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下载版:第5章:星象地煞

申博下载版 作者: H先生i

从刘建口中得到的消息,滕青山并没完全相信。

“师傅,如果我以《莽牛大力诀》的功法修炼,需要多久,丹田才能达到极限。”滕青山询问道。

……

滕青山也看向这臧锋。

臧锋心底一震。

从各种书籍上看,地位最崇高的无疑是‘禹皇’和‘秦岭天帝’,那二人都是统一天下过。而且武力都冠绝天下。而没有统一天下的无数高手当中,只有二人,能与禹皇、秦岭天帝比肩。

“四师哥。”那青姑娘也凑趣喊道。

“咻!”

要通过‘神’控制内劲在体外运转,太难了。

弃枪法?学剑法?

“当然是从赤鳞兽老巢偷出来的。”滕青山无奈说道,“你可不知道,那赤鳞兽都蜕变了,全身变得赤红,实力太强了。如果不是我逃的快,窜进一个低矮隧道里,就被那赤鳞兽给杀掉了。”

“你想学这招,你得先达到先天,到了先天之后,才能逐步前进,一步步来。”诸葛元洪说道。

必须死!

“其实啊,关统领你挺漂亮的,如果不整天冷着一张脸。而是经常笑笑,宗内估计会有很多人追求你哦。”滕青山笑着打趣道,关绿听得眼睛一下子瞪得滚圆,一瞬间愣住了,她在归元宗那是出名的冰冷冷酷。

“赤鳞兽!我记得我第一次追杀赤鳞幼兽,它突然爆发,就是全身变得通红,速度大增。”

滕青山在水里洗了一下,而后,便咬了一口黑火灵根。

几两碎银子!一张『潮』湿的银票!

随便抢一个大盐商,抢夺个上百万两银子,那是轻而易举。

大量巨石『乱』飞,每一块都蕴含可怕的冲击力,其中数块巨石撞击在司马庆身上,司马庆无处借力,从高空落下!

碎石『乱』飞,出现了一个近五六尺长的石坑,周围还有龟裂开的裂痕。滕青山回头看了一眼,心中一定:“果然不出我所料,这刀气,应该是先天真元离体,凝聚成的刀气。单纯刀气远程攻击,威力自然要比刀气凝聚在战刀内,要小的多!”

先天强者也一样!

岩浆四溅,连远在岩浆湖边上的高手们都惊呼地连避让,可还是有少量岩浆溅过去,那炽热的岩浆落在人身上,那炽热高温会令衣服瞬间着火,还灼烧皮肤肌肉。可怜被溅上的武者们都痛的惨叫起来。

“啊!”杜九仅仅发出半声惨叫,随即惨叫声噶然而止!

只剩下那战靴缓缓下沉,还有那暗金『色』的内甲,在岩浆流中缓缓下沉。

锵!

“休逃!”

这个时候,各方人马也都一一离去,偶尔也有人和冀鸿打声招呼。

一蹬!

“统领,我看咱们马上就出发!带人驻扎到岩浆湖旁边。”滕青山连低声道,“现在不少人已经赶往那潭底了。如果咱们再不走……等到明天,怕是岩浆湖周围一块区域,都被其他人给占住了。”

滕青山一个人背负着铁质的大水箱,这他这个水箱最大,足有一千斤重。这么重,一般高手背起来,想要再爬山进洞,就有些麻烦了。

那些高手们都感到,今后几天要受难了。

鲜血飞溅,幸亏逍遥宫的‘黑白’两位长老一口气狂杀,才终于震住大量疯狂的武者。最终,逍遥宫人马也只是挤到离岩浆湖十丈处,再往前,没人肯让了。因为现在在最前面的,几乎都是高手!

尸骨无存!

“有另外一批人。”关绿怔怔说道。

“传的有鼻子有眼的。不少人都已经开始过去看了呢。”

人级秘籍?

那秃顶老者脸上也浮现一丝冷笑:“哼,那归元宗走了大运,竟然抢先发现!不过,这黑火灵果是咱们青湖岛的。”就在这时候,一道声音响起“三位大人,我有一句话得说一声。”一道略颤的声音响起。

“杜老九!”冀鸿却是怒道,“你在半个月前就进来了?我问你,你怎么下的那足有百丈深的裂缝?”

按照滕青山前世学的知识,这岩浆层一般在地底上万米深,当然,还是有一些特殊区域,在较为浅处就出现岩浆。不过,这是九州大地,是否能够用前世地球常识套用,也难说。滕青山这些念头,也只是在脑中一闪而逝。

“是。”杜洪应命。

滕青山猛地转头看过来!

朝藤曼下的洞『穴』里逃?对方进入洞『穴』,也会很快追上。

朝上爬,如果速度快,先爬到这低矮崖壁的崖顶,还有希望。

“啊!”那精瘦汉子右腿不由一弯,整个人一屁股跌在地上。

那名精瘦汉子惊惧看着滕青山:“对,这人就是归元宗滕青山滕都统,那天,他跟司马峰比试的。难怪,我从十六七丈高跌下,他都能轻易接住。我那么近距离偷袭,他都能轻易挡住。”

滕青山感觉自己走了大概一百多米,就看到了一道裂开了大裂缝,裂缝宽度大概有一丈左右,裂缝中漆黑一片,深不可测。只是隐隐有着一股火热气息,从这裂缝中弥漫出,扑面而来。

这一路下滑,滕青山也发现,这裂缝深处愈加的黑暗:“即使以我的视力,也最多勉强看五六米距离!如果是一般一流武者,怕只能看到自己的双手吧。”滕青山也感到一股硫磺的炽热气息扑面而来。

“全归你,三壶?”

冀鸿听得连连点头。

“就我这实力,得到黑火灵果,也保不住。”乌岱寻找了一会儿,便寻了一座山峰山顶,惬意地躺在一棵大树下,吹着山风,睡午觉了。

有机会,就夺,没机会,只能忍着。

“蓬!”

古世友笑道:“到现在,还不知老哥姓名。”

“师叔祖,你说,那滕青山和司马峰,谁会赢?”冯无血说着,同时目光瞥向远处,一名身形壮硕,两鬓斑白的老者正朝数十丈空地中央走去,那名老者一袭青『色』袍子,背负着一柄黑『色』重剑。

不过大家还是三三两两议论着之前的两次比试,一个个惊叹不已。

那三名武者惊恐看着这个独臂汉子,其中一个脸『色』煞白,捂着自己右臂,右臂手腕处有一道血痕,手筋已经断了。

滕青山和冀鸿也连赶过去。

“如果击败了滕青山,让他败得无话可说,这么多人看到,或许,就能代替他,名列《地榜》呢。”

“在傍晚前回到这里,好了,进山!”冀鸿大手一挥。

独臂!

……

对厉害的后天武者而言,吃了‘黑火灵根’,肌肉力量增加一万斤,实力提高一些,只是锦上添花。‘黑火灵果’,能让他们有希望踏入先天,那才是宝贝。

“明天一早,我们赶往旁边的徐阳郡桦城,通知桦城中的归元宗人马,传消息给宗里。”滕青山很清楚,经过那段侯以及其他武者一传播,知道的人肯定会非常多,还有铁衣门也会参加。

诸葛元洪淡笑道:“黑火灵果,对赤鳞兽非常重要,吃了黑火灵果,它才能蜕变。所以,到时候它也会跟你们争!如果赤鳞兽没吃黑火灵果,成熟期的赤鳞兽,身高过两丈,虽然也强,可你们还有滕青山一同联手,还是能杀了那赤鳞兽的。那成熟期的赤鳞兽,它的鳞甲一旦穿在身上,非先天强者,将无法攻破。是无价之宝!”

一群人熙熙攘攘朝大厅走去。

一声低沉咳嗽,令整个大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冀鸿统领冷着脸扫了一大群人,这才冷声道:“这次,赤鳞幼兽出世,消息肆意传开。刚好,赤鳞幼兽又是在火焰山这出现,这里距离青州不远,这次,被吸引到火焰山的武者,最起码是扬州、青州两州之地的武者高手!所以……到时候高手如云,我们归元宗弟子不可嚣张跋扈,当然,谁敢惹我们,我们也不必留情!听到没有?”

“关统领,明天一早就出发了,还是早些歇息。”滕青山转头看向冀鸿。

朱崇石一看天,太阳此刻也不毒了:“青山,看样子,没多久天就黑了。等明天一早再走吧。”

“停!”滕青山一声令下。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没想到,又来一个高手啊。”一道声音响起,一个精瘦穿着短衫的青年跑了过来,“我叫段侯,兄弟你呢?”这段侯热情的很。

“哦?”滕青山饶有兴趣笑道,“高手从外表看得出来?”

“嗯。”朱崇石点点头,“很好,现在不早了,你们俩退下休息吧。”

夜!

臧锋、关绿两大年轻统领,诸葛云等人,可是,外界依旧认为归元宗后辈子弟不行。

有时候,必须果决!

滕青山看过去,那靳涛正独自一人站在角落,依靠着木桩闭眼养神。

这些遇到死亡也不惧的汉子们,都沉默了。

别的人都追不上,可滕青山,却清晰看到那庞大黑影,彼此相距大概四十丈,虽然远,可借着这微弱月光,以滕青山的目力,依旧可以看到。

滕青山发现,这头妖兽的肚子只是微微鼓起。

如影随形枪法——八万斤巨力!

三丈多高?那可就是两三层楼高的庞然大物,而且先天强者都难破其鳞甲,口吐融金化铁的火焰?这的确是可怕的妖兽。

“孟田,受死!”滕青山一声大喝。

十八万斤的力量!

所有人都知道,这《地榜》排序,其中有一个铁则——凡是一人单打独斗中杀死《地榜》中高手,或者令《地榜》高手直接认输。那,那赢的人将直接替代那《地榜》高手位置。这是最快的办法!如果仅仅是打伤,那是不足以替换位置的。

“他,他挡住了?我的血月舞,他竟然全挡住了!”孟田感到体内血『液』一阵上涌,欲要吐血。

在阁楼内,除了绿衣在弹琴外,还有一名身穿着白衫的俊秀青年,这俊秀青年正闭上眼睛,仔细聆听着琴声。

滕青山杀死孟田,对俊秀青年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因为他是商人!

除非是极高温火焰,滕青山才会受不了。

“哈哈……要谢,就等到了你那,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这半个月一路劳顿,大家就是晚上睡觉,都不敢松懈啊。”滕青山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让护卫们到后院去吃饭,同时看守好货物。而黑甲军军士则是在客栈一楼大厅中吃完饭,今天时间早,大家也不急,可以好好的吃。

“哦?”滕青山他们都仔细听起来。

天黑了下来,路上蚊虫也多了起来。

“大家都打起精神,再熬一会儿。”

滕青山点头。

“闭住呼吸,用『毛』巾沾水捂住口鼻!”滕青山猛地一声暴喝,“有人施毒!”

原本护卫们已经陷入绝对下风,幸好黑甲军军士从前面大厅赶过来,和对方的杀手们厮杀起来。对方的人马很多,竟然有近百号人。

因为……

“杀!”滕青山一声令下。

“呼!”滕青山身体一动,仿佛幻影!

滕青山盯着大当家,目光冰冷:“哦,就这么的,打发我们走了?抢掠我们黑甲军保护的货物……这是死罪,你就想这么揭过去?”第四十三章 《地榜》高手

“都统大人,都说这徐阳郡『乱』!都统大人上次立威,我们这两天,一次抢劫都没遇上啊。”杜洪笑着说道。

这是滕青山靠个人实力弄到的。在黑甲军,如果一支黑甲军队伍扫平一伙强盗,即使军官没出力,得到的金银,都是军官占大头。更何况这一战,黑甲军军士们一人都没有出力。

扬州十三郡,南边最富裕,北边最穷。不过即使是最穷的‘楚郡’,在整个九州大地上,都算是比较富饶的。

“嗯?”滕青山脸『色』一冷,“你想走?”

也就是说……

大当家脸『色』大变。

“我不准,你就不住了?”滕青山打趣笑道。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