里脱衣服,许炎一转身已经出了房门,眼不见为净。

怀孕的尤歌,在这种时候是很敏感的,好在容析元很能照顾她的身子,不会太猛烈,也刻意不坚持那么久,否则他也担心会影响到尤歌的肚子。

“老公,你太好了,我爱你!”尤歌激动地抱着他,小脸红红的。

也就是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被警察从何家抓走,却还能很快脱身,只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证实她谋害了尤歌的父母。

对于他的忽冷忽热,尤歌也习惯了,不去问为什么,只安静地守着自己这颗心。

佣人将铁门上的小窗口打开,打量着尤歌,面露不屑:“我们家小姐有客人在,不方便接待你。”

尤歌说得足够委婉了,但还是触动了容析元的神经,他最不愿提的就是这件事!

脚步太轻,容析元一时没辨别出是谁。

“少吃多餐?”

门口已经站满了密密麻麻的人,最前排的是一群记者,一个个都挺激动的,毕竟一次见到这么多商政界的名人齐聚在一个开业典礼,这种情况并不多见,记者们全都卯足了劲,生怕错过一点点的精彩。

外边站着的佟槿见尤歌气冲冲走出来,两眼红红的,忙不迭地上前去扶着,捉急地问:“嫂子,你这是怎么啦?”

容析元也是憋屈,感觉天大的冤枉啊。

容析元看着眼前的东东,哭笑不得:“你太狡诈了,这不算。”

容析元缓缓地走下来,大手搭在尤歌的肩膀,像往常那样亲昵地在她脸颊落下一吻,如呢喃般地说:“别胡思乱想,我的妻子只会是你。我现在要赶着救人,等我回来,一切都会好的。如果,你想知道得更清楚,就问佟槿吧,他会告诉你。现在我要走了,到时间起飞了。”

...尤歌惊愕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呆滞几秒之后,眨巴眨巴眼皮,然后倏地笑了……

下一秒,只见尤歌身子一歪,如烂泥倒在了沙发上,两眼紧闭,来了个彻底的……装死。

尤歌还在回忆,脑子里搜遍了却再也想不起其他的了。这种感觉很令人抓狂,就好比是一个在山里迷路的人看到前方有道,但就是怎么绕都出不去。

这句话更像是一种承诺,既然说了,她就要努力做到。

唯有容析元没有趁机讨好,不知他是还没收到消息还是他不屑那么做,总之,他自从上次展销会回来之后就没再去香港。对他来说,隆青市才是他的家,而香港容家,他从未有亲切感。

尤歌当时也没想那么多,见他出去了,赶紧地脱掉衣服洗澡。

还是沈兆聪明,急忙凑上去说:“少爷,少奶奶只是一时顽皮……”

佟槿和沈兆笑够之后,发现旁边阳台早就不见了容析元的踪迹,这俩货竟然开始打赌了。

好半晌,只见赌王才长长地叹了口气:“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老了,真的老了,如今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既如此,你们就说说,成为盟友,你们的诚意是什么?”

这时,佟槿的手机在口袋里发出轻微的响声,连续不断的,他估计又是那个群里的人在聊天了。

“无妨,给她几分钟时间。”

“这真是个实际而又宏大的目标,国人都会以您为骄傲……容先生……”

一时间,展厅里充斥着对宝瑞的怀疑和谴责声,犹如尖刀刺在尤歌心上。

这位警官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不愧是干这个职业的。

那位警察望着尤歌离去的背影,再看看自己那件可怜的衣服……搞半天,最倒霉的就是他的衣服!转不转水转,但希望以后别遇到这个女人了。这个帅警心目中,尤歌已经被列为“蛇精病”一类。

原本李大勇只是想探听关于容析元的消息,没想到却意外得到了惊喜。敏感的触觉告诉李大勇,这是一条轰动的新闻,一定能超越他曾经的成绩,这一次,将是他真正的扬名新闻界的时候!何碧翎想要瞒住,却不料,这回真是捅破天了!

两位警察在议论,同时看向田警官。

第二天郑皓月就送尤歌去了医院,检查很顺利,在医生的追问下,尤歌才说出了一件事……原来她已经有几天都没吃药了。

这么揪心的人,当然就是许炎了。

p; 既然是被他说中,她也懒得否则,还不如干脆地承认,本来也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能跟喜欢的男人在一起吃宵夜喝酒,如果还能倾吐心事,那就是很欣慰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