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许愿吧少女 第37章:倜傥不羁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777

    连载(字)

54777位书友共同开启《许愿吧少女》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7章:倜傥不羁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 54777 2019-09-02

二老爷点点头,对外面道,“想办法,再拖延一会儿!”

换句话说,一个女子,做到她这般地步,相夫教子,已经何等不易。

“去请岭南裕谦王举荐来京的第六艘画舫的人来府里。”秦铮吩咐。

    赵柯也是打着伞的,与谢芳华的脚步错开了些,走在谢芳华身后半步的距离,走离门口,才对她道,“公子中的不是毒,是咒!”

“魅族不是早就灭亡了吗?”谢芳华犹自气怒地瞪着藏锋,“据说魅族是一个小国,别说南秦江山和北齐江山,就是我们谢氏的十之一二大小都赶不上。能有这么大重要?宗师莫不是在无名山的活死人地狱待久了?思维都糊涂了?”

藏锋大惊,面色大变,立即挥剑,可是晚了。

他给谢芳华罩了一张有形的网,却没料到谢芳华给他罩了一张无形的网。

------题外话------

他慢慢地放下帘幕,看着手中的空白密旨,一时间陷入了沉思。

崔意芝正坐在车厢内,拿了一本书卷,闲闲散散地看着,突然感觉到外面的动静,见一个人钻进了他的马车,他立即抽出腰间的宝剑,对着这人便是一剑。

“好啊”谢芳华点头。

敌军退去,江山得保,皇帝龙颜大悦,重赏将军府。

“你是初为人妇,受不住也是正常,想当年,我也有好些日子不适应你爹。等日子稍微长些,就好了。爷们年轻时,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公子又身强体壮,习文习武。你先忍耐些日子,尽量适应他。若是时间长了,他真如对那个依梦一般对你,娘就告诉你爹。”左相夫人劝道。

又过三四日,卢雪莹的葵水过了,也拿秦浩没办法了,只能由了他。

另外,言宸在一旁看着她的药膳和用药,免得她多思多虑,再加之京城最近太平,除了秦浩和卢雪莹一些传言趣事儿,到没别的大动静。所以,谢芳华也没什么好多思多虑的。

谢墨含点点头。

皇帝眸光动了动,沉声道,“我南秦没有神医,便去北齐找。北齐找不到,便去海外寻。普天之下,难道真就没有医术绝顶者?”

“燕亭当年和谁打架了?”皇帝忽然发问。

这时,正巧宫门大开,吴权从宫门内走出来,见到谢府的马车,愣了一下,走上前,“杂家刚得到消息,说谢氏米粮的老夫人去了。以为芳华小姐会在谢氏米粮耽搁许久,没想到这么快就进宫来了”

谢芳华也皱眉,“我所知道的就是有人要借我对付忠勇侯府,四皇子是被我牵连的。至于临汾镇统兵和启封城统兵的八百里加急,恕我一个女子,实在猜不出他们凭什么根据说是害四皇子的。毕竟这一路上,四皇子是扮女眷跟随的队伍,没走漏丝毫风声。”

但他依旧想看清,拼力地睁大眼睛。

谢云澜对秦钰道了声谢,扔给了言轻一匹马缰绳,自己翻身上马。

玉灼立即说,“还是我去报案吧。”

谢芳华看着眼前哗哗落下的大雨,马车停在这里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积成了一个水坑。她冷嘲道,“发现案发现场的人,就是凶手吗?那么每年该有多少人被冤枉?”

“孙卓!”谢芳华挑开车帘,拦住他的话,淡淡出声。

谢芳华挑开车帘,撑着伞下了车,点点头,“刘大人不必多礼。”

她垂下头,看着脚尖,并没有立即走回去屋里,寒风中,却丝毫不觉得冷。

秦铮接过来,一口气喝了,将空杯子递给她,醉浓浓地道,“困死了,睡觉。”然后慢慢地仰倒在了床上,闭上了眼睛。

不怎么样!谢芳华当没听见,迈进了门槛。

秦铮这个人,他不但毛病多!还偶尔抽疯,依她看,他才是失心疯偶尔发作!

刘侧妃本来无心睡眠,侍候她的婢女陪着她说话,如今听闻秦浩回来了,而且来了她这里,立即吩咐,“快请大公子进来!”

刘侧妃顿时讶异,“你是说这里面有隐情?”

李沐清、谢墨含等人来到,看到里面的情形,也都齐齐愣了。

燕亭看着他,怪异道,“你不会还记得法佛寺那老和尚给你们批的命吧?”

官员们的官职,也决定了府中子女的交往圈子。

燕亭一噎,顿时不忿,“我何时见个女人就喜欢了?我不是就喜欢那个……”话要出口,扫见谢墨含蹙眉,立即吞了回去。

谢芳华脚步一顿。

刘侧妃脸一灰。

英亲王妃瞪了她一眼,“谢天地能惯用?以后还是看好了大公子,别再这么荒唐畜生,才是道理。”

谢芳华开好了药方,递给春兰,春兰拿着药方连忙下去了。

“娘仁慈。”谢芳华不知道说什么,只觉得秦浩真不是人,该死。

“不用你送就疾步路,娘又没老。”英亲王妃笑着道,“没想到她过门这么快就怀上了,你好好调理身子,我也想抱孙子。”

“别废话!让开床前!被这种毒蝎子咬伤,必须两盏茶之内控制毒素,否则,秦倾的小命就完了。”秦铮对三人挥挥手。

王倾媚离开不大一会儿,便拉着玉启言走了回来,玉启言的脸色比王倾媚早先出来时的脸色还臭。明显是被打扰了好事儿的不爽。

秦铮看了程铭一眼,没说话,绕过他离开。

那五人是闻到打斗声和血腥味赶来的。

丽云庵年久失修,这么大的雨,房屋倒塌,也是正常。

大长公主和谢云澜披着雨披站在外围,谢芳华刚一来到,二人就看见了她。

谢云澜此时开口,“因咱们都住在丽云庵最后面的院落,距离这老庵主的居所有些远,再加之夜里大雨,山风太大,我们带来的人只守卫自己的安全,无人发现,很是正常。”

谢云澜闻言也没什么异议。

“什么?”金燕腾地站了起来。

谢芳华抿唇,对二人询问,“咱们下山也不过一个多时辰,既然是一个时辰前发生的事儿,府衙的官兵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谢芳华放下筷子,对众人道,“这样的事情出了,自然不能不管,但是正如大姑姑所说,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顿了顿,她看向谢云澜,“这样吧,云澜哥哥,让大姑姑她们回去,我们再走一趟丽云庵。”

谢芳华坐在马上,披着雨披,下着大雨,但气度尊华,沉静安稳。

秦铮进得房门,就见谢芳华悠闲地坐在桌前喝茶,他挑了挑眉,“学得心得如何?”

李沐清不反对,“叫上程铭、宋方,也吓吓他们。”

郑孝扬一拍脑门,“好个屁!”话落,推李沐清,“走,喝酒去,这些日子,憋死我了。”

英亲王妃看着二人,李沐清自从右相去世,回京有些日子了,总算养回了几分精神。但他没怎么歇着,人更是瘦得厉害。郑孝扬比李沐清虽然强些,但回京后,皇上有些差事儿都扔给他了,他官位虽然还是一个小小的史官,但身上担着的可不止是一个史官的职务,也给累的瘦了。<

李沐清叹了口气,“秦铮和芳华在三警告,让我们要瞒着,不准说出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没想到秦铮这个混账连你也瞒着。还有华丫头,这么大的事儿,怎么不给我们捎句话回来?”英亲王妃有些生气,“这两个孩子,真是不像话。”

秦钰的笔“吧嗒”一下子掉到了玉案上,他腾地站起身,看着英亲王妃,“大伯母,这话您是哪里听来的?她……怎么会怀孕了?”

“武功极高的人,内力极好的人,运针手法极快的人,金针细如牛毛的话,不见得留下针眼。”谢芳华拉着秦铮让开一旁,“不信的话,你有武功,可以现在就动手检验看我说的对不对。”

“有何不敢?”秦钰挑眉,对吴权吩咐,“你就留在这里吧,我回城后,会和父皇说。”话落,补充道,“我带来的所有人,包括月落都留在这里。”

“好!”谢芳华不松手,挽着他胳膊,靠着车壁闭上了眼睛。

谢云澜“嗯”了一声,伸手推谢芳华,低声道,“芳华,醒来了,回府了。”

“那好吧!”谢芳华妥协。

谢云澜背着她走到西跨院门口,西跨院门口有两名小厮,他看了二人一眼,淡淡吩咐道,“这是芳华小姐,今日之后,住在这里。她一旦有什么吩咐,你们都要满足她。不准怠慢。”

赵柯来到房门口,伸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声音。他轻轻一推,门应声而开,他向里面看了一眼,面色瞬间立变,当即走了进去。

“进来!”秦钰声音传来。

秦钰揉揉眉心,沉默片刻,“罢了,你看着办吧。”

这是,有人将那辆车抬出来,放在了大门口。

春兰见英亲王妃脸色十分难看,她一惊,“王妃,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一人道,“回王妃,属下们一直守在院外,没见到什么人。”

众人看着谢芳华,这时候,即便翠荷的死触目惊心,但他们依然发现小王妃的脸色极其的苍白,身体虚弱,像是得了大病一样。早先见谢芳华来正院的人不解,半个时辰前,小王妃气色还是极好的。

英亲王妃回握住她的手,转身拉着她进了里面,坐在椅子上,对她道,“竟然在英亲王府,在我的院子里,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的事儿,如何不让人心里发寒”话落,她又道,“娘不是害怕,是觉得竟然连咱们府里也不安全了。”

这是一条正街,玉宝楼就在几十步远的地方。

谢芳华已经注意到那支朱钗了,玉质剔透,水汪汪的,如清澈的碧湖,透得能一眼看见底。样式到不是多新颖,就是当下寻常簪钗的式样,但是钗头镶嵌了两朵玉兰,玉兰栩栩如生,甚是致鲜活。整个簪子放在一众金闪闪明晃晃繁琐多样的簪环中不是太出彩,但是散发着清丽无华的熏光。

她的声音虽小,虽然对谢芳华附耳,但是却瞒不过耳目聪透的秦铮。

金燕又低头挑选,不一会儿,又看中了一支朱钗,询问了谢芳华意见,谢芳华点头,她让掌柜的给收了起来。

“你送我,我就要。”秦铮对她道。

    “芳华小姐既然碰巧来了,也见到了您,如今不如让她……”赵柯又看了谢芳华一眼,低声建议。

    谢芳华看着,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了那日秦钰对她下同心咒时的情形。当时她只看到一根线冲进她的体内,极其的快速。后来被秦铮割破手腕,用力及时拦截吸进了他身体。

    谢云澜本来昏迷着,但血刚到唇边,他猛地皱眉,头一偏,躲开了,此时也醒来,眼睛睁开的一瞬间是红紫色的,极其锋利,沙哑地怒喊了一声,“赵柯,你竟然敢……”话音未落,他便看到了谢芳华,顿时住了口。

------题外话------

...谢芳华听罢后,不由蹙眉。

两名太医似乎束手无策的样子。

右相皱眉,“哭什么哭我看该出去的人是你。你这样子,打扰诊治。”话落,他隐着怒气说,“清儿,先扶你娘出去。”

她正想着,李如碧忽然抬起头来,直直地看着她。

右相夫人闻言又哭了起来。

右相也有些恼怒,看了荥阳郑氏的人一眼,拱手对秦钰道,“皇上,请移步客厅说话。”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英亲王妃话落,秦钰已经来到了右相近前,听见英亲王妃的话,问道,“太医还没来?”

秦钰上前一步,伸手扶住他,“右相?”

英亲王妃叹了口气,“夫人先冷静一下,前因后果,我与你说,皇上也是刚刚到。皇上到时,他已经喝了毒酒,也是怪我没拦住。他一心求死。”

金燕点了点头,快步出了雨花台,向御书房走去。

谢芳华看着她身影走远,烈日打在她的身上,她后背挺得笔直,脚步稳重,一步一步,隐隐透出骨子里的决心和坚毅。直到她走得没了影,她才收回视线,没急着离开,慢慢地坐下身。

不知过了多久,小泉子匆匆来到雨花台,对谢芳华恭敬地见礼,“小王妃,皇上请您去御书房。”

谢芳华点点头,站起身。

小泉子引路,头前走着,谢芳华跟着走了一段路后,对他低声问,“金燕郡主去御书房了”

玉案瞬间被砸碎了一角。

“你们两个都要陪她一起”忠勇侯闻言笑了,“虽然多个人入宫陪着她待嫁,能让人踏实一些。但是那可是皇宫,是后宫,外男不得进去,乱了宫闱。”

谢云澜的手忽然五指并拢,忽然低声问,“哪怕嫁给秦铮,你会死,我会死,芳华,你都不怕吗哪怕忠勇侯府一直是你肩上的重担,你背负了多年,看不到它能完好再撑一代,你也不惧吗哪怕有了你爹娘,我爹娘的前车之鉴,活不了几年,老侯爷白发人再送黑发人,你也无畏吗”

她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可是放弃不了。

几位夫人闻言只能继续坐着,也好奇什么事儿难得让铮二公子如此郑重。

秦铮眸光蓄上一层笑意,见她来到门口,低声温柔地道,“别羡慕别人,我们也能的。”

谢芳华刚对李沐清礼貌地点了一下头,还没说话,便被秦铮拉扯着拽进了里屋。

不多时,秦铮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