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许愿吧少女 第98章:以点带面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54777

    连载(字)

54777位书友共同开启《许愿吧少女》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8章:以点带面

许愿吧少女 半暖夏 54777 2019-09-02

“老陈,你的速度还真是够快的。”陈晴风笑呵呵的走到了陈青云的身边站定,打趣的说了一句,把目光放到了对面所站的人身上。

秦寂言有那么一瞬脸黑了,可很快就恢复正常,“下棋不过是修身怡情,会就可以了。”

要是秦寂言有个三长两短,他和凤家就完了。

“要大秦的江山?要皇上的命?又或者要我的命?”秦寂言是不相信,景炎所说的要大秦灭亡的话。

“你背着我还要带他,你行吗?”顾千城表示怀疑,秦寂言的脸立刻就黑了,直接问他行不行,他能说不行吗?

“是呀,雪山这么大,我们根本无从下手,就算找到了,我们也不是对方的对手。”天知道北齐安排人多少在这里,而这件事是太后亲自下令安排的,秦寂言能查到的消息有限。

黄天不复有心人,跑了半个时辰后,暗卫和武定终于发现了凌乱的马蹄印,顺着马蹄印武定和暗卫一路往林中走去。

顾千城反应比他们更快,不仅灵敏的避开了他们的攻击,反手还给了他们一击。

他跟龙宝相处的时间,加起来都不超过一个月,之前也不曾亲手照顾过龙宝,根本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可却做得比所有人都好。

大秦上下说不定都当他是死人了。

“这些东西,我要怎么才能卖掉?”重点,要卖个好价钱才行。

看到这柱子,众人都明白他们要离开冰原,必须通过柱子上去,然后再寻找出路,只是……

顾千城没有监听老太爷和顾夫人的谈话,可从顾夫人的反应,顾千城能猜到老太爷要做什么,不由得叹了口气。

秦寂言抬手道:“你们都下去吧。”

秦寂言让暗卫去说了一声,让她明早去顾家,与顾老太爷一同进宫陪太上皇。到时候进了宫,也就不用出去了,免得他要见人还不方便。

知道武定是秦寂言的人后,顾千城也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第二天便将顾承意送到东林书院,并再三叮嘱他不要轻易回顾后,顾千城便闭门不出,在秦寂言安排的小院养伤。

再说了,就算没有这个规矩大秦来使也是不怕的,大秦强于北齐,强国有强国的骄傲,北齐今日敢斩大秦来使,明日大秦便会挥兵北上。

顾千城忙停下,气恼的看着一脸无辜的秦寂言,用力拍掉秦寂言做乱的手,“别闹了,还有一个时辰,我们就要出发了。”

大典仪式已结束,秦寂言这个时候离开半点错也没有,不仅没错还狠狠刷了一下好感,众朝臣反应过来,一个个高呼圣上孝顺,大秦之福。

“姑娘,按这个速度,我们中午能进城就算不错了。”车夫没有坐在马车下,而是下来牵着马,免得马烦躁暴起。

“顾姑娘,要留活口吗?”下杀手前,黑衣人还问了一句。

声音极轻,可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蜘蛛女叶霜立刻后退,不敢有片刻的迟疑。

“啊,鬼呀,有鬼来找我了。”顾承志本就吓得险些失了心志,见有人撞来,只当是刚刚看到的女鬼,用力推了顾承欢一把,顾承欢趁势摔倒在地:“哎哟,我的脚。”

二夫人见状,连忙朝顾千梦使了个眼神,顾千梦仍一动不动,二夫人一急,在背后推了顾千梦一把。

至于她身边的下人?

“你确实是失职。”秦寂言一脸冷酷的说道,敲击桌面的动作不减,“仔细说一说,将消息传进宫后,你们做了什么?”

回到宫殿,时间已经不早了,顾千城哈欠连连,一副随时都能睡着的样子,秦寂言看罢,不由得手痒,捏了捏她的鼻子……

没有命令,他们就是看到什么也不敢动。

从他们的话,秦寂言大致知道当天晚上发生的事。

出门时,秦寂言就遇到了景炎的手下,看他们精疲力尽、无精打彩的样子,就知是在外面寻人无果回来了。

只是一个八卦图,并没有数字,这就说明不需要计算,路肯定就在这副图上。

一身杀气,厉气未消,这样的顾千城很可怕……

“父亲,我说了你别惹我,你偏要惹你,你说现在我要拿你怎么办?”顾千城问这话时,脸上还带着笑,就好像在说:父亲,今天天气很好……

爬上树,顾千城将自己绑在树上,好歹睡了一个安稳觉。

一共五俱尸体

顾千城在从尸体上检查出来的东西,于案情非常有用。如果状师将这些推断,当庭说出来,再引导大理寺和刑部缉拿真凶,这才能让大理寺和刑部彻底没脸。

声音哑哑的,别有一番风情,秦寂言感觉自己喉咙痒痒的,轻咳两声,才感觉自己恢复正常。

“当然可以。”老管家应得爽快,可只有他知道,他刚应下的话一件也不会实现。

一路上,景炎待倪月极好,不仅仅是亲近,还带着几许宠溺。这份宠溺又有别于他待顾千城……倪月这次主动来找秦寂言,是来找他谈立后一事。

“朕……很欣赏你!”秦寂言没有正面加复她,但这句话就已表明他此时的心情。

“此事已过了许久,顾姑娘当时没有追究,想必事后也不会追究。”锦衣卫首领犹豫片刻,说道:“许是前些日子,五皇子逼顾姑娘嫁给江南盐商,又与顾家人一同夺了顾姑娘嫁妆的事。”

“也好,观望一阵再看。”景炎也是谨慎的,听到顾千城这话,决定再度派人去查一查。

平西郡王妃也不怕顾千城知道,苦涩的道:“我的儿子我了解,如果你劝说都无用,那就谁都不行,我们夫妻也认了。”

“你真得肯去?”平西郡王妃没想到顾千城这么好说话。

“你知道找衙门,就不知来找朕,朕哪里不比衙门强?”说来说去,秦寂言最不爽的还是顾千城遇到事,他居然是最后一个知晓的!

连封似锦都知了,他居然都不知,想想都是心塞。

“好啊,只要你有那个能耐。”秦寂言应的爽快,极尽蔑视之意。

拼装备,拼人力,拼地理优势,他确实比不上长生门,可他手中有忠心蛊的解药。虽然不多,但长生门的人并不知晓,有这些所谓的解药在,他必能让长生门内部大乱。

“大秦的皇帝,还真是叫人讨厌。当初梦月怎么不连这小崽子一起弄死。”圣女梦月是长生门前任圣女,死在墨村,与大秦当时的太子葬在一起。

“圣上,解药?”随时侍卫不得不提醒秦寂言一句。

“臣这就护送皇上回宫。”凤老将军暗松了口气,他生怕秦寂言不肯离开。要是秦寂言在这里出了事,他万死难辞其咎。

“今天来的人,一个也别想走!”风遥双眼通红,如同草原上失去了理智的疯狼,出手时毫不考虑防御的问题,只一味的进攻,将面前的敌人斩尽。

猪头六在外面绕了几圈,没有发现异常,终于安心了,“兄弟们,走……回寨子,好酒好吃摆上来,我们压压惊。”

“嗯,小雪貂的功劳。”顾千城当着众人的面,特意提了一句:“是他带我来这里的,也是它发现屋梁上的异常。”所以,小雪貂从中拿一两颗玩,实在算不得什么。

秦寂言点了点头,“小东西是大功臣,它要喜欢随它拿。”

“靠家族庇荫怎么了?这世间家世好的人又不止你一个,可他们个个都成功了吗?好的出身注定起点比别人高,可并不表示你自己的实力就可以否定。你拥有今天的成就虽然和你的出身有关,可和你自己的努力也分不开。那些喜欢在背后酸你的人,就算有你这个出身,也不一定有你这样的成就。”

要知道,上次一战,他们还没有打过瘾,赵王就跑了。

嘶……顾三叔打了个寒颤,觉得四周都是阴森森的,怕顾千城害怕,连忙将灯笼往顾千城身边移了一点。

秦寂言没有接,低头就着杯子喝了一口,然后……

“也就你喜欢。”秦寂言对酸甜的东西,敬谢不敏。

“说不过你,总之少喝一些,别伤了胃,而且……山楂这东西少吃,要喜欢酸甜的东西,你让人熬酸梅汤。”山楂易导致小产,顾千城现在的情况不一般,这类的东西还是少吃为妙。

莫非是心事太重?

要不是还需要呼延千霆在前面开路,护送他一路到北齐皇庭,秦寂言根本不会管他的死活。

顾千城确实愣了一下:“回京?今天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