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许愿吧少女 第64章:不名一文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777

    连载(字)

54777位书友共同开启《许愿吧少女》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不名一文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 54777 2019-09-02

“莫,莫总?你?你怎么在这里?”白雪的一双眼睛睁的更大,指着蓝弦,指着莫庭的车……

她到底存的什么心思呀。

hoho,宣传部要给力了……

一曲完毕,蓝弦恭敬的向观众鞠躬,充分展现一个偶像的亲和力:这一首《夏雪》带给大家,望天下有情人都不用受相思之苦……

暗岩与小七,重现暗岩发誓忠于小七的画面,那单膝一跪,很多记者都在调戏到,这不是宣誓忠诚,这是暗岩在求婚,只可惜小七不懂……

“我当然不愿意留下来了,我搭乘今晚的飞机回国,我是怕人家强留,毕竟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呀,尤其那地头蛇还是有毒的。”

“然后呢?”蓝弦轻轻的说着,语调就如同当年的融柳,每次莫放在她面前不停的说话时,她总是鼓励的说上一句,然后呢?后面呢?接下来呢?

“总监,这是姜茶,你快喝一点,可别感冒了。”漂亮秘书立马体贴的奉上姜茶驱寒……时不时的能出现在公众面前对于艺人来说很重要,不要说蓝弦这种刚刚蹿出一点小红苗头的艺人,就是大红大紫的艺人没有曝光率也很快就会被公众给遗忘。

那人,应该不至于笨的拿蓝弦来试探莫家,如果他敢的话,那么他莫庭也就敢对他出手……

待到蓝弦醒来时,发现自己居然卷在莫庭的怀里,而时间是凌晨三点……

这段时间,莫庭有多么的忙,蓝弦是明白的。

除了希望蓝弦能出一点点力,让莫放走出自我囚禁的牢笼外,更多也是希望蓝弦能放下过去。

莫放是蓝弦心中一块疙瘩,这块疙瘩不除,蓝弦永远无法全身心的接纳他,毕竟莫放当年,对融柳的伤害是永远也无法弥补的……

想想,还是罢了……“今日凌晨五时,本市最大的黑道团伙落网,警方与驻区部队共同出击,涉黑人员全部落网。

“你周旋在莫总与云天大神之间,你不认为自己这们很无耻吗?”

被莫庭看上的的女人或者当莫庭的女友都是女人的悲哀,他看上你时你就是公主,宠你时你就是全天下人的公主,可一旦被这个男人遗弃,你就什么都不是了……

与其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事情上,不如想想今天下午的首映室吧,莫庭与她一起出现在公众场合,这个噱头……蓝弦一身紫色的长裙,除了胳膊外全部被包裹在裙子里面,裙子有点大完全将蓝弦娇好的身材给遮掩了,不过却不掩她身上那独女的韵味,灯光下缓缓走来就如同水墨诗画中走出来江南美人……

蓝弦微微低着头,掩去眼里的嘲讽。

相机不停的闪着,记者的问题一个接一个,可全都围绕着着颜末与融柳,到于是主角的蓝弦三人则彻底的被人忽视了。

而这些并不需要蓝弦多说什么,全全由r&m集团公关部经理代劳了,当满足了记者的好奇心后,下一个环节就是绽放品牌展视,一个小小的时装秀。

而让莫庭不解的是,到底是什么改变了蓝弦,让那个畏畏缩缩的女人变得如此精明狡诈却又不外露,又或者她不是狐狸,而是一直蓄势待发的猛虎?

在法国的这段时间,莫庭可以说是把她宠上天了,而她舍不得这份温暖,莫庭真的是调情高手,她沉溺在莫庭的温柔与深情中,不能自拔了……

白雪双眼一亮,也顾不得最近莫庭并不理采蓝弦的事情,整个人冲到了莫庭的面前:

这两人真的关系不一般呀,可为什么是莫总缠着蓝弦呢?

“蓝弦,事情我听说了……”

“蓝弦,你会做饭?”如同当初莫庭听到一般,墨云天的神色也是不可思议。

一般情况下导演是不会去管的,拍不好就重拍,但这一场说实在的不容易呀。那些虫子花了道具半个月的时间,虽然也有准备备用的,但是要是一连拍个三五条,估计要再等半个月才有新的虫子了。

剧本上有裸出的镜头,融柳一定会和对方示先说明,裸到什么地步,超出了融柳接受的范围,再高价也不拍……

不过,只有蓝弦明白,她的心情不好,不好,很不好。

“她是天皇巨星,明星的明星,是所有艺人努力的方向。”蓝弦中规中矩的抛出张大导演对融柳的评价。

蓝弦相当无聊,这年头记者的问题好白痴,这么明显的陷阱她怎么会跳,来个有难度的好不好……

“爱,他不早不晚,在我最憧憬的时候,他来到我的面前……”

要是,像现在蓝弦这样,一个三流小艺人,是个人都能骂你。

“墨,墨天……”沐菲双眼含泪,脸颊更加的通红了,这一次是羞红的

如果是以往导演与制片人肯定会等,全剧组的人等沐菲一个,以往这样的事情可没有少发生。

拍摄结束后,导演宣布收工,但却没有大家回去。

“快走吧,亲爱的,你再不走,我就舍不得放手了。”

记者招待会后,蓝弦就被闲了下来,她之前的工作通通都被叶灵取消了,而她的新纪人也没办法这么快就帮她接工作。

白雪呵呵一笑,一副流氓相做出这个动作实在猥琐,好在蓝弦并不在意,耐心的等着。

蓝弦自信的回答,不仅没有引来众人的反感,反而迎来了更加热烈的掌声,而掌声过后瑞也没有再刁难蓝弦了,毕竟这场合不适合开玩笑,在下台前,瑞很大方的又再次对蓝弦抛下橄榄枝:

蓝弦也是莫名其妙,看着瑞,瑞却只给蓝弦留下一个背影,没有解惑的意思,让蓝弦和众人一样,一头的雾水……

一时间国内的记者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激动的半死。

“真的。”

“我不管,你不答应,我就……”

“正在滚,老婆别急……”

剧组中唯一闲的人就是墨云天了,在蓝弦转身离去时,墨云天原本想要回去,可听到剧组人讨论的话,眼珠一转跟了上去了。

灰暗的天气、稀稀拉拉的小雨,让融柳的葬礼看上去多了一份萧条与悲伤。

接受的惩罚是白雪提的,模仿融柳经典的对月弹琴的戏码。

而蓝弦同样深谙这个道理,让白雪在此期间敲定各种工作,建立好各种关系,以后不管有没有莫庭为依靠,她在这个圈子都可以拥有属于自己的地位。

如此一天到晚的忙着,三个月之期很快就到了,而莫庭与蓝弦二人似乎约定好一般,两人都不提此事……

“蓝弦小姐,蓝弦小姐……”

我就不信弟弟是疯子,哥哥也是疯子。

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五个美国佬睁大了眼睛,原本有些疲累、平静的双眼立马闪着熠熠的光芒。

“蓝、弦。”对方讲中,蓝弦也就没有必要说英或者英名。更何况她也没有英名,是融柳的时候没有,是蓝弦的时候也不会有。

“蓝弦小姐,非常感谢你的参与,你现在可以回去了,等我们的通知……”

白雪从善如流,招呼两句后,又笑着问道:“不知两位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事的话,我先走了,晚上蓝弦的庆功宴可不能出差错,我赶着去会场。”

“首长,要不要请军方人员介入……”

“她。”墨云天无视经纪人痛苦的表情,指了指蓝弦。

经纪人连忙摇头:“没,没没,没问题。”

这个真问倒了墨云天了,墨云天看向蓝弦,很自若的问着:“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蓝弦心里笑翻了天,白雪被人嫌弃了,他这个样子也只有自己不在意吧。看白雪尴尬的样子,蓝弦大方的替白雪解释:

各自散去,而围观的人群却久久无法散去。

“哈哈哈,蓝弦确实不错,可惜颜总你不肯割爱呀。”顾子寒丝毫不在意,在公众场所夸蓝弦。

看着全新的家居与用品,蓝弦相当佩服她家纪经人的速度,而直到很晚以后蓝弦才知这间公寓居然是颜末的……

不管会与不会,先打个电话给蓝弦告个罪吧,手中那部片子女主角虽然定了,也开拍了,但是x导演一句话就可以把她给换了。

蓝弦看着白雪铺在她面前的二三十份报纸,脸上的笑越来越少少,眼里的郁色也越来越重。

叫上白雪墨云天可能会认为她蓝弦防备、排斥他,叫上简大经纪人墨云天便无话可说,毕竟墨云天找的理由是谈戏。

不过墨云天不愧是演戏的,一个眨眼间他就恢复了正常,如果不是蓝弦,根本看不出墨云天刚刚脸色有异。

“王姐,怎么了?”三叶草组合另外两个女孩子,一个叫紫心,一个叫红颜。

好莱坞大片都是大投资的商业票,他们首先要保证选的演员有价值,才会考虑其他,不过在差不多的实力面前,后面的运做就很重要了。

而蓝弦回到国内后,谢绝了一切的媒体采访,只说第二天,蓝弦将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欢迎各位媒体朋友参加……

给读者的话:

蓝弦不急,可为她急的人却多的海里去了。颜末动用所有关系,希望将有关蓝弦的负面报道都压下来,可是不知为何各大报社突然不给颜末面子,打着哈哈应付着。

只因为墨天王认为,在天皇巨星蓝弦才会有更好的发展,因为他墨云天有拥有天皇51(百分号)的股份,是天皇幕后的真正大老板,蓝弦来天皇他可以力捧蓝弦,把蓝弦打造成第二个融柳……真与假,假与真这些记者哪会在乎,只要有炒作的点就行了,记者问的欢乐,红颜与紫心说的畅快,叶灵早已脸色发黑,几次想要阻止紫心与红颜的话,但却被颜末给止住了……

“蓝弦,这就是你口中的亲如姐妹吗?她们说你虚伪、做作,她们说你不配合团队活动,说不大牌、欺负队员?”

咔咔声再次响起,当众记者们回神时,才发现他们居然了被一个艺人给感动了。

“蓝弦,你迟到了。”见局面再度恢复控制,叶灵第一句就是指责蓝弦。

在美国蓝弦虽说小有名气,但绝对不是家喻户晓,美国的记者也没有兴趣来天天堵她,最主要她在美国也不会有什么八卦。

莫放,值得被人永远的保护……

而此时,台上正在表演着节目,评委们正在后台休息,就在此时,有几个评委同时收到了一短信,发信方是一个乱号,短信显示:“最佳新人奖给……”

莫庭这是怎么一回事吗,都大半年了一个女人还没娶到手,实在太没用了。

“咦?”蓝弦不解,看向莫老爷子,却见莫老爷子很淡定的点了点头,道……

“蓝弦,等伙如果有记者问起,你和大金的事情,你可以否认到底。”白雪急的嘴角起泡了,这几天他不知拜托了多少人,让他们出面给力挺一下蓝弦,可效果却是不大,这件事背后似乎有人在操控……

这一届的金棕奖主办方是日本,日本方面已经和星娱沟通了,并且将请柬寄到了星娱公司,邀请蓝弦参加金棕奖的颁奖典礼。

……人,这一辈子总有那么一次,遇上一个能让你动情的对象。遇上这样的人,要立马躲的远远的,以免她成为自己的弱点,可躲不过就坦然的去面对吧,毕竟有些人有些事一旦错过了,就像昨日时光一般,永远无法再来——莫庭

蓝弦基于他到底是什么呢?

而目前为止与墨大神对戏最多的就是蓝弦。

这就是他讨厌蓝弦混在这个圈子里的原因,因为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是可以被出价的。

“云天,你要去哪,节目就要开播了。”经纪人连忙追上去,一脸紧张的问着,虽说依云天现在的名气,参不参加什么节目都没关系,但接了就不能让节目开天窗了。”

确定蓝弦想要的就是那最佳新人奖时,莫庭当晚就给白雪去了电话。

沐菲第一个镜头拍的实在不怎么样的说……

他虽然也有拿沐氏的好处,虽然这只是一个恶俗的偶像剧,但这也是他的心血。

沐菲的心思不坏,只是过大小姐脾气太大了,这个圈子里,除非你拥有墨云天那样的家势、外表与实力,否则你没有资格耍大小姐脾气……

边说边往外走,还在想着,影要青花瓷的哦,是祥云斋的好些呢?还是和瑞斋的好呢?要不两家都去看看台,虽然是一东一西,但用轻功应该会快点的。

声音刻意压低:“你先给我把手头上的东西处理好,其他的我会派人去阻拦,最近给我收敛些,别让他抓到了什么。”

晚上睡觉的时候,她睡相不好,有时候手脚会乱放到影的身上,也有时候会往影的怀里钻,以前影都是直接把她推开的,现在,她半夜醒的时候会发现影总是会抱着她睡,而她整个人就那样软软的窝在他的怀里,每当这个时候,她就觉得自己幸福的要死了,然后小心翼翼的动也不动,闭上眼睛却了无睡意,心里一个劲的甜蜜的要死。

“影,这就是燕子楼了,爷爷就在里面。”韵琦指了指二人面前的那小竹屋。

“年夜饭,好呀。”幽韵琦点头,漂亮的凤眼一转,七天,得叫爷爷加快速度了,另外还得把那些宇家别有用心的人的情报给影看看了。

“爷爷”爷爷又想起了以前的事了吗?幽韵琦的满是担心,影很重要,爷爷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他耐心等待,总算让他等到了一个机会,她没有死,也是,那样的一个女子如果轻易死去,那太让人婉惜了,虽然对她有那么一丝丝的欣赏与在意,但在皇权下,这一切都不重要,皇兄喜欢她是吗?那他就要置她于死地,看皇兄到时候是要江山还是要美人,他计划那么久,可结果呢?他被众叛亲离了吗?他的王妃,居然临阵叛变,他的父皇,失了往日的英明,他的皇兄,江山美人全部拥在怀里。

闻靖靖暄点了点头,司徒府此时的不动,定是为后面更大的动作做准备,头痛的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司徒府要做什么。

眼神立马变得凶恶,轩辕晗这话挑起了闻人靖暄的怒气,这个男人,他难得可以摆出一付我占优势的样子,干吗不让他得意久点,是,他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兄弟情、没有母子情,但却偏偏有了知心的爱情,让他生气,他有的正是他所没有的。

“立马调动皇宫所有能调动的力量,竭力保住皇上的安危,尤其注意皇后与司徒将军的人。”希望还来得急才是呀。

这可是不成功便毁灭的呀。

爷终于醒了,吴清非常的高兴,心理的大石总算落下,但爷一醒来就问那女人的事,让吴清很不气愤,于是便愤愤的把当日在马车知心对轩辕晗如何不管不问,回到落霞院,不论他如何请求,知心都不肯给轩辕晗疗伤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那语气里有着咬牙切齿,那女了也不想想,要不是为了她,爷会受这么得的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