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下载版:第63章:间不容发

申博下载版 作者: H先生i

“怎么是你?”

睡得最不安稳的时候,好像腰间一轻,一阵旋转,又回到了自己温暖舒适的小床上面。

裴淼心一声声轻叫,被掣肘着的双手没办法反抗,想要用力踢蹬的双腿又被落在膝盖处的睡裤牵绊,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她把围裙一拉,果然能够轻松从身上摘了下来。

曲耀阳的虎腰越摆越快,那好似熟悉的因为撞击拍打而产生的“啪啪”声在卧室里变得越来越清晰。

正犹豫间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光听那铃声,她都知道是尤嘉轩,那是他专属的铃声。

乱中又凭生了一股愤怒,这不是他第一次跟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可似乎每次都是够了,这玩笑再开下去只能越来越过份,想着,她扬手就要打他。

裴淼心丢完手中的东西回到病房,看着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坐在床上的男人,正竖起耳朵去听门边的动静。他那模样就好像虽然眼睛看不见了,也要用耳朵去判断她出门之后走了多久,又有没有顺着原先的道路再走回来——虽然嘴上那么说,可他还是怕极了她一去不反。

裴淼心按下车窗,正要为这险些酿成的车祸讨个说法时,那奔驰车后座的车窗也在这时候降了下来,露出曲母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谁知道她的车才往后退了几分,那辆奔驰车很快又跟了上来,直接在马路中间就堵了她的去路。

易琛的话没再说下去,眸色里寒光迸现,气势逼人。

楼梯上的沈俊豪一楞,正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前方硬着头皮的曲耀阳也回了身,“如果沈公子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也能够在场,这样细节的问题我们才好讨论讨论。”

裴淼心的心底有丝狠狠的疼,疼完了以后又觉得自己的感受似乎好了几分,有点麻木,也有点说不出来的自嘲意味。

刚刚挂断了电话往车子里丢,立时就听到有脚步声渐近。

易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尤其是在那医院里头,她进去了又出来,那么急,那么快,还……似乎伤透了心。

“可是我想照顾您跟爸了,从前都是你们在照顾我,现在我有能力也有自信可以照顾好你们,这都不行吗?”

“刚才我看到你桌上的杂志……”

一派西装革履的曲市长望了望她,又去望那紧闭的门扉。

“这你就不要管了,大哥,就算我制不了她,也总归有人能制得了她。可是这回,我想你当着我的面承诺,你必须要幸福,不管爸妈家人怎么反对,不管外面的那些人怎么看你们,你都要抓住你的幸福,再不要放手了,行不行?”

“算了吧!曲夫人,你儿子对我女儿是个什么态度,我想你心里都是清楚的。还有你们家那什么关系,大儿媳妇又变成二儿媳妇,这都是什么?你们家可以不在乎曲市长的前程,可我们家不能不在乎老聂。这年年下到基层做反腐败工作指导的可都是我们家老聂,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你们这样的家庭给祸害了呢?”

看到厨房门口有人进来,一声轻叫声后,他顿了顿喝水的动作,侧眸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裴淼心被这一吓,只敢怯懦地抓住门廊挡住半个身子,看着里面的他便皱眉,“你在这里做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转身,“把你的车钥匙借给我吧!明天早上我让司机开回来还你。”

裴淼心一脸防备地望着他,到让他不自觉笑了起来。

聂皖瑜含泪深深望了曲耀阳一眼,闭上眼睛时似是沉痛万分。

裴母着急奔上前来,“好好的说什么要去美国?啊?淼心这事儿你跟耀阳谈过了吗?还有芽芽,他们曲家同意你带芽芽走了吗?”

“可是那时候的某一天,臣羽就算忘记了所有人也没有忘记你。他不顾amanda的劝阻,执意要回a市,她也是在伤心绝望的情形下提前将他的身体检查报告邮寄给我,因为那时候她就知道,臣羽真的是用尽了生命来爱你,她希望我成全你们。”

夏母没钱养家只好重出江湖,到夜店里去找生意。可那会她年纪已大,又早已是两个女儿的母亲,夜店唯一能容得下她的方式就是做妈妈桑,所以当年她在那夜店里也是混得风生水起,用从小姐身上赚来的皮肉钱供两个女儿上学。

看到夏芷柔急得都快哭出来的模样,曲母更是气怒,一把将她的手臂甩开。

曲母这下没有直接说话,而是慢慢坐回了沙发上面,说了句令裴淼心微微有些吃惊的话:“我不是你丈夫,离婚这两个字你不要对我说。假使你对我说了,我只能这样说,现在不是封建社会,一切讲求民主与和平,你要离婚,我这个做婆婆的拦不住你,那是我没用,没有办法。可是你就甘心,自己拍拍屁股把曲太太的宝座让出来,让给外面那什么贱女人,然后自己灰溜溜的滚蛋?”

从上午等到下午,直到日暮,曲家的这一家子,竟是一个都没回来过。

“我爸已经打过几个电话将这事情先压下,也找了一个同车的伙伴帮子恒先把罪名顶下,现在就看我这边能不能与被害者家属谈拢,等我哥来了多掏点钱,说不定这事情就能摆平了。你等我先把手头的事情处理完了,再给你打电话好吗?”

曲耀阳有一刻的怔楞,盯着她双眸红红的小模样看了一会,明明知道是不该,可抓着她的大手就是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只看一眼显示屏上的名字,她便脸色苍白。

那阴影越靠越近,越靠越近,直到站定在她跟前,一把将她揽进怀里。

易琛不解,“什么纸条,什么短信?我根本从来就没看到过。”

裴淼心有一些生气,又害怕旁边的曲臣羽听出些端倪,狠一皱眉后才道:“盐又不贵,你多放点。”

他笑着又去喝了一口杯中的酒道,“这酒就跟我认识你的时间一样,也是认识你的那年夏天,我没在a市待多久就离开了,我去了法国南部的一个小镇,想起自己曾经在那里买过一小块地打算自己种葡萄酿酒卖。可是新开发的葡萄种植地,头一两批的葡萄都不能用来酿酒,每回都要等到所有葡萄成熟,然后将它们打落,埋在泥土里面。”

“耀阳……”只这一声娇唤,满腹委屈再都倒不完。害怕他替自己担心,也害怕他难过自己受了委屈。她慌忙抬起另外一只完好的小手揩了揩脸颊上的泪痕,“你、你怎么来了?啊……”

“芷柔她从来都不是二奶,她是我的女人!难道你的小姐妹儿没有告诉过你,我们就要离婚了么?我离婚之后芷柔就会进门,到时候她才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

“唉,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么,以我们银行同‘宏科’这么多年的合作关系,想要绕开监管,给大家行个方便,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张太太,你好。”

曲耀阳抬表看了下时间,摆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

裴淼心突然红着眼镜倒退了一步,仿佛摇摇欲坠,“我知道你还放不下耀阳、放不下这里的荣华富贵,可是我跟耀阳是真心相爱,就算你故意拉拢曲夫人想要赶我出去,也不应该把私怨牵扯上孩子,他们是无辜的啊!”

那怒目来视的男人猛然间贴近,牙齿狠狠咬在她的下嘴唇上,直到她吃痛开始抬手打他,他才贴着她的唇瓣道:“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人?”

“可是曲夫人怎么办?留她一个人在这里,我更不放心。”

******

“我妈说暂时没什么大碍,下个礼拜动了手术,再休养一段时间就能回来。”

“你开什么玩笑?”裴淼心冷笑打断,“曲先生如果觉得现在我们这样的状况还不够糟糕,你还想再拿我来开玩笑……”

可是爱上了又能怎样?

这趟回去探望臣羽的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像是做一个决定。

曲母恰在这时候回头,果不其然一眼望住来人,正尴尬得不行,尤嘉轩也在这时候放开了她的手。

尤嘉轩见她那副模样,立时就心疼得跨步上来。

先前帮腔的女同事徐姐赶忙递了茶到裴淼心面前,“这个……裴总监你别怪她,洛佳她也是感情路不顺,听说这段正在闹离婚!她跟她老公啊!交往七八年了,这不,好不容易结了婚,才发现这些年她老公一直都在骗她,他外面有人!却到秋天,那小三大着肚子闹上门来她才发现,原来她老公骗了她这么多年,那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二胎,老大都快上小学了!这到弄不清,洛佳跟那小三,到底谁是小三了!”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曲总。”

……

夏芷柔一副心思都在身旁的曲耀阳身上,滔滔不绝地说着以后要如何照顾这个孩子,要给他全世界最好最棒的东西,还要送他读本城最贵的学校,让他一出生就是王子的尊容王子的待遇和样子,她要把她跟他的儿子培养成王子,让以前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都睁大了眼睛瞧瞧,这才是她夏芷柔生的儿子!

旁边的曲耀阳微斜了下眼睛看她,侧头的时候轻声问了她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被人用力一甩,后脑勺正好砸在木制的栅栏上面,疼得她立时就龇了嘴。

这间马术俱乐部是“华天集团”旗下控股的,八年前曲耀阳入了股,入股的当天就从国外运了一匹栗毛的纯血马给她,所以这里的工作人员大都识得她。立冬以前,自那夜之后,曲耀阳好像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在这个城市消失了一段时间之后,却终是再次出现了。

其实她想说的是她,不管是她还是女儿,真的已经好久没有再见到他了。

她说:“苏晓你……”

“麻麻,小姑姑说,这里面装了个弟弟,等弟弟出来了就会和芽芽玩,是不是啊?”

裴淼心努力着冲他弯唇,说:“我又不懂事了对不对,害你这样担心?”

她转头对他笑笑,并不答话。

他抽了两口手中的香烟,仰头的时候说:“臣羽刚才胃不舒服,怕你担心,自己上楼找药吃去了,你去看看吧!”

她重新拿起水杯接了小半杯水,回房的中途又听到他不痛不痒地唤了她的名字一声。

“芷柔的手伤得不轻。”他一边吃着面前的方便面,一边头也不抬地继续,“事不过三,我忍你一次不代表可以忍你第二次,你爸那边的情况我也知道,如果你还想要分到多一点的赡养费,就请你适可而止。”

夏之韵理了理自己染得红一片紫一片的头发道:“妈你不必在这偏袒姐姐!她是我姐,她花钱给我买东西是应该的,还有,这些钱本来也不是她的,是我姐夫的,要没我姐夫,她也买不起这些好东西!”

“我无所谓!”嬉皮笑脸的陆离耸了耸肩,“‘陆氏’是我们家老头的家业,你是我兄弟,你给它订单做我真心实意地谢谢你,可你要不愿意给,兄弟也绝对不会勉强!你也知道你兄弟我一向只对搞实验做药材有兴趣,‘陆氏’那些生意经上的东西我没兴趣也不打算去管,你爱咋咋地!”

狠一咬牙,捏紧了自己的拳头,这死小子今天出现在他的跟前,怎么就是这么地让他想要开揍?

“是么,看来,我是白出现了。”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旁边突然有车子经过,等车窗放下来的时候,一回头,才看清楚来人是谁。车子一直从医院开到曲家的大门前面。

所以他偶尔会跟女儿通通电话,问问她在国外生活的情况,有时候甚至会问起曲臣羽腿伤是否康复的事情,却只字未提起过裴淼心。

所以夏芷柔的心里有时候虽然仍旧觉得不大痛快,可是看曲市长跟曲母都没说什么,自己也不好再在这个时候去惹全家人的不痛快。

他偶尔想起自己那时候的状况都觉得窝囊,她换了电话他却不曾,不管走到哪里都保持着电话24小时开通。他想,也许他不知道的什么时候她就会突然想起他来,给他打电话了。

洛佳早按捺不住,让乔榛朗把手里的东西一接,不由分说就钻进了后座里头。

乔榛朗听着他有些撇脚的中就有些懵,“日本人?”

她讶异地张了张口道:“我自己都已经忘记了,可你却每年都记得我的生日,臣羽,我该怎么感谢你。”

大哥为了他们兄弟姐妹几人,这么多年的牺牲和隐忍,真的都已受够,她不想要她的好大哥下半身都因为别人活得不开心。

曲耀阳怔愣着站在当场,搁了好一会儿后才道:“我跟她是多年的老同学。”

他一把箍住她手臂,“这里人多嘴杂,咱们晚一点再说。”

可是裴淼心并不愿意他的碰触,他越是想要制止她在这节骨眼上把话说下去,她越是情绪激动地挣扎,待到后来,他不得已将她往洛佳的方向一丢。

洛佳仰起头来看他,他已经恶狠狠上前逼视着她的眼镜,他说:“帮我照顾好她,送她回家。如果她有任何闪失,我一定第一个找你,明白吗?”

曲耀阳皱眉站在原地,听着阳台边上的聂父一声冷哼,被转过身去,似沉痛到了极致。

“我不是怀疑他。”裴淼心摇头,“而是人有时候站的位置太高了,很多东西都会身不由己。我知道与‘玉奇’换股的决定是他做出来的,但是身为‘宏科’最大的股东、董事会的主席,他的任何一项决议都必须经由董事会商讨决定,完全不由他个人的意志而改变。曲耀阳决定同我换股,就必然得经过董事会。曦媛你了解‘宏科’的董事会吗?你知道董事会里的那些人都在想些什么吗?”

“刚才你说的那些东西都不错,我也明白你的担心,你想自己守护住这份事业,日后留给思羽。”

……

脑海里飘过的,都是那些仿若日记的信纸背后,曲臣羽这几年所有的心声和忍受。

看得她立时就倒抽了一口凉气,恨不得一头撞死。

旁边的餐厅经理看得一愣一愣的,直到亲眼见着那卡通熊一把将面前的女人抱住,“不管了,反正你已经是我的,抢亲了!”

不知道怎么的心头就有些堵,那女孩身上系着花布的围腰,从厨房里边端了菜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沙发里的两人,微笑冲他们点了点头。

裴淼心不解,“什么球球?”

“臣羽,自家兄弟有些话就不必说了。今天看到你成家立业,我很高兴,以后好好过日子,我祝你们白头偕老,好么!”

本来暗淡的双眸,在突然听到“赡养费”三个字时突然闪现了一丝光彩。

有人作势要去扒乔榛朗的裤子,乔榛朗一惊握拳回击,“**,你耍流氓也不挑地儿,这么多长长辈辈的在前面坐着,要亮剑你亮,你给我站到台上去亮去!”

他咬紧自己的牙关,暗暗咒骂一声,阻止自己再继续胡思乱想。

曲耀阳固执着向前迈步,身后“咚”的发出一声。

“淼心姐,我看你还是别猜了,你觉得这些事儿可能是曲家的人自己说的吗?就这些个丑事儿,他们愿意说我还不愿意听了。可是,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的就是,你给我好好记着,当你在国内同耀阳鬼混的时候,臣羽哥是因为拿到报告知道自己即将不久于人世,心灰意冷之下不想让你看着他痛苦难过,所以才到瑞士去自杀的。”

“打啊!你打啊!”她眉眼淡扫过周围的那些女子,“我知道你们现在心里面正在想什么,可是我实话实说放在这里了,是我跟耀阳认识在先,是我一早就跟耀阳在一起的!如果不是你裴淼心恬不知耻,明明知道他已同我一起,还要死乞白赖地追着他跑,追着他跟你结婚,我们之间回弄成现在这样吗?他心里爱的人明明是我,却要娶你为妻!他心里的委屈和难受你又懂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