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下载版:第66章:大雅之堂

申博下载版 作者: H先生i

&n

“胡说什么呢!”谢芳华瞪了月娘一眼,警告道,“我看你真是太清闲了。既然如此,现在就去查初迟。”

谢芳华叹了口气,“李沐清重诺,我心领了。只是如今天下都在谈论圣旨休书一事,为了他的声誉,暂且还是不要与我靠近的好,免得被殃及。”话落,她对掌柜的道,“你家公子是聪明人,你告诉他,折返回去吧!若是有需要,我自会请求他相助。”

谢芳华出了城,纵马继续向临安城方向而去,走出一百里后,前方来到一处山坳,四周林木浓密,草木郁郁葱葱。中间一处土道,大雨过后,经过几日天气晴好太阳暴晒,土道极干,被车辕人马踩出的泥泞已经干裂。

“是啊,屋中的针头线脑,铺床叠被,我的吃穿打点,梳洗打理,都需要人啊”卢雪莹偏头笑看着他,“还有,爷们身边也不只能是一个女人。如今我进门了,自然要秉持贤良,这些里面,若是有爷看的顺眼的,开了脸就是。我给她们抬了身份。也能帮着我一块儿侍候爷。”

众人吃过午饭,便等着谢墨含回府。

“老侯爷,万万使不得!”英亲王脸色霎时白了。

谢芳华看了一眼,点点头。

“妹妹,你还进宫吗”谢墨含下了马车,看着谢芳华的模样有些心疼,他觉得谢氏米粮的老夫人急急要见她最后一面,定然是有什么话说给了她听。

英亲王多看了谢芳华两眼,笑笑,“皇上别觉得华丫头大病多年,她身子骨虚弱,也当她性子弱。那就错了您想想当年她娘,再想想当年她姑姑谢凤谢氏的女人和女儿可都是口齿爽利不吃亏的。”

二人一动不动。

不能相信!

谢芳华看着郑孝扬,又是好笑,又是感动,虽然秦铮和郑孝扬不比秦铮与燕亭、程铭、宋方、李沐清等人从小玩到大,但这份能在以为他们死时横剑自刎甘愿陪死的情分,却极其可贵。

就在谢芳华声音未落,千钧一发之际,她手心凝聚的青峰之剑光瞬间刺破了上面玄铁铸造的板牢,“咔”地一声巨响,生生地被劈开,同一时间,谢芳华拽着秦铮与郑孝扬飞身冲起。

“就凭临汾桥倒塌时,芳华小姐和云澜公子帮了我们一个大忙,照我的话做!”秦钰沉声道。

“怎么会无关?”秦钰摇头,笑道,“你和秦铮有婚约,深夜却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出现在荒山野岭。传扬出去……”

“小王妃说这车夫是自杀,说匕首有差别,我却看不出来。别人杀人,两把匕首位置也不能一寸不差。”一名仵作道。

谢芳华点点头,转身往回走。

谢芳华不理会他又在打什么主意。只想着是不是该听从哥哥的建议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否则的话,秦铮想抱就抱,她能一而再再而三随便让他抱的吗?

“不困了!等着你。”秦铮摇头。

“我娘给我去上书房告了伤假,他们自然是要来看我的。”秦铮道。

“果然不愧是秦铮兄,都说君子远庖厨,你这根本就不是君子嘛!”燕亭道。

秦铮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秦铮扔了一把干柴进灶膛里,没说话。

谢芳华想着他一定是故意的!故意耍燕亭!

“是吗?”燕亭怀疑地看着他。

“我刚刚怎么没看见?”秦倾立即站起身,走出了门,眼睛扫了一圈院子,对门口站着的听言问,“在哪呢?”

------题外话------

春兰见她来到,立即上前,“小王妃,王妃如今在里面,奴婢带您进屋。”

大床上,卢雪莹衣衫不整,仅仅能遮蔽身体的衣物成了碎片,几乎可以看出早先何等的被揉虐,未遮蔽的下体正在不停地流血,她已经昏死了过去。

英亲王妃忍不住怒斥,“孩子是从小被你给养歪了,自己媳妇儿怀孕都不知道,只一味地行畜生之事。如今大人能保住命就不错了,还想保住孩子?你脑子怎么长的?”

英亲王妃点头,对翠荷看了一眼,翠荷连忙下去了。不多时,进了两名婢女,端着温水,开始给卢雪莹清理。

“糊涂”英亲王妃怒喝,瞪着他,“你以为出了这样的事儿,瞒着左相府就能瞒得住?你以为你媳妇儿醒来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没了还会坐得住不回家告状?左相和左相夫人只这么一个疼宠的女儿,由得你包瞒作践?”

“江湖中人生活在太平盛世下,丝毫不知道感恩戴德,日日只知道打打杀杀。可恨!”秦倾忿忿地骂了一句。

“这丽云庵是不能待了,稍后我们就启程。”大长公主道。

“我再上山,带着人太多不方面。况且,我有隐卫。”谢芳华道,“最近无论是京城内,还是京城外,都不甚太平。孙太医青天白日被杀,韩大人不明身死。您身份尊贵,况且,金燕、燕岚都不懂武功,我不太放心。您就听我的吧。”

谢芳华回头看了侍画一眼。

“好,我们就学这清平调。”李琴摸着冰玉琴拍板。

“他们是他们,朕是朕。”秦钰道。

小泉子点头,“回李大人,郡主是今日早上回宫的,如今在太后宫里呢。”

英亲王妃点点头,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等着,直到现在,她的心情还不能平静。

“娘放心吧。”谢芳华点头。

秦铮看了他一眼,冷笑,“你在这军营里坐镇,竟然还让人悄无声息死了?是不是有点儿可笑?”

众人惊骇之后,也都疑惑地看着谢芳华。

“也是。”永康侯觉得有理。

随着谢云澜缓步走入院落,守门人垂首立在一旁,十分之恭谨,但谢芳华还是可以看到谢云澜背着她进来时守门人一瞬间的惊骇。

赵柯摇摇头,“我进去看看公子!”

反正秦钰已经猜到了,也不怕他再听到。

“响午从英亲王府回来,直接回宫歇着了。”小泉子向太后宫看了一眼,“太后宫里似乎还亮着灯,看起来没歇下,估计下午歇多了。”

右相、右相夫人、荥阳郑氏以客人居住在右相府的郑轶、郑诚,以及落后众人一步慢慢走出来的李沐清。

郑轶一噎。

秦铮不再言语。

李沐清这时走上前来,上上下下扫了秦铮一眼,对他询问,“刚从皇宫出来”

右相夫人本来就有气,怎么也忍不住,看到秦铮,更想起她痴心的女儿,她恼怒道,“铮小王爷,看了半天,你看出了什么没有”

“奴婢确定啊,难道真是……”春兰看着英亲王妃,低声说,“她可是王妃除了奴婢外最信任的丫头啊,王妃都已经给她选好了婆家,准备放出去嫁人的,而且那户人家的公子是个举人,有些才华,他嫁去做的是妻,不是妾,她也是极其中意的。不该……不该害小王妃才对。”

“扶我上前,我看看翠荷的死因。”谢芳华道。

英亲王妃一惊,“虫咒之术”

“你拿着药方去熬药。”谢芳华将药方递给了她。

南秦京城三百年来,在不叨扰百姓的情况下,京中第一次大清洗和大整顿。

南秦京城从朝到野到市井,都陷入整顿清洗中。

老一辈留在朝中还没退下的人也忽然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还有筋骨的人觉得自己还有用处,待等皇上打完了这一仗,再退下也不迟。

“我敢不按时喝吗喝了,身子很好,没什么不适。”谢芳华摇头。

秦钰皱眉,走到她身后问,“怎么了”

谢芳华点点头,“他消息传的含糊,极其慎重,不同寻常,我必须去。”

侍画颔首,转身去了。

二人一起向忠勇侯府走去。

金燕闻言想起她在府中大病了多年,如今方才好了能出府走动,暗暗唏嘘,一边下了马车,一边道,“芳华妹妹可不要谦虚,就算你多年不出府门,但是忠勇侯府什么好东西没有?你的眼界若是低了,这天下女子的眼界都不够看了。”

谢芳华摇摇头,笑着将簪子放在她手里,“这个你戴着最是合适,凤凰奔月不适合我。”

“去拿来看看!”秦铮对他道。

秦铮这样的人,只会让人越来越喜欢,是不是~o(n_n)o~ ~ ...    屋内传出的声音是谢云澜的声音没错,但是这般无奈压抑痛苦的声音又十分不像今日所见时他那温和疏离偶尔露出宠溺无奈的声音。

    还是他一直就是这副样子,还是今日她来到他身边,他故意使得赵柯和他共同在演戏。

五人似乎并不是被秦铮强迫而来,面上都挂着笑意,她给五人见礼,五人给她还礼。

片刻后,秦铮忽然出了房门,走到她身边,轻轻伸手揽了梅枝,往她的花篮里抖,数片花瓣便落在了她的花篮里,他不说话,又够了一株梅枝,做着同样的动作。

她暗暗想着,果然被二公子看中收在身边的贴身婢女不是她们寻常的婢女能比的气度。

听言悄悄走过来,悄声询问,“听音,公子刚刚怎么突然发脾气了?”

金燕叹了口气,“稍后我问问芳华,兴许她能知道。”

右相夫人不想走,右相凌厉地瞪着她,她跟着走了出去。

李沐清接过药方,看着她低声问,“这样深的伤口,是不是真没办法治好”

来到屋外,秦钰对谢芳华温声询问,“如何”

话语虽然简略,但叙事却分明,将右相这些年的心里所想,将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将这些年的打算和求死之心,丝毫没隐瞒,一并说了。

谢芳华点点头。

谢芳华惊异地看着她,“没想到你答应荥阳郑氏是为了这个打算。”

金燕摇头,“钰表哥不爱我,但也没什么不同,我爱他就够了。这一辈子,他不喜欢我,不爱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放弃他,是放弃对他的圈固和追逐,而不是放弃对他的爱。他如今一心只为南秦江山,那么,我只能尽我所能尽些绵薄之力。”

谢芳华走出了御书房。

“也对”言宸忽然笑了,“进宫就进宫吧没有万全之策下,只能进宫,以不变应万变。我也随你进宫。”

言宸并没有言语,似乎在想着什么。

“别人家嫁女儿,都是盼着日子晚一些。可是自从你定下婚事儿,我和爷爷就盼着这一日到来。说来也奇怪。恨不得你嫁了一般。”谢墨含说着,也好笑起来,“大约是因为我们谢氏的女儿难嫁吧”

谢云澜一叹,“芳华,我一直没有逼你,也没有迫你,更没有想过强求什么。你既然瞒下我,如今实在不该在这个时候拿出来再乱我。”

谢云澜的手忽然五指并拢,忽然低声问,“哪怕嫁给秦铮,你会死,我会死,芳华,你都不怕吗哪怕忠勇侯府一直是你肩上的重担,你背负了多年,看不到它能完好再撑一代,你也不惧吗哪怕有了你爹娘,我爹娘的前车之鉴,活不了几年,老侯爷白发人再送黑发人,你也无畏吗”

谢云澜忽然偏过头,笑了起来。

“几位夫人且坐着,不必避开,我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儿。没准还需要几位夫人给我娘拿个意见。”秦铮看了几人一眼,一句话成功地阻止了几人起身。

谢芳华自然是知道他极累了。连番受重伤,内力不济时,哪怕有功夫,比普通的山野樵夫走山路还要困难几分。就算在碧天崖的温泉池里休息那么一两个时辰,也是不抵用的。他一声不吭地从碧天崖走到这院子,早就该累了。也难为他支撑着着走回来。

秦铮立即又伸手拽住她胳膊,拍拍她后背。

秦铮点点头,披好衣服,打开房门,果然见侍画侍墨等人站在门口,见他出来,都齐齐见礼,他扫了几人一眼,重复了一遍谢芳华的话。

他选完后,看到一摞衣服地下的肚兜亵衣,眸光暗了暗,选了一套,然后一起拿着谢芳华的衣服进了屏风后,将之搭在了她木桶旁的衣架上,“你穿这件。”

“觉得在这里坐着更能感觉到你对我的爱重,坐一刻,便感觉爱又重一点儿。”谢芳华道。

谢芳华叹了口气,“是喜脉啊。”

谢芳华轻声道,“脉象一般分为平脉、浮脉、沉脉、迟脉、数脉、虚脉、实脉、滑脉、洪脉、细脉、弦脉、促脉、结脉、代脉。”

秦铮迈入喜堂后,一眼便看到了秦钰,脚步顿住,对他挑了挑眉。

众人一时惊悸,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秦铮在一片赞扬和道贺声中勾了勾嘴角,拦腰抱起谢芳华,声音清冽,“既然众位都觉得好,那今日就多喝几杯。”话落,他抱着谢芳华大踏步离开了喜堂。

有人不干,“我们等一会儿,他不来敬酒,我们通通去新房拖他出来。”

满堂宾客作证,三拜天地父母宗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的妻子

一路顺畅,用了大约三炷香的时间,来到了月娘放信号之处。这是一处半坡的山峦。半山腰处有一处庙宇。而此时,两拨人正在动手。

秦铮接过圣旨,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秦铮抿唇。

秦铮又道,“你重生后,眼里、心里,都是忠勇侯府,就连片点关于我的记忆都没有。我于是只能先困着你,绑着你,亲近你,让你重新爱上我,不是想你变回前世的样子,而是想你找回对我的心,我没有把握,才一贯强势,怕你拒绝,便不给你拒绝的余地……”

谢芳华闭上了眼睛。

“你最后在哪里见到的他?”永康侯又问。

永康侯身子猛地僵住,缓缓转回身,看向谢芳华。

“不想继续去找你离家出走的儿子,却耗在我们忠勇侯府,那永康侯爷到底想怎样?”谢芳华淡淡地平静地看着不甘心这么离开的永康侯。

二人来到大门口,也正巧英亲王府的马车来到。

“敬重?只要不气死我就成了!”英亲王摇摇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