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下载版:第12章:大海虚空

申博下载版 作者: H先生i

他低垂着眼帘,她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但她却能从他英俊的面容上读到一丝丝温暖……是错觉吗?是眼花了吧?

那时尤歌心里就有了一根刺,后来去了香港,因为发生了许多意想不到的事,使得她和容析元之间的感情反而有了转机,她就把这事给置之脑后,但现在容析元不正常的表现,又让她惊觉,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她或许早就预感到了什么,而那个预感是对的。

...远在澳门的唐虞梅在收到那些照片的时候,自然是欢喜的,因为只要尤歌与霍骏琰越亲密,她就越能打击到容析元,使得他早点对尤歌死心。

那叫赫枫的男人闻言,无奈地耸耸肩,终究是什么也没再说,坐在沙发的角落,静静看着这一切。是啊,他明白,没人能阻止即将发生的事,因为,这是容析元的决定。

&n

“不要……”尤歌一声惊呼,可他的手已经伸过来,就跟粘上牛皮糖一样推不掉。

现在还不到九点,但码头已经出现一派繁忙的景象,出海的人不少,游艇停泊了一排,尤歌不知道哪一只才是许炎要租给她的?

,你都已经解除婚约了还要用卑鄙的手段去逼迫一个女人,你算什么男人?真是丢容家的脸!”容桓大义凛然的架势还真像那么回事,不明白的都会觉得这才是有正义感的男人。

是不是在她心里,一直都有他的位置?否则又怎会为他守贞?

这一晚,尤歌是被吃了又吃,吃得不能再吃了。容析元的精力太好,恢复得也很快,这简直就是想一次吃个过瘾嘛。

尤建军心里咒骂了千百次,这个容析元居然是来搅局的?

唐虞梅眼睛微微眯了一下,一闪而逝的狠绝,被霍骏琰敏锐地捕捉到了。

这段空白的经历勾起了霍骏琰的兴趣,越是难查越要迎难而上。

穿白大褂的许炎,一点都不会显得太素,依旧是光芒四射的惊艳,还多了几分儒高洁的气质,这么矛盾的两种气息都能糅合在一起,兴许是只有他这样的男人才能驾驭得风格了。

许炎习以为常,父亲就这个样子,他的自恋,那都是遗传的!

苏慕冉乖巧地点头:“许叔叔好……”

尤歌还在听着许炎讲述容析元的病情,好半晌,她才有了反应,慢慢的,她竟然笑了……只是这笑,万分凄凉。

即使容析元成了植物人,他依然是一个赢家!

恩恩怨怨,放得下,才算是真正的豁达,真正的胸襟,尤歌做到了,她也因此得到了久违的快乐和轻松,不再那么沉重,抑郁症早就不药而愈。

“沈先生,那个帅哥对我的服务还满意吗?……我平时也很少碰到这么挑剔的客人,我能看出他今天心情不太好,刚才给我钱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好像纸牌地的脸,可惜了长得那么好看……”年轻女子这副哀怨的神情,实在是我见犹怜。

“是啊,我就是母老虎,你就好别惹我!”

难以抑制的心痛在蔓延,尤歌这才意识到,今天来这里根本就是个错误。有些事,或许不知道更好,真实往往是残忍的。

容析元没有生气,反而还在笑,他似乎很享受这样拌嘴的时刻,看到她生动的表情,他会忍不住心悸。

还没等她开口,他果然已经靠近了,一把揽着她的腰,迫使她不得不紧贴着他,胸前密不透风。

“没事,小孩子哪有不顽皮的。”容析元一副溺爱的表情,还对着手机屏幕冲璇宝贝招手。

这家伙都没明白,人家问你是不是一个人,不是真的想知道你究竟跟谁来,只是想来个开场白。

为了阻止容析元和尤歌在一起,唐虞梅也是拼了,不惜给儿子留下恶劣的印象。

郑皓月紧紧盯着眼前这张俊美的容颜,心里的滋味十分复杂,有愤怒也有酸涩,还有几分说不出的苦。她对容析元有好感,可偏偏他只会对尤歌笑,现在还要将尤歌带走,她不愿意去想是不是容析元对尤歌有了特殊的感情,她宁愿以为他只是单纯出于同情。

可这件事,尤歌是无能为力的,何碧翎带着大笔慈善款来,代表的不是她自己,而是何家,况且筹建孤儿院也是善举,尤歌知道自己不能因为忌惮何碧翎而反对她做的事。

三人拧成一根绳了,尤歌反倒成局外人了?因为她不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此刻,她有些难以融进他们的圈子去。

容析元深锁的眉宇间充满阴霾,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幕像是无比久远的画面……他被人袭击了,子弹打在身上,有一颗打中了他的脑部,紧接着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失去了意识,再醒来就是此刻。

容析元彻底惊呆了,死死盯着唐虞梅的脸,仿佛看到了怪物,震骇的内心掀起了滔天巨浪!他昏迷时,竟是尤歌在照顾?难怪了,他以为那些恍惚的温柔低语是自己的幻觉和梦境,原来都是真的,是尤歌!

许炎不笑的时候其实更帅气更好看,可就是那股子冷意有点吓人。

尤歌停下了脚步,清冷的眼神扫过来,与那位婶婶对视着,尤歌的小宇宙又在开始膨胀了。

想明白了这点,尤歌心里也豁然开朗,不再纠结了,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她唯有勇敢面对,逃避不是办法,该来的躲不掉。

尤歌脸上还红红的,因他这新游戏而羞涩,心跳都还没恢复正常呢,说实话,尤歌没想到他花样这么多,什么都敢于尝试,而她在他的带动下也算是开了眼界。

把握没有,但尤歌不会完全看低自己,在她心里有着三成的希望预期。仅仅三成而已……

锦程?是锦程!是尤歌所在的公司!

霍骏琰看起来比先前平静些,淡淡地说:“恭喜你。”

这个消息,让人很不安,假如何炬因无法离婚而恼羞成怒,会不会使出什么手段对付唐虞梅?而容析元还在唐虞梅手里,会不会受到伤害?

“容析元你混蛋!”尤歌抓起抱枕冲他扔过去,但他总是能轻易躲开。

“……”尤歌不知道怎么说了,老人家好热切。

他转眼间化身为猛兽,不顾她的哀求和哭喊,侵略!

她会合理安排自己的时间,除了上课之外,她可以每天都给许炎送午饭来。啧啧,这真是一往情深啊!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对苏慕冉来说,每一分钟都是很难熬的。

他怎能就这么走掉,他来,不是为了被拒绝,而是想得到她的原谅,想将她和孩子都接回去的。

容析元忽然笑了,自嘲的笑,笑得比哭更令人揪心:“原来你不是一个人在这里,还有他……你们已经在一起了,我来迟了,对吗……”

“你们……呵呵……你们还是人吗?真正的翎姐被害死,今天如果不给我一个交代我不介意跟何家来个鱼死网破!”容析元眼中的狠意含着浓浓的悲痛,他有个不好的预感,真正的翎姐可能早就遭遇不测了。

“你肯亲口承认,这样最好了,也省得我再费精力。这段日子让你继续住在我家,其实也是我在暗中调查,现在总算可以为翎姐做点事了。”

这笑得好假,如果真的有心抱歉,那就不会爽约了。

许炎赞同她的说法,同时也很欣赏她勇气可嘉,不枉费四年对她的治疗与精心栽培。可以说,他足以担当她的人生导师。

看来,容析元在商场上无往不利的局面,很有可能会被尤歌终结!

对方委婉地询问怎么他还没到酒会现场,七十岁的老人家了亲自打电话来,容析元出于基本的礼节,只能赶往酒会,至于首饰的事,只有让沈兆查了。

容析元今晚所穿的礼服不是他最喜欢的墨绿色,是新定制的一套薄款礼服,昨天刚从欧洲运回来的,出自名家之手的设计与裁剪,穿在身上立刻显示出了效果。

“我有办法。”许炎得瑟地笑着,微微扬起的嘴角有着满满的自信。

尤歌耳根一热,原本就粉嘟嘟的脸颊越发绯红,下意识地摸摸脖子,小声说:“是蚊子咬的。”

但容析元没有激动,他太过平淡,仅仅只是眉头一掀,神情如常,任由尤歌抱着,不推开,也不抱紧。

可是尤歌很快就发现,在容析元身后还有人……是郑皓月和霍律师。

他也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她吃东西,似乎是很喜欢看她这自然不做作的样子。

“不——!”尤歌突然发出惨叫,几乎发疯了!

果然,容析元冷凝的眼眸中翻卷起了可怕的风浪,仿佛一瞬间这屋子里的温度就骤然降到零!

br />????这一天,整个城市都被容析元翻了个遍,巨额悬赏也随之出炉,谁能找到尤歌,谁就能从容析元手里拿到千万奖金!

他们盼着这一天来临,现在终于到了,怎不兴奋?

郑皓月那么狡猾的女人当然能从詹琦说的那些情况里猜测出尤歌可能怀孕了,故意借此机会试探,但尤歌没再反驳了,顺从地去搬东西,这又让郑皓月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

容析元低垂着眼帘,修长的手指轻轻弹了弹烟灰,云淡风轻地说:“是,去澳门……”

当尤歌被容析元带到公司时,看到的就是宝瑞的设计师在场,还有几位高层,包括郑皓月。

一分钟后,这辆威龙在民政局门口急匆匆停下,车里的人在跨出车门的一刻才赶紧地脱下了身上的医生袍。

===========

“正牌老公?哼……我们只是挂名的夫妻!”尤歌气呼呼地瞪着他,粉腮娇艳欲滴,一双柔唇嘟起的样子更是说不出的诱人。

好吧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若无其事,好像自己根本没吃一样。

戴眼镜的男人在看到苏慕冉时,明显地眼睛亮了,隐隐有几分压抑的欣喜。而那个打招呼的女孩子却看到许炎,顿时流露出惊艳的表情。

“因为……那个女孩子的父母也认识你父亲,说不定会邀请你们去婚礼呢。”

电话那端的人苦笑着说:“孙先生,告诉您一个不太好的消息,容析元他……他已经离开隆青市。”

许炎顿时嘴角犯抽,梗着脖子说:“谁吃醋了,你别臭美。”

霍律师顿时喜笑颜开,热情地招呼龙晓晓进去,可她下意识看向霍骏琰,那眼神的意思像是在说:“我真的可以进去你家吗?”

霍律师找来几根生日蜡烛插在蛋糕上,毫不吝啬地赞叹:“晓晓真是好手艺,这蛋糕做得就跟外边店铺里卖的一样,看得我都流口水了……哎呀,现在的年轻女孩子,好多都不会做家务,晓晓心灵手巧,难得难得……呵呵呵……骏琰有你这个朋友真是福气!”

龙晓晓愕然,在这里住?

还是尤歌消息灵通,知道许炎有女朋友了,热情邀请他和女朋友一起来的。

要问霍骏琰为什么这么做,他自己也说不清,兴许就是一时同情心泛滥。

许炎装作没事般,可这心里是乐开了花,原来尤歌和霍骏琰没在一起?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消息?

尤歌被容析元搂在怀里,可她嘴里却在嘀咕着:“大叔……我还是疼……为什么玩游戏会疼?”

“少爷小心啊!”沈兆将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惊动了其他人。

“什么?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应付唐虞梅?”容析元急了,推开沈兆,转身就往里奔去。

沈兆头疼,早知道少爷会这样啦,可是,他们事先就是这么商量计划的,如果打乱计划,说不定大家都完蛋。唐虞梅那个疯婆子,如果发现了,谁知道会干出什么事呢,兴许大家都不用走了……

“住手!”容析元一声怒吼,冲过去,可是却在靠近尤歌一米的地方猛地停住。

第二个她喜欢的男人,就是霍骏琰,但是,霍骏琰喜欢的是尤歌……

好吧,看来这位对于饮食方面的追求不大。

“少奶奶,少爷的洁癖不仅是在爱干净卫生上,这些年,少爷从没在外边找女人,因为,在少爷心里,那些女人不干净,他不会碰。”

郑皓月急忙跟上去,她预感到了某些东西。

许炎这家伙居然还碰到不少熟人,寒暄一番才过来找尤歌,嬉皮笑脸的样子更像是公子哥儿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